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陵艷事

溫陵艷事 之一

阿忠和阿明是百戰肉林的死黨,最近,阿忠離開香港,在大陸長住並經營黃業,發展得有聲有色。他在南閩的鯉城打了個電話給香港的阿明,說是因為大陸改革開放,家鄉的淫業出現了一片嶄新面貌。所以特別邀請阿明去共享溫柔。

飛機從啟德機場起飛不到一個鐘,就到達廈門市。阿明走出海關,阿忠已經在出口等候了。在通往市區的計程車上,阿忠說道:「明哥,今晚我們先在集美過夜,痛痛快快地玩一個晚上,明天才帶你到我家。

到了集美,阿忠帶阿明到海邊一座有圍牆的三層建築物。開門的是一個大約三十出歲的婦人,她一見阿忠,立即滿面堆笑地把她們迎進去,阿忠像是在自己家裡似的,帶著阿明蹬上樓梯,直上三樓。經過二樓的時候,阿明見到客廳裡有幾個年輕女孩子在玩卜克牌。見到阿忠都親熱地和他打招呼。

到了三樓,阿明把他帶來的一大包女性的胸圍內褲以及化妝品交給阿忠。阿忠笑著說道:「辛苦你了,女孩子們最喜歡這些東西了。雖然這裡也已經買得到。但是怎麼比得上你帶來的精品呀!」

阿明問道:「樓下的女孩子和你很熟哩!她們是些什麼人呢?」

阿忠笑著說道:「當然是上過床的女人了。這裡是我籌備中的一個色情場所,房子是以前低價時買下的,剛才開門的女人是美姍。也是香港來的,原來在舞廳做小姐,所以認識了我。因為爛賭借了貴利而逃回來避債。她來投奔我,而我也正缺個有經驗的,所以就請她在這裡打理一切。」

說到這裡,阿忠拿出幾件胸圍內褲和內衣,然後在樓梯口叫道:「喂!你們快上來呀!明哥有禮物送給你們啦!」

二樓的女孩子立刻聞聲上來,並且自己介紹她們的藝名和年齡,原來阿忠替她們所取的藝名分別是蘭馨、荷香、菊芬和梅芳。年紀都是十七、八歲。

阿忠叫她們自己在五顏六色的內衣中挑兩套,然後試穿出來看看。四個女孩子高高興興拿了她們喜愛的東西下樓去了。阿忠問道:「明哥,你覺得她們怎麼樣?」

「又年輕,又漂亮,忠哥真會選擇!」阿明由衷地稱讚。

「她們都是外省姑娘,我從工場挑選出來時個個還是處女哩!不過現在都被我試過了。明天到鯉城,我會準備一名新鮮的處女讓你開苞。然後她將成為你在內地的妻子。一個即可以照顧你的起居和隨時供你發洩肉慾,又不會甘涉你尋花問柳的性伴侶。你一定非常滿意的。不過,今晚能用這幾個來替你洗塵接風。很不好意思,多多包涵!」

阿明笑著說道:「忠哥倒客氣起來了,當初我們在香港一起搞海外雇中心的時候那幾個賓妹和波妹還不都是我嘗過才讓給你!你都不會介意,難道我還會介意嗎?」

阿忠道:「不要說這些了,她們快上來了。首先我讓她們先服侍你,一個接一個地讓你試一試,然後我們每人分兩個,干她個你死我活!」

說話之間,四個女孩子已經換上性感的內衣褲上來了。她們羞答答地,顯得有些畏縮。阿忠笑著對她們說道:「姍姨已經教會你們許多東西了吧!我先檢查一下你們有沒有穿錯,等一下你們輪流服侍阿明哥,我要看看你們學會了什麼。」

阿忠說著,就在她們的身體之間轉來鑽去,摸摸她們的胸圍扣子,又掀起半透明的裙子看她們的內褲。並在一個身材比較嬌小的恥部撫摸一會兒,笑著說道:「阿香,你這裡還痛不痛呢?」

荷香紅著臉低頭小聲說道:「不痛了!」

阿忠說道:「但是第一次玩你的時候,你叫得好大聲哦!」

其他幾個女孩子都聞聲笑了起來。阿忠接著說道:「快把底褲脫下來讓大家看看,是不是被我漲爆了。」

阿香羞得粉面通紅,卻也慢慢地把翠綠色的內褲脫下,並把薄紗的短裙掀起,讓她的陰戶向著阿忠。見她陰毛稀疏,兩瓣白嫩的大陰唇夾住一片粉紅的小陰唇。阿忠把兩隻手指輕輕撥開,露出細心的肉洞和花生米一般大小的陰核,阿忠輕輕揉了揉,荷香立即渾身一震。其他圍過來看熱鬧的三個女孩子也笑起來。

阿忠則說道:「你們笑什麼呀!大家都快點脫個精赤溜光,然後服侍明哥沖洗!」

四位女孩子不敢怠慢,立即自己脫得一絲不掛。接著七手八腳替阿明寬衣解帶,然後一窩蜂地擁著她到浴室去了。這裡的浴室非常寬大,容納五人還不甚擠迫浴缸擺正在中間。阿明在浴缸裡裡坐下,左擁右抱著荷香和蘭馨。雙腿的兩側還有菊芬和梅芳。四個女娃兒替他推肩擦背,摸腿捏腳。還可以隨時伸手去玩摸她們的乳房。阿明雖然閱女無數,面對著這幾個雪白嬌嫩的女孩子,跨間的肉棍兒也不由自主地硬直起來。坐在阿明大腿左邊的菊芬翻洗粗硬的大陽具時,向對面梅芳說道:「阿芳,明哥這裡比忠哥還要粗大,一會兒還是你先讓他玩吧!」

梅芳白了她一眼說道:「明哥想先玩誰就玩誰,還輪你多嘴嗎?」

荷香插嘴說:「我們還是先幫明哥沖洗吧!洗好了才能讓他玩我們呀!」

菊芬又對阿明說道:「明哥,荷香一定是癢急了,你先幫她止止癢吧!」

比較少說話的蘭馨終於也說道:「阿明哥,我們幾個都急著讓你試試,但是看起來最著急的還是菊芬,不然她就不會這麼話多,不如你先讓她嘗嘗肉棍兒的利害吧!」

阿明笑著說道:「蘭馨說得有道理,菊芬你先上來吧!我們在水裡玩一場。」

梅芳笑道:「嘻!阿芬終於排第一了!」

菊芬跨到阿明身上,雙手撥開濃密的陰毛和兩片粉紅色的陰唇,讓小肉洞對準阿明的龜頭,緩緩地把粗硬的肉莖吞入她的身體。她的陰道非常緊窄,不過有肥皂液滋潤,總算讓阿明順利地佔有了她的肉體。

菊芬嘗試套弄了幾下,說道:「哇!好漲,蠻舒服的!」

阿明笑著說道:「能進去就好了,讓梅芳也試試吧!」

菊芬有點兒無奈地讓粗硬的大陽具退出她的陰道,讓出位置給梅芳。梅芳圓圓的臉兒向阿明甜甜的一笑,把她豐滿的肉體移過來,她的陰毛比菊芬少,單手扶著肉莖。輕易地使龜頭鑽入她的陰道裡,隨即上下套弄著,阿明覺得她的肉洞雖然沒有菊芬那麼緊湊,裡面的腔肉卻很有摩擦感。彷彿有許多皺折,刷掃著他的龜頭。

接著上來的是蘭馨,這女孩子的陰戶有點兒與別不同,她的陰核和小陰唇暴露在外面,而且很肥厚。套弄時好像兩片嘴唇吮吸肉莖似的。

最後輪到的荷香,【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是四個女孩子之中年紀最小的,她的身型小巧玲瓏,乳房不成比例地特別碩大。特別是兩顆奶頭,彷彿熟透了的紅葡萄。不過她的陰道就實在太小了。她自己弄了一會兒,還不能把阿明的陰莖塞入她的小肉洞。阿明顧摸玩她的乳房,見她不能套上,才撥開她的兩片紅潤的陰唇,原來那個小孔有一根筷子那麼大。阿明把食指伸進去,立刻被她吸得緊緊的。便弄些肥皂泡塗上去,再把龜頭抵住洞口,然後叫荷香坐下來。荷香咬著牙齒小心翼翼地向下壓,終於進去一個龜頭。卻成了進退兩難的局面。阿明好欠起上身,抱著荷香把下體一挺,荷香叫了一聲,粗硬的大陽具終於整條塞入她的身體裡了。阿明叫荷香不必套弄,把她的雙乳姿意搓捏。荷香的奶頭越來越硬,乳房卻越來越軟。終於,她的陰道也隨著分泌的滋潤而逐漸放鬆了。

阿明示意她慢慢提起身體,讓肉莖緩緩脫出她的身體。荷香的陰道仍然把陰莖吸得很緊,當龜頭脫離時,整條肉莖都變成紫紅色了。

菊芬笑著說道:「荷香的騷洞真小,阿明爽死了!」

梅芳把菊芬腮邊捏了一下,說道:「阿明哥爽不死的,如果他用肉棍兒塞住你這個口,你就不會那麼多嘴了。」

菊芬沒有回話,卻報復性地把梅芳的乳房用力一捏。痛得她忍不住尖叫起來。

阿明笑著說道:「你們不要鬥氣了,大家一起到外面去玩吧!」

五個人走出浴室,卻聽到其中一個房間裡傳出女人呻叫的聲音。大家好奇地湊過去一看,原來是阿忠和美姍在床上翻雲覆雨。

美姍正騎在阿忠上面扭腰擺臀,一見眾人過來,便下馬對笑著阿明說道:「忠哥見你和她們玩得興高彩熱,就捉我來出火了。」

美姍說著,就準備穿衣服走了。阿忠笑著說道:「阿姍,你先別穿衣服,和阿明試試才走呀!」

美姍走到阿明身邊說道:「明哥,這麼多女孩子陪你玩,我想你是一定不會看上我的。不過忠哥既然要這樣,你就隨便弄我幾下,放我下去吧!」

阿明搭著美姍的肩膊笑著說道:「看你說到哪裡去了,如果你身上沒有特別妙處,阿忠才不會把你介紹給我哩!」

阿忠也笑道:「對了,阿姍的鯉魚嘴簡直是世上罕有的妙品名器。不試試怎麼可以呢?阿明你躺在床上,由她來做主動,就可以知道其中的妙處了。」

阿明聽了阿忠這樣說,立即躺到穿上擺好姿勢。女孩子們也紛紛坐到旁邊看熱鬧。當美姍的銷魂洞套上阿明的肉莖,他立即領略到其中的好處了。原來美姍的陰道可以一縮一放,好像小孩子吃奶似的,把她的龜頭吮吮吸吸。再細看她的模樣,雖然年紀已過三十,卻依然皮光肉猾,兩座羊脂白玉般的乳房是白裡泛紅,用手摸下去蠻充滿彈性。

表面上,美姍好像端坐不動,實際上她的陰戶正好像絞肉機似的,幾乎要把粗硬的大陽具化成肉漿。阿明很快就被搞得躍躍欲噴。美姍也看出來了,她暫停下來,問阿明道:「要不要留精力下來應付女孩子們呢?」

阿明搖了搖頭說道:「不用了,我要享受一下被你吸出來的滋味。」

美姍嫵媚地笑了一笑,收縮陰肌把阿明的龜頭再吮吸了一會兒,阿明終於在她的肉體裡一洩如注。

完事之後,美姍就用紙巾摀住陰戶到樓下去了。女孩子們好奇地望著阿明那條軟下來的肉莖。阿忠即令她們由小嘴去吮吸。於是由梅芳開始,女孩子們一個接一個輪流去含阿明的陰莖,輪到最後的荷香時,那軟小的肉莖已經膨漲發大,龜頭塞滿她的小嘴。

阿明從床上坐起來,對阿忠說道:「剛才你不是說每人兩個嗎?現在可以了。」

阿忠笑著說道:「這陣子玩得女孩子多,我觀看你和她們做,有趣過自己來哩!你儘管和她們玩吧!我做觀眾。」

阿明笑著點了點頭,對四個女孩子看了看。便叫蘭馨伏在床上讓他幹。一招「隔山取火」把蘭馨抽插的哼叫出聲。蘭馨屬豐滿型的女性,不高不矮,中等身材。肥白的屁股高高昂起,阿明的肉莖在滋潤的陰道裡狂抽猛插。雙手就伸到她的酥胸摸捏那兩團倒吊金鐘的軟肉。玩了一會兒,蘭馨被抽插的肉洞發出「卜滋」的聲響。阿忠走過來,笑著說道:「阿蘭被你玩得出水了,讓我來接力吧!」

於是,蘭馨被阿忠反過身來,捉住腳兒從正面繼續抽插。而阿明則抱起菊芬的嬌軀坐在床沿玩「坐懷吞棍」。菊芬雖然身材清瘦,她的乳房卻很發達。阿明叫她扭腰擺臀使藏在她肉洞裡的肉莖和陰道內壁產生相對摩擦。自己就顧玩摸她的乳房。

就在阿明和菊芬玩得興高彩熱時,蘭馨已經被阿忠幹得如癡如醉,手腳冰涼。於是阿忠丟下蘭馨,從阿明的懷裡抱過菊芬,叫她伏在床上,讓他把粗硬的大陽具從背後貫入她的陰戶。阿明則把目標轉移向梅芳身上。

梅芳的個子比較高,是四個女孩子中最高的一個。剛才在浴室裡耍玩的時候,阿明就已經知道她那個重門疊戶的好處,所以現在他準備慢慢地享受。他先叫梅芳抬起一隻腳踏在床上,然後以站立的姿勢把粗硬的大陽具插入她的身體。倆人面對面,梅芳顯得有點兒羞澀,將頭兒低垂,一任阿明的肉莖在她陰道裡亂鑽。

這時,阿忠已經在菊芬的陰道裡射精,他帶著蘭馨和菊芬到隔壁房間休息。阿明便和梅芳到床上去玩,倆人翻來覆去地幹了一會兒。阿明見到荷香在旁邊看得臉紅耳赤,就對梅芳說道:「我先和荷香玩一會兒,回頭再和你繼續干。」

阿明下床站在地上,叫荷香躺在床沿舉高雙腿讓梅芳扶著。見她的陰道口已經濕潤了,就將龜頭對著那細小的洞眼緩緩擠進。荷香有點兒緊張地用手兒輕輕推阿明的胸膛,然而這時阿明已經箭在弦上,在龜頭進入後,他不理荷香的死活,就全力推進,把粗硬的大陽具整條塞入荷香的肉體。這時的荷香已經是砧板上的肉,能讓阿明肆意淫樂。阿明雖然被荷香緊窄的小肉洞夾得有點兒疼痛,但是他一心開鑿荷香的陰道,也忍著痛,艱難地把肉莖在孔道裡來回抽動,同時把雙手搓捏著她的乳房。

荷香被男人抽送的一會兒後,分泌越來越多。陰莖在她的小肉洞抽送也逐漸比較順滑了。不過她的陰道雖然緊緊地咬著粗硬的大陽具,致使阿明向外抽的時候,荷香陰道的腔肉也被翻帶出來。由於器官的緊密研磨,阿明終於在不太長的時間裡就出精了。他的陽具退出荷香的陰戶時,荷香的陰唇向兩片嘴唇似的把龜頭吮吸得乾乾淨淨。

阿明懶洋洋地躺在床上,由梅芳用熱毛巾擦拭過陰毛上的淫液浪汁,然後又把龜頭含入嘴裡又吸又吮。今晚阿明已經兩度春風,他也覺得有點兒疲倦了。但是梅芳很賣力地替他做口的服務。彷彿剛才阿明把她玩得意猶未盡的樣子。荷香也挨過來他的身邊,讓她撫摸著兩隻白晰細嫩的乳房。摸了一會兒乳房,又去摸她那細毛茸茸的陰戶,荷香的陰毛十分稀疏,撥開兩片粉紅色的小陰唇,見到剛才被他的陽具漲開的肉洞已經恢復成細小的地洞眼。洞口還浸潤著黏稠的精液。

阿明望著伏在他雙腿之間埋頭苦幹的梅芳,突然想到剛才曾經說玩了荷香之後再繼續幹她。於是阿明把身邊的荷香上下其手,又伸直了雙腿讓梅芳繼續口交了一會兒,便慾念橫生,胯間的陽具也漸漸硬起來,漲滿梅芳的小嘴。

梅芳見阿明的肉莖已經粗硬,便騎上來把她的陰戶往龜頭套下去。這一次,阿明完全不需要費力,由梅芳扭腰舞臀,將他的肉莖百般套弄,直至火山暴發,才左擁右抱著兩個活色生香的嫩娃兒倦然入睡。

第二天上午,阿明從睡夢中醒來的時候,梅芳和荷香仍然在他身邊熟熟睡。回想昨宵和她們盤腸大戰,阿明覺得非常滿足。兩女的下體都很特別。荷香是異常狹窄,梅芳是重門疊戶。想到這裡,阿明不禁又趴到梅芳肉體上面,把粗硬的大陽具直挺挺地插入她的陰道。梅芳也許是昨晚玩得太累了。並沒有被插醒過來。阿明抽送了幾下,裡面滑溜的,大概是他上一次射入的精液起了潤滑作用,感覺上並沒有昨晚那麼爽。

看看另一邊的荷香,也雙腿微開、恥部盡露地熟睡著。望著那毛髮疏落,白饅頭似的陰戶。阿明忽然產生了興趣。於是,他趁梅芳沒有醒,就將粗硬的肉莖拔離她陰道,把目標轉移到荷香的身上。這一次倒很順利就把肉腸整條塞入荷香的陰道。但是荷香也醒來了。她覺得陰道被粗硬的大陽具漲得很舒服,遂將雙腿盡量分開,以方便阿明在她肉體裡抽插。

阿明幹得正歡,阿忠忽然走進房來。他拍拍阿明的屁股說道:「留點兒氣力吧!還有許多女孩子讓你玩哩!」

荷香正被阿明幹得欲仙欲死,聽見阿忠的說話,趕緊把四肢像八爪魚似的把阿明緊緊抱住。阿忠笑著說道:「阿香,你不必那麼肉緊,我來替他干你啦!」

荷香這才鬆開阿明。於是阿明抽身入洗手間梳洗,阿忠則把荷香橫放在床沿,架起雙腿,把粗硬的大陽具塞入那濕潤小肉洞裡狠狠抽送起來。

阿明回到房裡時,荷香已經被阿忠幹得如癡如醉了。阿忠讓她躺到床上,便穿上衣服,和阿明下樓。美姍送他們走的時候,阿忠又摸捏了她的乳房,才和阿明出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