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共床

1993年三月…..故事開始……

『你真的沒法去嗎?親愛的!』

『我是希望去,安娜!不過今天安排會見兩個客戶,可能要忙到淩晨哎!』

『不、不、不!不是你的緣故,羅!丹尼爾的生日本是星期四,我也是昨晚才知道他計劃這個周末辦慶生會!他在電話中表現的、像是撒嬌要生日蛋糕的小鬼一樣讓人疼愛,所以當他要求我們出席宴會,我實在不忍心拒絕!』

『好了,我不說了!告訴丹尼爾我愛他,而且希望他少喝點!』

『我也不說了,今晚還有的忙呢!可能必需花六小時才能趕到呢!』

『哦!不喝兩杯嗎?』羅揚一揚眉毛微笑著問:

『喝兩杯好嗎?』他說完,一邊帶上手套,一邊繞過廚房的餐桌,在我耳邊輕聲的說:

『而且你知道我們喝酒以後的餘興節目的!我們吻別時,他的手由裙子底下摸上我的大腿,手指緊緊地壓在我的小丘陵上,透過內褲的摩擦讓我全身興奮!我很不情願地用力推開他:

『看看你做的好事!今晚不准再醉醺醺的回來!我已經超過一個星期沒吃過肉味了,晚上再讓我空虛,小心我不饒你!』

羅深情的熱吻我後說:

『繳稅嗎?安娜!這你大可放一百個心,我保證今晚活力充沛,絕對包君滿意,充分”繳庫〃!』

再給他一吻後我走入房內,深深吸進幾口冷空氣,以平靜激情的心,然後整理好要帶給丹尼爾的禮物,埋頭上路。

車內的溫度迅速升高,所以上州際公路前,我停下來把外衣和手套脫掉,讓自己開起車來舒適一點。

州際公路車輛稀少,暢行無阻,正好可以高速馳騁。坐在新的朋馳300內,道路筆直、車行快速、光線明亮,開起來真是暢快無比、神采飛揚。

我正趕著去參加兒子的21歲慶生派對!一貶眼就21歲了耶!真是難以置信!

雖然已40歲,但依然清楚的記得我21歲的生日——1974/02/14,當時我和馬克結婚將近三年,丹尼爾是快樂活潑的2歲小寶貝,而我一點都不快樂。

丹尼爾5歲時我結束婚姻,馬克從此遠走他鄉,一直到現在都沒接過他的資訊。

所以我是絕不贊同太年輕結婚的。你想想看,能把婚姻維繫於住在流動的雪佛蘭車內嗎?吃喝拉撒、即使做愛也在車內!讀者老爺們,您受得了嗎?

接下來十年飛逝而過,我完成大學學業,獲得一份好工作。母子相依?命,因?只有我們兩人,所以讓我們更互相珍惜、更親近。發展成不但是母子、也是朋友、更是密友。我們很成功的共同渡過丹尼爾叛逆的青春期。

然後……我常常獨自私下想,這一生可能再無法遇上一個合意的男人了!這時羅出現了,成熟、穩健、幽默風趣,又可靠的羅!

我的會計師【福斯特老先生】屆齡退休,羅接替他的業務,僅只兩季時間後,他表現出處處關懷我的意態,我也發現我喜歡他,欣賞他的才華風度,而不是光有漂亮臉蛋的大白癡。

羅和我結婚時丹尼爾已然長的很清秀,他欣然地接納羅加入我們的生活中。羅不想變成”威嚴老爸〃,丹尼爾也不曾重踩地板,製造”勢力範圍〃,他們互相尊重,一直相處的很好,時常舒適的坐在一起觀賞電視的轉播球賽及影集。

這種日子真是棒透了!

好吧!長話短說,總之就是一個”棒〃字就對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我再也不用嘀咕、抱怨日子難過,因?環顧周遭,能像我一樣舒適過日的還真不多。

一邊駕車一邊想著心事,突然想到一個小小的問題,我的外表看起來比40歲年輕許多,根本不像有讀大學的21歲兒子的模樣,所以當派對時介紹”這是我媽!〃時,不知會是怎?樣的情景?真期待快點知曉!

以音樂?例來說,我是跟得上時代潮流的,思想也很前衛,雖然大部份時間我都收聽收音機的老歌,不過我卻迷 R.E.M.和 U2,每當聆聽主唱者 PEARL JAM 充滿極度強烈感情的歌聲,總是激動的顫抖不已!

回想高中時期,有一年暑假,我們七個好友【4位男生、3位女生】擠進一輛忘了是誰的又舊又大的破車中,一起去歡渡假期,但是只走了一哩路就被警察先生攔下因?車速太慢,後面已經堵上一長串好長好長的車陣。那個周末大家窩在一個營地裏,聽收音機、喝啤酒、激揚心情,興之所致的做愛、把腦袋擠成空空如也。今晚應該像這樣歡樂有趣吧!

我的身材依然能讓很多男人著迷,漂亮、嬌小、身材保持的很棒,有一雙美腿,有多美呢?穿起短短迷你裙,可以讓人眼睛一亮!屁股則渾圓的穿起牛仔褲曲線逗人,至於豐滿的乳房,雖然有一點下垂,但是羅說仍舊很挺而且性感,當然腰部和胯骨因?生過孩子是比較粗點兒,不過總體來說還是很標致迷人呢!

我倒很希望知道何時身材會改變,就像現在一貶眼間,忽然發現自己已經不再年輕一樣,說不定那天會發現身材轉變,屁股裹著一團肥肉,身體像汽油桶,有如一般中老年婦人一樣,那真是…呸!呸!呸! 喔!…… 幹!…… 只顧著做白日夢,卻忘了速度控制,車後一部警車正鳴笛警示我路邊停車。

打過方向燈慢慢滑停到路肩,警車停到我車後,警察在打開車門前,先對著照後鏡整理整理帽子,趁這個空檔,我迅速地照一下鏡子整 ,並且把裙子往腿根拉高幾寸【這並沒有什?大礙對不?又不會死人,不是嗎?】

搖下車窗,警察彎下身要求我拿出駕照給他登記,這位警察高挑年輕,透過制服可以感覺到他的話兒很大!胸前的名牌是”T.BOYD.〃

我看見他先是瞄了我的胸部一眼,接著就一直盯著看【我穿的是低胸衣服】,我想我走運了!這一關說不定可以脫過!

?了趕快結束離開,我冒著被取消全國婦女協會理事的風險,快速的對他貶貶眼,而後以幾乎要掉下眼淚的無辜眼神看著他說:

『我到底超速多少?警官!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因?有一陣子都沒超過半部車子,所以疏忽了。』

『你超過快70裏呢,在上一個彎路我就鎖定你了,媽媽!』

【幹!這句媽媽就太傷人了!】如此說來,在我做白日夢的當兒,他已經跟我有一會兒了!

『安娜.克來斯特…..,所有這些資料都正確無誤嗎?』

『是的警官,所有資料都是真確的。』

警官走回車子,我看到他對著無線電說話,並且寫著東西,該死!看來超速罰單是無法避免啦!我開始擔心要怎?跟保險經紀人解說?

年輕警官離開車子倚到我車窗來,他的臉湊的很近,近到我可以聞到他的古龍水味—Aramis,我喜愛的一種。他實在湊得近的我感到很不自在。一個念頭襲上心頭,我倒希望寧可在巡邏車後坐幫他吸吮那話兒,不願接到超速罰單。

『克來斯特太太….』他的聲音很嚴峻,但是眼睛卻無法從我的胸部移開。

『克來斯特太太!這次我打算只給你一個警告,希望你餘下的路程注意車速』

『謝謝你,帥哥警官!我會的。』同時給他一個最迷人的微笑:

『我保證一定會注意!』

『另一方面,如果你是往東走,不管目的地那裏,應該無法避免即刻會來臨的暴風雪,氣象預報是如此報導的。自己小心啦!』

天啊!怎?會這樣?只怪自己出門前忘記收聽費城的天氣報導,丹尼爾也沒有警告說暴風雪會來。

『謝謝你的警告,警官!……也謝謝你告知風雪將來……』

帥哥警官注視我的大腿,然後移到胸部,最後對我微微一笑,離開車窗往回走 『再見啦!小心駕駛!』

『會的!』將車駛回車道繼續前進!

一直到距離費城半小時路程之前,都沒有半滴雨雪,可是一遇到卻是非常強烈的風雪。

已經快到丹尼爾那裏了,想折返,離家又已經這?遠,所以硬著頭皮繼續前進,不過短短路程卻足足花了一個多小時才到達校園,期間還在濕滑街道180度的打滑了兩次,嚇得我心驚肉跳!

如釋重負的噓口氣,緩緩的將車駛入校園,把車停到離丹尼爾宿舍較近的地方,關掉鑰匙熄火,終於到了、安全了。

最後這一小時行程,真是糟透了,差點要了我的命,想起來還餘悸猶存呢!

跨出車門,腳馬上陷入約4寸厚、又冰、又 、又冷的雪中。好像逃難似的挾著鞋子,手中抓著手提包、手套、外衣、跌跌撞撞又半滑走的、跑到丹尼爾住的學生宿舍大樓門口,抓下挂在牆壁上的室內電話,撥動丹尼爾的號碼。

『喂!』

『請問丹尼爾在嗎?』

『在,請等一下!』

接電話的人將電話置放在堅硬的物體上,喀啦喀啦的聲音刺入耳內,然後遠處傳來:

『喂!屁臉!有一管馬子找你!』

『是誰呢?笨蛋!』是丹尼爾的聲音。

『我怎?知道,你真是狗養的驢蛋!』

『幹你老爸!』接著那頭傳來『喂!』

『丹尼爾!』

『媽!喔!….你在那裏?』

『就在樓下,你下來帶我通過安全門吧!』

『喔!好,我打電話告訴羅天氣狀況,要他轉知你待在家裏不要來。』

『丹尼爾!先進你的宿舍再說吧,我現在又濕又凍,快無法支撐了!』

『喔!好,對不起,媽!我馬上下來!』

『找幾位強健的同學一起來,親愛的!我帶了些好吃的東西在車內。』

走入第二道門,以便丹尼爾下樓來,走出電梯即能看見我。這間大學把學生宿舍的安全系統設計的非常完備,所以雖然校區並非在較佳地區,可是我並不介意,畢竟能讓學生安全【包括我的丹尼爾】,才是最重要的!

我所站立的地方是四棟學生宿舍大樓之一,丹尼爾已經在這兒住四年了,不過直到今年才分配到、專?運動健將和高年級生保留的、最佳宿舍區。丹尼爾的宿舍有一間寬大的客廳兼餐廳,一間廚房,三間臥室,兩套衛浴設備。

丹尼爾有三個室友,布萊恩是較高年級的,史帝芬和湯姆住一間,則是比丹尼爾低年級,他們是同一個社團的團友,看起來似乎相處的還不錯。

電梯打開,丹尼爾和兩個陌生的男孩走出來,丹尼爾帶我通過安全門,一進門內我立刻緊緊地握住兒子的手:

『嗨!寶貝,你好嗎?』

『很好啊,媽!真不敢相信你會穿過這?強烈的風雪,抵達這裏。』

『嗯!是不容易,寶貝!能不能先上樓到你的宿舍、換雙乾的襪子,我的腳快凍壞了。鑰匙在這兒,車子停在第20行的2或3格裏。』

『沒問題,媽!我們馬上會跟著上去的!』

他們往停車場走,同時電梯抵達,走進電梯,順勢將自己的儀容做簡單整理。

當我敲敲門、打開宿舍門時,他們三人的電梯也抵達,走出電梯”碰〃一聲,他們拿的東西撞擊到走廊地板,發出巨大聲響。

現在是星期六下午,看來丹尼爾和室友們準備舉行一場小型派對,並且已經佈置妥當。電視正轉播籃球賽,聲音開的很低,以免妨礙到立體音響,後者播著我不熟悉的頹廢音樂。不過最大的消遣卻是賞雪,窗 完全拉開,從十五樓上觀賞雪景,確實非常壯麗的!

跟隨丹尼爾進入他的臥室,丹尼爾拿出兩隻不同雙的白色半筒襪,聞一聞氣味然後才給我。一面談話,我一面將手伸入裙子內,扭擺著屁股、將濕淋淋的內褲拉到膝上,再從腳上剝下它,穿上乾襪子真是又舒服又暖和。

丹尼爾的朋友看見兩箱啤酒、兩瓶白蘭地,都高興的大聲歡呼,立即把酒放入冰箱內。

進入廚房,先打電話告訴羅,我平安抵達,接著問大家餓不餓?得到答案後把帶來的兩大袋食物、分裝到鍋裏,拿到?上熱熟。

『這是我帶來的,小夥子們!有義大利面、肉餅、自製麵包,花了我大半天才準備妥當的,來!大夥兒試試滋味如何!』我吆喝著!

私下煮食的香味一定四處飄散,因?小夥子一個接一個到來,沒多久我就知道要多調一點醬汁,再揉多一點麵團。人群越來越多,我則在廚房忙進忙出,侍候一盤盤食物,不斷的切面包。

丹尼爾的室友布萊恩,從人群中擠過來,端第二杯酒給我,並且幫我端食物,侍候這群 餓的狼群。

立體音響聲聲震耳,人群一堆一堆擠著談話,好一個歡樂溫馨的畫面。

布萊恩幫著我清理碗盤,我們一邊洗,一邊談論音樂、學校、雪景,我的第三杯酒,就在此時不知不覺的滑入腹中。接受第四杯時,我知道有點兒過量了,頭有一點暈眩,當布萊恩在工作中,不經意的擦過我的屁股或胸部時,我發現肌膚變得極度敏感,一碰就興奮,一碰就興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