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情色生活(八)騷媳婦的故意

原著:上抓下兔 喝酒茫酥師

我們結婚後半年,因為爸媽住的那舊房子要重新裝修一下,所以媽媽打電話給玲秀說要讓爸爸暫時來家裡住一陣子,直到房子裝修好,一來是我因工作關係外出大陸公幹不在家,媽媽要爸爸過來暫住順便也可以陪陪玲秀,怕她一個人在家閒得發慌,二來是爸爸向來喜歡安靜生活,房子裝修這段日子難免敲敲打打,爸爸忍受不了裝修的噪音,便藉此機會來這遊玩。

事情開始是在爸爸暫住家裡的一星期後的夜晚,爸爸睡覺前習慣性會在住處街道逛逛,進門後客廳只剩下一盞微弱的燈光,爸爸想媳婦應該睡覺去了,於是乎便回房睡覺。

因為爸爸住在三樓客房,所以回房時一定會經過二樓主臥室,來到樓梯走廊轉角時,從主臥室房間裡斷斷續續的傳來女人「唔唔……呀……啊……」的嬌柔呻吟聲,爸爸忽然停下了腳步,然後傾著耳朵聆聽聲音,一聽便知媳婦正在做什麼,心裡頭一下子癢癢的,想想媳婦光滑柔潤的肌膚明艷照人,長得撫媚漂亮,身裁前凸後翹的身段,更是讓爸爸三魂少了兩魂。

爸爸大半輩子除了在電視上偶然看到身材豐滿、衣著性感的女明星外,親眼所見的怕只有如今這個漂亮的媳婦了,想起媳婦胸口那兩隻白滑滑有飯碗大小的奶子,實在比《閣樓》雜誌裡的閣樓女郎還讓爸爸亢奮、激昂,臥室裡媳婦接下來的舉動就像催眠般把爸爸全部所有的靈魂都勾引去了。

爸爸發現媳婦的房間門是虛掩著,於是,爸爸悄悄地走到媳婦房門前,慢慢地把門輕輕推開一條細縫,往房間裡仔細一瞧,媳婦全身脫光光正躺在床上,一身雪白的肉體在朦朧燈光下更顯得粉滑無比,光滑而細膩的屁股又圓又翹,晃動的兩顆乳房性感迷人,恨不得雙手把它搓揉輕捏!

衣著未掛寸縷的玲秀雙眼微閉,一隻手握住粉嫩的乳房,食指撥弄著紅豆般的乳頭,另一隻手垂在股間時重時輕般按摩,有時輕咬雙唇或吐出舌頭在紅唇外繞來繞去,玲秀這些動作使得爸爸心理激動不已……

房間裡玲秀的淫態盡收眼裡清清楚楚,此時爸爸不禁妒忌起兒子,胯下的懶鳥早變硬起來,左手不知不覺伸到褲襠掏出懶鳥打起手槍。

這時玲秀的手已伸到小穴上,手指搓著自己的陰道、腦海裡幻想著手指是男人粗大肉棒在她的淫穴裡肆虐著:「喔……老公……干我……小穴……雞邁……好爽……喔……」玲秀雙手按在小穴上,手指在小穴裡越來越快不停地抽動著,淫水已從陰唇中流出來了。

「啊……快……好爽……喔……不行了……喔……」玲秀在手指的抽插之下達到的高潮,達到高潮的玲秀心理卻感到莫名的空虛,畢竟自慰所達到高潮和男人做愛而達到高潮是不一樣的,和男人做愛而達到的高潮是那麼的充實,幻想著男人溫柔的身影抱著柔軟的身軀都讓玲秀回味不已。

眼看房間裡的人已完事了,爸爸小心慢步回到房間躺在床上,回憶著剛才所看見的情景,一直翻來覆去心裡不能平息,閉上雙眼面前浮現出媳婦賣力吸吮自己的懶鳥,自己又搓又摸把玩著媳婦胸前乳房,轉身把媳婦壓在胯下,懶鳥發狠狂操著媳婦的淫屄,朝小屄深處洩精時,媳婦嬌呼求饒那種原始的滿足快感,爸爸腦海中淫亂情景如幻似真的迴旋不絕。

而爸爸躺在床上,被子裡充滿了媳婦體香的餘味,他不知不覺地腦子裡浮現出他和玲秀做愛的景像,玲秀那雪白的肉體、誘人的身材和那柔中帶緊的美妙觸感,讓他翻來覆去的。原來爸爸正在床上忘我地打手槍,他一手拿著一條黑色奶罩貼著鼻子猛吸,一手拿著黑色丁字褲套著自己的懶鳥一起上下不停地套弄!

玲秀趴起來讓爸爸從後干她的時候,已是叫爸爸熱血沸騰,一邊幻想現在從後狗交般狂插媳婦浪屄的是自己,自己的懶鳥盡根地插到她屄裡直頂她子宮,然後大半節一下抽出來,接著用力又向裡插入,幻想自己也給媳婦緊緊的屄肉夾得快活無比。

腦海中幻想著媳婦迷人的淫叫聲:「啊……爸爸……別……別欺負媳婦……噢……懶鳥那麼大又粗……啊……不要過來……唔……爸爸……不……不要……不要把媳婦腿分開……呀……你……你那大懶鳥……對準媳婦雞邁……不行……不能姦淫媳婦……啊……啊……不要……不要頂著我的雞邁洞……雞邁好酸……啊……不……不……爸爸你不能幹進來……不能幹媳婦雞邁……不……不要……爸爸……啊……啊……好大喔……漲死人家了……啊……唔……啊……你……全部都插進去……噢……好癢……好麻……爸爸……媳婦被你姦淫死了……啊……噢……用力干……媳婦……媳婦好舒服……爸爸……啊啊……」爸爸如癡如醉地躺在床上打起手槍發洩。

玲秀滿口淫叫著:「啊……爸爸……你好厲害……要插死媳婦了……啊……爸爸的懶鳥……好大喔……塞得我屄裡滿滿的……好漲……好舒服……啊……爸爸……我愛你……要怎樣干……都聽你的……噢……爸爸……求求你……快……把精液射到……子宮……唔……好爽……爸爸……人家要嘛……」

想著想著,褲襠裡的手打得更緊,不到兩分鐘腰一酸、懶鳥底一陣痙攣般,壓抑的勁力到頂了,不由得一收一放,熱騰騰的濃漿登時爽快地直湧噴簿而出,一沱又一沱地射了一褲襠,爸爸呼呼地喘起來。,如此刺激暢爽的手槍還是這輩子頭一次,終於爸爸在迷迷糊糊中睡著了。

接下來一連幾天,爸爸都抓好時間欣賞玲秀的誘惑演出,每晚爸爸都在玲秀的輕聲嬌呼「喔……爸爸……媳婦……出來了……」聲音下達到最美的高潮。

其實玲秀早在第一天晚上就已經知道爸爸在偷窺,而且玲秀早就有意誘惑爸爸,玲秀算好爸爸回房睡覺的時間,於是在那天晚上早就脫光躺在臥房床上,當樓梯響著爸爸爬樓梯的腳步聲時,就開始表演精彩的自慰戲碼,玲秀知道爸爸一定會偷窺。

今晚,玲秀將身上長度在膝部上一點的睡袍褪去,再換上了白色的蕾絲內衣褲,前後面都是V字形開口,露出一小幅酥胸和玉背,又將白色絲襪緩慢而優美地套入一雙修長的美腿上,將燈光轉成昏暗,躺在床上看著書報,偶爾偷眼望向門口,這正是媳婦在引誘自己的爸爸啊!

玲秀這番折騰了一會就聽見爸爸爬樓梯的腳步聲,玲秀趕緊低頭假裝正在看報,心中卻是非常緊張,隨即控制自己的情緒慢慢平復,開始擺出撩人的姿態。玲秀低頭看書之際,將右手深入左邊胸部撫摸左乳,偶爾假裝動作太大將睡衣撐開,好讓爸爸清楚見到乳房,雙腿不停交叉來回摩擦蠕動,臥房內昏暗的燈光形成一種似有似無的色彩。

玲秀右手揉搓一陣後緩緩下移到白色的蕾絲內褲裡,心想:「爸爸,你正在看嗎?」心中吶喊著:「爸爸,看看淫蕩的媳婦吧!看看不知羞恥的媳婦呀!」當手指觸碰到陰核的時候,私處淫水早已如江水氾濫將蕾絲內褲濕出水痕,右手在口中吸吮了一陣後卻移向右乳,中指上的淫水和著口水在乳暈上畫著圓圈,左手伸入內褲中,食中兩指按著陰蒂輕揉的蠕動,口中不禁哼出聲音,心中羞澀的說:「爸爸,媳婦我夠賤、夠淫蕩嗎?你可知媳婦這全是為了你。」

爸爸見房中媳婦的騷態,早就想衝進房間摟住媳婦,但是爸爸卻只待在門口望得口乾舌燥不敢再造次,玲秀心中也想到這一點,雙手不停地挑動慾火,心中更思索如何讓爸爸進房來,忽然靈機一動,突然抬頭望向門口眼神中充滿曖昧。

只見爸爸快速地躲回門後,玲秀心中笑罵道:「膽小鬼!」此時慾火已被挑動,左手手指的速度越來越快,右手卻一直在口胸之間來回,只要手一幹就伸手入口沾些口水,復又回到乳頭邊騷弄,忽而左乳、忽而右乳,左手兩指已改為上下摩擦刺激陰核,想要插入穴中又不敢,雙腿八字大分,穴中淫水越流越多,比昨晚自慰時流的還多,心中吶喊著:「爸爸,看媳婦穴中流出好多水呀!可知媳婦是為誰流的呀!」

玲秀每嘶喊一句就越把情慾推上一層,雙手的運勁之下全身緊繃正要到達高潮,緊要關頭玲秀再度望向門口,只見爸爸探頭探腦的偷看,喊道:「爸爸……我要洩了……爸……我快要洩了……快……快……再用力點……再干深一些……啊……啊……我……我……我要死了……」

玲秀只覺得全身抽搐,下體如山洪爆發般的狂洩,雙腳將臀部抬離床單,【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而臀部也隨著一陣陣狂濤般的抽搐上下擺動,而浪水激射而出時碰到蕾絲內褲的阻擋,玲秀下體濺出水花將蕾絲內褲濕了一片,白色絲襪更有斑斑的水澤噴點。

玲秀髮覺自從渴望和爸爸發生關係,自己的身心都有顯著的變化,玲秀知道自己像個貪婪的女人般渴望著性,無時不刻的想和爸爸上床,想從爸爸那得到性歡愉,這讓玲秀更難受,玲秀甚至想趁爸爸熟睡時跑到房間,沉溺在爸爸帶給她的肉慾之中。

玲秀經過一陣狂濤後身體無力地躺在床上,雙手伸到胸前緩慢撫摸著乳房,閉著眼漸漸睡去。

陽光已照亮了爸爸的房間,照得爸爸身體發熱時,他才精神恍惚的醒來,慢慢地睜開眼睛,光線充斥在眼內令爸爸眼睛感到疼痛並一陣頭暈目眩,不禁舉手擋在眉毛前遮住不讓陽光直接照射到眼睛,許久才能稍微適應陽光的衝擊。抬頭看了看時間,已上午十一點了,伸了伸懶腰後,撐著身體從床上起來,差點站不穩兩腳還在微微顫抖著,可能因為昨天晚上手淫過度吧!

出了房間摸了摸飢餓的肚子,走到了廚房,看到玲秀在那邊忙著,正好玲秀的眼光也向爸爸這邊看過來,爸爸只好硬著頭皮向玲秀打了聲招呼:「早……早安!媳婦。」

「爸爸,不早了,都中午了,還早安……」玲秀馬上邊紅著臉邊低下頭切著菜邊說著。

「那……午……午安!媳婦。」爸爸也很不好意思地說著。

「爸爸,餓了吧?媳婦很快就做好飯了,請你等一下吧!」玲秀送了兩盤菜到餐桌上說著。

「哦……好……媳婦,不急啦!」說著說著,爸爸轉頭看了看四周。

爸爸靜靜地看著玲秀做飯的模樣,當玲秀背對著爸爸做飯時,爸爸這才發現玲秀只穿著一件透明睡衣,胸前圍著廚房用的圍巾,罩住了上下半身,而背後卻露出她的透明睡衣。她今天已把乳罩及內褲穿上了,但在爸爸眼內,玲秀好似整個人裸露在爸爸的眼前,傲人胸脯迷人的雪白肥嫩的臀部及那片濃濃的黑森林地帶,不禁讓爸爸的陰莖急速地膨漲起來,他急忙轉身以手按著下體,深呼吸著。

「好啦!爸爸,可以吃了,肚子一定很餓吧?快來吃吧!因為只有爸爸和我兩個人,所以媳婦煮得比較簡單。」玲秀在爸爸背後突然的出聲說著。

「啊……啊……哦……好!我馬上來!」爸爸被嚇一跳,急忙轉頭回應著。

「爸爸,媳婦煮的飯菜怎樣樣?還合你的口味嗎?」玲秀紅著臉,用深情的眼光看著爸爸說著。

對於玲秀的用心,爸爸已能體會,為了討好玲秀,爸爸夾了一大堆菜來吃,並發出讚美的語句:「唔唔……嗯……好吃!非常好吃呢!」爸爸故意吃得「嘖嘖」有聲。

玲秀臉一紅,比剛剛更紅了,交叉手拖著下巴看著爸爸大力地吃著,並媚笑的說道:「嘻……好吃就好,爸爸來多吃一點。」玲秀又夾了一塊豬腳給爸爸。

「媳婦,你怎麼不吃呢?」爸爸抬頭看到玲秀沒有動碗筷,所以問道。

「媳婦喜歡看你吃呀!反正等一下爸爸邊收拾還可以邊吃飯呀!」玲秀笑著說。「爸爸你盡量的吃,這對你身體有好處的。」玲秀又端了一碗燕窩給爸爸。

「唔……唔……好,好,那爸爸就不客氣了。」爸爸大力地吃著。

玲秀還是在桌旁看著爸爸吃飯,直到爸爸吃飽了她都還沒動過碗筷,她看爸爸吃完後,跟爸爸說:「爸爸,碗筷就放在桌上,你先去休息吧!讓媳婦來收拾就好了。」

「嗯……那爸爸先去房間了。」說完爸爸就一溜煙的回房間,留下玲秀一個人在廚房。

今晚,玲秀帶著興奮的心情來到房間,床上擺著一件大膽性感的粉紫色薄紗睡衣,淺紫色半透明的絲製內衣褲,薄如蟬翼的乳罩緊貼在漲鼓鼓的乳房上,兩個紫葡萄般大的奶頭高聳著一覽無遺,丁字內褲用一根細帶繫在腰間,巴掌大的一塊薄絹勉強遮住花瓣和肛門,大量的陰毛裸露在外面;同樣是淺紫色半透明的鏤空褲襪,包著雪白的長腿和渾圓的臀部,渾身上下散發出無與倫比的淫蕩的氣息。

玲秀決定換上這件充滿誘惑的睡衣,將身上的內衣褲脫掉後,將那小小的性感胸罩罩在自己柔軟的乳房上,胸罩也是小小的兩片,只能將乳頭遮住而己。玲秀將胸罩的繩子往後綁後,拿起丁字褲綁好三根繩子後,丁字褲的繩子偶而會磨擦到肛門。

穿好粉紫色薄紗外套及吊襪帶,玲秀站在鏡子前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她想著爸爸如果看她穿這樣,不知道會有什麼反應呢?玲秀興奮的露出笑容,因為她知道晚上就可以知道爸爸的反應了。

玲秀高興地在鏡子前轉了一圈,馬上就嚇了一跳!因為不知什麼時候門口站了一個戴面具的男人!

「你……是誰?你……你要做什麼?」玲秀害怕地問,男人沒有回答,走向玲秀。

戴面具的男人讓玲秀感到莫名的恐懼,當男人走到身邊時,玲秀嚇得倒退了幾步,正想逃跑,男人已捉住玲秀雙手,拿出預藏在身上的手銬將玲秀的雙手銬到後面。男人順勢將玲秀推倒在床上,拿出布條將眼睛綁住後,才將臉上的面具拿掉,原來這個男人不是別人,而是爸爸。

今晚,爸爸計劃要玲秀在不知道的情況下強姦她。

「救命啊……住手……啊……不要……」對於黑暗的世界讓玲秀更加害怕,陌生男人的手在豐滿的乳房左右游移,玲秀恐懼著不停扭動身體躲避著。

「太太,沒想到你穿的睡衣這麼大膽!看到你這麼性感的身體,害我下面的懶鳥都硬起來了。」爸爸故意用沙啞的聲音說。說完後爸爸脫下褲子,將自己早已粗漲的肉棒貼在玲秀的臉上。

「不要……啊……求求你……我公公快回來了……」對於不知道對方是爸爸的玲秀來說,將懶鳥貼在臉上讓玲秀感到噁心。這時爸爸的手開始在玲秀光滑的肉體上游移,手掌慢慢撫摸玲秀光滑屁股的肉丘上,享受屁股彈性的感覺。

「不要……拜託你……饒了我……」玲秀不斷哀求,但爸爸卻享受著這強姦似的快感,摸屁股的手從雙丘溝間侵入前面的淫穴。

「不要……那裡不可以……」玲秀夾緊雙腿,在這之前爸爸的手已經滑入淫穴了。

「唔……不要……」玲秀用力夾緊大腿,可是爸爸卻毫不在意地侵略柔軟的淫穴,把玲秀充血勃起的陰核剝開,輕輕揉搓著陰核。最敏感的地方被玩弄的快感,玲秀知道她不是自願的,此時撫摸她的是陌生男人的手,玲秀感覺出自己全身都產生淡淡的甜美感,剩下的理性要求自己拿出克制性慾的心,玲秀怕自己被慾望的波濤淹沒。

「不要?可是,你的淫水已經流出來了,淫穴也是濕淋淋的。」

「不……我……沒有……你胡說……」玲秀扭動著臀部反駁否認。

爸爸對玲秀在不知道是他的情況下生理有反應感到驚訝,隨即他的臉上就露出笑容,因為這正是他所想要的結果。

「喔!那麼請問這些是什麼?」爸爸把抽出來的手指送到玲秀的臉,玲秀的臉感覺到男人的手指沾了自己的黏液,玲秀對於自己身體被陌生男人玩弄而有反應感到不可思議。

「啊……不要……」玲秀把臉轉開,不斷地掙扎著被反銬在後面的手。

「太太,為什麼你的陰戶會這樣濕淋淋的呢?是不是想要我的大傢伙就流出淫水來?」

「沒……沒有……你別胡說!」

「是想性交吧?為了讓懶鳥容易插進淫穴才會濕淋淋吧?對不對?」爸爸用盡各種淫詞挑逗著玲秀。

「不……不是的!」強烈的羞恥感使得玲秀的耳根紅了,然後像波浪鼓一樣地搖頭,烏黑的頭髮隨著頭的搖動而散在床上。

爸爸拉起遮住淫穴的那小塊布,這麼一拉,使得夾在臀部肛門裡的繩子因而更深入淫穴的裂縫裡,爸爸上下拉動細繩,夾在裂縫裡的繩子也跟著上下摩擦著肛門。

「啊……不要……求求你……住手……啊……」爸爸並沒有聽玲秀的話而住手,相反的他更加快的上下拉動。

「嗯……不要……求求你……不要……」玲秀流著淚水不斷地哀求。

「太太,別假正經了,你也幫我的大懶鳥吸一吸吧!你可別想趁機咬它,要不然待會你就沒得爽了。況且一旦我受了傷,相信全世界就知道今晚我們之間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