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拳傳說

序 章

四處歡聲雷動。

這裡是『什麼都有』的地方。

若硬要說有什麼規則,就只是利用自己的肉體罷了。

在那戰鬥場地內,站著一個男人和女人。

男人是那世界中無人不曉的霸王。

面對著他的女人,面無表情地凝視著男人。

「你…你就是那個叫娜拉的。沒想到最後你還是成了那傢伙的爪牙?」

以一股讓人覺得有壓迫感的聲音說道。

但是,對於那男人所說的話,這個叫娜拉的女孩卻無任何回應。

男人覺得納悶。

從娜拉的眼中,可看出她代表自我的光茫消失不見了。

「死…」

從她的口中,可聽到她微弱的聲音念著。

「嗯?」

那男人耳朵再靠近一點聽。

「死…殺死…柴多,我要殺死你…」

娜拉如此不斷地念著,這個叫柴多的男人終於瞭解她在說什麼了。

「原來,你被下藥了嗎?」

娜拉採取了準備攻擊的姿勢。

這個準備姿勢是一種異於空手道、柔道的獨特姿勢。正確來說,應該是接近於拳法的武術吧?但是看她的拳法,則是『柔』更勝於『剛』。

「呼…難道是用了什麼藥?手上就好像是拿著玩偶一樣!」

柴多將視線微微向上看。

正好看到本次大會的主辦者坐在豪華的座椅上。

柴多與那男人的視線相對。真是一場危險的眼神之戰。

那男人擺出與柴多幾乎一樣的姿勢。

臉孔、體格、以及那股壓迫感。在他人看來,這兩個人幾乎看不出有何的不同。

-叮鈴。

纏在柴多手腕上的鈴當,【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這時自顧地響了起來。

「邱默…」

他集中了思緒,口中念著那少女的名字。

「是的,全都是因為那傢伙發狂的關係。」

在他視線前方又出現了另一個柴多。

--鈴鈴鈴。

纏在柴多的手腕上,那死守著他的少女之鈴。

「一定會被敵手取得的,邱默。」

接著,鑼聲響起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第一章

咚!

在偌大的拳擊場內。

柴多被擊倒了。

「啊呀!」

在倒地的柴多之上,一隻手很快地逼近。柴多一個半回轉,避開了那只逼近的手臂,並很快地站了起來。

「避開剛才那一招的是…流石啊!不愧是柴多!」

獲得讚賞的柴多,滿意地微微笑著。

「怎麼?想來當我的部下,佔有組織高層的地位嗎?」

「哼!想得美!你的部下儘是做些見不得人的事。讓我拿下你的人頭!」

「真是有趣!我看要等我年老倒下時,你才拿得到我的人頭了!」

「胡扯!」

兩人一面互相喊話,一面在場中央扭成了一團。

格鬥暗殺集團。自從柴多組織暗殺集團以來,僅有四年的歷史。

依字面意思,就是以搏鬥技巧暗殺他人的殺手集團。從柴多設立這個組織以來,只有四年,他們都是黑社會與小混混們害怕、畏懼的對象。

「只要是暗殺的對象,必定不留活口。」

這是該組織的座右銘。雖然費用相當高,但總是能夠確實地解決掉他們的獵物。

從一個格鬥家,單打獨鬥地創立了如此龐大的組織。在一般人看來,簡直就是白日夢。

但這個夢,卻是沾滿了血腥,犧牲不少人的性命才達成的。

柴多,他殺害了暗殺的目標,也獨自擊潰了與他敵對的組織,並取得該組織的資產。利用這一筆資產去做其他的事業,並進一步地一一擊破敵對的團體,且加以吸收。

如今,柴多的組織,其戰力幾可敵國了。

當然,組織越大,越不是柴多一個人所能管理的。因此,柴多便從以往曾經比賽過或 擊破的組織中挑選出優秀人才來。

故而有四大天王的存在。

據說每一個的實力皆與柴多相近。

現在,在組織的練習場裡與柴多激戰的男人,亦是四大天王之一。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咚嘶嘶嘶…。

這個男人挨了柴多使盡渾身之力的一拳後,摔到了練習場的另一端。

「哈哈…怎樣?布拉多。你要打贏我,還早得很呢…哈!明白嗎?」

蔑視倒地男人的柴多,其實也是大大地喘著氣。

「畜生…這不是比賽,我根本沒有把全部實力展現出來。」

「呼…胡扯!」

看著被他打敗倒地的男人,柴多滿足地露出笑容。在他的眼裡,這男人的頑強是值得讚賞的。

他的實力越強,就得以將之納為自己的部下,這樣越是能夠讓柴多肯定自己的能力。

「不過啊…布拉多,你確實已經具備有不辱四大天王的實力了。對於這樣的讚美,你應該覺得高興才對。」

「混蛋…說那什麼話,誰高興了!」

這個叫布拉多的男人,有點生氣地轉身跳了起來。

布拉多…他正式的名字應該是布拉迪,渥利歐。因此,認真說來,這並不是他的本名。

此為他在拳擊場的通俗名字。四大天王之一的布拉多,在非法職業摔角界有帝王之稱,為人們所畏懼,直至柴多出現之前,他構築了連戰連勝的神話。

在這非法的摔角場裡,兩人的競賽由柴多獲勝。

自此之後,布拉多便加入柴多的組織,成為他的部下,但同時也伺機準備取下柴多的人頭。對於這樣一個要取自己人頭的人,為何身為組織頭目的柴多要放過他暱?那是因為布拉多只不過是個單純的格鬥笨蛋,對於組織內的權利之爭,他並沒有什麼野心。

「只是單純地想與強手一決勝負。」

布拉多這樣的想法,柴多也能理解,而且還對此表示好感!

布拉多是組織中唯一對柴多說話不用敬語的,但柴多卻能夠容許他這樣的行為,多少也是因為他那高強的實力,與對戰鬥的癡狂。

「那…」

部屬遞了一條大毛巾給方才調整好氣息的柴多。

-叮鈴…。

一陣鈴聲傳到了健身房來。

「辛苦您了!柴多!」

「啊!是邱默嗎?」

轉頭一看,柴多的身邊站著一個戴有項圈的少女。那鈴聲就是由掛在項圈上的鈴當所發出的。

「柴多,不要讓身子涼著了。讓我幫您把汗擦乾。」

「嗯!」

柴多點了點頭,於是,那個叫邱默的少女便不計辛勞地開始替柴多擦起了身上的汗水。她那注視柴多的瞳孔,散發著熱戀少女的愛意。

「喂!,邱默,我怎麼沒有毛巾?」

布拉多不解風情地說。

「沒你的分!」

邱默用不同於對柴多撒嬌的音調,冷言冷語地回答。

「真是冷酷啊!好歹大家都是四大天王!」

「是啊!邱默。他剛剛才被我打敗,正為自己的無力感到懊惱、傷心呢!對他太冷淡的話,搞不好他會覺得待在這組織裡很沒人情味。」

「好啦!等一下。」

雖然布拉多亳不假思索地提出抗議,但是邱默卻始終看都不看一眼不解風情的布拉多。對於邱默而言,只有柴多的話才是對的。

「柴多,您真好!」

「現在的你讓我覺得很溫柔!」

邱默對抗議的布拉多狠狠地一瞥,不知從口袋中拿出了什麼,用力地往布拉多丟去。

「囉嗦!還不趕快把身體擦乾!」

她還是對布拉多相當地冷淡。

布拉多仔細地看看那丟過來的東西,臉色為之一變。

「什麼?這不是街頭髮的面紙嗎?」

「不是衛生紙,就已經很不錯了!」

「你這野貓!你是存心來找碴的是不是?」

他將面紙往拳擊場一扔,站了起來。

「幹什麼!你倒是說說看?」

對著人發脾氣的布拉多,邱默倒是一步也沒退縮。對瞪著自己的布拉多,也面對面地瞪了回去。而且,從未停止過擦拭柴多身上汗水的工作,說有多厲害就有多厲害。

當他們兩人互瞪的同時,可看到在210公分的布拉多與190公分的柴多之間站著僅157公分的邱默,看來就像是個小孩。

搞不好,布拉多那充滿肌肉的胳臂,還比邱默柔軟的腰圍還粗呢!

以一般常識來看,根本毫無勝負可言。

但是,布拉多仍視邱默同為『四大天王』。

也就是說,邱默亦具有相當實力的。

這時跟前的布拉多說道。

「哼!我根本就不想與這小妮子一般計較。我先上去了,柴多。」

「啊!怎麼?想溜啊?」

「剛才不是說了嗎?對這小妮子我根本不看在眼裡!女人,跟小孩沒什麼兩樣。」

「你說什麼…」

或許布拉多說的是發自內心的真話。對於粗壯的布拉多來說,和一個體格像小女孩的邱默戰鬥,簡直就提不起興致。而且拖著和柴多戰鬥完的疲憊身子,與同為四大天王的對手苦戰,一定是必死無疑的。

不管他們是否察覺到他現在的心境,布拉多背向激動的邱默轉身而去,立刻離開了健身房。

「那傢伙…說誰是小孩!」

被當成小孩子,讓邱默非常的生氣。邱默一面擦拭著柴多的身體,一面怒氣沖沖地說著。

「別這麼說了。或許他也對你提不起戰鬥的意念吧!」

「可是,他把我當成是小孩子,實在是太過分了!」

「是嗎?這樣的話…」

柴多說著說著,握起了邱默的手。

「那就好好地表現出你大人的一面給我看吧!」

「咦…這…」

邱默聽出柴多話中之意,於是,馬上臉紅了起來。

「你就把你大人的一面,好好地在我房間表現 我看吧!可以嗎?」

「是,是的…我會認真地表現給您看。」

邱默低著頭,快樂地小聲回答著。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在這豪華的寢室裡,有張裝飾得非常豪華且寬大的床。雖說這床睡起來相當地舒服,但柴多一個人睡實在是太大了。

當然,柴多一個人睡的時候,也顯得很孤單。

-叮鈴。

「柴多!」

站在床前的邱默慢慢地挨近柴多。她那撒嬌的聲音中,混著有微弱的嬌羞。

「呼!別這麼著急!讓我先去淋個澡。」

「嗯!我不會在意的。」

「我不喜歡床上有汗味,你在床上等著吧!」

「是的!」

柴多故意留下急躁的邱默,慢慢地進浴室去淋浴。對於柴多這樣的態度,邱默有些使性子般地…像個初嘗戀愛滋味的少女般,飢渴地追上前去。

邱默的外表,與普通的女孩子並無兩樣。無論是誰看到她,一定會認為她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孩。

但是,她卻深藏著一身不辱四人天王之名的武力。

她是某國研究機構於實施非正式實驗時的實驗人。

於該國滅亡後,她被賣到黑市去。柴多為這個『商品』所吸引,而將她買來當成自己的寵物。

並不知道在此之前,邱默是怎麼被對待的?但她一向總是將自己當做是個真正的女人,最後在遇見這位格鬥家時…也可說是被當做寵物時,初次被當做是人類看待,於是逐漸對柴多產生愛慕之心。

在身為實驗人時期,所厭惡的肉體,光是那瞬間爆發的強大威力就已經凌駕柴多的能力了,如今更是對柴多相當有利用價值的肉體。

當然,她對柴多是否真的是那麼地溫柔,實在令人感到相當懷疑。

「真乖!你真聽話,照我說的等著呢!」

「啊!真慢。柴多…」

邱默很快地向洗完澡的柴多靠近,像極了一隻渴望牛奶的小貓一樣。

柴多慢慢地將邱默的手拉上前來,撫摸著豐滿的胸部,並將手慢慢地滑入內衣深處。

「啊…柴多,你怎麼這麼急啊…」

「怎麼會太急了呢?你剛才還抱怨太慢呢!」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