豔俠蕩心

(一)

煙波萬頃,浩翰無際,點點風帆。朵朵白雲,暮春之月的洞庭湖,拂面不寒,陣陣而來的湖風,似有如無沾衣欲濕的煙雨。

朝陽約麗,金輝萬道,水波清清,耀起金蛇飛舞,這時候湖邊傳來款乃一聲,一葉小舟,正迎著漸起的朝陽,揚起半片白帆,退潮風急,乘風鼓浪,直同萬頃湖心,遙對微露青螺一點的君山,疾馳而去。

這一葉小舟,在湖面上平穩如飛,船頭上,並肩而立,站著一對青年男女。青衫黃衫,迎風飛舞,男的身佩寶劍,女的腰圍配劍,彼此笑語低迥。恩愛異常,真像是一對神仙中人。

靠岸登陸,偎依遊覽君山景色,男的為江湖美男子,以神宮九式馳名,威震西湖,其俊美之貌,蕭灑風度,風靡武林許多嬌娃追逐,數年遊俠,終為百花幫幫主千金征服,拜倒石榴裙下。

百花幫主妙手觀音,嫁夫雙掌震天諸葛民,為雁蕩弟子,數年前正邪大會,雙方傷亡慘重,諸葛民受傷而亡,百花幫也等於瓦解,原幫主重傷將死之時,召妙手觀音,以掌幫務,但她夫死,灰心意冷,結束殘局,解散部份幫友,帶著諸葛民遺女,隱居深山,百花幫現只有幫主及數名徒弟,可謂名存實亡。

諸葛芸在寵愛的環境中長大,長得艷麗絕倫,面如玉容,柳葉細眉,鳳目桃臉,膚色如雲,恍如仙女下凡。

其師散花聖女,為西南聖女峰雲台觀主持人,該院除聖女及師姪兩人,無其他人,正邪大會之時,她展師門武學,威震群邪,即退隱江湖,五年前收諸葛芸為徒,三年期滿返家奉母。

一年前以師門威望,獨特武功,行俠江湖,人稱絳衣仙子,與其師姐雲台仙子、白雲仙子,合稱雲台三仙:武功、美艷為江湖弟子稱羨,出道未久,遇美男子之稱,婁南湘。

一見投緣,並肩行道,數月即返家叩母,結為夫妻,羨煞許多人:成雙遊俠江湖,今登君山遊歷。

兩人偎依親熱的談笑,身心沉醉歡樂中,步行叢林邊,忽聞震天哈哈大笑,聞聲配步抬頭觀望,覺得笑音甚熟,猜想何人,心內一動。

心念才動,只見林中走出一人,身體奇偉,方面大耳,兩目威風有神,步履沉穩,漸行一丈外,望他兩人含笑不語。

婁南湘見之,突然一驚,猜想不錯,今日冤家狹路相逢,然而夫妻兩人,未然怕他,但暗箭難防,不得不小心,暗運功力,帶著迷人微笑道:「羅大俠,久違了,令出相遇未知有何指教!」

來人是中原道上,特出人物,正邪大會後第二年,他出現江湖,為平靜的武林,引起一陣騷動,人狂正邪之間,行事任性,率意而為,做了幾件震驚天下大事,闖少林武當,殊殺天地兩派,以其危異深厚的功力,神奇莫測行徑橫行武林,黑白兩道畏懼,稱陰陽掌羅鋒,無人知其師承來歷,其言談豪爽,粗曠有大丈夫氣質,行動神秘。飄浮不定,時隱時現。

諸葛芸剛出江湖,曾為中條八怪所圍困,當時筋疲力盡,要失手被捕,為其路過挺身而出,數合之間為其雙掌所殺,手段殘忍,無一人活命,解救其危難,對其很好,追求甚力,但厭其殘忍,不告而別。

今日狹路相逢,未知兇吉,羅鋒對她,一見鍾情,當日不告而別,因事未能追從,後聞其婚甚怒,多方打聽之幸也。

婁南湘並不知其妻為彼所教,而發生一種錯覺,今日相遇,不遇巧逢,兩無冤仇,只為武功爭雄,諸葛芸也末想到死神降臨,本想招呼,怕他有所纏綿,其夫生疑,故作不識。

羅鋒七八年江湖行道,一同任性行事,而今見到口饅頭,為其所奪,有意而來,又見她對其冷淡,親熱之狀,殺機早起,出手決不容許其生離,在他話完,雙掌十成,大叫一聲,「拿命來!」

「碰」的一聲,帶著半邊零厲之聲音,震飛之下,即時倒地。

諸葛芸速往救,都來不及,其夫已送命,神清淒厲的,以全身之力,猛樸他胸前,口中叫道:「惡賊,我同你拼了。」

羅鋒掌震婁南湘,障礙除去,內心大定,對她來勢,毫無顧慮,斜身伸手,以擒拿法,兩指挾其脈門,右手伸指點昏穴,向懷中一帶,挾著嬌身,心滿意足的狂笑,展開身形,以神行無影之法,隱身穿林而出。

諸葛芸醒來一望,身在室內,房中巨燭如晝,共有四枝火燭明亮亮地在四週燒著,臥床長大,四面無遮,本可容納七八人的床舖,這時已有數人,在那裏追歡尋樂,春色無邊。

床上橫臥三女,赤身露體,年紀有二十餘,粉臀雪股逗人遐思,那白羊似的身體、還有點輕微抖顫。陰穴及腿跨問,淫液到處流滿,她們疲乏的鬆散仰臥,艷的面上春情蕩樣,充滿幸福快樂的笑容,閉目休息。

而床沿上,有一個赤條條,全身肌肉結實,身材健偉的男人:正壓著一個裸體的女子身上,做那風流事兒,他的兩只巨大毛掌在肥臀腿腰和玉乳上,不住揉差摸弄,更用嘴在她的粉臉嬌客上,亂嗅亂吻著,不時運用著健腰挺動抽插,行動自如,任情任性馳聘著。

身下的女子發出陣陣呻吟,舒適快活婉轉嬌呻不已,四肢緊緊夾著健身,死命的抬挺搖擺著玉體,極力承迎。急緊有力的攻勢,只聽她淫哼浪叫:「爺!你舒服嗎?啊!我不行了…,妳的……」

「乖乖!還早呢!喜…她們幾個浪貨,都痛快了,.我還沒有過足癮,快將功夫拿出來:也讓我舒服。」

諸葛芸見之,又羞又怒,恨不得一刀殺死他,【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但因身體精光,手腳被分開吊著,脫身都難,心有餘而力不足,緊閉雙目,不願見其淫浪之狀。

眼不見但耳聞其聲,那淫哼浪態,陣陣襲進心田,回想婚後生活,每次尋歡都滿覺樂,但好像未能解決性,剛到樂趣之時,他已滿足射精。而少女嘗到其味,已經足夠快樂,便況不了解其中之情。

今日聽著其歡樂之情,才如歡樂之中,還有極樂,想不聽已不可能,更增加恨意,夫死未知今後怎樣過活,眼似張似閉。飄望動人之態,終於事了,他稍息即起,「海」!全身都是勁,陽具粗壯長大,赤頭玉莖抖顫,約七八寸長,粗如酒杯,比其長若一倍,那粗曠雄偉氣息與姿態,令人迷惑,滿帶著自得笑容,慢慢行近,陽具與腿跨之淫液,也不擦去,感覺情形有點不對,自己命運已經淒慘無比,夫死失貞,怨根未報,只有聽天由命。

羅鋒早知她醒來,現在垂首閉目,假裝昏迷而已,剛才尋樂是給她看,使其知性能旺盛,技巧高明,引其慾念,達到自願的目的。

近前手托其部,對其凝視,雖沒有少婦成熱之味,但另種風情,也很動人,何況早已欣賞。

烏頭黑髮披肩,白中透紅的嬌容,鼻隆小巧的嘴,緊閉大眼帶有怨恨之色,全身肌肉白潔光亮,透出陣陣幽香,玉體嬌媚軟若無骨,豐滿結實,玉乳高挺,腰細腹隆,稀黑的陰毛,蓋著迷人的洞,露出陰唇,紅黑白相互交輝,玉腿修長,骨肉均稱,無處不美,見之消魂,撫之柔軟,滑溜異常,愛不忍釋,真是人間的尤物。

羅鋒愛之,見之魂飛魄散,慾火猛漲,雙手環抱,猛吻不停。

諸葛芸為其騷擾,張目怒視,猛扭身體,怒罵不停:「惡魔!淫魔!不得好死,有一日定得慘報,我恨你得要命,快放了我,不然我要叫。」

羅鋒聞之,狂笑不止,一手抱著細腰,將陽具抵著陰穴口,另隻手握揉玉乳,望其羞怒之容,言道:「寶寶,不問你對我如何,我愛定了妳,叫也無人來救,天下任何人都沒有這巨陽,使婦女能滿足,你嘗到其樂,那時恐怕你捨不得離去呢,快聽我的話,不要想那死鬼,我們過著甜蜜生活……」

言到一半:警鈴忽響,因其生平殺人如麻:不問黑白兩道,只要犯其手,決不容許活命,當時少林、武當、華山,衡山五派掌門,連合陣線決定除去他,本因無法追尋其蹤,因其挾持諸葛芸,奔馳目標過大,為衡山門人發覺,一面通知其師,一面追蹤,才知隱居南嶽。

各派得知消息,聯合各派精英,跟蹤而來,將其居處,四面包圍,才由少林監跟大師,公開叫陣。

該處為休息處。平時行道江湖,孤身單形,從來沒有合作人,此地只有四女,及僕人兩人,因其天性與眾不同,決不採花,要對方自願,兩女性和他接觸後,都死心愛他,而向諸葛芸還是十年來第一次。

傳警之後,諸女連忙穿帶,他先穿好,點其軟麻穴,將其穿好,背其身上,收拾細軟,圍在腰上,對她等說道:「強敵來臨,大家奮力衝出,各自東西,有緣再見。」

諸人知道,只要稍抵抗,分散敵方,憑其功力,才可衝出逃命,來人對諸人並無深恨,決無生命之險,大家奔出暗道,四面拒敵,悶聲不語,死命攻敵,他乘機以黑暗之處,徒個衝出包圍,落荒而去。

等領頭的人,知道他向西南奔去,才急傳令向西南方圍攻,勿給他逃去,各門派人等,向西方追去。

羅鋒武力高強,輕身功夫超人一等,加上地勢熟悉,終於追蹤之人,失去目標逃至十萬大山中老家。

十餘日晝伏夜行,再經千辛萬苦,一路上對諸葛芸愛惜倍至,飲食臥眠照顧週到,但荒山叢林中逃躍之間,披徑歷險,兩人衣服破了,時在驚魂中,直至十萬大山旁才噓了口氣。

諸葛芸每想逃走,而無機會,他監視嚴密,行背坐臥,為其點住穴道,軟綿無力,任某輕薄,連大小便也要親自照應,忍者極端悲恨,但見不眠不休,奔逃隱藏,對其鍾愛之情,也曾感動,在恨愛心情下,悶聲不響,為其背著逃亡,假若不是有她,他也用不著如此,可憑其武力機智,反身一戰,未知鹿死誰手,可見其愛之深切。為她冒著辛苦兇險,吃盡辛勞。

行至山中深處,在一個夾谷口停下,解其穴道,扶著她並立,望著春山綠水,直立的瀑布,藍天深藍,綠水碧綠,蒼蒼山頭,倒掛的流水,衝激山下,下有個水池,清涼見底,地上短小綠油油的青草,襯托幽谷。清雅宜人,使歷盡辛勞的人,心身皆爽,俗念俱消。

諸葛芸雖解穴:多日點穴,一時未能恢復,酸軟無力,靠在其懷,羅鋒離此十餘年,今返舊地,覺得令人回憶無窮,稍息挾其走到水邊,解除二人內外衣褲,抱著嬌身,沉入水中,洗盡污物。

然後二人赤臥柔草上,望著傍晚的景色,細享山靈之色,已舒身體上辛勞,各自沉思幻想。

羅鋒痠勞盡復,翻身抱裸身,盡情擁吻,撫其光滑似玉的玉體,陽具抵在桃源洞口,磨弄陰核。

諸葛芸知道抗拒無力,假若早先還其自由,雖無力拒絕,但也可自盡,半月被其熱情所感,每日在其有力的懷抱中,感覺其粗野曠氣愛撫下,沒沉另種神秘之境,引發先天淫慾之念,若拒不捨,不拒又無以為情,心情極端矛盾荒亂無主,現為其熟撫溫柔動作,奇思劇起。

臉似桃花,媚眼水汪汪,週身似火,血液翻騰,心房急跳,酥麻酸癢,不停的抖顫,酸軟無力的呻吟。

羅鋒漸覺其情動,更加溫柔體貼,輕吻嬌客,細握揉摸豐滿玉峰,小心履磨陰核,一點點逕往裡送。

她這時春上眉稍,慾火高升,淫液狂流,顧不得血仇恨意,嬌羞扭動,似迎似拒,婉轉矯呻不已。

他的陽具為溫熱的陰穴,傳來陣陣熱流及身香,薰得飄飄然,猛力挺動,巨陽往穴中送進。

「啊!」痛得她咬牙裂齒,輕微的抗拒。

他稍停將陽具大力的頂進,直抵花心,還有二寸餘枉外,擁抱嬌身,輕聲的安慰她,細語道:「我愛,好妹妹,痛是一下,等一下抉樂就來,忍一忍,我永遠愛你,我犧牲名譽及一切,要獲得妳的愛。」

諸葛芸痛淚流出。錐心痛嬌身直抖,神情迷亂,被其甜言密語,熱烈聲音,溫柔的情意,安撫及慰藉痛與驚恐的情緒,反手抱著他雄壯腰背,抖喘著嬌呼:「哥,輕點,我太痛了,我……我從來沒有經遇巨物,妳是愛我的,要多多愛措,不要使我受不了。」

「妹妹,我親愛的芸妹,妳放心吧,我雖外表粗魯,對旁人兇狠,對妳是愛極八三.了。決不會使妳受絲毫委屈,但第一次是免不了的,等下讓妳嘗過人間極樂,今後我以妳的歡樂為歡樂。」

「鋒哥,我不是淫賤,不顧夫仇,實為妳深情熱愛所感,望你能多體貼,我現屬於你、只要示不負我就好。」

「芸妹,只要你信任我,我決聽於妳,對妳不光是慾,而是愛阿!」

甜言密語,恩愛畏依,細述衷情,痛苦已漸消失。

酥麻遍體,奇癢贊心,心火如焚,實耐不住,輕搖慢擺,微挺陰穴,雙腿環顧其腰。

見其眉舒微笑,身體抖動,而陽具插在陰穴中,又舒服,又痛快,但悶熱難受輕抽慢送。

四週寂靜無人,柔軟草場,兩入露天席地,追歡尋樂,慢輕援為快急,毫無顧慮。任情任性,咨意尋歡。

她為粗壯有力陽具,插得舒暢異常,玉乳揉得酸酥遍體,淫慾大起。盡力搖擺細腰,擺動豐臀,陰戶抬、夾、轉、旋舞動不停,承迎轉合,盡其所能。

羅鋒在嬌媚浪態之下,溫柔撫、摸,以其長大的陽具,在其穴中挺動,極盡性的技能,使其享受快樂。

諸葛芸雖非初次歡樂:但在其憐愛下,享盡其中樂趣,快樂的暢流多次,歡樂得似瘋似狂,靈魂飄散,低聲呻吟。

「鋒哥,我愛,我今日才嘗到,真正的快樂,快用勁啊,我樂得如登仙,你快樂嗎!唉!我恨你為什麼第一次見面,你不強迫我,使我得其歡,而使那死鬼,空佔一年的便宜,嗯!嗯!樂啊!這是天堂!你的本領真好,我我流……哼!快用勁搗,妳不要顧慮,憐借我,我實需要大力搗,嗯,我是又淫又騷的蕩婦,哥哥搗死我好了,我恨你、愛你,你…你…」

一個極力承歡,一個憐愛有加,男情女愛,通力合作,達到愛頂點,慾的奧境,真正了解歡樂之情。

她雖盡力奉承,但初次得其味,淫精流得不少,力出盡了,歡樂之中昏迷過去,嬌噓喘喘,不動。

他雖歷盡蒼桑,像她這樣淫浪,還是初見,其美容嬌身,承奉功夫,使得其享,伏在柔軟玉體上,靜視媚態,細想剛才滋味,舒適快樂。

見其樂昏了,覺得這朵有剌的花朵,今後永為其懷中人,細心撫摸嬌嫩肌肉,陽具插底花心,揉轉磨動。

半刻醒轉,張視其面,抱其首吻遍臉上,喜吟吟依畏著,享受巨陽給予,奇異功夫,並領略其情趣。

漸漸慾念又起,抱著健背,環挾其腰,玉臀隨其轉動,嬌媚異常,香舌抵其面,媚目挑情。

他這時得知其心悅誠服,拿出全身本領,以其大半陽具在陰穴中,游挺、搗、插,時而疾風掃落葉,時而懸懸洞口展磨,滿足地,引誘她,軟暢難過遍嘗各種滋味,引其瘋狂形害,使其沉浸歡樂中。

她為其溫柔體貼慰藉,或迅速快捷,凌厲無比,猛力抽插,玩得酥麻奇攘,暢快瘋狂;骨軟精疲,神魂飄蕩,淫浪不絕,淫液也流個不停,逗發了天賦騷媚姿態,瘋旺尋樂,嬌聲浪叫,天地變色。

羅鋒宿願得償,享盡甜密溫情,終於嬌媚狠態之下,舒適的射精,點點封花心,快樂的流出。

兩入心滿意足,解決慾火,得到歡樂,還愛的擁抱,休閒沉浸幸福樂境中,靜靜的回憶,及追尋未來。

半夜涼氣浸入,才使烈火中有知覺,互相凝視,狂吻親熱,細細溫存:懶洋洋起來,擺動走至樹下,抱依樹上,低低情語。

他細賞她嬌豔欲滴之絳唇,那充滿青春之火,嬌小而秀的玉體,多方接觸,飽嘗豔色,愛撫不已。

她對方面大耳細視,撫摸健壯體格,畏依其懷,陶醉粗壯氣息中,為粗長陽具迷亂,喜愛其粗野溫情。

溫情熱愛,慾望火花漸由心房漲大,貪歡的人兒未知其它,只知享樂滿足意念羅鋒抱握細腰,使其陰穴,對準直立的陽具,慢慢伸進,然後含其玉乳吸允,並撫摸豐滿的玉臀。

兩人再度作樂,開閉自如,時匝鎖,時吞吐,扭腰擺臀,極盡配合,不知天時早晚,露天席地,各姿各態,任情任性,恩愛纏綿,翻滾草地上,纏綿緊貼,盡心盡力,享天賦之樂。

愛愈濃,情更重,真心熱愛永不分離,男的全身是勁,女的騷媚入骨,允、舔、吞、吐、撫、摸、捏、差、揉,擁抱於懷,甜似蜜,挺陽坐陰,花樣翻新,淫液如高山流水,潤滑異常,遍體香汗林林,哼叫嬌呻,堅硬的陽具直搗得她骨酥筋疲,陰穴香肉,又紅又重,直弄到天亮,才昏昏睡去。

日到中來,幽幽醒來,他感心身皆舒,而她第一次這樣出力,骨筋酸痛,兩人站起,走至水邊洗盡泥穢之物,稍進飲食,轉進叢林中,將他從前在樹居住之所,打掃清潔收拾一番,為兩人生活久居之計。

恩愛纏綿半月餘,怨恨早忘,變為歡喜冤家,終日尋樂,諸葛芸雖感歡樂,但對其過人的天賦,實在吃不消,深山之中未能尋人代替,只得咬牙忍受疲勞之苦,每日曲意承歡。

有一日午睡,羅鋒先醒,望著懷裡嬌娃,覺其無處不美,柔軟的玉體,像隻綿羊,畏依靜伏,尋歡時那股騷勁,熱烈如火之情,橡蛇樣纏綿不休,面帶歡暢的笑容,安靜臥著,不忍驚醒她,輕輕起來,去山泉洗個澡。

行出林木之地,耳聞泉水處有陣輕微歌聲傳來,聲音美妙悅耳,如是婦女,但深山中那個會來,定是武林中之入,輕身縱躍潭旁石後備看,原來是個妙齡少女,赤裸裸戲水。

看得神奪魂蕩,肌膚白嫩,王乳高挺,面似嬌客,嘴裏哼著山歌,尤其腿跨間,烏黑陰毛一片,恐怕還是原封貸呢?

他一聲狂笑跳至潭邊,雙目看視,水中女子,被笑驚顧,見一赤裸健壯男子,站在潭邊望其大笑,尤其下身,那赤頭粗長一根陽具,隨其笑聲顫頭動腦,羞得面紅耳赤,心膽皆驚,雙手抱胸,蓋住王乳,驚叫一聲,閉目蹲在水中,躲避無門,芳心無主,嘴裏大聲啤著:「惡魔,快走開,否則本仙子與你拼了。」

羅鋒見其狼狽的樣子,非常得意,正要下水拉取這個美人魚,忽聽身後有叫的聲音:「鋒哥,不可,這是我師姐呢。」

他只得止步,水中人聽聲音很熟,張眼望去,又是一個赤裸女人,而是芸師妹,感到很驚奇,師妹同這野男人,怎歷連衣服都不穿,而且稱呼親熱,那新婚未久的婁南相那裏去了,又羞又急。

諸葛芸連忙借機,對羅鋒耳旁輕說幾旬,他無言轉身而去,她等人影不見,才下水到她身旁,說道:「師妹,妳怎麼到這裡來,而無顧慮的洗澡。」

白雪仙子張肩望看師妹,含羞道:「我是奉命同大師姐來採藥,分手後藥先採完,行到這裡,我兒水清四周無人跡,才大膽洗澡:雖知遇上這事,怎麼你們連衣服都不穿,而到這裡來,妹夫那裡去了,這人是誰呢:」

「師姐快起來,等下我再和你說。」

兩人出水,趕忙穿衣,兩地還是赤裸,一回回屋將藥草放好,收拾晚飯,羅鋒沒有露面,姐妹兩吃罷,同回臥室,同榻而睡。

諸葛芸不言過去之事,只談其鋒回人品,武功及床上功夫,閨房樂趣,嘴說手動按撫挑逗其身,並解去障礙衣物,赤裸擁抱。

白雪比她大約十歲,很少接觸異性,男友之情更加茫然,雖末出家,但已丫角終老,今兒異性赤裸露其眼前,再為師妹得言其中樂趣,並手腳示範,感他威武雄壯,實是可喜人特,內心「碰」「碰」的跳動,也只有羨慕而已,閉目靜臥著不動。

諸葛芸知道她春心動了,已被挑起情慾,只要再加引誘,即可上鉤,讓鋒哥滿足,見閉目不動,反手招一招。

羅鋒白日得其授計,故意避開,早在門外借燈光,注視房中動作,見其招手,輕手輕腳進房,走到床邊輕聲的問道:「芸妹,她睡了嗎,我要妳啊!」

「嗯,睡是睡了,但你輕點,用隔山取火式,不要驚醒她只能稍慰你一下,明日她離去再痛快的玩吧!」

他也側臥床上,緊貼其背,伸手握其乳房,她兩乳房緊抵,陰穴密合,他手握兩個玉球,其陽具由後面伸到兩穴之間,三人等於合在一起。

白雪本想裝睡,讓他行房好知樂,誰知其粗大的手握玉乳摸弄,酥酥麻麻,陽具抵著陰唇磨擦。陣陣熱流傳遍全身,有種說不出的舒適快感,但又有陣酥麻三味,心跳血熱,奇癢遍佈,自然抖顫,想拒不捨,若拒不能。

羅鋒見其不拒,放心大膽,咨意按撫,阿那赤體,雪白嫩肌,圓而潤滑之膚,堅挺的乳蜂,高聳的香臀巡孔,巨陽挺插磨展,那真逗人遐思,芳草叢之間,增其情慾之念。

一股慾浪,猛地潮勇而起。

諸葛芸見她已不安的扭動,輕微的呻吟,知道是時候了,輕身的一轉,讓出地方給他好行動。

他連忙靠過去,緊緊的抱著,嘴蓋其唇,將她壓在身下,移動赤體,使其臥正,陽具急速轉動,磨其陰核,不給她喘氣之地。

她這時已神魂迷亂,好奇與慾火,放棄一切反抗之力,任其而為。

羅鋒意想不到艷福自來,微用勁力,陽具衝關而入,雖未能全根而進,已進溫暖夾小的陰穴之內。

「啊!痛死我了。」

他細聲慰貼丁輕吻雪白之面,手揉堅挺的王乳,並停止不動,才道:「好妹妹,忍一忍,痛是女人必經第一關,等下就會好的,那時只有快樂而無痛苦。」

諸葛芸也貼耳細慰,並講先苦後樂之味,歡樂之道,應樣的應付攻勢,及各式各種的姿態。

此刻痛已消失,慾火重燒,自動的在下搖擺挺動,陽具自然挺抵,深入玉戶之中抽插的陽具,忽緊忽鬆,激起了一陣麻癢之感。

羅鋒的一雙迷媚眼睛,聞著由她蒸發出來的幽香氣息,及一股一陣熱熱的液體,熱得龜頭非常好受。

終於她領略其中樂趣,歡暢的呻吟,滿足微笑,軟倒在床。

這時他對兩朵嬌花,輪流玩,反覆繼續的淫樂著,歷經一夜,纏綿熱烈的曠野荒淫,貪歡作樂,三人全都獲得高度的滿足,緊擁在一起,帶著甜密的笑容,在雞鳴時,睡入夢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