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亂大家庭(上)

發言人:VT

淫亂大家庭(1)

放學回家的時候看見媽媽端著剛熬好的藥進了爺爺的房間,自從爺爺得了這場怪病之後,這幾年都是媽媽在照顧他。我們家是個傳統的大家庭,爸爸跟他的三兄弟雖然各自成了家但仍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因為爺爺奶奶年事已高做兒女的總得盡一份心。

但是,爸爸與他的兩個兄弟自從爺爺得了這場怪病之後,為了遺產的事鬧的不太愉快,二伯和三伯對爺爺的病情似乎一點也不關心,媽媽只好替身為長子的爸爸盡一份孝心。

走進客廳看見二伯的大女兒淑倩好像正在找什麼東西,一臉焦慮弄的汗流頰背。

「堂姐,你在找什麼?」

淑倩回頭一看是我給了一個白眼:「小鬼,關你什麼事!」

好心沒好報我只好沒趣的走向房間。

淑倩今年二十五是這個大家庭的長孫,雖然面貌姣好,身裁修長,平常對我卻總有成見,只不過小時候偷看她洗澡被發現從此就不再跟我說半句話,為了那件事爸爸還把我狠狠的修理了一頓呢!

她還有個弟弟叫家榮長我六歲,今年剛好二十三,家榮哥年紀輕輕的不學無術,成天在外遊蕩很少看到他。

剛走進房間書包往書桌上一甩,二伯母露華打開房門探頭問我:「小剛,你……呃……有沒有看到我的……呃……」二伯母吞吞吐吐的面有難色。

「啊……什麼?」我不解的反問。

二伯母思考一會:「沒什麼!」就關上房門離去,我不禁滿心狐疑莫明奇妙著。

晚飯時,大夥圍著大圓桌本因熱熱鬧鬧的,但因家族之間相互的冷戰造成大家一片鴉雀無聲各吃各的,媽媽盛了一份菜飯轉身就往爺爺的房間走去。

這時奶奶說:「唉……真苦了瓊琳……」

「媽,哪有什麼苦不苦的,大嫂又不是做假的……」二伯一貫尖酸刻薄的口吻不以為然的說著。

「二弟,這麼說有欠公道吧!爸爸又不只光是我的爸爸,你們有沒有良心……」

爸爸還沒說完三伯母麗英冷冷的接著說:「大哥,大嫂這麼孝順我們哪有表現的機會呢?」

「是啊!誰不知道還不是想貪多一點才表現的這麼慇勤!」三伯兩夫妻一搭一唱我看老爸臉色鐵青心想這下有的吵時。

奶奶說話了:「你們都別吵了,自己兄弟還勾心鬥角的!別以為我老了什麼都不知道,家裡的大小事哪一件我不清楚的。」

三伯母麗英急著辯解:「媽,我們不是吵反正家裡財產還不是早晚都要分的,我只是說大嫂這麼能幹我們哪有機會孝順嘛!」

大人說話小孩子不敢插嘴做孫子的沒有人敢吭聲,坐對面的是二伯母露華始終不發一語,只見好像坐立難安臉色一會青一會白的,大概還在煩惱那個不見的東西吧!

「麗英,爸爸誰都可以孝順要看你有沒有心!」爸爸不甘示弱。

「大哥,你這麼說難道意思是我們都不夠孝順,所以財產應當都歸你羅!」三伯終於忍不住爆發出來大手往桌上一拍碰的一聲,害我一不小心把筷子掉到地上,我急忙彎下身鑽到餐桌底下撿的時候卻看到了一個令人不敢相信的畫面。

我看見二伯母的裙子裡有一隻手在遊走著,二伯母的大腿不停的變換位置似乎拚命的在閃躲。

「這是誰的手?」我暗自想著。

我的左邊是三伯的長女千惠依序是次女琦玉、堂弟友恭、三伯母、三伯、家榮哥……

「難道是……家榮哥!」我嚇得差點叫出聲。

「不會吧!家榮哥竟然把手伸進自己媽媽裙子裡……」我越想越不敢相信我所看到的。

「難怪二伯母一臉不舒服的樣子。」我一邊想一邊目不轉睛的盯著家榮哥的手,【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他的手在帶有蕾絲的粉紅色底褲外騷著中間地帶已經一片濕,食指跟拇指夾著二伯母最敏感的地帶不停的揉著,而二伯母為了逃避兒子的侵犯兩腿緊緊的夾住,深怕一有鬆懈讓家榮哥的指頭進入她的身體裡。

這下看的我底下不知不覺的硬了起來。二伯母的腿很均勻,雖然生了兩個孩子但依然徐娘半老風韻猶存,這是我第一次這麼近看一個女人的腿,兩眼直冒火差點受不了想把它吞下去……

「三弟,我不是這個意思,家產我從沒妄想過……」爸爸反駁著。

「那麼說是我們妄想羅!」三伯母麗英語氣咄咄逼人。

餐桌上家族間你來我往充滿著火藥味,似乎沒有人發現我蹲在桌底下。

「家榮哥也真大膽在這種時候做這種事……」

家榮哥孔武有力的手逐漸伸進二伯母的底褲裡,二伯母必須在餐桌上維持吃飯的樣子所以沒手可抵抗,很快就讓兒子慢慢把底褲退到膝蓋上,我瞪大眼睛看著二伯母最神秘的地方……淡紅色鮮嫩的肉包覆著陰唇,洞口下方溢出少許透明的液體,陰毛旺盛的自小腹蓬亂的長滿下體,因為桌下光線不好只能看到黑壓壓的一片……

一陣淫邪的刺激衝進腦門,我在快發瘋的情形下悄悄的把肉棒拉出來上下快速的套弄,一邊看著兒子玩弄媽媽下體的精彩好戲一邊用視線強姦了眼前美味的肉洞。

「麗英,話是你說的我可沒這麼說!」爸爸繼續爭辯。

「你……!」三伯母麗英一時氣結吐不出半句話來,憤而轉過頭看著二伯母討救兵:「二嫂,你倒是評評理說說話呀!」

「我……嗚……我覺得……嗯……」二伯母強壓鎮定的、很痛苦的想要掩飾桌底下的如火如荼卻又支支吾吾的語不成聲。

「我想大家還……是別吵……了,媽在這……我們……還是以家和為……貴吧!」二伯母好不容易整理出一段話。此時家榮哥的手也沒閒著豎起中指猛然的往二伯母的桃花洞裡竄進去。

「啊!」二伯母失聲的叫了出來。

「露華,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啊?」二伯也察覺到妻子怪異的臉色。

「媽,你還好吧!」大女兒淑倩望著母親關心著。

「沒……沒什麼……」

「是啊!媽你臉色好像不太好。」家榮哥一付假惺惺的多此一問眼裡帶著捉狹的神色,二伯母都快哭出來了,面對兒子的污辱卻同時要抵抗來自身體深處自然的反應,這會又要裝模作樣的應付這場戰局,她的心裡多想就這麼毫無顧忌的叫出來,讓發熱的身體得到解脫,即使兒子現在要將肉棒插進自己的身體裡她也願意……

「真的……沒什麼……可能是太累了……」

「你們看二嫂還不是盡心盡力現在都累壞了,怎麼可以說我們都沒良心!」三伯母麗英不肯就罷的借題發揮。

「我……只是做好自己的本……份……啊……那個……」二伯母嬌喘著,家榮哥用腳把她大腿用力分開好讓食指也能插進濕暖的陰洞裡。

「夠了!你們停止吧!我還想好好吃頓飯呢!」奶奶適時的替爸爸解圍。

話剛說完家榮哥把抽插中的手指緩緩抽了回去,二伯母陰洞裡一時空虛騷癢雙腿不由自主的相互摩擦,在桌底下的我色膽包天的並住呼吸爬向二伯母大腿中間猛然深呼吸一口……

「嗚……女人的香味中帶有點腥……原來二伯母這裡這麼騷……」我不知道我哪來的勇氣我居然將食指替代家榮哥再度插進二伯母的肉洞裡……

「嗯……喔……」二伯母敏感的反應著我手指的一舉一動,底下的棒子已經有點脹痛。

「哦……好緊好溫暖……」我不禁吞了一下口水感覺舌頭乾澀、皮膚灼熱,腦袋一瞬間一片空白……

等我恢復意識看見二伯母大腿內側濃熱的精液時我差點昏過去……

「完……完蛋了……這下怎麼辦!」我竟然射到二伯母白皙光滑的大腿上。

「淑倩快扶你媽進房休息。」二伯這句話像晴天霹靂打在我身上。

「她站起來那……那不就會流下來……糟了!」我後悔莫及的懊惱自己的愚笨。

「我想先洗個澡,沒事的我自己可以去。」二伯母說話的同時雙手將底褲穿回這下我才放下一顆狂跳不已的心。

大概是晚飯時身心交戰過度疲累,吃完飯就回房間躺在床上也不管大人的是非,腦子裡仍然想著二伯母溫暖腥騷的肉洞……

「家榮哥竟然在吃飯的時候用手指姦淫自己的媽媽,萬一二伯母把持不住豈不成了眾矢之的……」也許是亂倫這種違背世俗的刺激想到這裡萎縮的海棉體又澎脹起來,如果我也可以把肉棒放進那樣的濕洞裡叫我死了都願意呀!配合手部快速的套弄二伯母再度成了我冥想中的姦淫的對象。

「啊……二伯母……嗚……好……舒……服……」白色的液體再次自馬眼射了出來,我不禁虛脫不知不覺睡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悠悠的醒來已經是深夜一點多,膀胱一陣脹痛我得趕快去廁所解決。從我房間到廁所還得經過堂姐淑倩及二伯、二伯母的房間,只聽到二伯均勻的呼吸聲。

想著想著來到廁所把小燈打開進去其中一扇門就脫下短褲,忽然聽見很細微的說話聲:「你怎麼說?」

我心想:「都睡了應該沒什麼事了。那留在二伯母大腿上的精液也被洗乾淨了吧!」

我們家因人口眾多廁所也比較大加上我使用的這間隔壁還有一間。因為聲音聽起來似乎是刻意壓低的使我一時分辯不出是誰。

「……」

「不說話就是答應羅!」

「可是……我是你媽媽你怎麼可以要我這樣……」我越聽越感到奇怪,顯然是一對母子在談話……

「媽媽,你也是想吧?」

「胡說!」

「你敢說不想要這根大腸,上回還不是讓你欲仙欲死的……」

「那都是你和友恭設計好來陷害我的,要不然我又怎會……」

「友恭!那不就是三伯今年還在念國一的兒子嗎?」這倒底是怎麼一回事?

「事情已經發生了,如果你不答應我就把這卷錄影帶放給家裡每個人看!」

「不……不要,難道你今天晚上折磨的我還不夠嗎?」

「嘻嘻……反正我已經跟同學說好了,明天你知道怎麼做吧!」

「嗚……我怎麼會生出你這種畜生……自己姦淫不夠還要同學一起來……」聽到這裡我感到一種從來不曾有過的興奮,在這個大家庭裡竟有這等不為人知的亂倫事件在進行著。我偷偷的爬上隔板頂端掙扎的往木縫裡望去……啊!是二伯母和家榮哥!

「媽媽,我同學每次來都稱讚你的皮膚有多好身裁有多棒,反正爸爸現在也無法滿足你,不如就讓我和同學代勞來替你解渴,你說有多好!」家榮哥說完一臉猙獰的邪笑隨即推門而出。

二伯母一人呆在原處不聲不響像在沉思,右手慢慢的移到左胸掐了一下那起碼有三十六寸的乳房,臉上出現一副痛苦又像舒服的複雜表情,隨後左手拉起裙擺伸進那黑壓壓一片的下體緩緩的騷弄著,嘴裡自言自語的說:

「啊……我真是淫亂的媽媽……嘴裡說不要,下面都已經這麼濕了……家榮……啊……我真是一個婊子……現在就想要啊……」

我難以置信的望著這片春景看的我兩眼都快冒出火來,沒想到平時端莊賢淑的二伯母口裡會說出這樣淫蕩不貞的話來,還沒小解的小弟弟不爭氣的又豎了起來……啊!脹的我好難受……突然我兩腳一軟整個人滑下來……咚!的一聲……

「誰!」二伯母瞬間被我從淫蕩的幻想夢境中驚醒。

心想慘了!我只好低著頭硬著頭皮走到二伯母面前。

「小……小剛……是……是你……」昏黃的燈光中二伯母臉一陣脹紅,她一定恨不得找個洞鑽下去,剛才的對話和場面我都盡收眼底了,她半天發不出聲音來兩眼呆呆得看著我,加上她半個乳房露在外面下半身三角褲退到大腿處隱約看得到黑色濃密的陰毛,我的男根已經一柱擎天即將穿破褲子。

這時她才猛然回過神,用雙手遮住重要部位怯怯的說:「你……怎麼會在這裡?你……都看到了什麼?」

「二……伯母……我不是故意的。」

「你……都看到都聽見了!?」

「……」我無言以對的呆立原處。

「天啊……!」二伯母眼角滲出了淚水不敢相信的望著我。

「……」

就這樣沉默像一把尖刀不斷的往我身上捅了一刀又一刀,我不時偷偷的望著二伯母呆滯的表情,月色及昏黃的燈光將她的皮膚襯托的更白皙更柔軟,她右手捧著半露的乳房左手遮著下體濕潤的陰洞手指間依稀看得到極黑髮亮的恥毛,面對這成熟妖魅的美女半裸圖小弟弟不斷的充血使我站立的有點困難……

「小剛……你……褲子裡……藏了什麼?」二伯母也注意到了。

「我……這……」

「過來我看看。」二伯母抓著我的手向她拉去。

「沒什麼……真的沒什麼!」我想這次是我脹紅了臉。

二伯母用右手在我的短褲外沿著凸出的形狀摸索著並不時抬頭看我,接著把拉 拉下伸手將我腫賬的陰莖拉出來。

「啊……」二伯母一臉驚嚇的發出聲音。

她癡癡的看著呈現紫紅色的龜頭佈滿青筋,手指緩緩的摩擦馬眼溢出透明的液體使我腰間感受到一股難以形容的酥麻「唔……唔……」

「小剛,二伯母給你……舒服,你答應我不許將今晚的事說出去,好嗎?」

「二伯母……好……好……我不會說的……」接著她微微張開嘴伸出舌頭舔一下龜頭右手同時極有韻律的套弄著陰莖,我簡直不敢相信二伯母有朝一日會像現在正在舔著我的陽具,小弟弟在她濕滑溫暖的口腔裡感到莫名的興奮,二伯母閉起眼睛專注的替我進行口交,不一會兒只覺腦袋再度空白精門一開濃濃的精液全數射進了二伯母的嘴裡「啊……啊……喔……」

二伯母嘴角流下一部份的精液其餘的全都吞了進去,她舔了舔嘴角感覺她似乎很享受這種精味。

「不愧是年輕人濃濃的猩腥的量好多……」二伯母眼神飄渺勾魂的給我一個白眼。

「小剛,別忘了我們的約定哦!」

「嗯!」我覺得很虛弱。

她邊整理衣衫邊說:「唉!要不是你堂哥趁我…」她頓了一下,接著又說:「這畜生趁我自己在作那檔子事的時候偷偷用V8錄了下來,之後連合友恭用錄影帶威脅並強行姦淫了我,現在我也不會落的這樣的不堪……」二伯母說著便哭泣了起來。

「二伯母我一定不會說出去的,你不要哭。」我終於明白二伯母和堂姐在找什麼了。

「小剛你還小不會懂,一個女人到了這個虎狼之年最悲哀,丈夫對自己已經失去興趣又不得不保住晚節,現在又要遭受親生兒子的凌辱……

「唉……」

「……二伯母長的這麼美為什麼沒人對你好?」

「那麼小剛你就千萬不要像你堂哥堂弟這樣,知道嗎?」

「我知道,我會對二伯母好的。」二伯母總算眉開眼笑溫柔的幫我把小弟弟擦乾淨,我低頭看著她顯得莫名的愛憐不由自主的伸手摸她的臉,她抬起頭微微笑了一下:「好吧!不早了我們都回房間休息吧!」

「嗯!」

第二天一大早匆匆忙忙的穿好校服趕著上學去,心裡卻萬分期盼晚上的到來,家榮哥的同學今天要來家裡我得不能錯過這場好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