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丈夫面前被別人侵犯的人妻

(一)性的啓蒙

「不要啊……啊……啊,求求你放過我吧……啊……啊」劉文偉胯下的女人哭喊道,她是個規規矩矩的女人,一直恪守婦道,以爲這輩子隻會跟丈夫一個人做這種事,沒想到這次卻在丈夫以外的男人面前赤裸著全身,下面還夾著他的肉棒。想到此處,淚水又一次情不自禁的流了下來,臉上汗水跟淚水浸濕了發尾。她奮力的抵抗著,企圖掙脫眼前這個男人。可不管怎麽掙紮,劉文偉始終無動于衷。

「你剛剛可是淫蕩的要死,還高潮了好幾次,怎麽態度一下就轉變了呢,好好享受這份快感吧」劉文偉被那女人一叫,雙手緊緊握住女人的傲人的酥胸,不僅沒放慢抽查的速度,反而更努力抽送起來。下面陰莖早已沾滿女婦人的淫水與自己的精液,隨著一進一出的激烈抽插,發出噗叽噗叽聲。

劉文偉,比其他同齡的孩子性早熟很多,也不知道是爲什麽,可能因爲小時候跟大人一起看A 片有關系,小時候不像現在,每家每戶都有電腦,什麽液晶電視,家庭影院。有的鄰居家裏連電視都沒的,可劉家已經有彩電,也有DVD 機。因爲爸媽早期做生意,經常往外地跑,不過賺了不少錢。那時候鄰居都是到處串門的,哪家有電視,就去哪家看。有時候電視節目看膩了,還會播一些電影,有的鄰居的叔叔還會租A 片到他們家放。他第一次看A 片,是因爲爸媽都去外公家做客,然後把劉文偉放在家裏,讓他伯伯看著(那時候劉文偉家跟伯父家是合居的)。劉文偉被伯父抱著,電視裏面突然就播了幾個男男女女,都沒穿衣服的,裏面男的使勁摸著女的胸部,這是他第一次看清女人的身體,女的一直在叫喚,看了一會,劉文偉就覺得下面漲的不行,總想撒尿,就跟伯父說我要去撒尿,伯父便讓他去了。等他撒尿完回來,發現已經沒再播了。懊惱不已,可是腦海中一直想著看到的那些畫面,下面也一直漲的不行。那時候小,他也不知道爲什麽會這樣。

後來,鄰居的叔叔還是經常租A 片到他家看,還有他伯父一起,有的還帶著老婆一起在看,但都把劉文偉跟小孩們打發到外面玩,然後把門關了,鄰居的那些小孩就都跑去自己玩,劉文偉知道他們在裏面看A 片,就偷偷從門縫裏面看。看的心裏面癢的很,下面漲的不行,又不知道該怎麽辦。可那種心裏癢癢的感覺說難受,又很刺激。

慢慢的年紀大了,也上了小學,鄰居家們都慢慢有錢了,都買了電視,買了DVD ,便沒再在他家看過A 片了,從此便少了一份樂趣。小學三年級的時候,堂弟叫劉文偉趕快跟他走,劉文偉不知所以,就跟了過去,原來他堂弟拿到了一張DVD 的包裝。外面有個女的全身赤裸,跪在地上,嘴裏含著男人的那根家夥。劉文偉第一次看到這種圖片,心裏又開始發癢,下面一下就硬了起來。

「你哪裏搞來的這張」劉文偉問小他三歲的堂弟說道,心想這小子,沒想到也會藏這玩意。

「我從我爸抽屜裏偷來的,你可別說啊」堂弟畏畏縮縮的說道。

「你敢偷看這東西,你才多大,就看這種,不怕死嗎」劉文偉威脅道,因爲劉文偉心裏有算盤,這種圖片怎麽能被這小子拿著,肯定要自己享用。

「……哥,我不敢了,你可別告訴我爸。」這小子聽我這麽一說,怕的要死,都快被劉文偉嚇哭了。

「行,你把它給我,我拿回去放著,我就不告訴你爸,而且你以後不能碰這些東西,知道嗎」劉文偉拿過封面,盯著堂弟說道。

「恩,好,那我們拿回去放好吧」堂弟小聲的說道劉文偉拿著封面,跟著堂弟,進了他們房間,堂弟跟劉文偉說,放在床頭櫃那邊,劉文偉打開床頭櫃,裏面放了好幾張光碟,不過其他都沒封面的,劉文偉心裏便想,這些肯定是伯父自己藏起來的A 片,不然不會放這麽隱秘。這下好了,以後沒人在家,就可以偷看A 片了。心裏一片歡樂,回過頭,又把封面給放了回去。這圖片雖然很舍不得,可劉文偉知道不能拿走,拿走的話肯定會被伯父發現。

從此,一旦家裏沒人,劉文偉就在家偷偷看A 片,可每次看一會,都快進著看,看來看去,總是那樣,也覺得沒什麽意思了。而且看完小弟弟都漲的不行,便伸手壓了一下,發現感覺觸電了一樣。劉文偉突發奇想,如果學A 片裏的女人,用手一上一下套弄小弟弟的話不知道會怎麽樣。便開始一上一下套弄了起來,沒一會,感覺好像要尿尿一樣,可那感覺比尿尿要舒服,要刺激很多。後來才知道,原來,這叫手淫。也沒想到劉文偉小學三年級就學會手淫,從此便一發不可收拾。有時候一天一次,有時候一天兩三次。手淫完便會懊惱不已,可一旦想起A 片中的情節,又不由自主的手淫起來。

A 片看多了,心裏有時候會一直幻想著真正的女人的裸體,想像插進女人身體是什麽樣的感覺。可那時候小,也隻能想想而已,直到一次機會,終于摸到了真正女人的身體,至今記憶猶新。

那次是小學五年級了,因爲暑假,劉文偉爸媽因爲又要外出做生意,這次外出時間比較長,伯父伯母也有自己的事要做,便把劉文偉寄放在阿姨家。阿姨姓白,叫麗雲。是劉文偉媽媽的妹妹,以前當空姐的,後來認識了趙斌,也就是現任斯圖航空公司的總經理。這個趙斌,現在已經快五十歲了,前妻無法生育,兩個人的感情慢慢破裂,便離了婚,趙斌離婚後把重心都投入在工作上,領導看他吃苦耐勞,人又圓滑,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便升爲副手,再後來前任總經理調離後,便把趙斌提拔爲總經理。這個趙斌大白麗雲整整22歲,按理說白麗雲這條件,可以找個相當好的,可趙斌對她關愛有佳,而且權錢都有,便嫁給了他。趙斌娶了白麗雲後,白麗雲便給他生了兩個女兒,趙斌樂開了花,讓白麗雲辭了職,在家當家庭主婦。劉文偉家離白麗雲家雖然挺遠,但兩家經常串門,劉文偉以前也經常去他們家玩,因爲阿姨很喜歡兒子,可生了個雙胞胎女兒,由于計劃生育嚴,在國企的不能超生,便沒再生了。所以對劉文偉疼愛有佳。小時候就經常拿好吃的好玩的給他。這次知道劉文偉要在他們家住幾天,高興的不行。

「麗雲啊,小偉就拜托你們了」劉文偉爸媽把他帶到麗雲家,說了幾句話,因爲趕時間,便急匆匆的走了。

「小偉啊,以前讓你在這住,你都不願意,這次倒好,在阿姨這得住好幾天了,想跑都沒得跑了啊,哈哈哈哈」麗雲送走劉的爸媽後,關了門,高興的對劉文偉說道「嘿嘿,阿姨,不好意思了,打擾了」劉文偉客套的回答道,這是老媽在車上吩咐他的,要有禮貌。

「哪裏的話呢,你來我高興都來不及呢,隻是怕你住不習慣而已」麗雲嘴始終沒合上,看來她真的挺高興劉文偉來他們家。

「不會,我可以」說實在,劉文偉也習慣寄人籬下的生活了,爸媽經常外出,他不是住姑姑家,就是跟伯父他們吃。

「那就好,那就好,那阿姨先去做晚飯,我去叫小潔還有小欣出來跟你玩」麗雲說完,走進去叫她的兩個女兒出來。

趙欣跟趙潔知道劉文偉來了,就跑出來找他。

「那你們就在客廳玩,別亂跑,晚上啊,【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小偉就跟你們姐妹睡了」麗雲邊說邊往廚房走去,白麗雲家裏是兩室一廳,他們夫妻兩個睡一間,兩個女兒睡一間,劉文偉去了,也沒多餘的房間給他,就讓劉文偉跟她的兩個女兒睡一塊。趙欣,趙潔才4 歲。不過她們跟劉文偉也很好,都屁顛屁顛的跟在他後面要找他玩。

「阿姨,叔叔呢?怎麽不在家啊」劉文偉邊吃邊說,他每次來,她老公都在的,今天沒看到他,便覺得有點奇怪。

「你叔他啊,不是這兩天報台風嗎,得在公司值班,得等台風過後才能回來,每年這個時候啊,他都比較忙。」趙斌在航空公司上班的,台風天氣,都得安排一些防範台風的措施。

「哦,這樣子」說完,劉文偉繼續啃飯。

吃完飯,他們在大廳玩了一會,看了會電視。叫他們去洗澡,劉文偉洗完,白麗雲便帶著趙潔趙欣去洗。這時候,劉文偉在幻想,如果是阿姨幫我洗澡的話,該多好啊。想完咽了口口水,往浴室裏看去,他們家浴室的門是玻璃的,透過玻璃門,隱隱約約可以看到麗雲阿姨的炯體。劉文偉的小弟弟又情不自禁的硬了起來。

「小偉哥哥,走吧,洗完了我們去客廳玩。」趙欣洗完出來,拉著劉文偉說劉文偉被她這一叫,趕緊轉過頭去,跟她說好。于是就依依不舍的跟著趙欣出去,臨走前還不時回頭往浴室那頭看望。

過了一會,白麗雲就帶著趙潔出來了,隻見白麗雲一身銀白色的短裙睡衣,頭發還沒吹幹,披散在肩上,發尾還有水珠滴了下來,身上散發著洗發水跟沐浴露混合的淡淡香氣,兩條修長潔白的大腿,吹彈可破一般,再仔細一看,豐滿的雙胸隱隱若現,隱隱約約居然還可以看到乳頭。原來白麗雲嫌天氣太熱,洗完澡怕又出汗,就沒穿內衣!劉文偉看的驚呆了,心裏感慨到,畢竟是個空姐啊,真的是個性感尤物。

「小偉,還有你們兩個,多吃點水果,零食就不要吃了,我去吹下頭發,你們先玩一下。」白麗雲道,轉身又回屋了。

「恩……好」劉文偉意識到自己的窘狀,紅著臉趕緊回答道,也慶幸還好沒被麗雲發現,不然就丟人了。白麗雲吹完頭發出來,坐在沙發上,削起水果,劉文偉跟趙潔姐妹在一旁玩,劉文偉時不時的偷瞄著白麗雲,看的下面硬邦邦的,過了一會,白麗雲讓他們去刷牙,刷完牙,領著他們進房睡覺。

「好了,趕緊睡覺哦」白麗雲跟三個孩子聊了一會天,就關了燈,走了出去。

劉文偉閉著眼睛,整個腦袋都在想著他阿姨的那兩顆豐胸。想著要是能摸上一把,死也值了。越想越難受,越睡不著。翻來覆去,看來不自己解決一下,是沒辦法睡了。轉過頭一看,趙欣姐妹兩個人都熟睡了,心裏轉念一下「對了,趙欣也是女孩啊,在旁邊而已,她睡得這麽熟,偷摸看看也沒什麽吧」劉文偉悄悄的把手放在趙欣胸前「我擦,平平的,什麽都沒有,不跟我差不多。」算了,自討沒趣,還是自己解決吧。于是,脫掉內褲,一邊幻想著麗雲阿姨的美體,一邊自己手淫了起來,手淫完才昏昏的睡去。

第二天跟往常一樣,也沒什麽事情發生,直到晚上,熱的不行,趙欣她們的臥室空調剛好壞了,隻能讓孩子們吹風扇,可因爲熱帶風暴的原因,連風扇的風都是熱的。劉文偉困的不行,可是因爲太熱,全身冒汗,一直睡不著。回頭看看趙欣姐妹,她們倒是厲害,早已經熟睡了。

算了,起床喝點水得了,這什麽鬼天氣,劉文偉心裏邊咒罵,邊起身往客廳走。

「小偉,你怎麽還沒睡」白麗雲的房門突然打開,劉文偉嚇了一跳「哦,阿姨,我睡不著,太熱了,想去喝點水。」劉文偉懵懵的答道「是啊,台風要來了,熱的不行,咦,你怎麽除了這麽多汗,不會中暑了吧,人會不舒服嗎」阿姨走過來,看到劉文偉全身冒汗,伸手摸了劉文偉額頭試試溫度「不會啊,也沒發燒啊」「沒有,隻是太熱了,我比較怕熱。」劉文偉從小就很怕熱,一到夏天,動一動就滿頭大汗,更別說現在這種鬼天氣了。

「那你去喝一下水,喝完來浴室洗一下澡,涼快一下。看你滿身大汗的。」麗雲吩咐劉文偉說道。

「啊,哦,好的,阿姨」劉文偉困意一下沒了,想到趙欣跟趙潔沒在,就能跟白麗雲獨處一室,激動的不行。劉文偉心裏盤算著,好不容易跟阿姨獨處,一定要幹點什麽。跑去喝完水,進了浴室。

「阿姨,我有點困,你能不能幫我洗一下。」劉文偉假裝的揉揉眼睛,撒嬌道。

「啊,你個小鬼頭,好吧,阿姨幫你洗洗。」白麗雲有點吃驚,不過也沒說什麽,心裏想,這小鬼可能真困了,反正還這麽小,幫他洗洗也無妨。

白麗雲進了浴室,白麗雲拿起噴頭在他身上澆了下去「涼快點了吧」阿姨邊在劉文偉身上擦沐浴露,一邊說道。

「恩,很舒服,都不熱了」劉文偉盯著阿姨,望著她若隱若現的雙胸,說道。

「咦,你個小家夥,跟誰學的啊,這麽不老實。」白麗雲驚訝的盯著劉文偉的小弟弟說道。

「啊,不好意思,阿姨,我也不知道爲什麽會這樣」。劉文偉才發現自己小弟弟硬邦邦的筆直的挺立在白麗雲的眼前,雖然說心裏早有打算,可還是羞紅了臉「你個小滑頭,沒想到這麽小就會學壞了」白麗雲噗嗤一聲笑了起來,又好氣又好笑,她沒想到這麽小的小孩子居然有反應。

「阿姨,我也不知道爲什麽會這樣,真的,隻是看到阿姨這麽漂亮,就……」劉文偉滿臉通紅的說道「哈哈,你嘴倒挺甜,沒事,可能阿姨沒照顧過男孩,比較不懂男孩子」白麗雲被劉文偉這麽一誇,樂的不行,可能在她眼裏,劉文偉是個天真的孩子,隻是生理反應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