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夜在女友家

我,二十五歲,普普通通的上班族,有一個也是普普通通的女友,過著平平凡凡的日子。

但在有一年的過年時,這平凡的生活,起了的變化。

我女朋友家裡的人口還挺多的,有一個哥哥、一個姐姐和一個妹妹,哥哥已經結婚了,所以還有一個大嫂,我和她們家一樣,就住在寸土寸金的北京市,所以她家的房間不是很多,就三個房間,分別為父母住的,她哥哥和大嫂住的,和三個女孩子擠的一間,所以,我平時很少去她們家(因為不可能可以肏屄嘛),但在過年期間,實在沒地方可以去了,所以,過年時,我只好待在她們家。因為我父母總是要去南方,而我又不想跟著,她們家倒還好,因為她們本來就是北京人,所以無所謂去不去南方。

那一年,她父母出國去過年,留下了晚一輩的我們,事情就因此而發生了。

我也忘了是過年的第幾天了,大家都在客廳裡看電視,大嫂從酒櫃裡拿出了一瓶酒,倒了一杯給大哥喝,大哥問我平時喝不喝酒,我就回大哥說:「平時和朋友出去,難免會喝一點,但我自知酒量很差,所以從來不敢喝多。」

大哥叫大嫂再去拿個杯子,他說陪我喝一杯,大嫂轉身到廚房裡拿杯子,大哥把他面前的那杯酒先拿給了我,叫我試試合不合我的口味,我拿起來喝了一口,嗆到,這酒好嗆,我嗆到連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大哥說:「這是純酒,只能一點一點慢慢喝,不能像脾酒一樣牛飲。」

大嫂從廚房拿了杯子出來,大哥自己也倒了一杯,示範給我看要怎麼喝。

不知道為什麼,我在喝酒的時候,大嫂一直盯著我看,但不是喜歡的那種眼神,怪怪的,我也說不上來,但因為和大哥大嫂,始終有段距離,我也不敢過問什麼,就當作沒這回事。

電視播著播著播到了有點煽情的地方,她哥便說累了,拉著她老婆回房(鬼都知道要幹嘛),老公肏老婆是天經地義的事,我也就不以為意了,但她家的那幾個女生,好像就不是那麼一回事,聽她們說,平常她哥和大嫂,是很少這樣子的,她們幾乎都不曾感覺到大哥和大嫂有肏屄的跡像過,於是就起哄說要偷看。

我是客,也不便於太過,只能笑而不答,因為她們的房間,就緊臨著大哥的房間,房間與房間上方,還有留有通氣用的氣孔,她們三個,就等著去偷看。我無奈的看看女友,但她和她姐妹們一樣,起哄要我和她們一起偷看。

過了一會兒,果然,從大哥的房間裡,透露出一點點的聲響,聽來是大嫂的呻吟聲(早就料到了),於是她們就開始溜回房間,開始從上方的空孔偷看,只留我一個人在客廳裡。

其實,電視裡在播什麼,我早就沒有在意,只是豎起耳朵偷聽,看看現在大家的動靜,除了大嫂的呻吟和喘息聲,還不時傳來幾個女生的笑聲。

過了一會兒,女友起哄拉我過去和她們一起看;大嫂,是一個個性很內向的人,感覺就像中國傳統的那種女性,很難想像那的女人,在床上,會是什麼模樣的。

進到了房間,就看到她姐和妹妹,姐兩個人站在床上,看著隔壁的情況,我女朋友擠到她們兩個人的中間,拉著我的手,從後面抱住她(可能是她看了,心在癢癢的吧)。

看到她大哥坐在床邊,大嫂跪在地上仔細地幫大哥吹,大嫂的衣服扣子被解開開到胸前,露出了一個乳房,我才在想,如果只是吹,為什麼大嫂會呻吟。

原來,大嫂的屄裡,被插了一支假雞巴,震動不很強,我想,他們是不想被其他人聽到吧!大嫂用極度溫柔的方式,慢慢的幫大哥吹,從側邊到頂端,仔仔細細的舔著,大哥微仰著頭,雙手撐在床上,享受著大嫂的溫柔。

我在這邊看著,不由得心也漸漸癢了起來,手也開始不由自主地不規距起來了,本來手只敢在女友乳房的下緣,輕輕地托著女友的乳房,有時又將乳房整個罩住,因為左右兩旁,女友的姐妹們在,我也不敢太放肆,漸漸地擴大遊走的範圍,左手伸進女友的衣服裡,右手則伸進女友的睡褲裡探索。

摸著摸著,女友也開始喘了起來,雖然很輕微,但我想,身旁的兩個人,應該還是可以感覺的到,但大家都只是不說開來罷了;這種狀況極度刺激。雖然是說我的手是在女友身上,不過,手肘一樣會碰到旁邊的兩個人,這就是精彩所在了。

首先,是女友的姐姐,畢竟是有點年紀的人,應該也是有經驗過的,看了這樣的情形,最好是能不為所動,先是言語上的調侃,她就說:「唷!你們也受不了啦。」

我只好傻笑著說:「沒有啦,看大哥他們甜蜜,【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我們當然也要甜蜜一羅。」

接著小妹說:「哎呀,姐,你看他的手,在二姐的衣服裡面啦。」

當時我真的臉通紅,沒想到小妹真不給面子,直接就揭穿我。

我就回說:「要不然哩,難不成伸到你和大姐的衣服裡啊。」

小妹被我一回,臉也紅了一半,接著說:「大姐你看啦,他欺負我啦。」

「我哪有啊。」我說。

大姐就說:「那是你,他才敢這樣說。要不然,你來動我看看啊。」

我低頭看一下我女友,從她的眼神看得出,她是站在我這邊的。

我轉頭對大姐說:「我來了喔。」

大姐說:「你儘管來。」

我伸手到大姐的乳房上,哇!大姐的乳房,比我女友的還大,雖然隔著衣服,但在充實飽滿的感覺,實在是騙不了人。

大姐看我真的動手,臉也紅了,但一時也不知道要接我什麼話,就只愣在那,任我輕薄。我在衣服上遊走,好像也玩不出什麼,而且感覺場面變得好冷,我看這樣下去,未來見面一定會很尬尷,慘了。

還好這時大哥那邊又有新動靜了,我們三女一男的注意力,才轉回隔壁。大嫂和大哥,不知道說了什麼話,大哥起了身,到櫃子裡去找東西了。喔!原來是去找保險套。

但是我這邊……

我的手,依然是一隻抓著我女友的乳房,一隻抓著大姐的乳房。抓著大姐的左手,也開始不規距了,先是慢慢滑下大姐的背後,撩起大姐身上的T 恤,開始肉貼肉的進犯了。

大姐的內衣是無肩帶式的,只要稍微的往下拉,堅挺的乳房就呼之欲出了,大姐和我四目相對,我看她沒有什麼厭惡的表情,就繼續在她身上遊走,更進而將手指伸入罩杯中,直接肉貼肉的侵噬大姐肉體。

我看一下,我女友和小妹的注意力,都還在大哥那邊,我就更大膽的直接將我的嘴,貼上大姐的乳房,大姐先是吃了一驚,但也是任我胡作非為。這時真的香豔刺激到了極點了,我右手抓的是我女友的右乳,左手抓得是大姐的左乳,嘴更是貼上了大姐的右乳,大姐的右手,抱著我的頭,任我品嘗她的乳香。

大哥拿到保險套了,將保險套交給大嫂,要大嫂幫他套上,大哥站在床邊,讓坐在床上的大嫂,用嘴巴幫他套上保險套,這一幕,讓我的頭,離開了大姐的乳香,欣賞這一幕活春宮,但離開歸離開,我的行動,可是一直沒有停下來過。

我的左手,輕輕颳過大姐的側腰,來到了大姐的小屄處。

剛到達的時候,大姐低頭看了一下,再看看我,我雖然知道,但我故意沒有轉過頭去,繼續看著大哥那邊,但大姐看完我後,再度轉頭著大哥那邊,沒有做任何的閃避動作,我的手,就深入大姐的心臟地帶,先是伸進大姐的家居褲中,將家居褲拉低,手呢?就在大姐的股肉上揉捏,大姐穿的是丁字褲,很容易的,我就摸到了她的小屄。

先是用食指和中指,分開大姐的兩側屄唇,再用無名指去頂替中指的位置,讓中指能順利的插入大姐的小屄中,大姐將頭靠在我肩上,對著我的耳朵輕喘,怕我女友發現,只要咬著我的肩肉。

我的右手也沒停下來,一樣開始入侵我女友的小屄,她的小屄,我倒是像走廚房一樣,熟得很。我女友知道,但也沒有回頭,讓我的手指也滑入她的小屄口。

大哥要肏大嫂了,三女一男,大家回過神來看向大哥那邊,大嫂輕咬著下唇,大哥以背後式,站在床邊肏入大嫂的屄內。

看大嫂從皺著眉頭,到展顏露出滿足的表情,就可以看出大嫂有多滿足了,在此同時,我將我的右手,插入到我女友的小屄中。我女友轉過頭來,小聲地跟我說:「不要啦,那裡還幹幹的啦。」

我說:「是喔,可是大姐那都好濕了耶!」

我們的對話,全都傳到大姐的耳朵裡,大姐就說:「好啊,你們兩個聯合起來欺負我啊!我就不相信,你們都沒反應。」

接著,就掙開我的手,要脫我的褲子,還叫小妹和我女友幫她抓住我。大家玩興都很高,她們兩個,還真聽大姐的抓住我,兩個都專到我掖下,將我手繞過她們兩個的身體抓住,美其名是抓住我的手,基本上,根本只是我抱住她們兩個。

接著,大姐就隔著我的褲子,摸我的雞巴,說也奇怪,雖然那時很刺激,但我的雞巴還真的沒反應,大姐也很驚訝,還問我女朋友,我是不是性無能啊。

我女友被問到這種問題,一時臉紅,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接著,大姐就對著我說:「你不行,那我妹的幸福,你怎麼負責啊?」

我說:「哪有啊,只是現在又沒什麼刺激,雞巴怎會有反應。」

大姐說:「現在這樣還不叫刺激啊!」

我說:「現在哪有刺激?」

大姐說:「我在摸你那。」

我說:「拜託,你那哪叫摸啊,你只是隔著褲子,在那個位置上摸,這樣就能讓我的雞巴硬起來,我也太沒定力了吧!」

大姐說:好啊,我就來看看你的定力如何?

大姐看看我女友,看我女友沒啥反應,就開始脫我的褲子。

我看著我女友,她和我一樣驚慌,我們從開始就沒想到,大姐怎麼會玩這麼大,本來只是言語上開開玩笑,過份點,大不了用手吃吃豆腐而已,哪知道大姐玩那麼大。不過,現在叫停,每個人也都把怕場面搞僵,所以,也沒人敢說,三女一男,就看著大姐脫掉我的褲子,用她的手在套弄我的雞巴。

我倒吸了一口氣,看著大姐在套弄我的雞巴,也許是天氣冷外加太緊張,我的雞巴還真的沒有反應,這下大姐火了(也不知道在火什麼)。

大姐說:「我看你根本就是不行,還說那麼多。」

我苦笑說:「我和你大妹,平常都沒有問題啊。」

大姐一臉疑惑的看著我的雞巴,這時我那少條筋的女友,說了一句很沒大腦的話:「有時候天氣冷是會這樣的,他每次都叫我用嘴……」

聽完我女朋友說的話,大姐先是傻了一下,再看看我,然後就把我的雞巴含了進去。

這時,隔壁又有狀況,大嫂開始叫了,嗯嗯啊啊的,而我這邊,情況也好不到哪去,雞巴如夢初醒,開始有了反應,大姐也不急色,相當和緩的進出,讓我要上不上、要下不下的,漸漸地,我也開始有點站不住腳,慢慢地將體重,轉移到我女友和小妹身上。

我說:「大姐,等等,這樣我受不了啦。」

大姐還是邊含著雞巴邊擡頭看我,露出類似嘲笑的笑容,漸漸地,我的感覺也越來越重,手開始不規距了起來,右手繞過我女朋友的右邊掖下,撫摸女友的右乳,左手也繞過小妹的左手掖下,開始了對小妹的進犯。

她們在家中,原本就穿的輕鬆,衣服間的空隙本來就大,我的手從袖口伸入,並沒有太大的阻礙,基於現在的這種氣氛,我女友自然沒有說什麼,也閉上眼睛享受我的撫摸,但小妹這邊,因為之前都沒有到她的地盤上撒野,也可能是因為小妹沒有什麼經驗,所以顯得不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