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轟桃花源

一、

春花秋月何時了 往事知多少 小樓昨夜又東風 …… ……

夜幕低垂,華打初上,一眼望去儘是紅男綠女一片繁華景像。

此時,童大貫亦隨著人潮走到××大樓的門口,也許因為人潮太多使他流了 滿額的汗,同樣也令他與梅美相約在此碰面的時間略為晚了些。不過還好,並沒有遲到太久。

「嗨!梅小姐,對不起!我來晚了。」

梅小姐原本有些悻悻然,此時看到童大貫,轉為笑臉盈盈的說︰「人來就好了!討厭!」

她趨過身來拉住他的手,似怕他會消失一樣。

「先去吃飯吧!梅小姐。」

「都依你,叫我阿美啦!討厭!」

「是!阿美。」

「討厭!」

「嘻嘻……」

「啊!不來了,你討厭人家……」阿美討好的向童大貫嬌嗔。

而童大貫此時已開始盤算吃完飯後的下一步節目,他深信要佔有阿美的話太容易了。

原來童大貫和梅美的認識實屬巧合,而會有今天的約會與其說是梅美有意要報告童大貫,不如說是彼此被對方所吸引,而想進一步的接觸。這是頗符合現代青年男女交友的原理,「只要自己喜歡有何不可?」

事情是這樣的,我們這位外表英俊挺拔而又能言善道的童大貫,因吃慣了女人的「豆腐」成性,也沒有一個正當的工作,卻又不可能一天廿四小時全部放在女人身上,於是他閒來沒事便四處溜。

他的運氣實在太好了,剛出門沒多久,便看到巷口有一輛廂小貨車將一名女孩撞倒。開貨車的司機似乎不知道他闖了禍,並沒有停下來。所幸貨車僅為了閃避一輛突如其來的小轎車而從女孩的身旁輕輕擦身而過,女孩僅為輕微的擦傷,驚慌的跌坐在地上,地面上散落著幾本公文。

童大貫趕快去幫女孩扶起來︰「要緊嗎?小姐!」

「嗚!哎喲!」

「啊!啊……哪裡痛?」

此時,童大貫發現這女孩是難得一見的美人胚子。媚眼朱唇、皮肉白,身材更是一流,看她穿著短裙露出大腿,更極具誘惑力,童大貫不由得心砰然跳動起來。

「噢!這裡有點痛,不過沒關係。」

童大貫往她指的「這裡有點痛」的地方一看,原來是她的左大腿上。

粉腿美得令人想多看幾眼,一向好色的童大貫此時怎能夠放失這大好機會。於是便順理成章的伸出他的「魔爪」在她的兩條粉腿上遊走。

也許真的是感到生理上的撫摸而減輕稍許的傷痛,也可能是心裡面的補償作用,女孩並未感到真正的傷痛、反而覺得全身細胞活絡起來。

「啊……噢……哦……」她媚眼微閉,似乎有些陶醉。

童大貫遊走一陣之後才停止撫摸。畢竟這裡是光天化日之下的街道上,【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況且小不忍則亂大謀。為了摶得女孩的好感,期待有下一次的正式約會,童大貫「忍痛收手」,並幫女孩拾起地面上的公文。

女孩是一位上班族的職業婦女,在某大企業集團擔任負責人的特別助理,算是個有高尚職業而又有高收入的工作者。女孩也許常接觸商場中冷酷而虛假的一面,對於童大貫瀟灑自然而又「拔刀相助」特別有好感。

未了,他們互道再見並留下自己的姓名及下次見面的時間及地點,才依依不捨的分手。

這位年輕美麗的女特別助理正是前面跟童大貫約會的梅美小姐。

童大貫已經有一個月的光景沒有碰過女人了,自從羅春媛投入他人懷抱後,便沒了大快朵頤的上好食品哩,更何況春媛乃是想借他的種來幫她的丈夫懷孕生子以傳宗接代。無奈她的丈夫怕她愛上他,而匆匆忙忙斷絕他們的來往而毀約,春媛的丈夫拿了筆錢當作毀約的賠償金草草了事。

童大貫向來吃軟飯,剛好可以用這筆錢來支生活費,然後重新開始,否則沒有多久,童大貫就要坐吃山空。

童大貫的父母給他一身足夠吸引女人的條件,使得他在面對女人時可以左右迎源而大享齊人之福。

童大貫固然艷福不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個月後他又遇到了梅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