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琴別戀

一職業銅琴調校師奉召到半山區某高尚住宅“調琴”,竟意外飛來艷福,與琴主,一個風韻迷人的太空怨婦締結不解情緣,由“調琴”進而“奏琴”,共同譜就一首“鳳求凰”的婚外戀曲……

我是一個鋼琴調校師傅,我的職業,經常遇到一些孤獨寂寞、性慾特強的怨婦,她們除了要求我調校鋼琴,還有“弦外”要求。

對於這種“飛來艷福”,我特別小心,不時提醒自巳,萬惡淫為首,沒事就好,萬一有手尾跟,那就大事不好了。

上個月,我接到個“柯打”,去港島半山區一個單位“調琴”,上司對我講,這個客是新主顧。

我按址去到,開門時我頓時眼前一亮,她是個廿五、六歲少婦,不施脂粉,身穿一件透明睡袍,很有禮貌說:“請進來。”

我立即隨她進入室內,我見到她當時連拖鞋都沒穿,赤著腳,她那件薄如蟬翼的透明睡袍是淺藍色,內裡竟是真空,看得我不禁砰然心動。

她引我進入一間琴室,這間房,除了一具鋼琴、琴後有一張長大的沙發,其他什麼都沒有,她亮了燈,在燈光的照射下,我發覺她的身材玲瓏浮凸,雙峰顯現,加上睡袍最上的兩粒鈕扣張開,露出胸前一片雪白的肌膚。

尚未調校鋼琴,我已經陶然欲醉,一顆色心也“卜卜”地跳了。

她大概發現我盯著她的酥胸,便自我介紹說:“我叫莎拉,這個英文名好聽嗎﹖”

我說:“很順口。” 說時我便埋首去為她調校鋼琴。

她隨即把身體移近我身旁,還把胸前貼近我的背脊,剎時間,我嗅到她身上散發出一陣濃烈的香水氣味。在這種環境下,我實在無法集中精神工作,當時我心想:她莫非在引誘我﹖如果不是,她為甚麼這樣待我﹖

正在猶豫間,她面帶笑容問我:“你是否覺得我很親切﹖”

我點頭說:“是。”我回答完,便繼續為她調校銅琴。

誰知她竟然老實不客氣的俯彎著上身,把她那豐滿的豪乳貼到我背上,被她如此挑逗,我實在無法繼續工作。

就在這時,【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她忽然整個人倚偎到我身上,她面部僅離我數寸,問我一些調琴秘訣。這時我祇調校好第一個八度音符,巳經抵受不住她的挑逗,於是轉身問她是否需要一些“特別”服務﹖她沒有開聲,祇對我迷幻地一笑,隨即便把那對又大又堅挺的乳房緊貼在我的面上。

她雙峰堅挺而硬朗,彷佛要戮穿那薄薄的睡袍跳了出來。

我馬上會意,隨即把身一轉,雙手把她緊抱,她賣弄風情地笑問我想做甚麼﹖我大著膽說:“你實在太性感了,你天生一副魔鬼般的身材。”

她沒有回應我,祇顧扭動她的蛇腰,乳溝在我的眼前搖晃著,我開始感到褲襠下的家伙巳昂首吐舌,它正在蠢蠢欲動。

我的無禮,她已經察覺到了,立即媚笑地說:“你外表老實,但你的小弟弟卻一點也不老實,它似乎想對我非禮哩﹗”聽了她這麼說,我滿臉脹紅,不知如何答她。

她沒有開聲,迅速地解開睡袍其他鈕扣,然後說:“讓你看清楚吧﹗我這對乳房漂亮不漂亮呢﹖”

我頓時出乎意外地驚喜,隨即伸手捧著她的左乳說:“它何止漂亮,簡直是人間極品。”

她咭咭地笑起來說:“你覺得它太大呢﹖還是太小呢﹖”

我把頭俯到她胸前,輕輕地吻了一下說:“它不大也不小,白璧無瑕,簡直是上帝的傑作。”

她伸手輕撫著我的臉說:“你喜歡它,就吻個夠吧﹗”

我自然老實不客氣,立即把嘴湊到她的左乳,像嬰兒吃奶那樣,起勁地啜。

啜完了左邊,我又啜右邊,奇怪﹗當我啜了一會之後,她的乳尖便馬上堅挺的豎了起來,彷彿好像兩粒紅豆似的。

她輕輕把我的頭推開,說:“我讓你徹底點吧﹗”她隨即站起身把那件睡袍脫去。

這時,她全裸的站在我面前,簡直是一具活生生的“女神”,令我呆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我金睛火眼的看著她,由上至下,再由下向上看,令我覺得出奇的,是她那三角地帶竟然是光禿禿寸草不生。

看到這種情景,我不禁又是一呆,心想:她怎麼“一毛不拔”﹖

她大概已猜透我的心意,便笑了笑說:“你覺得奇怪嗎﹖”

我點頭說:“是的,你真是個仙女﹗”

“不,”她說:“我不是仙女,我也是個凡人,你不妨俯低頭再看清楚。”

我頓時好像被她催眠一樣,便把頭一俯,細看她的“桃源”為何寸草不生﹖

這一看,引得我忍不住笑了起來,說:“你真是鬼馬,居然把芳草剃掉。”

她說:“它難看死了,我把它剃光,有甚麼不可﹖”

她說時動手替我解開褲帶,我自然會意,立即把T恤脫了,她穿著一襲淺藍仁的透明睡衣,內裡竟是真空,對著我嫵媚地一笑,隨即便把她對又大又堅挺的乳房緊貼在我的面上,我不禁怦然心動,立即雙手挨住她豐滿肥美的盛臀。

她雙手捧著我的“家伙”不斷地撫弄,我問她:“你覺得它是否可愛﹖”

她眉黛含春的睨了我一眼,說:“現在還不知道你是否有料,功力如何﹖等會就會無所遁形。”

她說時,隨即彎腰俯身,把我隻“禿鷹”放到唇邊,輕輕地撫吻它,然後便張口迅速地把它塞進小嘴。我低頭看她,祇見她此時緊閉著雙眼,顯得異常陶醉地品嘗,她的舌頭十分靈活,好似條靈蛇般,忽上忽下地舐著。

她舐了一會,又改變為吸,其實她並不是一味吸啜,偶然間還配合著輕咬。

齒咬這種技術是很考功力的,力度太大,就會令對方痛楚,幸好她功夫上乘,每咬一口,我不但不痛,而且覺得有種奇癢的反應,其中銷魂之處,簡直非筆墨所能形容。

這時,我知道那“家伙”的體積好像逐漸脹大,彷彿一厘米一厘米地膨脹,把她的口腔塞得滿滿,這具海綿體,此時也堅硬得像一支鐵筆一般,成四十五度角翹起,直迫她的深喉。

就在這時,她忽然把口一張,把頭抬起說:“夠了,看來你快要‘爆漿’了。”

我搖頭說:“它不會這麼短癮的,你似乎太看小它了,不是我吹牛,它的持久力起碼有一小時,你信不信﹖”

她咭咭地笑起來:“我不信。”

我輕撫她的粉臉說:“我不會騙你,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的功力等一會你就知道。”說時,我伸手把她扶起。

她驚訝地說:“你想怎樣玩我呀﹖”

我說:“現在你已有點累了,做人不能這樣自私的,有道是禮尚往來,你好好休息一會,等我給你回報。”

她果然冰雪聰明,立即會意,便移步過去躺在那張長沙發上,我跟隨她行過去,伸手把外內褲都脫了下來,這時,我們彷彿便變了兩條肉蟲。

我忽然在想:我如果把她和我的閃電之戀故事寫下來,送到“虎門”,一定又是一篇好故事﹗雖然嫌快了點,但工業社會,太婆婆媽媽也是浪費時間……

正呆想時,莎拉似乎已經等得不耐煩,她催促地說:“你還等甚麼﹖看來你好像滿懷心事,如果你不想幹,算啦﹗我不會勉強你的。”

我趕緊把我的想法告訴她,還沒講完,她馬上霍然坐起向我質問:

“甚麼﹖你不是調校鋼琴師傅﹖你到底是甚麼人﹖”

我見她如此緊張,便向她解釋說:“你誤會了,我的正職是調校鋼琴,不過我還有業餘的興趣,就是經常往‘互聯網’上的‘情色文學發表區’貼故事。”

她聽了我的解釋,不禁大笑起來,說:“好了,現在雨過天晴了,我不理你愛怎麼樣寫,祇要別把我的真名地址說出去就行,我們繼續吧﹗”

我不敢怠慢,立即便半跪在地上,她也很合作,馬上張開兩腿,讓我品嘗她的“水蜜桃”。我首先輕輕的把她兩片外陰唇撥開,用中指放在她的陰核上輕輕磨擦幾下,她頓時“咿咿呀呀”的輕叫了兩聲,我知道她已經開始興奮了。

她這種興奮,祇是高潮的開始,我覺得必須要把握著時機,令她再進一步興奮,把情欲提升上去,便運起舌功向她的陰核進攻,又舐又啜。如是者過了兩分鍾左右,祇見她“哎喲,哎喲”的叫了起來,雙手不斷的舞動,一時力搓雙乳,一時捧著我的頭用力壓她的陰戶。

我知道她這時的興奮已經進入了高峰,便立即站了起來,手握“肉棒”對正她那個嫣紅的“桃源洞”一挺……,這一挺,果然暢順無阻,因為她這條“秘道”已經濕透,一滑便進入了裡面。

就在這時,我聽到她“啊”的大叫一聲,我把頭俯到她耳邊說:“你舒服嗎﹖”

她點頭說:“太舒服了,看來你的家伙足足有五寸半長。”

我搖頭說:“你錯了,它是七寸半,我不敢全部進入,怕你承受不起而弄傷你。”

她睜開眼睛淫笑說:“不怕,你試試整根放入去,看我是否承受得起﹖”

我見她這麼說,便把腰一挺,她又再“哎喲”一聲說:“真是舒服死了,我從來都沒試過這麼舒服這麼刺激。”她隨即雙手把我抱緊,不停擺動著腰肢,左搖幾下、右擺幾下。

經驗告訴我,她這時的情慾已經進入最高狀態,她用身體語言向我暗示,囑我放膽大幹,傾全力去淫虐她,令她滿足,在這種情形下,如果我還按兵不動,她必然會十分失望。一想到這時,我立即便挺腰使勁狂衝,祇見她“呵呵”連聲,好似殺豬似的叫了起來。

她初時細細聲,但越叫越大聲,肉緊時,居然張口咬我的肩膊,不是輕咬,而是大力地咬,我被她咬得痛到入心入肺,也知道她此時已進入巔峰狀態,於是忍著痛楚,繼續我未完的使命,施展我的“玉柱神功”猛向她的“仙洞”狂衝。

一下又一下的用力撞擊,大約過了五分鐘左右,她突然狂叫著:“我快要死了……我……啊……你弄幹死我啦﹗”

就在這一剎,我渾身突然一顫,我心知不妙,此時已感到一股熱流急速湧出。

她大力抱著我說:“太美妙了,我們一同進入仙境吧﹗抱緊我,我舒服死了﹗”

我對她說:“我也舒服死了,我們真是天生一對……”我依照她的話,摟緊她整個人伏在她身上。

她沒有開聲,依然緊閉雙眼,在回味、在享受那甜蜜的一刻。而我,也懶得動彈,事實上,這時我確有點累,需要好好休息一下。我看看手錶,我們這一場肉搏戰,不知不覺已經幹了兩個小時,再看看她,祇見她已把那對水汪汪的媚眼張開。

我問她:“剛才你舒服夠嗎﹖”

她笑咪咪地說:“我已舒服夠了,你簡直是個超人,我的老公十分一也比不上。”

我驚訝地說:“你有老公﹖他甚麼時候回來﹖”

她伸手戳我一下額頭說道:“他現時在加拿大,我們已經決定移民到加國去。”

我問她:“那為何你現在還留在香港﹖”

她說:“我還有一些事要辦,下個月,事情辦好了,我就會去加拿大跟他團聚。”我忽然覺得有點失望,痴痴地望著她。

她大概知道我的心意,張口輕咬我的乳頭,然後說:“你不必失望,我下個月才離開香港,我們幽會的日子還很多,你怕甚麼﹖”

我失落地說:“那一個月後,我就會失去你,到時,我會想你想到發神經的。”

她輕輕把我推開,坐了起來,輕撫著我的手說:“你想得太遠了,你放心,我會回來的,在香港,我還有很多生意,這層樓我捨不得把它賣掉,就是因為我以後還要回來的,我不喜歡住酒店。”

聽了她這樣說,我立即明白過來,摟住她說:“這樣太好了,彷彿是上天給我們安排,講真的,我過去見過不少女人,但她們都不及你,不論樣貌、風情,還有,你的功夫……”

她立刻贈我一記粉拳,輕輕的打在我的大腿上,說:“我的優點祇是那麼多﹖”

我搖頭說:“不,還有你的舌頭,你的舌頭實在出神入化,無與倫比。”

她見我這麼說,頓時樂得心花怒放,隨即把頭一俯,張口便把我的家伙含住,好似小孩子吃冰棒那樣,吸了進去,又再吐出來,她雙眼一直盯著我,看我的反應。

我問她:“你是再想‘梅開二度’﹖”

她點頭說:“我知道你一定不會令我失望。”

說完便站了起來,把我的家伙塞進她的陰戶裡,把我抱得緊緊,結果我們便站在地上又大幹起來。

一小時後,我又再次爆漿,她滿面春風地問我:“你什麼時候再來﹖”

我親她一親說:“我得好好休息兩天,來時會先給你電話。”她把我送到門口,臨別時還贈我一個長長的濕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