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性福(1-2)

第一章、母子歡愛

深夜,Q市郊區,一棟歐式風格的別墅裡。

「啊!快……快……頂到了底了。好舒。服……兒子你……你幹的……我好爽啊……啊……再用力……快……」蘇芩兩腿站立,上半身趴在落地窗,兩個豐滿的乳房壓著玻璃窗,渾圓的美臀不斷的向後頂,向兒子索取。

蕭風站在媽媽的身後,雙手扶著媽媽的小腰,目不轉睛的看著媽媽的肥臀,那渾圓肥碩的臀部正隨著他的撞擊,蕩起一層層的肉花。像浪花一樣拍打著他的胯部,刺激的快感促使他不斷加速抽插。

「媽媽,你個騷貨,你的屁股又大又圓,好有彈性。」

「啪」蕭風興奮的在媽媽的肥臀上打了一巴掌。

「啊,小風,你……你好……壞啊。每次都……要……打媽……媽的屁股~」蘇芩口裡罵著兒子卻是一臉的興奮與滿足,還有點渴望兒子再打幾把掌,屁股向後挺送的更急了。

「媽,你的小屄,夾的好緊,我好舒服~」

「啪」蕭風又打了一巴掌,「你個騷貨,越打你越騷。」

「哦~」 「小風,媽……媽的親兒……子。你打……的我好爽……啊。啊好大……好燙啊……兒子……雞巴好。爽……啊~」

「媽媽,好緊,好舒服,再,再用力夾緊,啊,騷媽媽的小屄,好,好緊,我快要射,快要射了~」蕭風抽插的越來越快了。

蘇芩感到小屄裡的肉棒更加的膨脹,兒子抽插的越來越快,小屄裡摩擦的快感令她快要站不穩了。「啊……兒子你……你……我。也要……洩了……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嚶。洩……洩了……啊。啊……」蘇芩頓時渾身顫抖,兩腿微屈,小腰被兒子扶著,趴在落地窗的上半身緩緩倒向地板。

「啊啊~啊~~啊,好燙~~」

「媽媽,我,我快射了!啊啊啊,哦,射了,射給你了,啊,媽媽,嘶~」蕭風被媽媽小屄裡突如其來的洪水一衝,精關立馬失守,一股股精液射進媽媽的身體裡。

「啊……燙。好……好燙。燙……小風。你……射好。射。好多……」蘇芩被兒子的精液射進小屄裡,又是一陣顫抖尖叫。

片刻後,母子倆渾身無力在側趴在地板。

蕭風趴在媽媽的背後,雙手把玩媽媽的乳房。媽媽的乳房還是那麼挺拔豐滿,沒有絲毫的下垂。聞著媽媽身上特有的熟女氣息,把玩著乳房,這是自己事後最喜歡做的,也是對媽媽的愛戀。

「媽媽,我肏的你爽不爽。」蘇芩聽到兒子在後背說話,那氣息把自己的脖子吹的癢癢的,還故意這般問自己。慵懶的轉過臉,兩眼朦朧含情的看著這個把自己折騰的死去活來的兒子,深情不語。

蕭風見媽媽這般深情的望著自己,深深地被感染了,低頭,咬住媽媽的的雙唇,開始了法式長吻。

次日清晨。

蕭風望著懷裡熟睡的媽媽,連睡覺也是帶著甜美的笑容,嘴角微翹,笑容裡滿了是幸福與滿足。能擁有媽媽真是上天對自己的青睞。

媽媽今年42歲,卻是一點也不顯老。1米7的身高,苗條不失豐腴的身材,36D的豐乳,水蛇般的細腰,挺翹的肥臀,修長的雙腿,這般魔鬼的身材。卻還擁有著天使般的臉蛋,鵝蛋臉,柳眉大眼,性感的紅唇小嘴,一頭黑亮的披肩波浪在長髮。歲月並沒有給她留下太多的痕跡,皮膚依然是那麼的白嫩,該挺的挺,該翹的翹,容貌宛如三十幾許的成熟女人,風情十足。

熟睡中的媽媽,是那麼的小女人樣,是那麼的惹人憐愛,此時完全看不出她會是一家大型集團公司的總裁。自兩年前,爸爸因胃癌去世,媽媽就一力承擔起蕭氏集團這個重擔。

蕭氏集團是Q市最大的集團公司,也是F省最大的集團公司。總資產一百多億美元,主體產業是房地產,近年來,向多元化發展,涉及酒店餐飲,汽車行業,網絡遊戲。不得不說,蕭遠山是一位傳奇的商人。從無到有,從水泥匠奮鬥到坐擁百億美元的大公司,蕭家全資控股。創業的困難與守業的艱辛,最終還是拖垮了他的身體。

蕭遠山對於蘇芩的愛是發自心底的。公司從註冊起蘇芩就擁有51%的股份。蘇芩是個孤兒,蕭家的祖屋就在孤兒院邊上,他們青梅竹馬一起長大,蕭遠山的奮鬥有一大部分是為了蘇芩,畢竟蘇芩大學畢業,自身的條件也是很出眾的,窮小子怎麼能配的上她,帶給她幸福。其實蘇芩並不在與他過窮日子,可是蕭遠山執意要給她過性幸富裕的生活。他是成功了,可惜,最後的結局並不是蘇芩想要的。

蕭遠山對於兒子的愛也不少,【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蕭風今年19歲,長的高高大大的,有1米83的個,剛毅的臉型,劍眉星目,挺直的鼻樑,健壯的身材,古銅色皮膚,一股陽剛之氣油然而生。蕭風喜歡旅遊,於是蕭氏有了酒店餐飲,開遍全國各大城市。後來蕭風迷上了汽車,網絡遊戲。蕭氏又有了另外兩個支柱產業。真可謂要什麼給什麼。

蕭風看著媽媽臉上掛著的甜美笑容,不禁想起了三個月前第一次與媽媽歡愛的那一晚。

那天正是蕭遠山逝世的第一個忌日。晚上,蘇芩與蕭風一同吃飯,也許是想起過世的丈夫了,蘇芩不停的喝酒,想灌醉自己,麻痺自己。

「媽媽,你別再喝了,喝多了傷身。」蕭風忍不住勸道。

蘇芩拿起酒杯,醉眼朦朧的看著蕭風說道,「小風,你不要管我,我就是想喝酒,就是想你爸。」說完,拿起酒杯,一仰而進。

「啪~」的一聲,高腳杯碎在地板上。

「嗚嗚嗚~老公,我好想你,你知道嗎?我,我好累~」看著媽媽趴在桌上,顫動的雙肩,嗚咽的哭聲,彷彿柔弱無助的X女孩,蕭風心中也跟傷痛,眼眸微微發酸。父親的逝世帶給媽媽的不只是傷痛,還有重擔。蕭氏在父親離世後並未受到多大影響,依然保持發展趨勢,都是因為媽媽辛勤的工作,而在家裡已經是很難見到她了,父親去世至今,她整個人都憔悴了許多。

良久,哭聲停了。

蕭風仔細的聽媽媽的呼吸聲,像是睡著了。

「媽媽,媽媽。」蕭風試著喊了聲,沒應答,看來,是睡著了。

蕭風帶著醉意起身走過去,推了推媽媽的肩膀,沒動靜,顯然是睡著了。扶起媽媽的上半身,左手穿過她的後背,手指觸摸到了媽媽左側胸部的下沿,
肉肉的不失彈性,右手穿過腿彎,抱了起來,真輕哎,額,媽媽的臀部好軟啊,不知是因為布料,還是因為心裡的慾望,胯襠被摩擦的很是舒服。

蕭風走進媽媽的臥室,看見床頭的牆上掛著的結婚照,渾然像是自己一樣,自己與父親至少有七分像。小心的把媽媽放在床上,脫下黑色高跟鞋,就讓她和衣而睡吧。媽媽今天穿著一套黑色小西裝,西裝上衣是大大的V字翻領,映入眼簾的是白襯衫,飽滿的胸脯把白色襯衫撐的躍躍欲出,內裡黑色的乳罩若隱若現,緊身的裙子包裹著美臀,筆直雙腿裹著黑色絲襪。這一身工作裝穿在媽媽身上大是誘人。小兄弟悄然立正。

突然,媽媽帶著哭腔喊道,「遠山,遠山,你,別走,你在哪裡,你別走呀!」似乎正夢著爸爸,眼角流下了眼淚。晶瑩的淚珠悄然滑落,忍不住伸手接住那淚珠。

蕭風想不到媽媽會本能的抓住自己的手腕。

「遠山~」蘇芩喊著蕭遠山的名字,嘴角也露出微笑的弧線,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蕭風醉眼朦朧的看著媽媽的笑容,心中卻是悲痛不已。爸爸已經去世了,卻依然佔據著媽媽的心扉。而自己也很愛她,那是一種想要徹底佔有她的愛。媽媽她就不明白嗎?自爸爸去世後,自己對媽媽的佔有慾更加的強烈了。而媽媽卻不再如以前那般對我親暱了,她是在逃避自己嗎?我難道還比不上爸爸?就代替不了他?

蕭風望著躺在床上的媽媽,醉的不省人事,心裡越發的激動了,自己一直以來的期望今晚就可以實現了。與其讓媽媽逃避自己,不如讓她恨自己得了。

蕭風掙開媽媽的手,麻利的脫掉自己的衣物,光溜溜的坐在床沿。看著媽媽熟睡的模樣,是多麼的可人。情不自禁的伸手摸向那猶存的淚痕。

「媽媽,今後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我會好好愛你,保護你。」蕭風對自己暗暗說道。

蕭風的右手輕柔的撫摸著蘇芩的臉頰。蘇芩的肌膚吹彈可破,很是滑手。

蘇芩雖然是躺在床上,胸部卻依然是那麼的挺拔。蕭風伸出雙手,慢慢的覆蓋上去,感受著衣服下傳來的溫熱感。很大,一隻手都握不住一隻,雖然隔著衣物,還是掩不住那十足的肉感。蕭風手上開始緩慢的揉捏,學著A片裡的手法,大拇指與食指輕輕的捏著蓓蕾,小幅度的轉動,不久,蘇芩的蓓蕾就漲大凸起了,呼吸也漸漸急促起來了。

揉捏了許久,蕭風終於忍不住了,俯下身子,聞到媽媽成熟的身軀散發出的誘人氣息,雙手顫抖的解開上衣的紐扣,把媽媽的手臂從上衣袖子裡抽出來,接著就是襯衫,解開第一顆,乳房的上緣顯現。第兩顆,已經露出黑色的乳罩了,還有那一條乳溝,手指按著白花花的乳肉,那指尖的觸感,美妙的令人心跳加速,毛孔舒展。蕭風迫不及待的解開剩餘的紐扣,退下襯衫。

蘇芩戴著黑色乳罩的乳房,頓時顯現出來。正隨著她的呼吸,微微晃動。

蕭風情不自禁的把臉貼在媽媽的乳罩上,感受著溫熱的觸感。雙手不停,徑直往媽媽的後背伸摸去,瞎摸了好一會,終於把乳罩的鈕子解開了。

「嚶~」睡夢裡的蘇芩夢囈了一聲。

蕭風小心翼翼的把媽媽的肩帶往下拉,輕輕的,直至脫離媽媽的胸部。手裡拿來著媽媽的乳罩,還帶著體溫。湊近鼻子,一股迷人的芳香,把乳罩的內側貼著鼻子狠狠的吸氣,芳香更是醉人。

蕭風把玩許久後,隨手把乳罩放到一旁。只見媽媽整個乳房盡顯眼前。那小時候吃過奶的蓓蕾,如今只是變的如櫻桃般紅豔,乳暈也一樣,還是那麼的誘人。

「哦~」蕭風雙手握著媽媽的乳房,完全抓不住,那極佳的手感直讓人從心底呻吟出來。張嘴含住媽媽的蓓蕾,圓圓的蓓蕾,在嘴裡用舌頭挑逗轉動,時不時的咬幾下,並且把乳暈一起含著,用力的吸起來。手也不停的揉捏著,變幻成各式各樣的形狀。

「嚶……嗯。嗯……」蘇芩似乎也動情了。

蕭風感覺嘴裡的蓓蕾在漲大。趕緊吐出來一看,只見濕潤的蓓蕾在空氣中漲大,可愛極了。再次用舌尖頂著媽媽的蓓蕾,不斷的磨砂。

「嗯……嚶……」蘇芩的呻吟聲。就像是在鼓勵蕭風。

蕭風賣力的挑逗蓓蕾,不斷的揉捏著媽媽的乳房。

蘇芩的乳房令人流連忘返,但是,還有一處更美好的地方等著蕭風去開發。

蕭風伸出左手往下摸索,劃過媽媽那平坦的小腹,沒有絲毫的贅肉,卻是很有肉感。手掌拚命的擠入媽媽的緊身短裙裡。雖然有點緊,還是摸到了媽媽內褲的邊緣,再進去點,摸到媽媽的陰毛了,感覺不是很多,再往裡就進不去了,果斷的把手抽出來。

順手摸上媽媽裹著黑色絲襪的大腿,大腿雖然不粗,卻是肉感十足。蕭風順著媽媽的大腿內側向上摸索,摸過絲襪口,滿手都是細膩溫熱的感覺。心中一陣蕩漾,裸露在外的小兄弟用力的頂著媽媽的大腿外側。

蕭風終於是摸到了,媽媽的那裡有點濕熱,看來媽媽很是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