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mmy的女友

作者︰Mummy

Mummy的女友之一──父親的侵犯

***********************************

作者按︰

這篇文章本來的名字叫︰《凌辱女友──爸爸的邪念(詳細篇)》,是我改編于胡作非的《凌辱女友》,但是限于情色海岸線的規定不能發表改編文章。想想也是,自己有能力創作又何必去改編別人的文章呢?所以我把這篇文章重新整理了一下,打算以這篇文章為開始創作屬于我自己的凌辱系列。

***********************************

首先給大家介紹一下我的女朋友小芸,1米68的身高,算是挺高挑的了,身材還算保養的好,不是太胖也不是太瘦了。

小芸是公務員,在一家政府部門單位做財務工作,薪水不是很高但是工作穩定,每天過著朝九晚五的生活。

我和小芸認識快兩年了,當初也是朋友之間一起打牌聊天的時候認識的,沒想到一不小心就讓我脫離了單身貴族。

小芸不但是人長得漂亮,床上功夫也能令我滿意,在以後的文章里我會逐漸給大家介紹小芸的床上功夫啦!

第一次和小芸在外面過夜的時候,小芸的床上功夫的確讓我佩服,床上的她被我干得高潮連連,嘴里不停地叫我爸爸。後來我也曾經問過她,為什麼要叫我爸爸呢?小芸並沒有瞞我,告訴我她爸爸和她很親熱,她也非常喜歡她爸爸,甚至有些戀父情節。

那時候我就問她有沒有和她爸爸親熱過啊,有沒有被她爸爸侵犯過啊之類的問題,有時候就在床上一邊干一邊問她,問得多了,小芸也會吐露出一些她和她爸爸之間的事情來說給我听,接下來我就詳細給大家說一下。

記得有一次我跟小芸說我小時候經常做錯事情被媽媽打耳光,然後我問小芸她父母親有沒有打過她?小芸告訴我,她爸爸從來不打她臉的,因為小姑娘被打耳光會破相的。

然後我就問她︰「那你爸爸從來不打你嗎?」

小芸告訴我說,原來她爸爸都是打屁股的。那我就問她︰「那你爸爸是怎麼打的啊?」

一開始,她還不肯詳細說,後來我軟磨硬纏的終于把事情搞清楚了,原來那時候小芸做錯事情,比如功課沒做好啊,考試成績不好,她爸爸就會對她進行家教,家教的方式就是打屁股。

具體是這樣的︰先是讓小芸趴在床上,然後屁股撅在那里,她爸爸就用尺子打屁股。當時听她說趴在床上,我就插問了一句︰「那你穿著褲子打應該不痛的吧!」

結果小芸就說︰「什麼啊,當然是脫了褲子打的啊!」

「是把長褲脫了嗎?那里面的短褲呢?」我問。

小芸紅著臉不肯說,我當時就興奮了,問她︰「也脫掉了是嗎?」

小芸點了點頭,說道︰「小時候也無所謂啦!反正做錯事情被打也是應該的嘛!」

我當時听了已經覺得夠刺激了,但是表面上又不能表露出來。我假裝平靜繼續問她,原來小芸那時候經常脫了褲子被她爸爸打。

雖然她爸爸也不是打得很重,打的時候小芸也會求饒,她爸爸就會叫她保證以後再也不會犯這樣的錯誤,一定會認真學習之類的話,有時候也會幫她揉揉屁股的。小芸說,她爸爸把手放在她的光屁股上摸來摸去,她也不敢說什麼的。

靠!我心里想著小芸被她爸爸那樣弄,心理就覺得一陣陣的興奮,我知道一定還有很多事情的,我一定要讓小芸全部都告訴我。

又過了些日子,那次跟小芸打KISS的時候,突然想起小芸曾經跟我說過她爸爸也有吻過她,只是那次她說她爸爸只親了她兩秒,【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我總是感覺小芸好像還瞞著我什麼的,因為那次她說的吞吞吐吐的好像欲言又止的感覺,于是我就順便又提起那件事情來。果然一問她這個事情,她的臉就紅紅的,只說她爸爸沒親多久。

「什麼叫沒親多久?到底親了多久?」我逼問她。

「也沒親多久啦!我實在記不得了啦!不過應該有一些時間的。」

「那你上次跟我說才兩秒的啊!」

「人家小姑娘不好意思說嘛!你真是的!」

「那你現在原原本本告訴我吧!我希望你把整件事情全都告訴我。」

在我的一再逼問下,小芸終于像擠牙膏似的把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都告訴我了,下面就由我來復述吧!

那天原來小芸和她爸爸是在看錄影帶的,小芸坐在她爸爸身邊,他們是在看一個歐美的什麼大片,那種片子也很開放的,里面放到有一大段男女在床上激情的鏡頭。

那時候小芸也有15、16歲的樣子了,發育得也很好了,剛剛青春期的那種,嘴里說好下流下流,眼楮卻盯著看,因為畢竟很少看到這種激情的場面嘛!里面的一對男女激烈KISS著,那時小芸爸爸就逗她說︰「小芸,你要多看看啊,好好學習一下啊!」

小芸知道爸爸逗她,就說︰「這個看又看不會的咯,要不你來教我呀~~」說著還在她爸爸腰上面戳了一下,呵她爸爸癢。結果她爸爸也來抓她的手呵她癢癢,兩個人打打鬧鬧的,她爸爸忽然就順勢親了她一下。

當時小芸的臉就一下紅了,也沒說話,呆在那里看著她爸爸。兩個人對視了幾秒,她爸爸再一次吻了下來,這次是直接對著小芸的嘴唇,淺淺的舔著小芸的嘴唇。

後來小芸告訴我,當時她就像是被電到了一樣,人整個都麻掉了,不過那種觸電的感覺可能很好吧,小芸任由她爸爸吻著,她感覺到她爸爸的舌頭在她嘴唇上來回游動,慢慢地挑開她的雙唇,直往小芸的口腔深處游去。

小芸感覺兩片唇已經被她爸爸完完全全封住了,她爸爸的舌頭在她嘴里四處滑動,那種感覺她是第一次體會到,她情不自禁地用自己的舌頭去迎合她爸爸的舌頭,于是兩根舌頭就攪和在了一起。她父親的舌頭不停地刮著她口腔四壁,她甚至能感覺到她爸爸的口水順著舌頭源源不斷地涌入,那時候她陶醉了。

靠!我听到這里已經感覺下面硬掉了。濕漉漉的一片,那是小芸的初吻啊!就這麼給她爸爸奪走了。

小芸繼續說下去,當時他們吻了有兩三分鐘,在那幾分鐘里,小芸感覺腦子一片空白,只有口里那種麻酥酥的感覺是切切實實能感覺到的,她當時人已經軟掉了,軟綿綿的靠在她爸爸懷里,任由她爸爸的輕薄。她爸爸當時一只手摟著小芸的肩膀,另一只手在撫摸小芸的臉龐,漸漸地往下,順著小芸的頭頸往下到了她胸口,隔著衣服輕輕撫摸著。

那時候小芸在家里就穿著一套薄薄的睡衣,里面是一種小姑娘穿的內衣,那時候小芸不戴胸罩的,就是穿那種內衣,她爸爸的手隔著衣服就能感覺到小芸柔軟可愛的兩個小肉球,她爸爸兩手成爪,握住肉球不停地搓揉。

小芸說她當時什麼都不知道,讓她爸爸隨意玩弄,她爸爸就慢慢解開她的睡衣扣子,把里面的小內衣往上翻去,露出小芸兩個尚未發育成熟的乳房,她爸爸就這樣一邊吻著小芸,一邊在她乳房上又是揉又是擰,少女的身體就這樣暴露在自己父親的面前。

當小芸說到這里,我心里不但沒有憤怒的感覺,反而覺得一股莫名的沖動,原來小芸的爸爸這麼色的!

就這樣大概有幾分鐘的時候,後來她爸爸又想低頭去親她胸口,當他的嘴和小芸分開的時候,她一下清醒了過來推開爸爸。當時他們兩人誰也沒說話,小芸低頭理好了衣服,她爸爸也繼續看電視。

那次小芸就說到這里,我強忍著內心的興奮安慰她,或許那只是她父親的一時沖動,不要多想了。說了好多安撫她的話。

後來我又找機會問小芸那天晚上她爸爸、媽媽在她家的事情,問她那次過後她爸爸有沒有再找機會侵犯她?結果令我大失所望,小芸一概否定掉,只說就那一次和她爸爸親密接觸以後就再沒有和她爸爸那樣過,但是從她慌亂的眼神中,我感覺事情並沒有她說的那樣簡單,一定還有隱情的。

再往後我又好幾次旁敲側擊的問起過,答案全部是否定的,小芸堅持說她爸爸從那天以後都是一本正經的,我失望之極,感覺仿佛再也不能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直到那一天……

那是個周末,小芸告訴我她爸爸、媽媽去澳門玩,周末都不在家,想我過去陪她,知道有這麼好的事情我當然不會錯過,晚上就到她家去了,兩個人一起渡過了親密夜晚。和小芸的親熱細節我這就不詳細說了,大家自己去遐想吧!我要說的是,我們當時翻雲覆雨直到小芸大汗淋灕,完事後小芸進浴室去沖洗。

要知道女孩子洗澡的時間一向是比較長的啦!因為比較霖嗦嘛,小芸也不例外。那天小芸去浴室以後我也感覺挺無聊,就隨手翻閱小芸放在桌子上的一些雜志啊、書啊什麼的,不經意間,一本日記進入我的視線,是小芸的日記。

或許,偷窺別人私隱的確不是一個好習慣,但是無法克制內心的沖動,我打開來看了,從頭到尾,雖然內容很多,但是我只找我想要知道的那一部份,很幸運,我找到了,小芸在日記中詳細記載了她和她爸爸之間一些保留的秘密,看得我的雞巴雖然剛剛射過精又重新勃起。

小芸的日記是用第一人稱寫的,復述起來比較麻煩,在這里我還是以旁觀者的身份來寫,這樣可能更直觀一些吧︰

日記里寫在小芸15歲的時候,有一次她爸爸出差到香港,那時候小芸正好放暑假,她爸爸就帶她一起去,在香港玩了幾天。有天晚上小芸她爸爸帶她一起去陪朋友吃飯,席間喝了些酒,可能喝得挺醉的,回賓館的時候還是小芸扶著她爸爸回去的,到了房間她爸爸就坐在那里休息,小芸一身汗,自己去浴室沖洗。

當小芸正在沖淋的時候,她爸爸赤裸裸的開門進來了,小芸本能地把身子轉過去︰「爸爸你干什麼啊?我在洗澡啊!」她爸爸居然從背後摟住了小芸︰「小芸,跟爸爸一起洗澡好不好?」小芸明顯感覺她爸爸的下身有根火辣辣的東西頂到了自己兩股間,全手都軟掉了,就那麼任由她爸爸抱著。

就這樣兩個人一起在浴室里沖洗著,她爸爸把小芸轉過來,肆無忌憚地看著自己女兒的裸體,她爸爸一把抱住她,將她攬入自己懷里,兩個人胸貼胸零距離地抱在一起,小芸的乳房緊緊貼著她爸爸的胸口。

小芸不知道她爸爸抱了她有多久,任由水花沖洗著兩人,直到她爸爸拿起肥皂開始替小芸涂抹起來。先是脖子,讓小芸高昂著頭,肥皂在小芸縴細的頸項里滑過,直接到了胸前,她父親左手握起小芸的乳房,右手用肥皂涂抹起來。

對小芸來說,少女的乳房被男性撫摸,是一件極其刺激的事情,她的乳暈開始充血而堅挺。她爸爸的手在那涂滿泡沫的乳房上來回搓揉,他很懂得怎樣讓女孩子興奮,食指和中指時不時地握住乳頭並旋轉,小芸忍不住呻吟出聲音來。

那種少女天然的略帶羞澀的呻吟聲,令她父親的手開始更加不規矩,一只手繞過小芸的腰摟著小芸緊緊貼住自己,讓小芸柔軟的乳房擠壓住自己,另一只手適時地往小芸的下身摸去,在小芸剛長出絨毛的處女地上滑翔而過,直接滑到了小芸緊閉的陰戶縫隙口。

小芸柔軟的身軀軟倒在她父親的懷里,流水嘩嘩的打在小芸嬌嫩的皮膚上。她爸爸的手指壓在縫隙口,慢慢地把小芸的陰唇往兩邊擠開,中指已經陷入了進去,此刻小芸的下身已經是一片濕潤,緊緊地裹著她父親的手指。

小芸嘴里不自然地發出輕呼聲,有些疼痛,但更多的是來自于第一次被撫摸所引發的興奮感。濕潤的陰道任由她父親的手指滑入,慢慢地進去,她爸爸的手指在里面摳弄了好一會,玩得差不多了才抽出來。

小芸此刻依偎在她父親懷里,緊閉的雙眸,期盼的嘴唇,柔軟的乳房和父親的胸膛毫無間隙,任由她爸爸抓起她的小手往男人的下身帶去。當踫到她父親的肉棒時,小芸顯得十分緊張,手像觸電似的彈了回來,她父親的肉棒並沒有充份勃起,半軟半硬的挺在那里。

「蹲下去,用你的嘴巴好好幫爸爸洗洗。」她父親像發出命令一般。以前他也經常讓小芸的母親這樣幫他洗,那時小芸也看到過,或許小芸認為這是替父親洗肉棒的唯一辦法吧!她蹲了下去,慢慢握住肉棒放在嘴里。

以前也看見過母親替父親洗肉棒,知道該一進一出地吞吐,于是小芸也學著那樣把爸爸的肉棒吞進吐出,還用舌頭輕輕舔著,完全是出于少女的本能,沒有什麼技巧也沒有什麼激情,卻能讓剛才還軟軟的肉棒,慢慢勃起到撐滿小芸的小嘴巴。

她父親抱著小芸的頭,慢慢地一進一出,引導著小芸舔著那里,頻率越來越快,直至一股濃濃的液體噴出到小芸的嘴里,一場游戲才在慢慢軟下的肉棒以後悄然結束。小芸替父親穿好衣服就扶他進房睡覺……

日記寫到這里就告一段落,也是第一個故事的結束。我繼續往下翻看,日記里還有很多地方描述小芸和她父親的事情,有些只有一兩句話,有些就比較長,讓我來慢慢轉述吧︰

小芸16歲的時候已經發育完全成熟了,少女的身體完全展現出來,也令她爸爸常常感嘆︰「小芸越來越像你媽媽年輕的時候了!」

她爸爸有時候也經常會親親她、抱抱她,小芸也不會拒絕自己父親的愛護,總是听任爸爸的「寵愛」吧!

有時候小芸和她爸爸看電視的時候,她爸爸也會叫小芸坐在自己腿上看,小芸就會感覺到下身被她爸爸勃起的肉棒頂著的感覺。其實小芸也喜歡這種麻麻的觸電感覺,也會很配合地坐在她爸爸身上,那時候小芸穿的裙子,就會被她爸爸乘機摸摸大腿,有時候還會摸到大腿根部。

她爸爸還很喜歡和小芸一起出去逛街,她爸爸摟著小芸的小蠻腰,小芸則親昵地依偎在她爸爸身邊,引得鄰居都羨慕小芸爸爸生了個乖女兒呢!

那天她爸爸答應給小芸去買衣服的,在商場逛了半天,小芸都沒挑到喜歡的衣服,後來經過內衣部的時候她爸爸就說︰「要不今天幫你買套內衣穿好了。」

「好呀,不過爸爸你要買就要買貴的喔!」小芸也不示弱。

「當然沒問題了,只要女兒肯開口,買什麼都好啦!」她爸爸說。

于是兩個人就一起去了,一個四十多歲的女營業員很客氣地招待她們,她爸爸果然要選那些料子很好的替小芸買,營業員當時就對小芸說︰「你男朋友對你真好啊!挑這麼貴的內衣買給你。」因為當時她爸爸是摟著小芸的腰進來的,所以連營業員也誤會了。

小芸臉紅紅的也沒反駁,她爸爸則在旁邊嘻嘻哈哈的不說話。然後營業員就讓小芸進去試衣間里試內衣。那種女子試衣間很大,是可以有好多人同時試內衣的那種。

小芸進去了換了內衣,左看右看也不知道好不好,營業員這時候就說︰「讓你男朋友進來幫你參謀參謀吧!」

小芸臉又紅了起來,連聲說︰「不用了,不用了。」

「沒有關系啊!反正也沒別人,讓你男朋友進來幫你看看啊!反正你穿衣服也是給男朋友看的嘛!再說這內衣也挺貴的,買了不合適穿,一定覺得很不舒服的,還是叫他來看看吧!」說完營業員也不征詢小芸的意見,就走到門口朝她爸爸招招手。

她爸爸當時一楞,不明白發生什麼事情,就走了過去,到了里面看見小芸穿成那樣,眼珠子差點掉地上了。不過她爸爸畢竟比較沉穩,連聲說︰「小芸真好看,就買這件吧!」然後就退了出去。

但是當時已經看了足足有五、六秒吧,小芸羞得頭也不敢抬起,趕緊換好了衣服讓她爸爸付錢。後來她爸爸還對她說︰「小芸你真是越大越性感,看得爸爸都受不了了。」之類的話,然後被小芸在手上亂擰出氣,父女之間真是親密無間啊!

還有一次是小芸在家里睡午覺的事情,那時候是夏天,小芸身上就蓋著一條毯子睡覺,小芸睡相也不好,東翻西翻的把毯子蹬開了掉在地上。

後來她爸爸進來了,看到小芸毯子掉了,就過來幫她拿起來,替小芸蓋在小肚子上。因為是夏天,穿得也不多,小芸只穿一條白色的小睡裙,長剛到膝蓋,上面是前面一排扣子的那種,有靠近脖子的兩個扣子根本就沒有扣,在下面的一個扣子也松掉了,隱隱露出里面白白的皮膚。

小芸居然沒穿小胸衣睡覺,她爸爸就一邊替她蓋毯子,另一只手有意無意地慢慢滑過小芸的胸前,隨之把那個松掉的扣子完全解開了,還把小芸的領子輕輕往兩邊分開,乳房的上半部分已經完全露了出來。那時候小芸已經知道她爸爸進來了,但沒有動彈,還是閉著眼楮假裝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