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主播做愛—-春媚

春媚是雞煲TV眾多美女記者之一,入行以來因勤奮好學,又長得嬌艷,故深得高層青睞,不但工作量增加,地位亦隨之扶搖直上。

春媚一直都是阿文的飛機女神,他是新聞部的司機,千方百訐希望可以同春媚扑一鑊勁,這次,終於比佢遇到機會。原因是颱風襲港,春媚被派往上水地區採訪水浸情況,負責接送春媚的司機正是阿文。

春媚終於完成了採訪,準備返回電視台,雖然身穿了雨衣,但大雨加上風勢令春媚裡面的恤衫都濕透。但唯一交通工具—汽車死火了。他倆機緣巧合被迫同處一室,屋外下起傾盆大雨,春媚已經向外求救,但也非一時3刻到達,反而阿文對脫下了雨衣的春媚另有所圖。

隆隆響雷轟得比大砲還驚人,一道道閃電劃破黑暗天空,加上大風,春媚花容失色,幾度忘形擁抱住阿文。二人衣衫盡濕,又被困斗室之中,肌膚相接,春媚身上的香水味,加上一丁點汗水,胴體上陣陣肉香撲鼻,即時令阿文慾火高漲,忍不住把春媚強擁入懷裡,更用炙熱的唇封往她小嘴。

春媚俏臉火紅,卻欲拒還迎的象徵式反抗,並且開始細細的喘息起來,潔白的牙齒咬著下唇,快咬出血來。

阿文眼見春媚未有作出太大反抗,隔住一層濕濕薄薄襯衣,開始搓揉起來,並將嘴唇貼在她的頸上,親吻著她,春媚渾身一震,閉上了雙目,「唔唔,唔唔,哎呀」呻吟之聲銷魂之極。

春媚側倒在阿文的懷裡,阿文亦未有想過會這樣順利,右手解開她的上衣,順利的滑進裡面,握著她結實飽滿的乳房,來回地搓揉著,佢發現春媚對波原來都不細,並不時捏捏她的乳頭,感覺是又軟又滑,春媚渾身癱軟,乳房原本是軟綿綿的,也漸漸發漲變硬,儘管她從心底感到害羞,但是生理機能上的變化是她無法控制的。

不知不覺間,春媚的上衣已經被徹底脫下,面對自己那高聳挺拔雙乳,女記者甜美的面龐上滿是掩飾不去的羞意,那柔弱無助的神情更激起人摧殘的性慾。阿文的手不停在春媚的雙峰上又搓又捏,有時用力去捏那兩粒粉紅的乳頭,兩粒敏感的尖峰比反複刺激,感受到一種說不出的舒服,陣陣的快感湧上心頭,幾乎完全忘了自己已經有男朋友的了。

春媚的嬌軀癱軟在地上,一條腿慢慢地張開,阿文的右手慢慢放開了她的乳房,往下移向小腹,在柔軟平坦的小腹上撫弄了一陣子後,再一寸寸往下探去,解開了她的腰帶,拉下她的長褲。

『別…不要…嗯…啊…不要…』

春媚先是緊張地拉緊褲子,害羞地說,但睜開的一雙明媚鳳眼看到阿文含情默默的目光,不由心中一震,她的聲音愈來愈細,可是,阿文卻已趁此機會吻住了她。

她緊閉著雙唇抗拒,頭左右地搖晃著,而阿文卻在她顧上顧不了下時扯下了春媚的褲子,一雙白嫩誘人的大腿赫然呈露出來,阿文喘著氣,手掌按在新聞之花的私處,手心的熱力讓春媚全身都輕輕顫抖起來,當春媚的這裡也已被人恣意玩弄時,她已徹底喪失了反抗的意識,胴體慢慢安靜下來。

阿文趁機用舌頭把她的雪白貝齒頂開,她的雙唇和舌頭也告失守,阿文順勢將舌頭伸進她嘴裡。

『嗯…嗯…嗯…唔…唔…嗯…』

春媚被阿文的愛撫攻陷了,任由舌頭在她的口中翻攪,甚至不自主的吸吮阿文伸過去的舌頭。

二人猛烈的吻著,阿文一手搓著她的乳房,一手在她散發著熱氣香氣的陰戶搔弄著,引得春媚誘人修長的一雙美腿絞來絞去,使勁的夾著阿文的手,仿佛是不讓阿文的手深入,又似乎在催促他進去,淫水一直不斷的流出來,濕了陰毛,也弄濕了阿文的手指。

春媚的胴體果然迷人。阿文放開氣喘的春媚,坐起身撐開她那雙嫩白的大腿,盯視她陰毛下的私處,像成熟的水蜜桃一樣。

春媚微微睜開俏目,看阿文盯著她的神秘之處,那裡除了男朋友外從來沒有任何男人這樣大膽仔細地看過,一陣熱氣湧上了她的臉,她又緊緊閉上了雙眼,仿佛這樣可以使自已忘記眼前的羞態。

可是挺直的長腿卻暴露了她內心的慾念,此刻正羞恥地夾在一起,不住地呻吟著,細嫩的腿肉突突直跳。

阿文突然再度將嘴吻在春媚的櫻唇,手上更是毫不停歇的在她胴體上到處遊走,她從暈眩中聽耳邊輕聲的說:「春媚,舒服嗎?」說完又將耳珠含在口中輕輕的舔舐著,正沉醉在慾海中的春媚,仿彿整個靈魂理智全被抽離,縱使自己的男朋友都未有如此高超的挑逗技巧,微睜著一雙媚眼,含羞看了阿文一眼,嬌柔的嗯了一聲,伸出玉臂,勾住了阿文的脖子,靜靜的享受著他的愛撫,仿彿是她的情人一般。

那雙不規矩的手繼續在春媚的身上到處遊走,同時湊到她的耳邊輕聲挑逗的說:「春媚,你男朋友有冇咁樣搞過你呀?如果覺得舒服,就叫出來啦,有什麼好害羞?妳只要放鬆自己就可以了。」話一說完,又將手伸到她小穴處就是一陣輕抽慢送。

此刻的春媚,在歷經這調情高手的長時間的挑逗之下,早就慾火焚身,阿文再度將春媚一把摟了過來,輕輕的吻去,一手在她的背脊輕輕的撫摸。

又一陣綿密的輕吻,同時,阿文拉著她的玉手,讓她握住自己的肉棒,只覺一隻柔軟如綿的玉手握在自己的肉棒上,一陣溫暖滑潤的觸感刺激得肉棒一陣的跳動,真有說不出的舒服,不由得再度把手插進了春媚的肉洞內輕輕的抽送起來。

春媚沒把手拿開,但覺握在手中的肉棒一陣一陣的跳動著,不禁心中一陣慌亂,只得開始在阿文的肉棒上緩緩的套弄起來,那笨拙的動作令阿文更加興奮,口上手上的動作也更加狂亂起來。

此刻的春媚,頭髮披肩,俏臉泛紅,全身赤裸,淫態誘人,阿文已經再也忍不住了,握住自己暴漲起來的肉棒,對準仰臥在地上的女記者的陰道,先掀開陰唇,再緩緩插入。粗大堅硬的肉棒順著濕熱的肉洞打進去,順利地一插到底。

春媚感到自己濕熱的小穴裡忽然被插進一根粗大火熱的傢伙,一種難以形容的充實感令她立刻發出一聲銷魂的呻吟,雪白玲瓏的胴體猛地劇烈扭動起來。

她的雪臀要往後縮,阿文的雙手立刻抱住了她的屁股,使她無法逃脫,接著就是一陣緊似一陣地在她溫暖緊密的肉洞裡重重地抽插起來﹗

阿文天啊,感到小春媚緊緊的包裹住了自己的肉棒,加上她突然地掙扎,更加深了酥麻的快感,阿文死命地抱住春媚,她竭力掙扎搖擺著的飽滿渾圓的雪臀。

在阿文高超性技的姦淫下,端莊嫵媚的春媚幾乎是毫無反抗地任憑他享受著。

此時嬌嫩的春媚那堪阿文如此高明的挑情手段,只見她背脊一挺,兩手死命的抓阿文,嬌嗲叫道:「啊……好舒服……要出啦……啊……」

陰道蜜汁再度泉湧而出,在一陣激烈的抖顫後,整個人癱軟了下來,小嘴吐出陣陣香噴噴的喘息聲……

眼見春媚已到達性高潮,全身無力的癱在地上,心想:「平常冷豔嚴肅的新聞之花,終於可以比我扑到了,哈哈!」

看到春媚整個人無力的躺臥在地上,不時發出的微微抽搐,一頭如雲的秀髮披散在地上,由堅挺的乳房到渾圓的屁股以至修長的美腿,形成絕美的曲線,再加上肌膚上遍布的細小汗珠,這幅美人圖,看得阿文口燥唇乾,一面繼續緩緩地抽插她濕透的小穴,一面在她的耳邊、輕柔的吸吻著頸處,兩手在春媚的乳房上緩緩的揉搓,正沉醉在高潮餘韻中的措媚,嘴角含春,不自覺的輕嗯了一聲,帶著滿足的笑容,靜靜的享受阿文的愛撫。

阿文開始錫遍春媚全身,順著吻她頸項,一寸寸的往下移,逐步的舐去小腹和大腿內側上的汗珠,經過結實柔嫩修長的玉腿,慢慢的吻到了春媚那柔美飽滿的腳掌處,聞著纖足傳來的陣陣幽香,阿文終於忍不住伸出舌頭,朝她的腳掌心輕輕的舐了一下,平素怕癢的春媚,正沉醉在高潮之中,全身肌膚敏感異常,被剛剛那陣突然而來的舔舐挑逗得全身抖顫不已,整個人一陣急遽的抽搐抖動,口中呵呵急喘。

見到春媚的反應這般激烈,【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阿文心中更是興奮,口中的動作更是毫不停歇,甚至將她的腳趾逐一吸吮舔舐,一手更在她的大小腿內側四處游走,春媚擋不住如此攻勢,仿佛整個道德觀念已經飛到九霄雲外,只剩下肉體在追求著最原始的慾望……

正埋首在雙足狂吻的阿文,再度從她的雙腳順著小腿往上舔吻,慢慢吻到大腿內側,舔得全身震抖,口中淫聲不斷,經過長時間的挑情愛撫,春媚終於逐漸陷入淫慾的深淵而不可自拔了。

春媚再也忍不住: 「唔……唔……唔……」

阿文不快不急地抽動著肉棒,在她頸上一陣溫柔的吸舔,左手抓住堅實柔嫩的胸部輕輕搓揉,右手更伸到胯下小穴,用食指在那粉紅色的陰核上輕輕指壓。在名文三管齊下的挑逗下,春媚感到從洞內深處傳來一股酥癢,不自覺口中一陣無意識的嬌吟,阿文將嘴移到春媚的耳邊,一口含住小巧玲瓏的耳珠,輕輕咬弄舔舐,然後將肉棒緩緩抽出,只留龜頭在洞口緩緩轉動,隨即又順勢一頂,“啪”的一聲直達子宮,插得春媚忍不住啊的一聲高叫,阿文繼續緩緩抽送了起來,不時突然狂抽猛項二三十下,又抽離小穴,直到春媚猛搖屁股,淫聲高叫時,阿文猛地深深一頂,插得春媚幾乎叫到失聲,待三、四十下深深的抽插後,又復回到桃源洞口輕輕挑逗。

春媚經不得起如此高明的手段,不多時,已被阿文插弄得春情勃發,兩隻手死命的抓著阿文,口中呻吟狂叫: 「啊……啊……好舒服……嗯……又來了……啊……不行了……嗯……啊……」

只見春媚臀部高聳,玉體輕搖,口中淫聲不斷,同時阿文正挺著一根青筋暴漲,粗壯的醜惡肉棒,在小春媚裡不停的抽送,口中不自覺的傳出一連串令人銷魂蝕骨的呻吟……

阿文換了另一個的姿勢,先起身坐在地上,順手拉起春媚讓她坐在自己的胯上,分開她修長的美腿,坐在肉棒上,重新連成了一體。阿文向上撞擊,雙手環抱著春媚豐盈渾圓的屁股,她害怕向後跌倒,不得不主動伸出雙臂環抱住阿文的脖子,搖擺著纖腰,用她美妙的肉體滿足著彼此的性慾,嘴唇半閉,媚眼如絲,發出淫蕩的呼吸聲。

她一雙雪白的大腿張成M字型,看來極為性感誘人。就這樣,春媚被阿文幹得終於難以抑制地自喉間發出了甜美的呻吟聲。

『啊…不要啊…好辛苦呀,我…唔唔…不要啊…又要出啦…啊…』

『求求你,輕一點,我受不了了。啊…啊…,輕一點,不要…啊…不…要…啦…嗚…嗚…求你輕一點吧…』

正揮舞著大肉棒,穿梭在春媚奮戰不懈的阿文,耳中傳來這位女記者陣陣的淫叫聲,興奮得胯下陽具暴漲,兩手緊抓著她的腰,恨不得將其插穿,開始一連串的猛抽急送,只聽一陣啪啪急響,登時插得春媚混身抽搐,口中淫聲不斷,陰道嫩肉一陣強力收縮,緊緊箍住肉莖,一道熱流灑在龜頭上,一股說不出的快感直沖腦海。

再度高潮的春媚癱趴在阿文身上,男人心中有著無限的驕傲,翻過春媚的嬌軀仰臥在地上,分開她雙腿,用手扶住肉棒對準那淫水淋淋的穴口,再度將肉棒給塞了進去,兩手抱住春媚修長的美腿,開始緩緩頂送。

全身無力的春媚忽覺下體再度受到襲擊,急忙全力抵抗進逼,櫻口一張,就待開口反對,卻被阿文順勢用她的內褲塞住,再也說不出話來,只急得鼻中哼哼急喘,阿文順勢深深一頂,將龜頭頂住子宮,一股強烈的酥麻感刺殺著春媚的神經,她再度無力的癱瘓在地上,阿文肆意的將巨物沒頂而入,只剩春媚口中無意識的陣陣「嗚嗚」的呻吟聲。

在小穴深處不停的抽插磨轉,一陣陣酥麻快感,不停的打擊著春媚的神智,漸漸的,由肉棒抽插處傳來一股奇特的酥麻感,令春媚心慌不覺開口:「啊……怎麼會……啊……不……不要……射到裡面去……」

阿文將粗硬的肉棒頂著秘洞深處,用兩手捧著春媚的美臀緩緩轉動,只覺肉棒前端被一塊柔軟的嫩肉緊緊包圍吸吮,一股說不出的快感襲上心頭,耳中傳來春媚如歌似泣的嬌吟及急喘聲,壓抑良久的陽精有如山洪決堤般洶湧而來,就是一陣狂風暴雨般的狂抽猛送,插得春媚全身亂顫,口中不停狂叫:「啊…………好舒服…啊……啊……我死了……又要出啦……」

只見春媚雙腿一蹬,全身一緊,兩手死命的抓著阿文屁股,小穴深處一道熾熱的陰精狂湧而出,澆得阿文胯下肉棒一陣急抖,任憑他如何功力高深,胯下肉棒在陰道嫩肉的擠壓吸吮之下,再也忍不住那股快感,一聲狂吼,一股滾燙的精液狂噴而出,幸好阿文及時抽出巨物,精液如缺隄河水般全射在春媚口中。

過了5分鐘左右,阿文將陽具在春媚口中抽插幾下之後方肯拔出。事後,二人穿回衣服,剛好電視台的救援車來了,二人安然冇樣的返回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