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四個情人

(一)我的童貞獻給了一個風流少婦

我剛到商場時,大概由於我長得帥氣吧,被分配到了應該只有女孩子從事的化妝品櫃台,和我同在一個櫃台的小佟是一個漂亮的小寡婦,負責這個部門的經理小霞是我們單位公認的美人
,同我第一個發生性關係的是小佟。

小佟26歲,一年前死了老公,由於死去的老公給她留下了一筆為數不小的財產,所以她上班是三兩頭的不上班去外地玩。由於我是這個組的唯一男性,所以她家的一些活都是我幫著去幹,有時她出去玩時,就給我她家用的鑰匙,讓我經常到她家去看看。

六月,她又有幾天沒來了,我以為她又到哪玩去了,於是在公休日的早晨,我去她家看有沒有需要作的事。等我一開門進到屋裏,我有點不大相信自已的眼睛,於是揉揉了眼再看,那無邊春色的景緻,卻仍絲毫未變的呈現在眼前。

小佟仰臥在床上,雙目緊閉,她臉上露出甜美的笑容。全身膚色雪白,映著晨光,發出感人的光亮,玲瓏美豔,豐滿成熟的肉體,無處不動人心神、垂涎欲滴。小佟白嫩的肉體,除胸部突起的雙乳戴著一件粉紅色的乳罩,及小腹上蓋著毛巾外,全身一覽無遺。更令人訝異的是她竟連三角褲都未穿,雙腿微微分開貼床平臥,兩中間那迷人的地方微微聳起,上面生著一些稀稀的捲曲柔毛,往下即是一道嫣紅嬌嫩的紅溝。

因她兩腿分開不大,同時我站立的地方也太遠,是以對那個秘密所在看得不夠真切。我雖是個神俊異常、儀表不凡的青年,但也卻是非常純潔的,不要說男女閑事,就連與初認識的女友多說幾句話也會臉紅。有時候雖在小說雜誌上看到一些有關男女兩性間的事情,可是那僅是些風花雪月之事,是只可意會神往而不能深入的。今天這幕奇景,倒是頭一次所見呢!

看得我春情動蕩,神魂顛倒,久久蘊藏在體內的春情慾火頓時來勢兇兇,而兩腿間吊著的那根肉棒兒突然一翹而起,硬硬的熱熱的在褲子裏顫抖跳動,似有呼之欲出之態。春情慾火挑逗得我頭昏眼花、意亂神迷,腦海中的倫理、道德,早己拋到九霄雲外去了,所剩下的,衹是肉慾和佔有。

我一步步地向小佟的床前走去,越是接近,越是看得清,小佟身上散發出來的芳香也就越濃,而我心裏的情火肉慾也跟著焚燒得越旺。我全身顫抖、兩眼發直,輕輕的將雙手扶按床頭,彎下上身,把頭湊近,慢慢的欣賞小佟兩間陰毛隱沒處,我心道:「啊!什麼東西……」

小佟屁股溝下的床單濕了一大片,在那淫水浸濕的床單上,放著一根約六、七寸長的膠製大陰莖,那陰莖之上淫水未乾,水珠光亮,我驚得叫出聲來:「哎呀……」我抬頭一看,好在小佟沒有被我吵醒,方才放下心來。悄悄地把那膠製的陰莖取了過來,拿在手中看看,很快放在衣袋內。

由這根假陰莖的出現,我已毫不困難的推斷得出小佟的作為與心情,我心內的忌憚稍減,心想:「小佟極需此道,我縱然稍嫌放肆,想不致受到責難。」

我意念既決,再加上眼前一絲不掛美妙玉體的引誘挑逗,我勇氣倍增,毫無顧忌的脫下自己全身衣褲,輕輕的爬上床去,猛的一個翻身,壓在那個美妙的肉體之上,雙手迅速的由小佟的後背伸入,死命的將她抱住。

「哎呀……是誰……你……」小佟好夢方酣,突然生此巨變,嚇得她魂離玉體、臉色發白、全身顫抖。她雖然已看清是我,內心稍定,但因驚嚇過度,再加上壓在上面的我不知道憐香惜玉地拼命抱礡A使得她張嘴結舌,半天也喘不過氣來。

我忙道:「小佟……我不是有意……求求你……慾火快把我燒死啦!」一點不假,從未經過此道的我,意外地獲得人間至寶,懷中抱著個柔軟滑潤的玉體,使我興奮萬分。一股熱流,像觸電般通過我的全身。女人特有的幽香,一陣陣的捲入鼻中,使我頭昏腦漲,難於禁持了,下意識的,我只知道挺起我那根鐵硬的陰莖,亂動亂頂。

小佟急道:「你究竟要幹什麼?」

我道:「我……我要插……」

小佟道:「你先下來,我都要被你壓死啦!」

我道:「不……我實在等不了……」

小佟道:「哎呀……你壓死人家了啦……」

我道:「好小佟……求求你,等會我向你陪罪……」

內向不好活動的男人,別看我們平時跟女孩子一樣,做起事來斯斯文文,一點沒有大丈夫氣派,可是背地裏幹起事來,卻比任何人都狠,使你望塵莫及,難以譬諭。我現在活像一隻粗野無知的野獸,一味的兇狠胡為,對小佟的哀求根本不予理會。我沒有一點憐香惜玉之情,好像我一鬆手,身下的這個可人兒就會立即生了翅膀飛去,永遠找不到,亦抓不著。

其實小佟也不想放棄這個銷魂的機會,何況我這麼英俊,正是她理想人兒。苦的是我未經此道,不曉得箇中妙絕,調情、引誘、挑逗等種種手段,我完全不會,是以弄了半天,毫無進展,終是白費氣力,徒勞無功。

小佟呢?因一上來驚嚇過度,一時半刻春情慾火未發,現在縱然心裏極般願意,她也不敢說,此刻只好故意裝正經,有意不讓我輕易得手。

過了一會,我頭上青筋暴露,全身汗水。小佟看了心有不忍,暗想:『他是個沒進過城、上過街的土包子,看這個勁兒,如不嚐到一點甜頭,消消火氣,勢難善罷。再說自己驚懼已消,身體經過異性的接觸磨擦,體內已是春情動蕩,慾火漸升,一股股熱辣辣的氣流,在全身鑽動。下體隱秘洞口之內,酥酥癢癢的,淫水已開始外流,也極需要嚐嚐這個黑馬的滋味。』她故意發狠的咬咬牙、瞪瞪眼,恨聲道:「沒辨法,我答允你!」說著,她兩腿向左右移開來,豐滿嬌嫩的小穴立即張了開來。

我道:「謝謝小佟,我會報答你的賜予的。」

小佟道:「不用你報答,先聽我的話,不要抱我太緊,把手掌按到床舖上,把上身支起來。」

我道:「好!」

小佟又道:「兩腿微分跪在我兩腿間。」我依言做了。

小佟道:「先不忙插,摸摸它,看看有水沒水……」我的手探到她的陰戶上去摸著。

小佟一陣顫抖,笑道:「對!就是這樣,慢慢用手指往裏摸,待會讓你好好插。」

她嘴裏在支使我,而手卻未閑,她三把兩把的即將乳罩拿下,丟在一邊,好像似要與我比美,看看究竟誰的香豔肉感,美到極點。說真的,這雙白嫩豐潤、光亮柔滑的高聳乳峰,的確美妙非凡、紅而發光的乳頭、潔白細嫩的小腹,看上去真像熟透的仙桃,令人垂涎欲滴。

小佟的乳罩既脫,我的雙目突亮,禁不住輕輕哼了聲:「啊……真美……」我要不是怕小佟生氣,必會伸手揉弄一番,或用嘴輕輕的咬它幾口。

小佟盡量設法安撫我,她想把我體內狂熱的慾火慢慢安撫下來,使我不致妄動胡為,然後可不慌不忙的慢慢消魂一番。可巧的是,她這番心思並沒有白費,我雖然是慾火中燒、難以自持,但小佟態度轉變,言詞語句每每都是我渴望了解獲得的事,聽得心內甜甜,受用之極。我理解今天,遲早必能如願,於是便把心內春情慾火強行壓了下來,完全聽令小佟的擺佈。

小佟道:「哦……對……就是這兒……那個小小圓圓的東西……你用勁使力不行……要用兩個指頭輕輕捏……」我照著她的話做,用手指輕輕捏弄著。

小佟漸漸地浪起來了:「吁……好弟弟真乖……我……哎呀……癢啊……」

我道:「呀……小佟……水好多呀!」

小佟道:「傻子,水多才好插呀……好弟弟……哎呀……用力插吧……癢死人啦……」

我道:「小佟……怎麼弄法嘛?」

小佟道:「哎呀……弟弟……姐姐讓你痛快……嗯……現在你把雞雞……慢慢往穴裏插……」

這幾句話,我如獲至寶,於是我急不容緩的一伏身,就猛插,小佟叫起來:「哎呀……歪了……」我趕忙又把陰莖提了起來,在她的陰戶上亂頂亂刺的。小佟道:「不是那裏……往上……不對……太高了……」我將陰莖抬高了,比了比姿勢,小佟道:「用手扶著它……慢慢插入……」

雖然小佟不斷的指點,並將兩腿大開,使得陰戶整個露了出來好讓我順利插入,但因於我對此道從未經歷,此時心內發慌,手腳顫抖,把握不住時機,插得不準,僅在穴門上亂動。另一個原因,是我的陰莖實在粗大,委實不易插入,所以插了一陣仍未插入,反而弄得穴門極痛,陰莖發酸了。

小佟此時慾火已發,似有不耐,一伸手握住我的陰莖,引導著指向穴門,助我一臂之力。小佟叫了起來:「哎呀……媽……好大……讓我看看。」她一伸手握住一支又硬又熱、把握不住的陰莖,連忙把手縮回,一翻身坐了起來。

這根陰莖確實非一般雞巴可以比擬的,看它從頭至尾少說也有八寸來長,那紫紅的大龜頭呈三角肉,大得驚人。小佟雖是寡婦,但除了自己死去的丈夫外,未曾接觸過其他男性,她做夢也未想到,人的身上會長這麼大的東西,而自己這個嫩穴能容納得下嗎?一定會被插得漲破而死的。

可是她眼看著這根大雞巴,內心又十分喜愛,小穴內一陣顫抖,浪水直流。心想:『讓它幹吧!恐怕小穴招架不住;放棄它吧!內心又極端不願。』要也不是,棄又不捨,她左思右想,仍是意念難決。

這時小佟心生一計,要我躺在床上,那根陰莖就像是一根船桅般高聳入天。小佟先將屄洞對準陰莖先塞一點進去,然後再緩緩地往下坐,將整根陰莖吞進體內。我覺得自己的陰莖被肉洞緊緊地包住,相當濕熱,但出乎尋常地舒服。小佟則是覺得有一根燒紅的鐵棒插進自己的下體,頂端還直抵子宮,這時和死去的老公做愛時從沒有經歷過的。

約莫過了幾秒鐘,小佟試著上下套動,我覺得陰莖上彷彿有千萬條蚯蚓或是泥鰍在纏繞著,小佟套動了差不多數十下,感到體內有一股滾熱的液體沖入,直抵子宮,就說:「好弟弟,你爽了嗎?」我這時只能點頭回應,但總覺得似乎意猶未盡。

小佟笑說:「你爽夠了,我還沒有呢!接下來你得聽我的,可以嗎?」我連忙點頭。小佟這時候站起身來,我的精液從她陰戶口緩緩流出,沿著大腿根一直往下流,小佟說:「幸好今天沒關係,要不然就慘了。」

我和小佟離開臥室來到樓下,我覺得渾身有點油膩,便決定去洗個澡。我進入浴室後,發現這個浴室還真大,浴池足足可以容納五、六個人一起泡水,而且還是個按摩浴缸,在浴缸的四面八方都有強勁水柱往中間沖激著。我豪不猶豫的便躺了下去,閉起眼睛,享受這舒服的按摩浴。我敞開四肢,身體完全的放鬆下來,但是腦海中飄蕩的卻是小佟那滑膩的身軀、抽慉的肉穴、堅挺的玉乳。

不知這個按摩浴池是否經過特別設計,就那麼巧,有一道水柱正對著我的小弟弟直沖,沖得我的陰莖抖動不停,兩個小肉球撞來撞去,在不知不覺中,我的小老弟又再度氣宇軒昂、抬頭挺胸。我心想:『在這麼短的時間又站起來了,一定要把握機會,再來一炮。』

我張開眼,赫然發現小佟不知何時已經悄悄進入浴室,而且一雙妙目盯著我那再度英氣勃發的陽具,詭異的笑著。小佟很明顯的是要和我一起洗澡,拿著毛巾走進浴池,坐在我的對面,「你幫我擦沐浴乳好嗎?」小佟說。

「好!當然好!」我將沐浴乳倒在手掌上,伸手由頸子開始、背後、乳房、腰部、大腿,一路仔仔細細的擦了下來,最後來到了我最想擦也是小佟最希望被擦的陰戶。我這時候擦得更仔細了,從兩片大陰唇、小陰唇、陰蒂,最後將手指深入了陰道。我感覺小佟的陰道緊緊的含著我的手指。雖然剛才的快感還沒完全消退,充血的秘肌使得陰穴夾得較緊,我調皮的摳了摳手指,小佟立刻從尚未消退的快感中,再度激昂起來:「哼!喔……喔……」

我見小佟又再次高昂,更放心的玩弄著,我的指頭上下左右胡亂的戳著,令小佟感覺到一種陰莖所無法產生的樂趣。陰莖再厲害,它終究是直的,不如手指般可以勾來繞去、曲直如意。我玩弄一陣後,開始細細尋找傳說中的G點,我很有耐心的一點一點的試著,終於,我找到了!我發現,在陰道約兩指節深的上方有一小塊地方,每次我一刺激這裏,小佟就是一陣哆嗦,肉穴也隨之一緊。

我開始將攻擊火力集中,一次又一次的攻擊著,這一個最最敏感、最最隱密的G點。「嗯!啊!啊!啊!……」小佟隨著我的手指的每一次攻擊,一陣陣的嘶喊著,身體也漸漸癱軟在浴池邊的地板上,隨著我一次次的攻擊,一次次的抽慉。

我只覺得手指被肉穴愈束愈緊,最後實在是緊得無法再動了,只好不甘願的抽了出來,轉而欣賞小佟陷入半昏迷狀態的驕態,肉穴外的陰唇還一下下的隨著每一次的抽慉,一開一合,我笑道:「原來肉穴還會說話呢!嘻!」

小佟在經歷了這高潮後,決定給我一次特別的服務。

「好弟弟!」

「嗯。」

「人家還有一個地方你沒擦到啦!你要……」小佟說著便拉著我的手,移到了她兩臀之間的洞口。

「咦!剛才不是擦過了嗎?」我更糊塗了。

「是裏面啦!」小佟笑著說。

「喔……」我恍然大悟的喔了一聲,很快的將手沾滿沐浴乳,在洞口擦來擦去,正猶豫著是否真的插進去時,小佟手伸過來一壓,我的食指立刻沒入洞中。雖然我的手指都是沐浴乳,不過我仍小心的、慢慢的、試探性的抽插了幾下,確定小佟的臉上沒有一絲痛苦的表情後,才放心的加快動作。

滑膩的指頭,在洞口順利的進進出出,令我感到非常新奇。我覺得這個洞口反而不如另一個洞來的緊,正感到微微的失望。

「這樣你一定不滿意吧?」

我用力的點點頭,心想:『又有花樣了!』暗自偷笑著。

「那就用你的那個幫人家洗一洗裏面吧!」

「哪個啊?」我一時轉不過來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