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時代

作者︰Younger

〔一〕初試啼聲

狂暴的風聲從我耳邊呼嘯而去,雖然知道有許多的檳榔妹妹坐在路旁的檳榔攤裡,但卻不能也不允許我多看一眼,因為我正以時速120疾駛於省道上,可能有人會很疑慮,但看到我的服裝後想想現在的時間,相信他們也就能理解為何我會這麼拚命了。

一瞬間,我又轉上了一條小路,車速也被迫減到80公里,但仍快得嚇人,不問可知,因為那條小路還真小呀,很快的XX商專就出現在我眼前,而今天就是我入學的第天,奇跡似的我只花了二十八分鐘就到了學校,或許是我太不小心了,將時間看晚了一小時,在早上7︰30才出發,匆促之下便拿出我苦練已久的「飆車本性」一路狂飆而來,而那時我老爸及老媽仍在被單下蒙頭大睡,不曉得他們的兒子正拼了老命的趕到學校受死。

機車一丟,拿著書包就往校門口直衝,迎面而來的,是一位三十五、六的教官,親切地向我打招呼說︰『同學,慢慢來還有時間讓你去參加開學典禮,你先去把車子停好。』

我二話不說的就直向操場跑去去,回頭看看教官說︰『教官好,麻煩教官幫我看著車子,典禮後我再去牽好。』只看教官啼笑皆非的臉色,我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因為我可不想錯失專科生涯的第一天。

音樂聲響起,終於典禮結束,想不到開學典禮可以拖的這麼長,看不出校長已經七老八十的樣子仍然體力充沛的說了近兩個小時,我也明白為何那位教官會叫我先把車子牽好,想來他也知道這種情況。

『老師,我可不可以先離開一下。』江淑媛是我的班導師,因為開學第一天,所以這兩堂課是由導師運用的,因此要想去牽車就要先經過她的批准。

『周同學,你有什麼事嗎?等一下同學們要自我介紹,你不是第二個嗎?』

老師溫柔的語氣讓我不知她到底要不要讓我去。於是我也不便給她任何「挽留」我的藉口說道︰『對不起,老師,我想去上廁所,因為典禮太久了,所以……』說了一大堆廢話後,有幾個同學也跟著起哄的情況下,老師只好宣佈下課休息十五分鐘,而我便朝校門口走去。

突然間肩膀被拍了一下『嗨!同學,你要去那裡呀,我是你同班的,我姓林,叫我阿賢好了,這是小黑,也是我們同班的。』兩個身高約178左右的男同學和我打招呼。

『你們好,我姓周,你們可以叫我阿宏,因為快趕不及開學典禮,所以把車子丟在校門口,現在正要去牽車子。』我解釋說。

這兩位同學似乎滿有興趣的說︰『好呀,正好我們早餐沒吃,陪你出去牽車順便買早餐進來,對了,你吃了嗎?』

當他說起早餐的事我才想到肚子已經跟我抗議了三個小時了,於是我們便一路說說笑笑的走到校門口,另我吃驚的是車子不見了,看看四周見到那位教官便跑了過去︰『教官,請問你有沒有看到我的車子。』我惶恐無助的問他。

教官笑著說︰『這是不是你的車呢?我幫你牽好了。』他用手指著不遠處的一台FZR,我的心情頓時輕了起來。

『謝謝教官。』我感激的說著。

『好了,看你們那麼匆忙的趕到學校,早餐也沒吃吧,教官帶你們去吃飯,順便介紹一下校外的環境給你們知道。』

就這樣教官帶著我們吃飯,逛逛後,聊了一會兒,然後親自帶我們回教室,藉口找我們出公差,幫我們不被導師責難,於是此後我們三個就變成了訓導處的常課,奠定了以後不怕翹課的基礎了。

〔二〕My love in my life

騎著車,帶著興奮的心情飛弛在大道上,沒有煩惱,感到很歡喜,就這樣到了學校了,而面前出現的仍舊是那位好好先生「劉XX」,因為熟識的關係,因此我們都叫他老劉,他是戰院第三十二期畢業的,據他所說的,當時的軍事教育是何等恐怖,學長制嚴重的程度實在非我們能想像的,他說因為國防部的政策關系以及感覺軍中的黑暗後,便自動請調到學校來任職教官了,一方面時間上比較自由,一方面也能體會一下學生生活,然而我發現我正是他體驗的一部份。

『阿宏啊,怎麼這麼早就來學校呀,是來陪我看校門的,還是來等你的小情人呀?』

看著他充滿調侃的語氣,曖昧的眼神,真後悔當初為何要說出來的,但想想,在阿賢和小黑夥同老劉三角逼供下,量我也無可隱藏,想到這就莫名火起,脫口而出說︰『喂,這只是暗戀,暗戀懂嗎?你別要亂說,否則我就……』

『否則就怎樣呢?』他帶點威嚴的臉色瞪著我說。

『否則我就……好好上課,不讓你有機會幫我銷假,有吃的不請你吃,好玩的不找你去,然後………』我囉哩八唆的說了一大堆話,邊說邊看著他那裝酷的表情,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說真的,他實在不像一位教官,在這幾天的相處後,我感覺到他實在很爆笑,總是能在最緊要的關頭爆出一句「至理名言」,而之後總能裝得一臉無事的表情,所以看著看著就笑了出來。

『好了好了,不跟你扯了,阿賢已經進去了,快去找他,你們第一堂班會後來找我,我給你們準備了一些好吃的東西,來了再說吧!』他回覆笑臉之後交代了我就催著我進去了。

來到教室後發現阿賢跟小黑都來了,我就過去和他們聊天,才走到一半,阿賢就看到我了,二話不說,拉著小黑就往外跑了,我正奇怪他們這反常的舉動時,忽然發現了─我的『她』─暗戀的她。

她也姓林,【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我班上都叫她真真,沒錯,我和她是同班的,也就是因為這樣,我才猶豫不決,是否應該對她展開攻勢呢?

『早啊,看樣子今天我比你晚到,好吧,你想吃什麼,我幫你買。』我無奈的看著她,只因兩天前忍不住去「主動認識」她,換來一個賭約和阿賢他們這幾天的騷擾。

『好啊!今天我想吃些不同的,對了,中午有一個小時的午休,你帶我去市區吃點新鮮的吧。』看她坐在椅子上,穿著純白的襯衫,貼身的窄裙,纖細的雙手拿著一本言情小說,綁了一條小馬尾,帶著厚厚的眼鏡,說真的她實在不算真的很漂亮,但是我怎麼看都覺得滿好看,她的額頭稍大,雙眉細長,鼻樑不高卻滿挺的,典型的櫻桃小嘴,下額微尖,有著稍稍過肩的長髮,整體看來身材應屬苗條型,或許是因為她常看書的關係,所以有種難以形容的氣質吧,但是她卻成為我這一生最重要、最愛的一個人。

『沒問題,你就算想吃滿漢全席我也帶你去吃。』說出這句話後覺得有些不對,想改口已經來不及了。

只見她眼睛轉了一下,對我說︰『這可是你說的,你可別耍賴。』聽她話有玄機,面漏喜色,我就知道我錯了,但是也有一種喜悅的感覺,想著想著也不知道跟她說了些什麼,上課鈴聲就響了起來了。

接下來的幾天,說實在的是我這一生中最難忘的日子,我們利用午休時間跑到市區各個有名的餐廳共進午餐,下課後我就帶她到附近溜溜,吃了晚飯後載她回家才啟程回家,從真真家出發,大約有一百公里的里程才到我家,但我覺得每天都過得好充實,好幸福,對於往來的奔波,我也不甚在乎,直到某一天,班上某位同學幾乎每節下課都和她搭訕,而她對這位同學亦不無好感,因此和她在一起的時間慢慢變少了,而我亦不想強人所難,因此就慢慢退開她的生活圈了。

〔三〕新的生活

開學已近一個月了,慢慢的社團活動在學校有如蝗蟲班席捲每位大專新鮮人,無論是下課時間、午休時間,甚至放學後都有各項社團活動熱烈的舉行,而我也不得不加入其中之一以度過漫漫的在學生涯,就這樣,在班上數學老師的影響下加入了羅浮團,簡單些就是童軍社,因為平時我滿喜歡到處旅行,以增廣見聞,聽說學校羅浮團最長舉辦相關的活動,因此就忍不住加入了他們了。

『各位同學們,歡迎你們參加羅浮團,我是執行長黃建盛,在各位的學生時代裡都希望………』我的老師,也就是社團的招集人正在台上發表他的高論,當然台下仍是亂成一團,我在下面也找了幾個較好的同學一塊聊天,其中有位同學長得滿漂亮的,我正在想如何去認識她,但眼看人潮洶湧,她附近又滿是同學學長圍繞著她,看來還識別爭鋒頭罷了。

這星期六正好是羅浮團甄訓,因此舉辦了兩天一夜的露營,我想不能錯失這趟遊山玩水的機會,因此趕緊跑去報名,結果令我驚訝的是,共有兩百多人參加,男女比率卻向插懸殊,單我這組便只有我和其他兩人是男的,其他八個是女的,不幸的是只有一個是同學,其他都是學姊,嗨!真命苦啊!

當天中午,我就和阿賢小黑辭別,步上大專以來第一次的「旅程」,上了游覽車後到指定的位置上,突然眼睛一亮,竟然是在大會上見到的那一名「同學」,而她就坐在我的位置旁,我壓下興奮的心情向她打聲招呼,只見她鮮白的雙頰微微泛紅,點了頭向我自我介紹,我當然也不客氣的向他自我介紹了。

『你好,我姓陳,叫我淑芬好了,我是會統科二年愛班的。』

『學姊好,我是企管科的學弟,我姓周,你可以叫我小宏,我的朋友都這樣叫。』我簡單的介紹後便跟她聊了些學校的生活情況,順便向她探探口風,例如她興趣、嗜好等等的,我發現她滿外向的,這令我懷疑她剛剛臉紅是了為什麼,我也不去多想,至少我探問到一些有關她的事情了。

『各位同學,這是中興嶺,我們今天就在這裡露營,請各組組長到前面集合。』執星官背了條紅帶子到隊伍前面宣佈,而我也只好硬著頭皮上去,因為在車上被組員共同推薦的下場,兩個男生加我,實在沒什麼效力去推翻十一分之七的「民意」,所以下場便是就職一途了。

在分配好工作後,由小胖─組員之一負責檢木材、提水,落腳仔─另一個組員去搶我們的糧食以及任務傳遞的任務〔跑腿的〕,而搭建帳棚的重責大任就只有我獨立完成了,其餘組員便是準備好餐盤碗筷,等著我完成任務後去為她們生火煮飯,我終於知道為什麼雖然男生很少卻每一組都有兩三個了。

『嗨,辛不辛苦啊,這飲料給你喝,順便休息一下吧。』淑芬走過來清柔的問候讓我頓時滿腹牢騷也不翼而飛了,看她拿了一條毛巾為我擦汗,更是令我感動。

『沒關係,快好了,你怎麼不去和其他人聊天呢?還是想幫我搭帳棚啊。』我半開玩笑的說。

『好啊,我從沒有搭過帳棚,趁你搭時我在旁邊學學好了。』她便那麼順口說了出來。

於是她便和我一起動手搭,偶爾有組員跑過來慰勞兩句就跑到別組聊天,而淑芬也和我說了許多的事,當然男人和男人總是說女人,而女人和女人總是說男人,但男人和女人碰在一起時,說的就不是那麼簡單了,短短兩個小時內,我幾乎把我的家庭背景、生活起居、人際關係、甚至戀愛史都講了出來,她也源源不絕的說出的的經歷,或許是有緣吧!我鮮少會最認識不到幾個小時的人說那麼多話的。

『好了,我們去生火吧,我烤肉給你吃,讓你嘗嘗我的手藝如何。』淑芬自然地牽著我的手小跑步的拖著我跑向烤肉的場地,我突然覺得滿窩心的,看著她天真活潑的一面,讓我感到十分高興。

夜了,團康中的高潮─營火晚會即將開始,我和淑芬被分配在同一組,但是除了我們倆外,其他的人似乎都並不認識,淑芬身旁仍然圍繞著許多男的,我當然不會參與他們,因此一個人默不作聲的參與活動,淑芬似乎對我頗有好感,頻頻向我招呼,我卻愛理不理的回應她,晚會大約在十點結束,我回到帳棚內倒頭就睡,接著淑芬近來後便找我聊天,我也不便太沒風度,所已就跟她胡扯瞎扯,等其他的組員近來後,她偷偷的告訴我︰『凌晨二點,我再後面樹林的那塊大石頭後面等你,記得要來。』

我不及回應她,她就翻身過去睡了,我心理正納悶著,就睜著眼等時間到,不知不覺中便睡著了,突然覺得有人在推我的肩膀,醒來後就看到淑芬正坐在我的身旁,小心翼翼的說︰『阿宏,快二點了,起床吧。』

我睡眼惺忪的說︰『嗯,你先到外面等我一下,我穿件衣服就來。』

等她離開後,我便找了件外套披在身上,躡手躡腳的離開帳棚,來到她說的地方。

朦朧的月光照在林蔭之間,依稀看見淑芬穿著淺藍色的襯衫,一件緊身窄裙,稍微蒼白的臉神透漏著她感覺滿冷的,我不由得心起憐憫,走了過去便將外套脫下幫她披在身上,她滿臉歉意的對我說︰『對不起,這麼晚了還找你起來,謝謝你的外套。』

『沒關係,看你冷得臉色蒼白,看了我也不忍呀。對了,是不是睡不著想找我聊天打屁,那我說些最近入學後發生的是給你聽好了。』於是我便侃侃而談,說了些我與阿賢老劉們發生的事,聽得她笑聲連連,但是天氣愈來愈冷了,我便提議到附近找的地方躲躲等看日出,順便讓她休息一下。

因為黑夜較暗,雖然有月光,但是仍不易看見崎嶇的山路,於是我便牽著她的手,見她沒有反對,就這樣一路走到山壁旁,找了個隱密的山洞休息。

『你先休息一下,等一下我再叫你起來看日出。』她應了聲後便靠在我身邊睡了。

約莫一小時後,我想再過一下就天亮了,因此想叫她起床了,轉頭一看,見她紅撲撲的臉頰帶著微微的笑意,忍不住便親了她一下,見她沒有反應,大著膽子將她的頭翻躺在我的大腿上,看著她清秀可人的臉龐,細柔的頭髮,玲瓏的身材,使我心猿意馬,右手撫著她的秀髮,左手輕觸她的臉頰,深怕她就這樣甦醒過來,之後忍不住開始親吻她的額頭、臉龐、耳垂,當我親到她的嘴唇時,只覺滑潤可口, 然發現淑芬正睜大眼睛看著我,我一驚之下,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吻著她的唇。她的雙手纏抱著我的頸子,但是舌頭卻又不知躲哪去了,似乎在抵抗,卻又像在迎合般,我也不管她意願如何,兩手便在她身上遊走起來。

我的右手輕撫著她的粉背,雖然隔著衣服,但我仍可以感受到她的體溫正不斷升高著,而我的左手已經解開她前三個櫬扣,侵入了她的襯衫裡面,隔著胸罩愛撫她的雙峰,她的身體不斷扭動,好似抗議我的無理,卻極度挑逗我的慾望。當我將她的襯衫解開後,便吻向她的頸間,只聽她傳來陣陣呻吟,雙手抱著我的頭,閉著眼睛傳來短促的呼吸聲,於是我解開她的胸罩,透出兩個粉色的乳暈,小小的乳頭,在白皙的皮膚陪襯下,更顯出這動人的景象,不禁低頭淺嘗這可愛的雙乳,而不規矩的左手向著她的兩股間邁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