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情色生活(十)母女同床共樂

原著:上抓下兔 喝酒茫酥師

岳父一走,助仔和阿文便左右各一邊往岳母身旁靠近將岳母挾在中間起身不得,於是兩人便開始脫下外衣,得意地向羞紅粉頰的岳母展示他們壯碩的體格。

助仔皮膚曬得又粗又黑,上半身體格成倒三角形地健壯如牛;阿文則顯露出環繞著上半身、深藍色的龍鳳刺青,讓岳母看得心底亂撞而粉頰更顯暈紅,同時兩人分別用言語挑逗岳母。

助仔:『媚娟!你看我體格壯得像頭牛吧?房間內再粗重的工作,我都會作哦!』

阿文:『媚娟!你看我身上這對龍鳳刺得好不好看?要是你喜歡的話可以和我來個龍鳳配。』

岳母對於兩人的葷色言詞忍不住嗔道:『房間內就算有再粗重的工作,我也不會麻煩你,還有有誰會笨到的和你這流氓龍鳳配呢?』

助仔:『哦!是嗎?真的不用麻煩我嗎?昨晚看致永兄在陽台上一副很吃力苦干的模樣,好像有點力不從心的樣子?你確定真的不需要我幫忙嗎?』

阿文:『對嘛!昨晚陽台上那個騷貨一副賤聲蕩叫一臉淫浪的樣子,嘴裡還喊著要人操穴強姦,看來很欠干的樣子,你確定不需要我幫忙滿足一下需求嗎?』此時,助仔和阿文兩人邊說邊脫,全身上下只剩下一件子彈型內褲,由於讓助仔和阿文捉住把柄岳母不敢出聲反駁,只有低著頭不敢看他們倆個,但雙眼的餘光仍瞧見倆人的重要部位,從膨脹撐起內褲形狀的大小來看,岳母心想倆人胯下尺寸必然可觀,岳母下意識身體敏感反應,浪水已漸漸濕潤內褲底部,人不由自主的雙腿摩蹭陰唇。

阿文趁著岳母迷惘之時,右手則伸入胸罩內用手指撥弄乳頭,岳母只有用手臂僅挾輕微拒絕抵抗阿文的挑逗︰ 『媚娟!你老公不在家,家裡只有我們兄弟,不如讓我們兄弟替你老公好好疼惜你一下。』

岳母本來害羞不肯,但在春藥的催化下,自己婀娜的嬌軀正給二個猛男視奸著,春情似已勃發,慢慢地在猛男面前扭腰擺臀宛如思春,有時愛撫酥胸,擠出誘人的乳溝,玉手愛撫著大腿溝和三角褲,好像水雞欠干的寂寞少婦,令二人看得目不轉睛豬哥口水直流。

阿文:『媚娟!你身材真好,看到你懶教就硬起來了。』

助仔:『真是欠人幹的蕩婦,一次就討二個客兄,等一下一定把你奸得爽死。』

阿文:『快來坐在我大腿上,欠干的婊子!』岳母也害羞地跨坐在阿文粗黑的大腿上,讓敏感的私處隔著小內褲磨擦阿文的大腿,不時發出雞邁被搓爽的呻吟。

阿文:『這樣磨你的水雞爽不爽?小騷貨!你的奶子真大,今天我要搓爽你的奶子,干破你的小水雞。』阿文看著岳母堅挺的乳峰,忍不住一手一個用力捏住把玩,摸著柔嫩滑溜的玉乳。看著岳母呻吟欠干的騷樣,助仔露出征服者的淫笑,看到岳母的騷樣早已雞巴怒脹:『快一點!小騷貨!讓我爽一爽。』

岳母也害羞地臉紅的說:『助哥!人家的乳溝癢癢的,可不可以幫人家舔一舔……』助仔見岳母如此風騷,也忍不住用手捏住一對玉乳,舌頭在乳溝舔弄,然後雙手用力搓揉岳母的嫩乳,再用口含住她粉紅的乳頭吸吮,還發出『嘖嘖』的吸乳聲。

岳母:『助哥!你的手好壞,摸得人家咪咪好用力,你的嘴好色,吸得人家乳房好用力,快被你吸出奶汁了……』接著岳母也在阿文頭上擺動豐臀,讓穿著小三褲的私處在他面前搖擺誘惑。

阿文看著岳母粉紅的小內褲在眼前晃動還露出幾根藏不住的陰毛,忍不住用舌頭舔了舔嘴唇,下體的陽具已被岳母誘惑得暴脹不已,忍不住雙手抱住她的臀肉,用舌頭吸舔著岳母半濕的三角褲,岳母細嫩的陰阜被他粗粗的鬍渣磨得又癢、又爽,淫汁正給他吸舔著。

岳母:『阿文哥!你的鬍子好粗磨得人家妹妹好癢好癢,你吸得妹妹又流湯了,哥哥……你好壞!』

阿文:『這樣吸你的水雞爽不爽?你的屁股真大摸起來真爽!』阿文一邊吸吮著岳母氾濫的三角洲,一邊用手揉捏她性感的臀肉,時而用力拍打臀部,發出『啪啪』的聲響,令岳母有被淫虐的快感。

岳母:『討厭!你的手打得屁屁好用力,害人家好羞……人家的水雞湯又給你吸出來了……啊……』阿文已好幾天沒強姦婦女,看到岳母發情的騷樣,下體也漸勃脹,看到眼前這思春的少婦,大雞巴豈肯放過岳母欠干的雞邁,他已脫掉內褲了。

阿文:『助仔!你爽夠了沒?我的爛鳥已經硬梆梆了,想要馬上干破這個查某的雞邁了。』此時岳母也看著眼前這個征服女人的高手--阿文,想到平時被他強奸的婦女樣子,今天竟然自己要享受被強姦的滋味,不禁臉紅心跳不已。

阿文迫不及待地伸手想解開岳母睡衣︰『不行啦……不要……不要這樣啦……』岳母害羞地用手抓住身上性感的睡衣,不讓阿文得逞。

助仔:『媚娟!別遮嘛!誰讓你穿的這麼性感睡衣,讓哥哥我看的懶鳥都快硬了!』

阿文偷偷走到岳母身後左手一欄便摟住岳母細腰,將胯下接觸岳母的臀部摩擦,右手架開岳母遮住的雙手,讓助仔瞪大眼睛直瞧著岳母玲瓏白皙的身材,全身雪白細緻婀娜苗條的肌膚,給助仔這色狼視奸,那件的半透明絲質內褲似乎隱藏不了內褲內濃密的陰毛,而春光外洩。

助仔:『媚娟!你這件內褲真是性感好看,可以看見裡面一撮黑黑的雞邁毛,你穿這麼性感的三角褲是要勾引客兄的,對不對啊?』岳母下體私處的雞邁毛給助仔瞧著而害羞不語,私處下意識掙扎反抗反而讓臀部無意地磨蹭阿文勃起的懶鳥,岳母想不到自己掙扎的扭動,反而讓自己的肉體與阿文更親密地接觸。

『亂說……人家才沒有勾引……是特地想穿給老公看的……想不到被你們兩個便宜了……羞死人了……』岳母羞道。

阿文:『媚娟!你屁股真會扭,扭得哥哥懶鳥好爽,哦……真爽……!』阿文食髓知味把手攬緊岳母的腰間扭動美臀,畫圓圈地磨蹭著自己勃脹不已的懶鳥。

岳母的臀部被摟緊,阿文高高凸起的懶鳥不停旋轉地磨弄豐臀,岳母害羞不已地求饒:『不要……不要這樣啦……啊……別再磨了……別再畫圈圈了。』於是,阿文摟著讓岳母轉身過來面對面,岳母雙手按在阿文厚實胸肌,看著眼前一身刺青和結實健壯的體格,岳母一時害羞卻忘記將雙腿夾緊。

此時阿文已起身抱住岳母的嬌軀,全身摟住岳母柔嫩細白的肌膚,令他舒爽不已,【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想不到今天強姦到一個性感的少婦,懶教也昂然挺力。

阿文:『小騷貨!被強暴犯抱得爽不爽?我們來跳一段黏巴達,讓我這支女人的英雄--大雞巴,好好磨爽你欠人幹的雞邁!等一下再奸得你爽死!』說著阿文已摟住岳母雪白的嬌軀,雙手抱緊岳母的臀部,讓自己高凸的陽具隔著三角褲磨弄她淫癢的私處,兩條黑白肉蟲相摟,形成視覺強烈對比!

岳母:『啊……你抱得人家下面好用力……你的壞東西又撞到人家小雞了……小穴又被磨出汁了……討厭……文哥……那麼會挑逗女人……壞死了……』岳母被強姦犯摟住,小水雞正被他的大雞巴四處磨蹭,想到自己被強姦犯抱住,又羞又爽內心深處想被男人強姦的情慾正在萌芽,只好羞得雙手緊緊摟住他粗壯的背部,一對嫩乳按摩著阿文刺青的胸膛,小鳥依人般把頭靠在他肩膀。

阿文:『小騷貨!想不想被色狼強姦?被我奸過每個都會背著老公再找我偷情,還有人老公精蟲少要我幹得她懷孕,你老公若不能生,我可以幫他幹得你大肚子。哈……』

岳母聽到阿文說要幹得她懷孕不禁害羞臉紅:『你好壞!強姦人家還要幹得人家大肚子,被強姦犯幹得懷孕!羞死了!人家才不要……』岳母嘴上雖說不要,雙手卻摟得阿文更緊,胸前的玉乳也更緊密地伏貼磨蹭他的胸膛,臀部也欲拒還迎地搖擺,讓私處的陰部磨爽阿文的大雞巴。

阿文:『別害羞了!小騷貨!被我這強姦女人的高手幹過雞邁後,你會更喜歡讓色狼強姦的,我再介紹其他強暴犯去你家強姦你,好不好?保證你被色狼強姦得大肚子,生下一個強暴犯的野種,哈……』岳母雖內心深處想被男人強姦,但礙於禮教不敢表露,今天被阿文一說頓時小鹿亂撞,還說要找色狼去家裡強姦得她大肚子,令她又羞又暗爽。

岳母:『你的東西好粗磨得小穴好癢,人家才不喜歡被色狼強姦呢!被男人強奸得懷孕羞死人了!人家才不要……』岳母嬌嗔著也撒嬌地在阿文胸前輕拍著,內心有無限的春思。

看著阿文緊緊摟住岳母的玉體,兩人的性器隔著三角褲親密接觸,阿文也擔心讓助仔搶頭彩,下體的雞巴也怒脹不已,急著要先插入岳母的雞邁。

阿文:『小美人!讓我來打頭陣,先把你小雞撐開一點,等一下助仔的大雞巴幹起來較順暢,今晚我們要輪姦你通宵,好不好?』

岳母:『討厭!人家怎麼受得了你們的輪姦……』

阿文:『別羞了!反正你老公懶教短、體力差,不如讓我們粗勇的流氓幫你老公盡一下房事義務,只要你寂寞空虛時,就來找我們討客兄,順便幫你老公幹得你大肚子。哈……』

岳母羞著說:『不行啦!人家不能對不起老公……』

阿文:『媚娟!把哥哥摟緊點,千萬別害羞。』岳母被一個流氓緊緊摟住,胸部密實地貼著健碩的胸膛,下體私密處也被勃起高凸的懶鳥時重時輕的磨擦著,加上阿文技巧的毛手不時愛撫岳母胸部,漸漸地岳母被猥褻摸弄得閉目沉吟。

『媚娟!阿文哥這樣摟抱你,舒不舒服?』阿文在岳母耳畔說。

『討厭!你的手亂摸人家乳頭,全身給你緊緊抱住還用下面的壞東西磨人家的小……穴穴……好不難過哦……!』岳母不禁低頭細聲說著。

『媚娟!你的身材前凸後翹摟起來真爽,下面的懶鳥被雞邁磨得已經硬梆梆了。』岳母不敢抬頭看阿文,雙腿被阿文用腿架開,阿文的懶鳥已露出內褲,龜頭正好頂住雙腿夾縫處。

阿文拉下岳母內褲退在大腿上,用手搓著勃脹的懶鳥說:『媚娟!先讓歌哥的懶鳥把雞邁磨爽,這樣雞邁才能流出汁,才能讓懶鳥幹得又深又重。』

岳母只好害羞著說:『你下面的壞東西看起來,好像好大、好粗、又好長的樣子,好嚇人哦!』

阿文的懶鳥隔著內褲來回磨弄肉穴說:『你下面的雞邁是不是被懶鳥磨得爽歪歪,如果你把大腿勾住哥哥臀部,雞邁就會覺得更爽更會流水。』

『寶貝!用大腿勾住哥哥的屁股。』阿文命岳母把大腿緊緊勾住他的腰,只見雞邁緊緊壓住勃脹的懶鳥,陰唇口被龜頭撐開,阿文馬上加快來回磨搓,漸漸發出陰毛磨擦的『嗤嗤……』聲。

『寶貝!勾緊一點這樣懶鳥才能把雞邁磨得快流汁。』說著阿文整個人壓在岳母的身體上並叫岳母雙手摟住他粗壯的背部。

岳母的嬌軀和男人粗壯的肉體緊密接觸,加上下體的私密帶被勃起的懶鳥壓得緊密,雞邁穴內的愛液如脫韁之馬汨汨奔流而出,岳母雙手已成摟住阿文的頸部,阿文流出口水的嘴巴更湊近親吻岳母雙唇,正好給阿文的嘴巴整個蓋住,阿文的舌頭不斷撥動岳母舌尖,隨著阿文舌頭挑弄,岳母的舌尖也不聽話似地漸漸和阿文勾搭起來,掙扎本屬無益只好被動地配合。

兩人的舌吻了五分鐘,岳母更顯嬌羞暈紅,阿文見岳母已不再抵抗也騰出手來慢慢愛撫豐滿的酥胸︰『對嘛!乖乖聽話!我是本社的大流氓,我想幹的女人有誰逃得出手掌心,不如乖乖的讓哥哥好好疼惜。』阿文恩威並施地說。

阿文看著岳母露出堅挺圓潤的雙乳,不禁舔濕嘴唇嚥了口水道:『哈……你的奶子還真大,讓哥哥我好好摸一摸。』阿文的毛手抓住岳母雙乳開始輕重有序地愛撫,有時技巧地搓揉,有時性虐地擠弄,弄得岳母春心蕩漾不好意思叫春,只好嗯嗯啊啊悶聲低吟,臀部卻不自主地扭動雙腿也顫抖著配合著。

阿文看著岳母勃起的粉紅色乳頭垂涎著道:『媚娟小騷貨!哥哥我要吸吸你的奶頭!』

阿文張開嘴巴含住乳暈鼓動雙頰吸吮岳母的乳房,先用舌頭舔弄岳母勃起的乳頭及整個乳暈,嘴巴用力吸吮不時發出嘖嘖的吸吮聲,連雙頰都吸得深凹下陷,吸得岳母舒服的忍不住用手輕摟阿文的頭。

『啊……真是羞死人了……你這大流氓吸人家的奶……吸得真用力……真舒服呀……』阿文的毛手漸漸伸向性感的內褲私密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