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肉愛你

001章、自慰

我的名字叫林豔芝,簡稱叫林豔,我是個寡婦,今年28歲,在一間外資企業工作,擔任總經理秘書一職!

丈夫發生意外後,我沒有再婚,也不打算再婚,我不是特意爲丈夫守寡,隻是覺得沒有那個必要。

家人、朋友都說我還年輕,趁還沒有人老珠黃的時候應該快點尋找第二春,可是,我對再婚沒有多大的興緻了。

朋友問:「你不嫁,想要的時候怎麽解決?」

我覺得這些私密的問題面對要好的朋友不需要隐瞞,我很開放的說:「自慰啊。」

丈夫離逝後,這一年寂寞的日子,空虛的夜晚,我都是看著A 片一邊自慰。

朋友看慣我那個斯文秀氣的樣子,根本沒有想過我放蕩的樣子。

在性愛方面,我性欲都挺強的,有丈夫的時候幾乎每晚都要來兩三次,丈夫也很熱衷,他的性比我強,所以我們在性愛方面都很合得起來。

現在想起離逝的丈夫,我渾身燥熱,剛洗完澡的身子還滴著水,但滾燙的溫度好像要燃燒了我一樣,難受!

我順勢把身上的浴巾脫下,全身光裸,一頭長及腰的濕發貼伏在背後,我喜歡夏天,尤其下班回來後,沖好澡可以直接不穿任何衣服,一個人自在地走在房子裏面。

丈夫離逝後,我將咱們的房子租了出去,爲了方便上下班,我在公司附近買了一套單身公寓。

我在廚房倒了杯茶水,折回房間,然後打開DVD 播放機,今天吃午飯的時候,從同事手上借來一部情色A 片,聽說劇情還不錯。

我把影碟放進去後,電視機很快放出了畫面,前面沒什麽,過了十分锺後,畫面終於出現了香辣的一幕。

我一邊喝著茶水,一邊看,心癢難耐的時候還會用手去摸自己的胸部。

我有個嗜好,喜歡早晚按摩自己的胸部,我那傲人的胸乳就是這樣長出來的,而且一個星期還會吃三到五次木瓜牛奶。

乳頭在我熟練的按揉之下,很快就硬挺起來,我低下頭,吐出一口口水到乳頭上,然後再用手指塗抹起來。

電視上已經播放到男主人翁在抽插女人的陰道,女人喊得好銷魂,我聽得心癢難耐,空出一隻手來到私處,隔著層層黑毛揉搓著花唇,我的淫水早染濕了床單,「啊啊啊……」

我舒服地吐著呻吟聲,花唇在我揉弄之下淫水流得更兇,像尿一樣源源不絕地在小嘴裏流出來。

我的手掌被自己的淫水弄濕了一遍,我不怕惡心地將手指含進嘴裏,好像吃丈夫肉棒一樣舔舐著。

「嗯嗯……啊啊啊啊……」

我一邊吃一邊哼哼啊啊的,小穴空虛得一張一合,我忘情地把手指伸進裏面進出的抽插,時而慢插時而橫沖直撞地插,好像要把自己的蜜穴插壞一樣。

手指沒辦法讓我滿足,我貪得無厭地翻出床頭邊上的櫃子最下層,取出一支假陽具,那是老公出差前一晚給我買回來的,他說有一個星期不能插我,所以想在視頻的時候,插給他看,讓他一飽眼福。

回想老公出差的那個星期,我都瘋狂了。

我扭開陽具的電動按鈕,塞進自己的嘴巴裏面,我用唾液濕潤陽具,然後再插進自己的陰穴裏面。

空虛的小穴瞬間被陽具充滿,肉壁受到嚴重的刺激,淫水像關不住的水龍頭,沿著我兩腿内側流下來,又濕了一遍被單。

「啊啊啊啊……老公……大力的插我……插我這個蕩婦……」

我被抽插的快感沖暈了腦子,忘形地喊著離逝的丈夫,一年了,我沒辦法忘懷老公的大肉棒,每次在做愛的時候,老公都會讓我欲仙欲死,很多時候在自慰的時候我都會想著老公的大肉棒,來安慰自己空虛的蜜穴。

「啊啊啊啊……老公插大力……把老婆插壞吧……啊啊啊啊……」

我加快陽具的震動度數,我很想要高潮,所以沒一下子,洩了!

「啊啊啊啊……」

我仰頭一喊,然後躺倒在滿是淫水的床上……作家的話:親們:這個文度子沒有存稿滴,都是現寫現上傳滴這個文度子可能會更得比較慢,但絕不會棄坑,動動手指收藏一個吧,麽!

002、家公(一)

今天周六,林豔的公司是五天制,休息的時候不是回娘家就是回南部家公的家。

楊父是個很開明的人,兒子命薄,沒辦法擁有林豔這麽好的妻子,所以每次在林豔回南部的時候,他都會勸說林豔再嫁,可惜,林豔提不起再嫁的興緻。

林豔還說:「爸,我還要代替老公來侍候你老人家。」

一句話打啞了楊父的用心良苦,林豔是個很好的媳婦,兒子擁有林豔這麽一個妻子是他上輩子修來的福氣,他也不想林豔再嫁,可是,林豔才28歲,這麽年輕就要她守寡,楊父真的很不舍,也心疼。

楊父覺得媳婦應該找一個寵愛她的男人度過餘生,而不是將大好的青春浪費在他這個近五十歲的老男人身上。

楊父還沒有到退休的年紀,現在在一所高中學校擔任教師,而且還是班主任。

楊家已經沒什麽親戚了,楊父在南部也隻有一個人,林豔很不放心,每次回來南部的時候都勸他上北部,兩人住在一起有個照應。

楊父怎麽都不肯,怕騷擾媳婦找對象,林豔三番四次表明不再嫁的決心,但楊父還是覺得不妥,所以怎麽都不肯點頭答應,導緻林豔四個星期有三個星期都往南部跑。

南部這個家像自己家一樣,林豔從北部趕回南部,一進家門就往自己的房間跑,沖了澡,一身寬松的長T 恤,出了房間後,進了廚房幫忙楊父做晚飯。

「豔啊,你别每個星期都回來,放假跟朋友出去玩一下。」

「我不放心你一個人在南部。」

林豔一邊切菜,一邊說。「爸,你跟我回北部吧,一個人在南部,我真的很擔心。」

媳婦的憂心楊父當然懂,隻是男女有别啊,他一個大男人怎麽能跟媳婦住在一起,若是兒子沒有離逝倒還好,可是,孤男寡女的,說什麽都不方便!

林豔覺得這次勸說又無果,楊父若堅持,她這個當媳婦的隻能敗興而歸。

吃過晚飯,林豔將碗筷收拾好清洗幹淨後,才回房間。

楊父沖好澡後一直都沒有出房門,林豔洗了澡,身上隻圍了一條浴巾,到廚房弄了一些水果,然後往楊父房間走去。

「爸,你又在忙嗎?」

林豔扭開房門走了進去,將水果放到楊父的工作台上,「這麽晚了,爸,早點歇息。」

「嗯,批完就去睡。」

楊父頭也沒擡,隻是應付的說了一句。

林豔搖頭一歎,本想離開但她走向書櫃前,随意地翻看一些書籍。

楊父是個教師,很喜歡收藏各種名人的書籍,林豔翻了翻,結果翻到一張相片,相片是被夾在書籍裏面的。

林豔看著相片裏面的光裸女子,眸光一黯,然後無聲地把相片放回書籍裏面,離開書櫃,來到楊父面前。

「爸!」

楊父分神地擡起頭,林豔剛巧解下浴巾,在楊父面前露出她那引以爲傲的美麗胴體。

「豔,你這是幹什麽?」

楊父臉紅耳赤,粗魯地把浴巾重新系上林豔的身上,遮去那光裸雪白的胴體。

「爸,你想要我的對不對?」

林豔添著下唇,故意勾引楊父,兩隻手還握住那傲人的雙豐。

乳頭在林豔的捏弄下又硬又紅又腫,楊父看得直發癢,巴不得自己的手取代媳婦那兩隻小手。

林豔走近一步,故意用兩隻手擠壓自己的胸部,胸部在林豔的玩弄之下,乳溝露在楊父的眼中,欲望像洪水猛獸一樣襲上楊父的腦部神經。

楊父終究敵不過媳婦那美麗胴體的誘惑,伸手握住媳婦的雙豐,時而粗魯時而溫柔地揉弄著。

「爸,你若是跟我一起回北部,每天可以插我,每天可以玩弄我的妹妹。」

林豔勾唇,笑著丢下一顆誘人的炸彈。

「那讓我檢查看看,妹妹是不是歡迎哥哥插她。」

楊父說完,空出一隻手來到媳婦的蜜穴,淫水瞬間濕了楊父的手掌。「啧啧……妹妹真濕,來,讓哥哥添幹淨!」

楊父將學生的課本掃到一邊,林豔主動坐上工作台,還將兩條長腿大大地張開,讓楊父看個清楚,玩個痛快。

林豔覺得自己的妹妹好久沒有被大肉棒貫穿了,陪總經理出去應酬的時候也被吃過豆腐,隻是豆腐而已,并沒有真的把她吃掉。

每次應酬回來,林豔都要自慰解決自己強烈的需求,現在看到楊父的大肉棒,林豔真的很心動。

「爸,吸我吧!」

楊父彎下腰,兩隻手各玩弄媳婦的乳頭,而他的嘴則來到媳婦的蜜穴,吸著充滿色情的淫水。

林豔被吸得很舒服,嘴巴裏時低時高的喊著,「爸,吸大力點,吸壞妹妹都沒關系,啊啊啊啊……」

003、家公(二)

林豔的話好像鼓勵一樣,楊父漸漸加大吸吮的力度,整個房間都飄蕩著吮吸的聲音,聽起來很色情很淫蕩。

「啊啊啊……」

舒服的呻吟聲源源不斷地從楊父頭頂上發出,林豔順勢躺在工作台上,兩腿張到大開,任由楊父吸著自己的淫水。

「爸,吃一下我的乳頭,它好癢……」

林豔的乳頭被楊父玩得又硬又挺立,乳頭極需要楊父的唾液滋潤。

楊父從媳婦的小淫穴裏擡起頭,舌頭像蛇一樣勾弄著媳婦的乳頭,小淫穴像河流一樣洩出大量的淫水,工作台上被淫水搞得淫亂一遍。

楊父不是偏心的人,不是隻吃乳頭就無視媳婦的小淫穴,他插進兩指,在陰穴裏面進進出出,速度時快時慢,插得林豔不上不下的樣子。

「爸,别慢,插快一點,插壞小淫穴都沒關系……啊嗯……」

楊父看媳婦不喜歡慢,就加快手指抽插的速度,林豔嘴巴裏哼著銷魂的曲調,「爸,插進來,讓大哥哥插進來……」

楊父停下動作,將身上的睡衫脫個精光,大肉棒已經硬如鐵,從媳婦變成寡婦後,每次回來,楊父都幻想著媳婦被自己插的樣子,一年了,楊父萬萬沒有想過夢會成真,大老二看著小淫穴,直挺挺的,等著插進去,一嘗銷魂洞的滋味。

林豔擡眸一看,倒抽了一口涼氣,家公的大肉棒跟丈夫的大肉棒不分上下,林豔坐起身,貪婪地吞了一口口水,伸手湊上前,一把握住家公那滾蕩的大肉棒。

「好大!」

比丈夫那條肉棒還大,而且還要粗,林豔覺得今晚一定會快活到死,她真的不怕死在家公那條大肉棒手上。

楊父對自己的大肉棒也是很滿意的,每次插亡妻的時候都讓亡妻求饒連連。林豔從工作台上下來,蹲下身子與家公的大肉棒平視。

「爸,讓我服侍你!」

楊父坐回辦公椅上,林豔半跪在椅子前,握住家公的大肉棒怎麽都不願放手,她覺得若是放手了就是自己一大損失。

這一年的寡婦生活讓林豔沒好好過上正常的性生活,每次自慰都靠假陽具來讓自己高潮,每次回南部她怎麽都沒有想過勾引自己的家公呢?

若不是看到書籍上被夾住的相片,林豔真的不知道家公偷看她洗澡,還拍她的裸照。

林豔迫不及待地含進家公的大肉棒,吸弄大肉棒的龜頭,讓唾液滋潤龜頭後,林豔將整支大肉棒吃進嘴巴裏,娴熟的技巧讓楊父很舒服,「豔,你好棒,讓爸繼續舒服……嗯……」

楊父舒服的呻吟聲讓林豔吃得更起勁,林豔吃肉棒的技巧還算不錯的,初時是丈夫教導,後來這一年重出社會後,又經常陪上司應酬,那些客戶都是四五十歲左右的中年男人,他們極愛女人吃肉棒的快感,林豔是那些女人的其中之一,所以吃肉棒的技巧還是不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