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診所

胡大夫,是個婦產科專家,為人非常和氣。

這麼一天下午,十二點剛剛敲過,照著往常的習慣,正好是胡大夫睡午覺的時候。

偏偏這個時候來了一個客人,手按著肚子,眉頭兒緊皺著,向護士劉小姐說要掛急診。

護士照顧他在診療室坐下後,就急急的上去請胡大夫了,這時胡大夫已經呼呼入睡。

劉小姐走到床邊,輕推胡大夫道:

「大夫!有病人急診!」

胡大夫張開眼睛,呆呆的看著劉小姐。

劉小姐又重覆說:

「有急診病人,大概是柳細姨。」

於是他向柳小姐點點頭說:

「我就來!」

劉小姐急忙下樓,去招呼柳細姨。

胡大夫笑瞇瞇的,穿了件襯衫,和一條純羊毛褲子。

套上大夫的白衣服,穿上皮鞋,向診療室走去。

胡大夫一腳踏入診療室,柳細姨已經痛得這樣:

「哎唷!哎唷喂呀!哎呀……」

胡大夫坐在椅子上,拍了拍柳細姨的肩說:

「怎麼啦?」

柳細姨皺著眉,抬起了頭,看了胡大夫一眼,痛苦的說:

「哎呀!肚子痛死了呀!」

胡大夫一面招呼柳細姨到病床上躺著,一面同情的說:

「是不是吃壞肚子了啊?」

她走到病床邊,卻因為太高了一下子坐不上去,胡大夫輕輕一抱,把柳細姨抱到病床上,幫助她仰面躺下。

胡大夫手摸摸軟軟的肚子,按了按,又敲了敲,【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拿起聽筒,聽了又聽,發現並沒有什麼病。

可能一時著涼,肚子痛了起來,但是這一陣按摸,卻使胡大夫起了非非之想。

因為柳細姨的美是出了名的,同時這嬌媚女人的胴體,發出了一陣陣幽香,身體更是無一處不性感。

胡大夫一面按著,一面叫護士準備止痛針,然後對柳細姨說:

「我先給妳止痛,再好好檢查一下。」

柳細姨沒說話,飄了飄媚眼點點頭。

於是胡大夫親自替柳細姨打了止痛針,當拿出針頭的時候趁機按住了針頭揉了一陣。

柳細姨感到一陣舒服,很快的肚子也不痛了,笑嘻嘻的看著胡大夫。

胡大夫問:

「不痛了嗎?」

柳細姨只點點頭「嗯……」了一聲。

同時柳細姨還拋著媚眼,挑逗他似的。

胡大夫向柳細姨說:

「那麼到手術室去,我替妳好好檢查一下、」

一邊招呼柳細姨坐起,又親切的抱她下來,然後手牽著柳細姨走向手術室去。

臨走出手術室的時候,胡大夫向劉小姐示意了一下,而這劉小姐也明白了胡大夫的意思。

因為只要是和病人走入了手術室,最起碼也得花上兩三個小時才能檢查完畢。

還好現在已經是下午,不會有什麼門診了。

胡大夫陪著柳細姨走出診療室,穿過通道,在樓梯旁有個門,門上掛了一個手術室的牌子。

胡大夫拉開了門,順手一按,只聽到「答!」的一聲,點亮了室內的燈光。

手術室內沒有窗戶,全靠日光燈照明。

這張手術台要比診療室還高一點,也寬了一些,藥架上還有些手術用具和一些藥品。

胡大夫在柳細姨半推半就的情況下,解去了柳細姨的胸罩。

一對尖挺高翹的乳房,圓圓脹脹高高滿滿,翹起兩粒小葡萄似的乳頭兒。

胡大夫在藥架上取了一些油質的藥膏來,順手塗在手上,示意柳細姨脫去內褲。

柳細姨嬌羞的脫去了內褲,往椅子上一丟,想爬到手術台上去,偏偏手術台又太高了。

胡大夫看見,走過來順勢一托屁股,又以極快手法把那些藥膏塗在那小穴肉縫上。

柳細姨幾乎是同時感覺到,屁股被托不說,而且好像有手指在穴縫上滑了滑,人就上了手術台去。

這時柳細姨感到一陣臉紅心跳!

胡大夫手按住了柳細姨的小肚子,感覺到了滑嫩細白肌膚。

同時把一雙粉腿給分了開來,把兩條腿架在手術台上,胡大夫低頭一瞧……

哇!真是要人命的小穴!生的太美,太妙了!

上端一叢細絲陰毛,兩片鼓鼓陰唇,中間一粒小穴核兒。

那些油膏藥力,馬上就發生作用,在小穴核粒上,已有滴滴浪水,流出了穴口兒。

胡大夫用手在穴縫上輕輕的撫摸愛撫著,使那滴浪水兒,塗滿了穴縫。

一邊摸,一邊瞧瞧柳細姨。

只見這柳細姨,嬌羞的閉上了雙眼,臉上泛起了兩朵紅雲,眼兒成瞇,呼吸急促。

胸前這對香乳,不停的隨著深呼吸起伏著,顫動著,雪白嬌嫩的大屁股,不斷的在扭動。

此時柳細姨只感到小穴中癢得無法制止,而非得要那東西來戳插止癢不可。

扭擺一陣後,喘著氣說:

「啊……你真壞死了……」

話說到一半沒說完,而櫻桃小口已被胡大夫著實含在嘴裡了。

柳細姨這一刺激,親吻的好長好長,吻得受不了,不由自主的微微吐出了香舌,遞了出去。

柳細姨才吐出了一點舌尖兒,胡大夫卻猛一吸吮,整個舌頭都被吸入了他的嘴裡,抵舔纏綿起來。

胡大夫一邊吻著柳細姨小巧甜蜜的香舌,一邊將手指頭插進了小穴裡……

抽!插!扭!轉!

另一隻手把自己褲扣解了開來,將自己八寸多長之大陽物給掏拉了出來。

而又去引誘柳細姨的嫩手,握住了大雞巴陽物。

柳細姨正在慾火高熾的時候,這根陽物來得正是時候!

猛然握住了大雞巴,又粗又常,而且還是熱呼呼的哪!真是喜出望外呢!

柳細姨忍不住了,手握大雞巴,心跳得急,把舌兒收回,胡大夫也抬頭看著她。

柳細姨喘著氣說:

「嗯……胡大夫……你好壞……」

胡大夫知道是時候了,急忙脫光身上的衣褲,健美筋肉,及胸前一條性感胸毛,直到肚臍眼上。

八寸多長的大雞巴,實在是又可愛,又勾魂哪!

胡大夫一躍而上,猛壓到柳細姨的身上,兩手捏玩著一對奶頭兒,柳細姨閉了眼,只等胡大夫大雞巴插幹了。

柳細姨一雙粉腿,還掛在手術台上,而這美妙小穴被分的開開的,浪水已流到屁股底。

胡大夫把自己雞巴頭子,塞進柳細姨的小穴之中,柳細姨感覺到一陣發漲,像觸電一般。

她不自主叫著:

「哎唷……哎唷……漲……漲……」

在這兩聲浪哼聲中,胡大夫使勁一插刺,大半根陽物,已被這小小緊穴洞兒給包了起來。

但柳細姨卻感到漲得厲害,一邊「哎唷!」的叫著,同時屁股往後閃了一閃。

沒想到不但沒有閃開來,反而那大雞巴,著著實實的一下子,狠狠的深插到底了。

大雞巴頭子頂住了穴裡面,最癢也最敏感的,小穴心子裡。

柳細姨深深吸了一口長氣,一鎮顫抖,陰精已經丟了出來,全身一點力氣也沒有了。

胡大夫感到無比美妙,知道這女人已經出了精,心想倒還真快,這根大雞巴至少還有半寸留在外面呢!

於是很快的再抽插,柳細姨感到穴內被陽物一陣磨擦,真是又酥,又麻,又癢,又酸,而跟著陰水也流出來了。

柳細姨嬌喘噓噓的哼著:

「哎唷!……哥哥……美……美呀……美死我了……啊……哥……哥呀!……」

胡大夫問:

「妳舒服了沒?」

柳細姨說:

「啊……當然舒服啦……舒服……死了……呀……唔……哎唷……輕一點嘛……慢……慢一點……哎唷喂呀……爽死啦……我……我爽死了……唔……唔……哎呀……我……我的腿呀!……」

柳細姨不勝負荷的叫著,胡大夫才慢慢放下了她的粉腿,柳細姨這才放下心,舒了一口氣。

胡大夫開始輕抽慢插,大雞巴磨揉著穴腔陰嫩肉兒,酥酥麻麻癢癢,龜頭兒頂住了小穴心,就在這穴心上頂住了轉一轉。

柳細姨還是頭一遭嚐到了這樣的可口美味,瞇細了媚眼,嘴裡也總是哼叫著。

胡大夫見柳細姨美爽得不得了,而陰精也出了不少,小穴兒更是滑多了。

他卻忽然使力一挺,陽物好像又變粗了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