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推銷員

(一)

林靜茹是『夏娃與亞當(直銷)公司』的創辦人,她今年才三十七歲,可說是年輕的企業楷模。雖然她的名字在同行裡是響叮噹的,但是有機緣見過她的並不多。或許,應該說,即使見到她本人,也很難把她跟『林靜茹』這個名字聯想在一起。

跟她見過面的人,百分之九十九都驚訝於她的親切與和善。她似乎平凡得就像鄰居的家聽庭主婦,一點也沒有官架勢或高姿態。這不但在口耳相傳中,讓她得到不少的掌聲,也平添許多神秘的色彩。

『顧客的滿意,是我們的榮耀!』這是林靜茹的經營原則;而『讓顧客試用到滿意為止!』則是她的經營手段。

林靜茹這種經營的原則與手段,若用在她公司的『夏娃化妝品』展銷部,絕對是正確的;可是若用在另一個展銷部,就讓人覺得有點怪異,因為另一個展銷部的商品是──『亞當保險套』!

不管你是懷疑,或是啼笑皆非、、無可置疑的,林靜茹的確是靠著這種經營的原則與手段,推銷『亞當保險套』起家的。

這一切都要從三年前說起…………

三年前,林靜茹老公在一家大企業公司裡當主管,光薪水、加給一個月就將近十萬,生活水準算是中上級的人家。林靜茹結婚後,不須外出上班補貼家用,只要在家照顧好她們的寶貝兒子就好了,所以她算是一位標準的家庭主婦。

去年,她們把剛滿六歲獨生子,送往美國當小留學生,使得林靜茹雖然鬆了一口氣,但是也深覺得日子過得無聊至極。靜極思動的林靜茹,想找份輕鬆的工作,不在乎收入,圖的是排遣無聊。於是,她找上『金展』公司當推銷員,賣的是化妝品跟保險套。

林靜茹就靠著老公的人際關係,以及自己平常待人熱情又和氣,使得她在推銷化妝品時很得心應手,甚至老公公司裡職員的老婆,幾乎都是她的主顧客戶,所以她的推銷業績,一直是在輕輕鬆鬆中名列前矛。

雖然,林靜茹的老公,對於她的工作只是抱著「一切順其自然,莫強求」的想法,反正家裡也不缺她這份收入。但是林靜茹卻總覺得美中不足,因為另一種產品──保險套的業績是寥寥無幾。

林靜茹極力想突破這個瓶頸…………

(二)

『金展』企業有限公司,每個月的第一天,公司一定要開會,檢討上個月的缺失、計劃這個月的工作與目標。

「…上個月,業績最好的仍然是─林~~靜~~茹~~……」老總眉開眼笑眼笑的大聲宣佈著:「讓我們以最熱烈的掌聲為她鼓勵……希望大家向她看齊……」

難怪公司裏的員工,都私底下戲稱這是『鬥爭大會』,因為老總一定會在這時點名刮人鬍子,沒有一個能幸免,除了林靜茹。

「王小娟,妳看!上個月做不到五萬元…」老總對著公司之花也不假詞色,使得男職員們個個心疼不已。

老總推推眼鏡:「我就是搞不懂,妳人長得這麼漂亮,又會撒嬌,為何推銷不出去公司的新產品!?」老總假公濟私第吃吃王小娟的豆腐,說:「要是我看到這麼漂亮的小姐跟我推銷,我早就把錢掏出來了!」

王小娟低著紅布般的臉,囁嚅地說著細若蚊蠅聲音:「…幾個月前推銷化裝品時,我的業績就不錯啊!可是現在…現在…是…是……」王小娟結巴了半天,還是說不出口。

「“保險套”!是不是!?」老總有點不可理喻,微怒說:「妳光現在就說不出口,可見妳對客戶時的糗態了。妳不行,可是林靜茹行!」

老總怒氣逐漸上來,因為他看到正在一旁如坐針氈的趙天祥。老總轉移目標:「趙天祥,就算女孩子不行,那你呢!?你一個月做不到三萬元,給你當底薪都不夠,公司還要倒貼……」

趙天祥欲言又止,心想別再自找麻煩,雖然滿腹苦水,也只有往肚裡吞了。

老總一一點名數落過後,陪著笑臉向林靜茹說:「來來!跟他們上一課,教教他們要怎麼做!?」

林靜茹在公司裡她一向是沉默寡言,還好她平常待人和氣,要不然準會因受老總稱讚,而被其他職員痛恨入骨。一開始,林靜茹就被捧得很是不好意思,現在老總又受命要她教教大家,使得她更是不知所措。

林靜茹站起來,對大家深深的一鞠躬,說:「其實我的才能也不及各位,我唯一佔便宜的是,我結婚了,談起男女關係比較不會扭扭捏捏,推銷保險套時,也比較不會像各位小姐會害羞……」這一席話圓滑至極,不但讓大家有台階下,也隱瞞了自己真正的推銷手段。

林靜茹說著違心的事實,心裡卻回想起公司開始要她推銷保險套時的糗狀,那時候,她前半個月的業績還是掛零呢。

不服輸的林靜茹在心煩之餘,邀著老公去看電影散散心。【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看的是,阿諾史瓦辛格演的『魔鬼大帝』,讓林靜茹印象深刻的是女主角(潔美李寇斯)。片中的女主角是一位平常的家庭主婦,但她被愚弄到飯店裡時,竟然兩三下工夫,就能從賢淑的主婦,搖身一變成為蕩婦的模樣。

林靜茹偷偷轉頭看著黑暗中的老公,正沉醉地看著大跳性感豔舞的女主角。她突然醍醐灌頂般頓悟;她突然覺得她也可以做到跟女主角一樣,甚至比她還出色。然後,她的生命有了一個重大的轉折……

就在當晚,老公喘著大氣滾落床上時,還直讚林靜茹今晚在床上的表現,真是令人既興奮又滿足。林靜茹也因自己蕩婦般的表現,而得到多次的高潮,也讓她再次堅定要做自己將要嘗試的事。

(三)

這天,林靜茹的大包包裡裝滿各式各樣的保險套,還放幾樣化妝品,就往天母高級住宅區出發。

一個早上過去了。登門拜訪的家庭若是單獨婦人在家的,林靜茹就推銷化妝品;若是男女主人都在的,林靜茹就推銷保險套。雖然,賣出幾瓶保養用的化妝乳液,以及幾打保險套,但這些都不是她的目標;她要找的是──一個人在家的男人。

終於,在三天後,一個週末的下午,林靜茹敲開了由一位男人應門的家。林靜茹突然覺得心跳不由己地加速了,差點興奮的大叫『皇天不負苦心人!』

林靜茹試探著問:「你好!請問陳太太在嗎?」她剛剛在門口看到門牌上寫著『陳寓』,確定這家主人姓『陳』。

「我太太昨天去日本作業務考察!」陳重文疑惑的問:「請問妳是誰?有甚麼事嗎?」

林靜茹的心雀躍著,隨口編個謊言:「喔,陳太太要我幫她送保養乳液過來…」一面掏著名片,一面給個迷人的笑容:「陳先生!讓我幫你介紹我們公司的其他新產品,好嗎?!」

陳重文似乎拒絕不了她,拒絕不了她幾乎從低胸、緊身的洋裝裡作勢欲蹦的豐乳誘惑。陳重文退開半步,注視著深谷般的乳溝,說:「請進!」

林靜茹注意到陳重文色瞇瞇的眼神,她不但不在意他的無禮,反而說聲:「謝謝!」然後彎腰脫鞋,讓陳重文毫不費勁的看到她沒穿胸罩。

陳重文幾乎是一陣暈眩,直到林靜茹大大方方地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他才如夢乍醒,蹌啷地從冰箱裡取出飲料待客。

林靜茹及膝的洋裝,坐下後卻縮的露出一大截雪白的大腿。她併膝斜足,雖未穿梆,卻也讓陳重文產生無限的遐思。

陳重文看著手上的名片,詢問:「林小姐,妳要介紹甚麼產品呢?」陳重文生澀的說著,因為以往別說他從未向推銷員說過這句話;沒吃他的閉門羹就屬幸運的了。

林靜茹簡潔有力地說:「保險套!」

「保險套?!」陳重文震驚得幾乎跳了起來。一來,『保險套』時在是平凡得不用推銷,甚至7─ELEVEN都買得到;二來,由一位女孩子到處向人推銷,真是有點詭異。陳重文除了疑惑,實在做不出其他表情。

林靜茹似乎司空見慣這種訝異的表情,馬上溫習著公司勤前訓練的說詞,一面從包包裡取出幾種不同的保險套,在桌上排開來;一面開始說明產品:「…我們公司的新產品,跟一般市面上的有所不同,因為我們的保險套所用的材料是新發明的橡膠,這種橡膠的特性是,即使再薄也有強大的韌性與彈性……最神奇的是,即使是用針把它戳破,它的材料分子仍會自洞填補漏洞……」

「雖然,那種化學成份或作用我說不出所以然。」林靜茹真的不懂化學,只好說點實際的東西:「但是,把它用在保險套上卻是一項革新。再加上製造廠商的用心,精細地區分尺寸,只要配合自己的尺寸,用起來幾乎可以忘了它的存在!」林靜茹很得意她套用了這句『忘了它的存在』。

「再說,現在使用保險套,並全非為了避孕,最重要的是防範各種性病以及增加情趣。」林靜茹以難得一見的勾魂眼神看著陳重文,繼續說:「像男人們偶爾在外面逢場作戲,求的是舒服,總不願惹來一身病吧!」

陳重文不由自主地點點頭,表示同意。但卻被桌上一盒寫著『瘋狂』的品名所吸引,他指著問:「那!這種看來不太一樣的是甚麼?」

林靜茹被這一問,讓她想起那一夜,讓老公使用『瘋狂』而讓自己瘋狂的情況。林靜茹忍著覺得淫慾慢慢升起,以及下腹處正在凝聚的一股暖流,盡量平穩自己的語氣,說:「這也是本公司的一項創舉,這是讓套在舌頭上的,它能緊緊貼在舌頭上;而外表上細細的紋路,能做有效的刺激作用,不論男女都可使用,一定會讓對方得到最高的滿足與快樂!……」

陳重文心想,話題已近尾聲了,雖然捨不得結束,但也不得不問:「那它的價錢一定不便宜吧?!」他想買幾樣中意的,晚上跟Amy或許用得上。

「每一種價錢都一樣,一打一千元!」

『啊!』陳重文沒叫出來,但卻默默地在因價錢太高而想著拒絕的話:「這…………」

「先別忙著作決定!先拿去試用,滿意再付錢;不滿意包退包換!」林靜茹打斷陳重文的話,繼續說出她最終的目的:「不過,我說過,我們公司的產品,一定要配合正確的尺寸,所以………」

這回,倒讓陳重文真的跳了起來!要配合正確的尺寸,那豈不是要………。陳重文正結結巴巴地說:「那……那…怎麼…要…」

林靜茹以十分優雅的姿態,取出兩盒不同尺寸的保險套,然後以挑釁的眼神看著陳重文,以十分柔和的聲音說:「請過來!」

雖然林靜茹以推銷員的身份說『請過來』這話是十分犯忌,又不禮冒的行為。但是,陳重文不但不以為意,反而著了魔一般,走近林靜茹座位旁,胯下的活物,早已把褲襠撐得凸凸的。

林靜茹伸手探索著,把陳重文的褲襠一箍、一繃,便繃出一個圓柱體形狀。林靜茹淡淡地說:「嗯,應該是“B”Size!你確定它已經全部勃起了嗎……啊!……」話未說完,陳重文已按捺不住情緒,將她抱住。

或許,陳重文如果到這種地步還沒反應,那他真不算是男人。林靜茹很滿意陳重文的表現,但她仍強力地將他推開,說:「請等一等!」。

林靜茹並不是拒絕陳重文的企圖,而是執著於她要介紹的產品。或許,這是林靜茹為自己出軌思想、行為,所能擁有的強力或唯一的藉口,所以她必須堅持這個原則。

林靜茹站起來,把身體緊貼在陳重文的胸膛,就像用豐滿的雙峰在推他似的,把他推得退坐在沙發上。然後,林靜茹跪在長毛的地毯上,伸手解開陳重文腰上的皮帶、褲拉鍊,把一根有如靈蛇般昂頭吐信的肉棒解放出來。

陳重文竟然如癡如夢地呆杵著,認由林靜茹做替他“服務”的動作,直到他覺得溫熱的肉棒透著一陣涼意,才驚覺地『啊!』了一聲。

林靜茹熟練地撕開一個包裝封套,拿出一個幾近透明的保險套,捏著圓心上的一個凸點,仍不忘介紹產品:「……這個凸點是儲存精液的,雖然空間看來很小,但當射出精液時,它會有彈性的脹大,使精液不會滲漏出來……」

林靜茹一面說著,一面把保險套以正確的使用方法,放置在陳重文龜頭的定位上。「…使用前記得捏住這裡,別讓空氣留著……然後慢慢向下搓……」在這種充滿淫諱的氣氛裡,林靜茹的語氣就像在解釋化妝品的用法一樣,不厭其煩地解說著。

當林靜茹完整地把保險套套好了,不禁得意地說:「看!“B”Size剛好!」然後,用食指輕輕地搓著陳重文的龜頭頂端,又說:「…怎樣!有沒有保險套的感覺是不是一樣!?……」

「…唔…唔…」陳重文若有若無地點著頭。或許,在這種氣氛下,就算是拿個極粗劣的保險套讓他用,他也會興奮至極,更何況是一個特殊的保險套。陳重文夾著濃濁的氣息,伸手撫摸林靜茹的臉頰、頸項,還慢慢滑向那片光滑、雪白的酥胸,呻吟似地說著:「…唔…嗯…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