禁戀

作者:月夜

禁戀(1)

清晨陽光從窗外灑進來,我在鳥叫聲中醒來,又是一天的開始,不知為何,身體有些酸痛,發現身邊躺著小茹,想起昨天和她搞到一點,我共射了三次,難怪感覺這麼累,看著她清秀的臉龐,仍有著少女的稚氣,誰能想像她昨晚那淫蕩的表現呢?

雖然身上蓋著被子,但小茹豐滿的胴體仍大半暴露在外邊,雪白的肌膚,沒有任何的疤痕,及肩的長髮掩不住那粉白的頸子,我認為這是她最性感的地方,她也很喜歡我吮著他的脖子,或許脖子也是她的性感帶之一吧!

對我來說,小茹每寸肌膚都是如此令人著迷,我總愛在前戲時吻遍她全身,你或許不知道,她身上那種淡淡的少女幽香,比任何香水能刺激人的性慾,我輕輕掀開被子,仔仔細細欣賞小茹的每一部份。不大不小的乳房,沒記錯的話應該是33B吧!她一直不肯告訴我,是我自己偷看她內衣上的標示,但最近好像又變大了,大概是還在發育吧!也或許是我經常搓揉的關係吧!

接著,映入眼簾的,是那神祕的溪谷,男人心中的最後樂土,稀疏的陰毛、粉紅色的小肉縫,我怎麼都看不膩,只見小肉縫有些濕潤,我心中不禁一盪,這小妮子在夢中竟也這麼色!

此情此景,我的小弟弟赫然已經昂然而立,登時變成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了。我吻著她的臉龐,雙手在她乳房上徘徊,時而搓揉,時而畫圈,更不時刺激那山丘上的小櫻桃,慢慢的,我嘴唇移往她的雪頸,我肆無忌憚的吸吮,有時會懷疑我前世可能是吸血鬼,不然怎會這般鍾情於少女的粉頸呢?當然,這只是說傻話。

「嗯……嗯……」小茹或許感受到我的刺激,口中發出哼聲,這無疑是給我最大的鼓勵,接著,我開始吮著她的乳頭,不時用舌頭刺激尖端,手也移往她的小肉縫,先是輕輕撫摸摩擦,之後便用手指開始挖弄,搓揉她的陰蒂。當然,我手已沾滿了她的愛液。

「嗯……啊……嗯……啊……好啊……」

「啊……爽啊……啊……嗯……啊……哥……好爽啊……」

是的,小茹是我的妹妹,但同時也是我的情人。我愛她,她也愛我,就是這麼簡單。

「小茹,妳醒了啊?」

「是啊!被你這樣弄,誰還能睡的安穩,啊!哥,你別停呀!人家才正舒服呢!」她用水靈靈的大眼睛望著我。

「妳醒來正好,也來為我服務吧!」

她點點頭,我們之間已經相當有默契了,她轉個身,把臉向著我的下體,而她濕潤的花蕊則完全呈現在我面前,形成69的姿勢,我彷彿覺得小弟更硬了。

「哇啊!哥,我們昨天做了三次,怎麼現在你還這麼硬,而且好像比做昨天更硬呢!」她驚呼道。

「還不都怪妳的身體太美了,不管搞幾次都不覺得累。」

「哼!貧嘴。」她嫣然一笑,用那青蔥手指撫著我硬挺的肉棒,不時上下套弄,感覺真是舒爽。接著,她櫻桃小口開始吮著我的肉棒,或吸、或含、或舔、或吮,弄的我飄飄然。

不行!我不能就這麼射了,趕緊加強對小茹的攻勢來轉移注意,她粉紅的花蕊早已經濕透了,我伸出兩隻手指挖弄,一邊用舌頭舔著充血的陰蒂,便聽見她的呻吟聲。

「啊……啊……是啊……那兒……啊……就是那兒……」

她一興奮,似乎忘了吸吮我的肉棒,我也得以抑住射精的衝動,然後,我將兩根手指插進她的陰道,當作陰莖一樣抽插起來。

「啊……嗯……好啊……哥哥……啊……爽啊……」

她的愛液如洩洪般的分泌出來,似乎相當陶醉其中,【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我就更加快手指抽插的速度。

「啊……哥哥……快……快將你的……啊……大肉棒……喔……插進來……啊……我要真實的大肉棒呀!」

我趕忙抽出手指,翻個身,握住我堅挺的大肉棒,望小茹的小穴插了進去,因為已經充分的濕潤,插入相當順利,我們採取正常姿勢幹了起來。

「啊……哥哥……用力……啊……喔……用力幹你的小妹妹……啊……」

「啊……小茹,妳小穴好濕,好熱,好緊……啊……小茹。」

我賣力地扭動屁股,在她小穴裡進進出出,時深時淺、時快時慢,經過許多次練習,我已經能控制射精的時間。我手也沒閒著,在她乳房遊蕩,有時粗暴捏抓,有時溫柔搓揉。可以想見,小茹如痴如狂的神情,更勾走我的心魂。

「喔……啊……好爽啊……好哥哥……啊……我愛你啊……還要……啊……喔……」

「啊……好啊……我好爽啊……哥哥……用力啊……嗯……喔……」

「啊~~不要……不要拔出來啊!我還要呀!」在我抽出肉棒的時候,小茹輕叫道。

「我們換個姿勢,從後面搞。」

她略為安心的點點頭,便翻身伏在床上,將豐滿誘人的臀部翹的高高的,這姿勢我們也常玩。我趕忙將沾滿小茹淫液的肉棒再插入她的小穴,她登時發出滿足的呼聲。

「啊……再……再用力些……哥哥……啊……喔……」

我運用腰力,使勁的抽插,而身子趴在小茹的背上,感受她光滑的肌膚與微熱的體溫。

「啊……哥哥……喔……啊……喔……」小茹的手緊緊抓著床單,不斷的呻吟,發出美妙的嬌喘聲。

「啊……小茹……爽吧!……」

「啊……哥哥……我要丟了……喔……啊……」

「小茹……妳洩出來吧!……我……我也要射了……」

「啊……喔……哥哥……射在裡面……射在妹妹的小穴裡……啊……我不行了……啊……」

我知道今天是安全期,所以連保險套都沒戴。我加快抽插的速度,感覺已經到了射精的臨界點了。

「嗯……啊……啊……喔……」

「啊……啊……」

我射出濃濃的精液在我親妹妹的小穴裡,之後像洩了氣一樣趴在小茹身上。我們都感到彼此甜蜜的喘息聲,甚至我能感覺到她的心跳。淋漓的汗水滴在床單上,我們就這樣依偎了一世紀吧!其實只有十分鐘,但我真的希望能永遠停留在這時刻。

※※※※※

「小傑!小茹!快下來吃早餐,上學要遲到了!」媽媽的叫聲將我倆拉回現實,是啊!上學要遲到了!

「喔!待會兒就下來!」我回答媽媽。

將變軟的陰莖抽出小茹的身體,我抱起全身無力的她進入浴室,在浴室裡,我讓她坐在浴缸的邊緣,打開蓮蓬頭,開始清洗身上汗水和剛剛愛的痕跡。這時小茹也恢復一些氣力,她大腿微張,可以明顯看見精液從她些微紅腫的陰唇流出來,她瞇著眼看著我清洗身子,臉上現出滿足的微笑。

她看我洗的差不多了,便起身過來也要清洗,我忙將蓮蓬頭沖向她的小穴,用手指將精液挖弄出來,卻覺得手一直滑溜溜的

「哥,我自己洗好了。你這樣幫我洗,越洗我淫水越多,什麼時候才能洗乾淨呀!」小茹笑著說。

我也笑了笑,在她唇上輕輕一吻,把蓮蓬頭交給她出了浴室。

回到房間,我將散落一地的衣褲拾起,穿上內衣褲,再從衣櫃中取出校服穿上。這時候小茹也出來了,全身濕漉漉的,我扔了條浴巾給她,看著她擦拭著大腿、乳房、陰部……之後穿上淡粉紅色的內褲,是一般女高中生穿的樣式,但穿在她身上卻顯得魅力十足。

喂!我在想什麼?難道想再搞一次,我可不想榨成人乾啊!敲敲自己的頭,背了書包往樓下走去。

※※※※※

下了樓,媽媽正在廚房看著報紙,身上穿著她最喜歡的絲質睡衣,桌上擺了三份她親手做的火腿蛋土司和鮮奶。

媽媽看見我,用愉快的笑容對我說:「快來吃早餐吧!」

先來說說我的家庭吧!我的名字叫張小傑,是個高三學生,有個小一歲的妹妹,叫張小茹。父親是個知名的工程師,但在我七歲時因車禍而去世,留下這棟房子和不算少的遺產。媽媽叫林惠美,今年37歲,因為爸爸早逝,她便獨立承擔撫養我們的責任,靠著用父親遺產做投資,生活到還算小康。媽媽除了做全職家庭主婦外,偶而還會寫些散文投稿。

我在我的位子坐下吃早餐,媽媽煎的蛋相當鮮嫩,我從小就相當喜歡吃,看著媽媽溫暖而美麗的臉龐,她為了照顧我兄妹倆,放棄自己的幸福不肯再嫁,真是難為她了。

「小茹,妳也快來吃早餐吧!」當小茹走下樓梯時,媽媽說道。

小茹在我旁邊坐下,拿起那杯鮮奶一口喝光。

「我吃飽了。」

「小茹,你怎麼不吃土司,光喝牛奶怎麼可以呢?」

「媽~~人家吃不下嘛!」

這時媽媽看著我,又看看小茹,說道:「老實說,你們昨天又作到幾點了?怎麼有黑眼圈呢?」

「我……也沒多晚啦!」我自知理屈,不敢據實以對。

「我知道你們倆是真心相愛的,所以,我也只好任由你們……但,別忘了,你們還是學生,還是要注重課業和自己的身體,別因肉慾而……」媽媽雖用嚴肅的語氣說教,卻也有些臉紅。

「是,是,是,我的好媽媽。」

「我可要跟你們做個約定,如果你們成績變差了,我不只要禁你們禁足一個月,也得給我禁慾一個月。」

「好,好,好,我們一定拿個好成績給你看。」若是說體育、音樂,我可沒輒,但一般學科倒還遊刃有餘。

「還有,你們最近有沒有作預防措施?」

「現在……這幾天是安全期,也就沒戴,但平常哥哥一定會戴套子的。」

「不是我囉唆,不過,避孕措施一定要做好,如果……」

「好~~媽,妳再說下去,我們上課可真要遲到了喔!」我趕忙說道。

「真拿你們沒辦法,好了,快上學去吧!」媽媽用無可奈何的表情白了我一眼。

「我們走了唷!媽。」

在玄關穿完鞋子之後,我摟著小茹深深的一吻,因為我知道出了家門,我和她又將變成一般的兄妹了。

*** *** *** *** *** ***

相關常識(刑法)第二百三十條:直系或三等旁系血親相和姦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二百三十六條、第二百二十一條至第二百三十條之罪須告訴乃論。

by月夜

*** *** *** *** *** ***

禁戀(2)

跟小茹發生性關係,已經有半年了,現在想想,還真不敢相信,我們竟會從普通兄妹變成親密的愛人,彷彿還是昨天才發生的。

記得半年前我高二,就像一般平常的高中生一樣,對性充滿了好奇,會偷偷買黃色漫畫、寫真集來看,當然,自慰也是在所難免的。我的性幻想對象都是一些私下愛慕的女同學或是偶像明星,常夢想著將我熾熱堅硬的肉棒插入她們淫蕩的小嘴、小穴甚至屁眼裡。說真的,那時對小茹,我還沒啥特殊的感覺,甚至沒意識到她已經是個成熟的“女人”,只是我們母子三人相依為命,兄妹感情相當好,如此而已。

某次,看到安達充的“美雪美雪”,深深為他的故事所吸引,相依為命的妹妹最後竟變成心愛的妻子,對我有相當大的衝擊。這時我才發現,這劇情竟和我的狀況有些相似。我的妹妹小茹也是個完美的女孩,漂亮、體貼、善解人意、功課好、體育也好,又會做家事,真的是無從挑惕的好女孩。相較之下,我到有些不長進,除了成績還好之外,其他可說是一無是處。

現在想想,那個小時候天天纏著要我陪她玩的小妹妹,現在也已長大了,還是個十足的美人胚子,完全來自媽媽的遺傳。而那些我當作性幻想對象的女同學比起小茹,似乎又差了一大截。說真的,如果她不是我妹妹的話,我一定會泡她的。

如果她不是我妹妹的話……如果……當然,許多事是沒有如果的。

※※※※※

之後,我便開始注意小茹,她的一頻一笑、她日漸豐滿的身體、她水靈靈的大眼睛,啊!我滿腦子都是她的一切。

我也開始偏好一些兄妹亂倫的成漫、小說,或許是現實生活無法如願,只好寄情這些色情刊物,而無疑小茹當然登上我性幻想排行版第一位囉!每當我望著她稚嫩的臉頰,心裡想的卻是一些下流的低級勾當,啊!我真的厭惡我自己。

「哥!你怎麼了!不舒服嗎?」小茹似乎察覺了一些異樣,也或許我看著他的神情真的太奇怪了吧!

「啊!沒什麼啦!小茹,妳好像越變越漂亮了唷!」我忙解釋道。

「哎呀!哥,你別開玩笑啦!」小茹登時雙頰飛紅,雙手輕搥我的胸膛。

我該如何說出口呢?說我愛她,說我熱切渴望要擁著她、吻著她,說我想跟她做愛想的快發狂了,不!我不知道說出口之後會有什麼後果,難道要我用強的嗎?我又怎能這樣對待我心愛的妹妹呢?那些報紙上報導強暴親生妹妹、親生女兒的人,在我看來,簡直跟禽獸無異,我雖性慾難耐,但我至少還是一個好人。

其後,我覺得自己像個變態似的,常在洗澡時拿起小茹換洗的胸罩與內褲,嗅著上邊殘留的少女幽香,想像著她穿上這些內衣褲的美麗模樣,甚至會去舔舐內褲底部少女甜蜜的分泌,當然,瘋狂假面也常是我在浴室中的扮相。

有時,只有我一個在家的時候,我會偷偷進入小茹的房間,翻出她所有的內衣褲,在手中把玩,當然最後總是在幻想中射出濃濃的精液。我偷偷摸摸的幹這些勾當,很快的過了一個月。

※※※※※

「媽!你就放心去玩吧!我們會照顧自己的啦!」

「我不在家的時候,你們倆可要小心門窗喔!也不要亂跑,要注意安全。還有……」

「媽!妳都已經講了N次了,再不走的話,可是會趕不上飛機喔!」

「是啊!惠美,再不走啊!我們的要趕不上飛機了。」

「好了!小傑!小茹!總之你們一切都要小心!我走囉!」

「是!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