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亂大家庭(下)

淫亂大家庭(6)

外頭下著大雨,剛回到家的瓊琳撐著傘卻濕了一身,正在前庭擦去身上的水珠。

「真要命,這場雨簡直要把人吞沒……嘖!弄得我一身都濕了。」

「不趕快換乾衣服會感冒。」

她拎著滴水的裙擺走進房間,脫去衣物換上寬鬆的褲裙,腦際響起菜市場林太太的一番話。

「我說瓊琳妹子,每家都有難念的經,尤其是你那個家。」

「林太太,這話怎麼說?」

「唉呀!虧你們住在一個屋沿下,難道你一點都不知情?」

「呃……你指的是……」

「你可別怪我說人閒人閒語,反正你家那個麗英生性水性楊花,街坊鄰居誰人不知。」

「麗英?」

「是啊!我告訴你……」林太太四下張望,湊進耳旁細聲的說下去。

「咱們這附近有多少男人沒同她好過的。」

「林太太,這種事沒憑沒據的可別亂說。」

「瓊琳呀,你也太后知後覺了,那天我和修水電的阿全還有小王,去她那打牌當著我的面,那兩個臭男人跟她打情罵俏的,真當我瞎了眼似的。」

「這……真真的有這種事?」

「聽說她跟你家二伯也有一腿呢!」

「啊!真的……?」

這件事著實讓瓊琳嚇了一跳,其實麗英的在外頭的事,她多多少少都聽說過,真正讓她震撼的是她和二伯之間的姦情。

「這豈不成了亂倫?」

當她意識到亂倫這字眼,腦間瞬即飄過爺爺興奮時的表情,讓她感到極度的昏眩,維持這種違反世俗道德的行為,也有一個多月的時間了,儘管她總是以丈夫及小剛為藉口。

但那個老淫魔卻像永遠得不到滿足似的,在她年輕成熟的肉體上盡其發洩獸欲,但有關遺產之事卻支字不提,真所謂薑是老的辣,自從她數次跟老鬼雲雨纏綿之後,那個死鬼丈夫都不再碰她,這樣騎虎難下的窘境,先前怎麼也沒想到。

「哎……我一次都沒達到高潮啊!」

瓊琳撫著下體,怨恨無奈的慾火快將發熱的身體吞沒,她不禁嫉妒麗英,縱然行為放蕩,但對於年屆虎狼的女人來說,這方面的需求卻有增無減,能瞞著丈夫兒女享受不同的肉棒,該是一件多麼美好的事啊!

想著想著肉縫濕滑了起來,花蕊的深處騷癢難耐,透過褲縫手指搓揉著豐滿的陰唇,渴望獲得高潮的淫念,像永不止息的流水,自肉穴潺潺流出。

「媽,你身體不舒服嗎?」瓊琳猛一回頭,【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小剛探頭伸進房內,滿臉狐疑不安的表情。

「呃……沒……沒事……我很好。」瓊琳嚇得頭皮發麻,支支唔唔的。

「我看你很難過的樣子,你真的沒事?」

「是啊!我……我很好,你不用擔心。」

「嗯,那就好。」小剛說罷帶上門離去。

「糟了,這孩子一定看到我剛剛的樣子!」

全身的狂熱慾火瞬間熄滅,瓊琳花容失色的呆立原處,懊惱自己忘了鎖上房門。

「他一定看到了……」

「小剛該不會看到媽媽騷弄自慰的模樣吧?」

心裡忐忑不安的猜測,羞赧於身為母親的淫態卻讓兒子撞見,下體的蕊心隱隱痛了起來。

房門外,小剛並未離去,透過鑰匙孔母親懊悔淫姿盡收眼底。

「這只淫浪母狗……」

「暫時讓你坐立難安,不需多久就讓兒子的東西來填滿你吧……」小剛稚嫩的少年臉上,浮起複雜的恨意,像是愛憐像是嫉妒。

瓊琳緩緩收拾好胯下翻開的底褲,望著鏡中自己姣好的身段。

「啊……這罪惡的身體需要強壯的男人來撫慰啊……」她右手扶著左乳,哀怨的皺起雙眉。

「小剛這個年紀,應該也有巨大的雞巴了吧?」

「啊……我真是淫亂的女人,這個時候即使是兒子我也會答應的……」房內媽媽對鏡自憐的浪態,看得小剛不禁 住呼吸,母親泛紅著雙頰、搔首弄姿的風情萬種,讓人難以忍受的想要奪門而入。

「嗯……好兒子……快……快入媽的穴……哼……」瓊琳一邊揉著乳房,一邊騷著兩腿根處,不自覺的幻想著小剛呻吟出聲。

門外的小剛把腫脹的肉棒掏出,上下套弄著。

「啊……媽媽……我想幹你……喔……」

「嗯……嗯……小剛……用力……用力插進來……」

「啊……媽媽……你真是淫蕩……啊……」

「喔……乖兒子……好舒服……嗯……」

兩人隔著一扇門,互相癡迷的幻想著彼此的肉體,形成淫靡忘我的不倫地獄。

小剛精門一開,熱燙的陽精很快的射了出來,在他的心裡彷彿射進母親淫穴裡般感到滿足。

午後綻放出陽光,地面還殘留一片片水窪。

經過早上放浪的洩過之後,瓊琳悠悠的醒來,望著雙腿間的污漬不禁雙頰緋紅,拿起換洗衣物走到浴室前。

「這個時候會是誰在裡面。」她輕推未關緊的門扉,向裡頭看去。

「麗英!」

她不禁再度想起林太太的話,這使她更好奇的探個究竟,麗英的背影玲瓏有致,曲線柔美,皮膚白皙中透紅,即使同為女人仍不由得暗自驚歎,和自己比較起來,顯然多了一份年輕且充滿朝氣的身體,瓊琳一股莫名的妒火湧上心頭,怨恨的看著眼前充份滿足淫慾的胴體。正當思考至此,她已經淋浴完畢,瓊琳倏地收回視線躲向牆角。

麗英穿著浴袍全身香噴噴的走出浴室,電鈴聲忽地響起。

「啊!來得真快。」麗英迅速的奔向大門。

「誰來的真快?」瓊琳好奇的跟著藏身大廳屏風後。

「你就是楊老師吧!請進,請進。」

「是的,不好意思,打擾了。」

剛沐浴過的麗英看來更添嬌媚,進門的男子高壯英挺,鼻樑上掛付眼鏡,的確一副老師的模樣。

「你是友恭的母親嗎?」

「是的,唉!這孩子我沒好好管教,害老師你費心了。」

「這是我應該做的。」

「楊老師你請用茶。」麗英慇勤的遞上普洱,彎著的上身若隱若現的露出春光,楊老師兩眼被吸住般,直直的看著領口內未穿胸罩豐碩的乳房,麗英發覺楊老師不懷好意的視線,右手掩胸瞬即退回鄰座。

「呃……楊老師,這次來拜訪是不是我家友恭又做了什麼事?」麗英技巧的化解尷尬,對於自己的失態,楊老師臉色一片脹紅。

「是……是的,友恭這學期出席率甚低,操行不及格……這次主要的目的,是有幾個問題要請教你。」

「什麼問題?」

「友恭似乎有行為上的偏差。」

「行為上的偏差……?楊老師你直說好了。」

「呃……我發現友恭經常在上課期間對女老師自瀆,並……時常藉故觸摸女老師或女同學的……胸部或臀部……。」面對當前嫵媚動人的學生家長,這般提起有關性騷擾的字眼,顯得有些難為情。

「有這種事?」

「是的,我擔心友恭這樣下去會被退學。」

「退學!」

「是的,對了!友恭在生活周記這麼寫著。」楊老師將一本藍色的本子攤開放在麗英面前。

麗英在生活感言一欄念著︰「女人的乳房及臀部,是為了讓男人享受奸虐的淫肉,媽媽的身體就是證明。」

麗英不禁當場錯愕,但對友恭此等行為她是可以理解的,即使是自己的母親他也……只是友恭把這些事寫成生活感言,使她突然坐立不安,面前的楊老師也著急的想看我的反應吧!彷彿自己心底骯髒淫穢的慾望赤裸裸的被公開般,此時我一定被看成一個淫浪的母親了。

「這……友恭這孩子……」麗英艱難的啟齒,感覺快昏了過去。

「楊……楊老師,這代表什麼意義呢?」

「我想這也是我苦惱的地方。」

「難道……這孩子對我有恨意?」

「不,應該說是某種慾念被壓抑著。」

「壓抑……?」

或許是自己一味的沉溺淫慾的滿足,不曾真正的關心過他,友恭這孩子一向較同齡的早熟……想到這,感到自己愧對了他。

她驟然抬起頭,發現楊老師的眼神似乎要看穿自己般銳利。

「我……我不懂你的意思!」

「夫人,我想答案就在你身上。」

「我?」

「是的,也許你在他心目中高高在上的尊嚴受到動搖吧!所以友恭藉著不當的行為,只不過為了表達心中的不滿及矛盾。」

「原來是這樣……」麗英思量著楊老師的話,也不無道理。

「那麼,退學的事沒有補救的辦法嗎?」

「那也未必……夫人這要看你怎麼做了。」楊老師挪動身體挨近麗英,曖昧的看著她,嘴角不時牽起莫名的笑。

「楊老……老師……你……」

「我早聽說這附近的男人跟你的事,今天有幸一親芳澤的話……嘿嘿……或許我會給這孩子好分數的。」

「你……楊老師請你放尊重。」楊永澤終於露出猙獰的面孔,斯文的外表下隱藏著獸性,左手搭在麗英的左肩將她拉近,並伸出舌頭舔著她的臉頰。

「夫人,你不想為你兒子贖罪嗎?當我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忍耐不住想和你
性交啊……」

「楊老師……楊先生……請你不要這樣……」

「我快晉陞主任了,只要你讓我如願以償,你兒子的事包在我身上……」屏風後的瓊琳面對眼前的驟變,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不……不可以……你快住手。」

「呵呵……你看,我已經硬起來了,這東西放進你裡面很舒服的。」

麗英雖掙扎著楊永擇的調戲,亦忍不住誘惑看著掏出的巨根,黑紅髮亮的陰莖,雄壯的挺立著。躲在一旁的瓊琳也不禁盯住這男人的性具,充滿力量的暴露在西裝褲外,久未滋潤的肉蕊瞬即騷癢難擋。

「夫人,你的丈夫早就不行了,你也想要吧!何不讓我替你解解渴。」

「楊老師……你……你別亂來,被人看到怎麼得了!」

「嘿嘿……能在大廳上合豈不另有一番滋味……。」

「不……不行啊……你好大膽竟敢在我家意欲姦淫我……」

楊永澤右手伸進衣襟撫著她的右乳,寬鬆的浴袍不堪粗野動作,上半身凌亂的敞開。

「你的奶子好美呀!怪不得這麼多男人都為你著迷。」

「住……住手……我會叫的!」

「嘿嘿……夫人,你大聲叫吧!只會引來其他人欣賞你淫蕩的裸體的。」

「不要啊……住手……」

楊永澤解開麗英腰間的帶子,將裡面一絲不掛的肉體綻放出來,因劇烈的抵抗,雙乳搖蕩起來看了更讓人淫慾高脹。

「哼……你如果不答應,你兒子將來的前途會如何,你心裡清楚。」

楊永澤使勁的撲倒麗英,右腿抵在她的雙腿中間威脅她就範。麗英被孔武有力的男人壓住,冒著遭受姦淫的可能,想起友恭的未來,悲哀的母性本能被激發。

「我……我明白了,我會配合老師的,你要記住你說的。」

「哼哼……夫人,你果然識時務……」見麗英閉起眼不再反抗,他右手覆在麗英的性器上猛烈的揉弄,一旁的瓊琳早已抉堤般色慾高漲,胸口劇烈的起伏,左手亦撩起上衣托弄乳房,右手則伸入褲頭挖掘蕊心。

此時楊永擇整個頭埋在麗英雙腿之間,雙手撥開肉縫,毫不客氣的吃了起來。

「夫人,你的肉穴好香啊!」

「啊……羞死人了……」

麗英按捺不住花蕊坦裎在男人眼前的羞恥感,臀部左右閃避,楊永澤索性托起她的肥臀,讓整個陰戶緊貼嘴巴,豎直舌尖進進出出肉穴,麗英雖和許多男人交歡過,但從沒嘗試這麼大膽露骨的口交方式,難以忍受的趐麻感自花蕊擴散全身。

「啊……啊……嗯……喔……」

同為女人瓊琳官能上感同身受,這樣的舌奸 入,那老鬼不知對她的肉蕊作過多少回,濕軟的舌頭滑入穴內,刺激膣腔敏感神經,肉芽會立即充血變硬,對女人來說那是一種升天的快感,一旦持續過久,便會洩身昏死過去,楊永澤深黯此道,可見對女人的身體瞭如指掌。

「喔……喔……楊老師……你……你饒了我……我受不了……」

「給……給我……快……快把你的雞巴插進來……求求你……」眼見麗英似發瘋般囈語,楊永澤舌尖轉攻肛門。

「嗯……啊……楊老師……喔……」

「夫人,你真是淫蕩的女人啊!都已經濕透了。」

「討厭……還不都是你……嗯……哼……」

「你倒舒服了,我的小弟弟現在可脹痛的厲害,夫人,現在可要進去了。」

楊永澤胯下之物比剛剛更大,肉棒周邊浮起青筋,景像甚是駭人。麗英見狀臉色泛綠,這麼粗大的雞巴還是第一次看到,深怕自己的嫩穴會吃不消,不由得遲疑起來。

「可……可是……我沒被這麼大的入過。」

「你別怕,待會兒就會讓你升天,以後你會忘不了我的。」

只見楊永澤扶著陽具對準穴口,沿著肉芽四邊摩擦一陣,突然間絲毫不差的刺進肉穴。

「啊……好痛……快拔出來……啊……」

「你忍著點,我這根肉棍可是征服不少女人的。」

「啊……救命……好痛啊……我受不了了……」

麗英嘶喊哀痛,楊永澤充耳不聞緩緩的抽插起來。瓊琳一邊自慰一邊扭動屁股,恨不得代替她嘗嘗這大號肉棒的滋味,胯下一片濕漉,蜜汁沿著大腿流下,目不轉睛的看著這對淫男賤女,身體火熱難熬,突然有人自身後一把掐住自己的乳房,她反射性的往背後看去。

「別回頭,你這淫蕩的婊子,嘿嘿……我也會讓你很舒服的。」這人在頸後吐著氣,聲音熟悉但一時卻無法反應過來。

「你……你是誰?友恭嗎?」

「別大聲嚷嚷,你不想讓他們看到你這付騷樣吧!」

說著這男子自背後脫下她的褲裙,壓皺純棉的淡粉色內褲露了出來,他的手自腹前探進三角地帶,揉弄著散發出成熟、芬芳味道的私處,瓊琳感到前所未有的性刺激,只要一點聲響,屏風那頭的人就會發現,雖無法激烈的拒絕這不知名男人的玩弄,但此刻她早已淪為飢渴的性奴隸,也無意抵抗陌生男人的侵犯。

「賤女人,這麼快就濕得一大片,真是天生的婊子!」那人邊摸遍她的身體,邊在耳邊嚼著下流的粗語,瓊琳感到耳壁騷癢漸漸的淫迷,反倒伸手向後掏出他頂著股間的肉棒,此時此刻她甘心成為玩物,身驅氾濫著原始的慾火。

「嗯……喔……既然認定我是婊子,何不用你的雞巴懲罰我……」

「騷貨,張開你的腿,我現在就干你。」

瓊琳恍惚地張開雙腿,褪到膝蓋的內褲被撐開,男人的手勾住她的腰間,一根熱燙的硬物,瞬即猛烈地進入體內。

「嗚……好……好舒服……喔……」

穴內一陣充滿,肉壁緊緊的包覆闖進來的雞巴,男人小腹頂著她的雙股來回抽送,陰唇翻進翻出滲出大量淫汁,這時的大廳內,麗英已逐漸適應粗大的陽具,雙腿纏住楊永澤腰間,緊蹙眉心,舌尖舔著雙唇。

「喔……大雞巴老師……用力…用力干我……我的小穴癢死了……嗚……」

「啊……好深……老師你頂到人家花心了……喔……」

「夫人……你的穴好嫩好緊啊……我從沒插過這種肥穴……嗯……」

「你喜歡我的騷穴就好……我兒子的前途就……就靠你了……」

「你放心……只要你讓我幹得爽……一切都沒問題的……」

麗英和楊永澤彼此叫浪淫聲,瓊琳聽起來彷彿最好的催情劑,兩手不斷搓弄自己的乳頭,鼻息沉重的倚在男人的肩上,爺爺那老不死的,從來也沒用這般推車姿態插穴,原來性交可以如此美妙,她昏眩的對那男人癡迷起來。

「你……你挺會插穴的……喔……我會被你插翻……嗯……」

「臭婊子……干爛你……只要是雞巴你都會爽的……」

「你說的對……我是個騷貨……干我……用力的干我……」

瓊琳忍住壓低聲浪,狂亂的情緒早已弄得一身熱汗,男人近似瘋狂的抽插,使她骨頭都趐了。

她模糊的看著楊永澤將麗英立起,採用女上男下的姿勢,麗英如淫亂的母狗,快速上下挺腰,兩個奶子大幅度的震動,彷彿要自身上甩開。

「喔……喔……好舒服……好硬的雞巴……」

「嗯……喔……夫人……我也很舒服……你的浪穴夾得好緊……」

「楊……楊老師……不……不行了……我要洩了……」

「我……也要射……射了……」

「沒……沒關係……射進來讓我懷孕吧……都射進來……啊……」

楊永澤豁然起身,頭伏在麗英兩個乳房之間,雙手緊緊的抱住麗英,一股濃熱的陽精深深的射進她的子宮。

此時身後的男人亦使勁的抓著瓊琳雙乳,加快速度狂抽猛送。

「大雞巴哥哥……我的身體快溶化了……喔……你好會插啊……」

「淫亂的女人……哼……喔……」幾乎同一時間男人熱燙的陽精,全數在瓊琳體內爆開。

「啊……射……射進來……」

不知過了多久,瓊琳緩緩地睜開雙眼,無神的看著大廳地板上的那對男女,楊永澤疲累的癱在麗英身上,痿縮的陰莖流出少許的精液,她突然心頭一震,那男人……她倏地回頭,那男人還在,相同的昏睡著,她慢慢的將視線上移。

「啊……小……小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