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的呼喚

第一話 惡魔的微笑

他慢慢地推開了玻璃門,走進店中。

好乾淨的情趣用品店,被打掃的一塵不染,一點陰暗的感覺都沒有。

他走向櫃檯,正要開口,突然愣住了,櫃檯後的是個女孩子。

(嘿嘿,這可有趣了!)

「先生,您需要些什麼呢?」

*** *** *** *** *** ***

「啊….啊….」

母親的身體隨著男人的起伏有規律的抽動著。男人的手狂亂地搓捏著母親的兩顆巨乳,嘴巴舐著她的乳溝,來回地、不停地舔。而下體更用力地抽插著,讓母親達到更快樂的高潮。一黑一白的肉體擺動著,交媾著,享受著人間極緻之快感。

他躲在門後漠然地望著母親。他知道,那個男人並不是他的父親。

突然,他的父親進來了。他、母親、男人和父親都愣住了。不….不可以,他不該回來的,不是加班嗎?

他永遠也忘不了那一天。父親的臉孔漸漸轉為青色,剎地抽出了手槍,結束了男人的生命。父親瘋了似地抓住母親,掐著她的喉嚨,粗暴地幹她,用力,再用力!他哭著,叫著,想阻止父親……

他七歲那一年,父親因蓄意殺人、殺人未遂,被判死刑。

直到高中,他一直就讀男校。從不接觸女人。私底下,他擁有無數的日本AV報導雜誌,和幾乎可說是近年來所有的 AV LD。這就是他的秘密世界,他一個人的。他在這個非真人的世界中活得很陰暗,但他自認為滿足了。他不相信真實的女人。

(那些邪獸!)

他,現年二十五歲,K資訊企業電子工程師。

那一天,晚上加班到十二點,他匆匆離開了公司,駕著車奔向家中。雨來得好急,前方模模糊糊地地,突地伸出一隻手把他的車攔了下來。

「對不起,這麼晚沒車了,又突然下了這麼大的雨,可不可以麻煩你載我一程。」

一陣清脆的聲音。他不禁轉頭打量了一下說話的女孩子,好年輕,大概才十八歲左右吧。一頭長髮直垂到腰際,臉蛋很清秀,長得蠻迷人的。穿著一件短袖的白色洋裝,被雨打濕後緊緊地貼住了她的身體,呈現半透明的樣子。胸罩若隱若現,而罩杯中央兩粒小小的物體明顯地突出,構成美麗的曲線。洋裝下半身則是短裙,沾了水氣,大腿內側更是看得清清楚楚。白色的內褲也有點濕了,半透明之中朦朦朧朧地夾雜著一塊黑色的三角形,好不性感。

「上來吧!」

「謝謝你!可不可以麻煩你帶我到到T大宿舍!」女孩在他隔壁的座位坐了下來。

這是他第一次這麼接近一個真實的女孩,他似乎聞到了一種不同的氣息,是他從沒有聞過的,好香,好誘人。

(是處女之香嗎?)驀地他想起A片中的台詞。

(不….不可以想,女人全都會騙人!只有AV才是真實的!)

他努力壓制著自己心中的野獸,飯島愛、淺倉舞、白石瞳。(我要克制欲望!)

一道柵欄束縛了那隻猛獸,但牠用力掙扎著。

「你加班嗎?」清脆的聲音響起,擊破了柵欄的一角,但野獸仍困在其中。

「嗯!妳也這麼晚才回家?」

「我住宿舍,不要緊的!」他猛地想起『東京女大學生夜生活』那部片子,田村香織和那個A片男主角的對話不就是這樣!

柵欄又崩毀了一角。

「妳淋濕了!」

「對啊!剛才那陣雨來得沒頭沒腦,我來不及反應呀!」女孩笑了笑:「回去要好好洗個熱水澡了!」

他的腦中湧出她淋浴的模樣,水流緩緩地流過她的臉頰,流過細白的頸部,豐滿的乳房,尖挺的紅色小點,圓滑的腹部,可愛的小肚臍,在黑色的神秘地帶匯聚成一股小小的瀑布……

(不,不要講了!)惡魔已經探出了半身,即將佔據他的靈魂。他奮力抵抗著,回想起他所喜愛的AV女優們,她們的呻吟、起伏、起伏、起伏,(不對,怎麼越來越興奮了!停!停!)

最後一擊。【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女孩傾身過來,甜甜地對他一笑:「幸好遇到你這位好心的帥哥,肯送我回去!」

他一低頭,女孩的領口正對著他的視線,乳溝和胸罩間的間隙好窄,不!是好寬!不!窄!寬!窄!他的思緒亂了,呼吸急促了起來,臉也漸漸染上一層紅。全身顫抖著。不行啊!

(這乳香!)

柵欄炸裂了,猛獸被釋放了出來,惡魔在他身中無目地的亂闖!

他猛地打方向盤,車子在黑暗無人的大街上向左轉著、滑著,女孩被慣性牽引著倒在他的身上。「怎麼回事?」

車子剎住了,撲在他身上的女孩感到不對勁。一根硬物頂著下巴,她抬頭望著他,不安地問道:「你沒事吧?」

「不!我沒事!可是妳有麻煩了!」

惡魔露出邪惡的微笑,女孩不禁打了一個冷顫。「你……」

他猛地抓住女孩的肩頭,把她壓倒在椅背上。活動式的汽車座椅向後倒了下去,和後座接在一起,形成一張巨大的墊子。女孩掙扎著,兩手抓著他的臂膀,努力想要推開他,兩腳也拼命地踢著、扭著。但是,他的力量出乎意料地大,跨坐在她的大腿上,她的努力完全沒有效用。

她尖叫起來,可是他完全無動於衷。這樣的深夜,沒有人會來打攪。

他把她的兩手倏地抓緊,用左手向前壓在一起,使她無法掙脫。右手用力地扯裂了洋裝的的上身,露出白色蕾絲邊的胸罩。用他的食指伸入了胸罩和乳溝間的縫隙,猛力向下扯,漂亮隆起的乳房蹦了出來。雪白的山丘上兩個紅色的圓點像熟透了的櫻桃,吸引人去品嚐。他低呼一聲,俯身輕輕地含住了她左邊的乳房。

「不….不要這樣!」尖叫變成了悲戚的哀求,女孩的眼角泛出了晶瑩的淚珠。

沒有理她的必要。他的舌尖在口中沾滿了口水,在她的乳暈四周緩緩地畫著圈,一圈、兩圈….,右手則用力地搓揉著她的右乳。他清楚地感覺到,乳暈中央的小點急速地挺立了起來,乳尖頂到了他的牙齒,他更興奮了!

他壓在她平躺半裸的軀體上。女孩的手腳仍在掙扎,但只是有氣無力的動作著而已。他吸允著她的奶頭,嬰兒時期的本能顯露了出來,他貪婪地吸著,彷彿一點點吸收了女孩的精力。兩隻手放開了她的雙手,下滑到她的下體,褪去了她破裂的洋裝。她察覺了他的目的,兩手緊緊抓住她半濕的內褲,想要守住最後的防線。但是,他卻不試圖脫下她那白色的最後一件,反而順著她手的力道,抓住內褲的兩側,更猛力地向她上半身的方向拉。

「停….停….不….」哀求開始轉變成呻吟,女孩連話都講不清楚了。

內褲深深陷入了陰戶,大陰唇緊緊地咬著那一片白色。她全身像是通過一陣電流,酥酥麻麻的,再也使不出力氣了。原來被雨水打濕的半透明內褲現在已經變成全透明了,陰部內粉紅色的器官看的一清二楚。

「啊啊….」

女孩大聲地喊了起來。她身體好像有火在燒,好熱!

而他的雙手並不停止,將內褲繼續地上拉,套過她的雙手,讓她的手和大腿都穿過內褲同側的洞。然後繼續上拉,每一用力,女孩就呻吟一次。最後,他用力地將內褲的兩側套在女孩的兩肩。為了固定,他更把女孩的手向上伸展拉直著。這樣一來,從女孩的兩肩到陰部,內褲正好形成了一個窄窄的V字型。她的兩手則被抓著使力地向前伸著。每拉一次,V字的底部就更深陷入陰戶。大陰唇再度閉合了,黑色的叢林又掩蓋住了她的小穴。在小穴中,透明的液體一滴一滴地伈出。女孩已經承受不住了,雪白的大腿不安地前後扭動著,屁股也開始左右地晃動。身體發出的高溫滾燙連壓在她身上的他都感覺得到。

「不….不要,啊….啊….」

惡魔是不會就此停止的,他抓緊了V字的兩個斜線,併成一直線,兩手一前一後的抽著,來來回回地摩擦著女孩的陰埠內。那裡的淫水已經匯聚成一條小小的河流,沾濕了車子的前座。女孩全身都開始亂扭了起來,卻扭不掉搔癢的難受和欲望。火在全身燒著。他停止了吸允,把頭降到了她的陰部,開始舔起她的淫水來了。不一會兒就舔乾了,女孩的陰毛上沾著一粒粒晶瑩的不知是汗水、口水還是她的淫液。他感到口渴,舔得不過癮,看來小穴—-那泉水之源—-尚未枯竭。想也不想,他的舌頭就像一隻巨蛇向前猛伸入了她的密洞。進進出出,瞬間沾得更濕了。黏黏的液體有著說不出來的美味。他使勁地舐著,一滴都不放過。

「嗯….嗯….」女孩呻吟地更大聲了,兩隻手無意識地亂抓,抓到了車門的把手就緊抓著不放,沒有支撐物她會受不了的。

他似乎發現了這泉是無窮的,而放棄了舔舐。兩隻手輕輕地扒開了她的兩片陰唇。一道白色的粗線卡在她的小陰唇上,他把它拉了下來。一顆青色的果實矇矇矓矓地呈現在眼前。他坐了起來,脫去了自己的西裝和內衣,把自己那根等了好久的黑柱伸到女孩面前搖晃。

「不要!」女孩終於明白了為什麼人家都稱那是個醜惡的玩意兒,書上看起來不過爾爾,而現在實物就在她面前左右搖擺著,這麼巨大,這麼醜惡,這是惡魔的化身,而這匹惡魔將要經由自己的小小的穴進入自己的體內,好可怕!

「要進去囉!」

他將龜頭對準了那個密洞,緩緩地送了進去,因為有著女孩密液的潤滑,他很輕鬆地就把龜頭放了進去。正當女孩再休息著,以為他將溫柔地進入時,他卻用力一挺,把整個巨大的肉棒插了進去,中間彷彿穿透了一層薄膜,直刺到底。

「啊~~啊~~!」女孩痛苦地大叫了起來,意料外突如起來的疼痛讓她好難受,她的眼淚迸了出來,不住地流。

龜頭前端傳來一陣快感,好舒服的感覺。陰莖也發燙了起來。他抽出一半,再用力地刺,一進、一出、一進、一出,肉棒上早沾滿了女孩的第一次的血。越抽越亢奮,女孩的身體也不自主地隨著他的抽送上上下下擺動著。「啊~~啊~~嗯~~嗯~~啊~~~~」兩人同時低聲呻吟著,火越燒越熾烈,快感一直升高、升高,他的速度也越抽越快,聲音也漸漸高了起來,「啊!」兩人在那一剎那同時達到最高點。他使盡最後一絲力量將滾熱的液體送入女孩的子宮內,身體頹然攤在女孩的裸身上。黑色的怪物卻似被魔鬼附了身,依然不肯鬆懈地直插在女孩的森林中。

「你、你這惡魔!」

他抬頭望著高潮過後的女孩,臉頰依然紅撲撲地泛著潮紅,處子之血染紅車子前座。紅色的祭品再度喚回了惡魔,在陽光沒升上來前,還是段漫長的黑夜。

惡魔的舞臺,謝幕。

(真可惜,這麼漂亮的女孩子!)

*** *** *** *** *** ***

管理人員打開教堂的大門,準備開始清理早晨禮拜所需的一切,卻大吃一驚。耶穌受難像上的基督雕刻摔在地上裂成了碎片,而釘在十字架上的,是一具赤裸的女體。和原耶穌像同樣的姿勢,雙手打開釘在十字架兩端,美麗的臉孔像沈睡了般垂在胸前,表情很祥和。長髮披散在挺立的雙乳前,直到肚臍。兩腿交叉著,大腿間的私處、濃密的叢林間,有著小小的紅色水滴,慢慢地滴著,在地上形成了個血紅的小水窪。而在美麗的左乳上,用血染成一個怪異的「A」字

管理人員張大了嘴看呆了,整整愣了三四分鐘,才殺豬似地叫著,奔出教堂報警。

「死者經查明有被姦殺之嫌疑,已確定是T大二年級的李姓女學生。死者昨晚和朋友出去跳舞,失蹤了一夜,今早才被發現陳屍于城中R大教堂。死因判斷是被勒住頸部窒息而死。警方……」

他伸手關掉收音機,嘴角浮出淺淺的一笑,這只是開始呢!

夜很快的又來了。

為了需要,他轉進一條黑暗的小巷,走進了一家明亮的情趣商店。

非常令人驚訝地,居然是女孩子在看著店。

黑暗的魔性再度悄悄地佔據了他的心靈。

第二話 少女的喘息

他靜靜地打量著她。是打工的女學生吧!眼睛明亮而清澈,睜得大大地望著人,覺得好可愛。黑紗的無袖連身裙緊緊地裹住她的上半身,胸部的曲線玲瓏有致,隨著她的呼吸緩緩地起伏著。連身裙裡邊穿著白色低領的T恤,從半低的領口甚至彷彿可以看到黑色乳罩。腰也正配合了胸部的尺寸,形成美麗的弧線。可惜下半身被櫃檯擋住,沒有辦法看清楚。

「先生,您需要些什麼呢?」女孩熱心地招呼著。店內除了他已經沒有客人了,深夜中一個孤單的女孩在這樣的店中打工,真是大膽的女孩。

他嘴邊泛起一抹微笑,回應著她。

「我要春藥。」

「呃!」女孩一愣,從沒有見過這麼直接的客人。

「會讓女孩變蕩婦的那種。」

「哦!」女孩一時還反應不過來,慢慢地走進後面的房間中拿了個梯子。

「我們店有,但是放在蠻高的地方,為的是怕警察來查。呃!先生,你知道,這是違禁品。」

「咦!你這樣的女孩子怎麼敢深夜還來這打工呢?」

「為了錢嘛!晚上來這幫老闆看看店,從六點到十點有一千塊的薪水耶!」

「老闆怎麼不自己來看店?」

「他還有別的生意要忙啊!」

女孩背對著他爬上了梯子,伸手在高處的櫃子中摸索著。

他望著她的背影,細細地觀察她的全身。半長的黑髮結成一根大辮子披在肩頭,細嫩的粉頸讓人忍不住想咬一口。黑色的連身裙好像太小,把她的身材展露無疑,從短短的裙襬下彷彿看得到雪白的大腿。隱隱約約可以看出蕾絲的三角褲,黑色的內褲包在黑裙中更增添一份神秘的色彩。小腿圓滑勻稱,白色短襪和黑鞋也和服裝非常搭配。這是位美少女啊!

「妳不怕深夜有人騷擾妳嗎?」

女孩回頭笑笑:「我在櫃檯底下有放好幾罐防狼噴霧器呢!」

「喔!」

女孩又回過頭去找著東西了,他突然傾身過去將右手伸入了女孩的裙襬中。

「啊!」女孩一聲尖叫,大腿本能地夾緊他的手,這是正常的反應。

「客人,你要幹什麼?」

雖然手被夾住了,但是他的手指已經接觸到她的私處了,但只有食指能動作著。他隔著內褲輕輕地觸著她的陰唇,在凹凸不平的蕾絲上來回地動著。

(果然是蕾絲的!)

「不,不要這樣,客人!」

女孩感覺到一股酸癢,但兩腿卻不可以鬆開,這樣上身也無法自由動作,只能一直維持著這樣,夾著他的手。

(這樣會有性慾的,不行啊!)女孩心中叫著。

他不理她,繼續地撫著。突然,手指尖傳來一個感覺,在內褲中央居然有道裂縫。這是情趣內衣啊!

「你這不乖的小姑娘,偷了店裡的東西吧!」

「對….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那套蕾絲內衣實在太漂亮了,我才趁老闆不注意時偷拿的。我….我馬上放回去!真的!啊~~!」

手指伸入了內褲的洞中,輕輕地搔著她的陰戶邊緣,使得她不能自主地一邊說話一邊低哼著。

「啊…啊…,求求你停止,這裡的錢你都拿去吧,我不….啊….我不會說出去的。」

女孩兩手緊緊撐著身前的櫃子,兩腳快站不住了。

他另一手探到了收銀機前,但並沒有動錢。按下了收銀機旁的一個按鈕,商店的鐵門緩緩降下了。

女孩更驚慌了。「客….客人,請你….啊….請你放手!這….這樣下去我 ….」

「好啊!可是妳不鬆開腳我怎麼抽出我的手啊?!」他露出一絲詭譎的笑容。

單純的女孩不加思索,兩腿放鬆了,讓他的手自由活動著。他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整個手掌摸到她的密穴。

「啊啊~~~~!」沒有防備的女孩一時承受不住,兩腳軟了下來,身體不住下滑。她的雙手想抓住些什麼,但只是把櫃子上的貨物掃落了一地。

他鬆開手跨過了櫃檯,把女孩拉了起來,面對著她緊緊地抱住。雙手從她身後拉下了她連身裙的拉鍊。再將肩帶向兩旁撥了撥,整件連身裙就順著滑落了下來,掉在她腳邊。女孩猛地一扭,脫開了他的束縛,朝店內跑去。他並不急著追趕,反而靜靜地欣賞著。女孩身上只穿著內衣褲和一件薄薄的T恤,T恤長度僅僅剛好遮住三角小褲。粉白的大腿完全沒有保留地展露在眼前。尤其她跑動時,大腿跟處的黑色蕾絲內褲也看得見了。那不僅僅是蕾絲邊,而是整件都是蕾絲的。鏤空的圖案間和內褲中央的縫內,陰唇若隱若現,好不性感。

他緩緩走過貨物陳列架,女孩被逼到牆角沒處跑了,畢竟這只是家小小的店面。眼角彷彿瞄到什麼東西,他停下來拿了幾樣物件,然後又走向她。女孩躲在角落,瑟縮地顫抖著,臉上流露出恐懼的神情。

「請….請你不….不要過來好不好?」

他還是走向前,女孩作勢要向旁邊逃開,他猛地把她撲在地上,把她翻過身來,用剛拿的手銬把她的雙手銬在背後,又脫去了她的鞋襪,把她的雙腳也鎖了起來。這樣她就無法逃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