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情色生活(七)老公的總經理

原著:上抓下兔 喝酒茫酥師

其實,老婆玲秀與我的上司--黃總經理根本不認識,只有一回我出差因產品出了點問題,無法如期回公司,玲秀到公司幫我代領業績獎金時,兩人見過一次面,黃總經理便打電話給我要老婆代我跑一趟公司領業績獎金,老婆一聽當然願意,當天去公司前為給老公爭臉,特意打扮了一下。

到了公司進了黃總的辦公室,玲秀向黃總自我介紹一番,黃總一看玲秀是個年輕貌美的少婦,穿著既端莊又不失性感的誘人模樣,頓時只個人呆了一下,一雙色眼緊緊盯著玲秀的胸部及臉蛋猛看個不停,看得玲秀也都覺得不好意思臉紅呼吸快。

「黃總你好!我是代替我老公來代領業績獎金的。」玲秀坐在沙發上表明來意。

「嗯!真不好意思!還得麻煩太太你跑這麼一趟,你……你先請坐一會兒,我叫會計將你老公的獎金結算一下,很快就好。」黃總老奸巨滑地笑著說,但眼睛卻一點也沒離開玲秀的身體。

很快地玲秀從黃總手中取到一個裝錢的信封,正想往回縮手卻讓黃總一把捏了一下,直羞得玲秀連連道:「對不起!我要走了。」

望著性感誘人的少婦扭動著曼妙的屁股,慚慚地走出黃總的辦公室,黃總歎了一口氣,心中不免讚歎:「真是一個迷人尤物呀!我一定想辦法將她搞到。」

其實黃總就是靠這一手,一個一個下屬的老婆他全都認識了,其中不乏姿色嬌好的少婦,黃總總會想方法設法搞到手,因為黃總有錢和權,一方面給少婦們錢和貴重的禮物,一方面給少婦的老公們加薪加職,這一著是很有效的誘惑,但這招不知能否用在玲秀這個少婦身上?黃總暗暗得意地想著好事。

自從認識玲秀後,黃總隔三差五地打電話約玲秀,不是喝茶就是逛商店,或者是跳舞,再就是請玲秀看電影,而玲秀礙於黃總是我的頂頭上司,也不好太過拒絕狗熊的好意,況且玲秀還未看出黃總有什麼不良表現。

但不管黃總如何獻慇勤,玲秀就是不為所動,因為黃總長得並不算瀟灑和俊俏,在男人當中算不得什麼,再說年紀又五十多了,玲秀這種不近不遠的態度,直惹得黃總嘴上起泡,心裡上火乾著急,況且這種事也不能強來呀!得你有情我有意才好快活,就這樣黃總為了發洩心中的失敗情緒,天天找朋友喝酒聊天。

某日,玲秀洗完澡回到臥房內,穿著火紅色絲綢睡衣看起來真是美麗極了,玲秀打開床頭櫃抽屜拿出在情趣商店偷偷買來的電動按摩棒,雙手各拿一支電動按摩棒,玲秀先放下一支金黃色的金屬彈型按摩棒,手上則拿著那種A片常看到的電動按摩棒把玩著。

不知道玲秀是不是從A片學來的,一手搓揉著乳頭,一手把電動按摩棒往嘴巴裡塞,還配合微張嘴唇讓已經沾濕口水的按摩棒慢慢往下送,正快要到達入口的時候,玲秀因為剛洗完澡,所以睡衣下是沒穿內衣褲。

玲秀的動作突然停住了,正懊惱她是怎麼停下來了,發生什麼事呢?過了約莫兩三分鐘,玲秀已經一絲不掛走回床鋪上,手上多了一些內衣褲。玲秀穿上整套全套火紅色的內衣褲還包括絲襪吊帶等等,瘦削的瓜子臉以及保養得完美的嫩白,老婆怎麼看都只像二十初歲上下的小妮子,而38G、23、35的魔鬼身材配合眼前那套火紅內衣,正疑問玲秀自慰為何要這樣大費周張穿這麼性感的時候,才發現原來玲秀還有更令人血脈賁張的個性。

玲秀爬到床頭的窗邊把窗簾全打開了,臥室窗戶在靠近床頭的地方,有個向外凸出的小平台可以躺下一個人的長度,偌大的玻璃窗可以欣賞美麗的景觀,對面的樓房大約有十多尺,這時候對面如果有人的話,可以完全欣賞這特別的現場秀,想不到玲秀還有暴露的嗜好呢!

接下來玲秀站在床上像妓女似的配合那小蠻腰賣力地扭腰擺臀,因為玲秀有學過舞蹈,所以扭動起來還真誘人。此時,玲秀再度拿起電動按摩棒,開始剛才未演完的戲,靠在窗戶邊大力地揉搓自己傲人的胸部並脫下那名貴的蕾絲胸罩,用手指夾著那粉紅色的乳頭,玲秀的乳型很美很堅廷,乳頭的顏色形狀都幾近完美的程度,我還沒有看過有多少女人的乳型有比她美的。

這時按摩棒已移到玲秀的下半身,沒有兩三下已經看到玲秀的內褲濕了一大片,玲秀已經按捺不住把內褲撥開就準備插入了,因為玲秀穿的是丁字褲,所以只要撥開一些便門戶大開了,那粉嫩的鮑魚在按摩棒的摩擦下已經河水氾濫了。

半坐在窗台的玲秀隨著假陽具已經抵著入口處,眼睛半閉配合那半張的嘴巴張開叫了起來,原來那按摩棒已經緩緩進入玲秀的陰道了。玲秀的身體向來很敏感,很容易達到高潮,玲秀咬著下唇像下定決心似的打開電動按摩棒的電源,開始賣力地表演起來。

眼前看到的彷彿是淫蕩的日本女優在自慰,按摩棒不斷地旋轉下,隨之而來的是玲秀開始大聲的浪叫起來,從半坐在窗台上的姿勢已經幾近躺下來了,一手還緊抓著胸部一手控制著塑膠棒的進出,一邊喘著氣又不停地扭動著。

良久,玲秀爬行到床的中央,渾圓的屁股下依舊插著那不停轉動的玩意兒,玲秀尋找另外一支金屬按摩棒,找著了便臉朝窗戶站起來,扭著身驅把金屬棒往口裡放,接著又是一輪誘惑的艷舞,玲秀的陰道很緊,很會吸放,按摩棒不但沒有掉下來,還配合著女人的呼吸一出一入。

當玲秀背著窗戶彎下腰來,一手支撐著床墊,並且用另一手抓著陰道裡的玩具時,玲秀愈來愈誇張的叫聲似乎在告訴人,她正進入前所沒有的高潮,玲秀內心是徹底的暴露狂,現在很爽是因為平常最隱密的地方正完全暴露在外面,也許是高潮過去又或許是體力的極限,玲秀整個人失去平衡似的躺下來。

接下來的日子裡,黃總為了能把誘人的少婦也就是我老婆弄到手,我又被黃總派了出差任務,一出差就是三個月。而在到了一個多月的時候,黃總開始進攻我那幾乎守活寡的誘人老婆--玲秀,因為黃總知道夫妻分居一個來月很多少婦都會受不了,那時候進攻少婦比較容易上手,黃總可真是個老奸巨猾的狐狸。

話說星期五晚上,黃總一身西裝格履打扮得當後,帶著錄像帶自個開著車就來到了我家,黃總之所以這麼大膽是因為知道家中只有一個人,而且是個女人,一個讓任何男人見了都會把握不住的誘人女人,那就是經常守活寡的年輕少婦老婆--玲秀。

「叮……當……」門鈴一響,這麼晚了玲秀以為是我出差回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高高興興地開門迎接我,誰知打開門一看,站在門口的男人竟是老公的上司--黃總經理,由於是老公的上司並且還曾多次邀請自己到外面喝茶和跳舞,玲秀一時之間沒想太多,很禮貌地請黃總進門,可是玲秀哪裡知道自己已經「引狼入室」了。

由於是晚上,玲秀身上只穿一件我從國外買回來的情趣睡衣,而她習慣睡衣裡不穿內衣褲,由於玲秀經常這樣穿早就覺得無所謂了,可是卻犯了一個錯誤,那就是對一個陌生男人來說,像她這樣的穿著肯定會出事的,因為這件情趣睡衣不但款式前衛外整件材質則是絲綢製成,整件睡衣可以說是半透明的。

當黃總一跨進家門時早就已經注意到,面前的玲秀簡直就是一個裸體活生生的維納斯女神,玲秀絞好的身材在黃總眼裡則表露無遺,尤其是高聳的胸部、平滑的腹部還有濃密陰毛呈倒立三角部位,以及兩條苗條細長的大腿襯托著一對性感後翹的屁股,黃總看得是直流口水,心想玲秀可真是個人間極品。

剛開始,黃總倒也顯得文質彬彬的,一邊陪玲秀聊天噓寒問暖,一邊則四處瀏覽家中佈置直誇玲秀會打理家務,玲秀倒了杯茶水給黃總便在對面坐了下來。

「請問黃總這麼晚來家裡,是有什麼事情嗎?」

「沒事!沒事!我只是路過順便過來看看有沒有需要幫忙的事。」黃總心不在焉地回話。

說著,黃總起身走到玲秀身邊坐了下來,玲秀不由得緊張起來,這才發現自己穿著情趣睡衣,玲秀像個小姑娘似害羞的滿臉通紅,不由得呼吸急促起來,而胸前那對傲人雙乳隨著呼吸上下起伏,女人自個兒下意識的徵兆全被黃總看在眼中。

「別……黃總……你做什麼……呀……」原來黃總憋不住開始對玲秀動手動腳。

「黃總,你要是再動手動腳的,我可要喊人了。」說著,玲秀假裝要張口大喊,黃總見狀趕緊鬆手坐到了玲秀的對面。

同時,黃總色迷迷地從懷中取了一盤錄像帶說:「我這兒有一盤錄像帶,我們兩個一起看看如何?」

「是嗎?」玲秀一聽,轉念說道:「我不看了,你願意讓我看就把帶子留下吧!我有空再看,時間不早了,你請回吧!」玲秀起身想送客。

「別著急呀!小美人,好戲還在後頭呢!」黃總並不著急,起身將錄像帶放入電視機上的錄像機中,同時打開了電視。

黃總一按,電視螢幕出現了激烈性愛場景,只見男人把雙手的重心轉移到了女人抖動的豐滿的乳房上不停地來回撫摸,直教女人乳頭變得又紅又翹,同時男人的下體還配合著上面女人的動作上下奉送,直幹得女人「啊……呀……呀……噢……噢……好棒……」不斷放聲浪叫。

看著電視畫面中的淫迷畫面、聽著放浪的淫叫,玲秀滿臉通紅,想不看可內心深處又確實想,直覺得乳頭癢癢的,屁股溝也好像有個熱辣辣的粗棒棒在不停地跳動著,並且感覺到自己正在一個相當溫暖的懷抱中,就像電視畫面中一樣玲秀居然有些恍惚,下體也開始濕潤起來。

玲秀看來已忘記了黃總的存在,因為玲秀覺得自己已融入了電視畫面當中去了。那種感覺、那種享受非常棒,況且老公出差已走了一個多月,這麼長時間沒有做愛、沒有性生活,像她這樣一個年輕的少婦如何承受得了寂寞呀!

而這個好色的黃總悄悄溜到玲秀的背後,兩隻粗壯有力的胳膊將呆立的玲秀摟住,兩隻大手直接握住了她一對傲人的乳房,而黃總的下體也早已翹得老高,這時正好填到玲秀的屁股溝中去了。

「哦……不要……快鬆開……哦……人家是有老公的……噢……啊……」玲秀迷迷糊糊地有種享受的慾望,開始掙扎並輕聲地呻吟起來,配合著電視畫面的鏡頭,因為女主角本來就是同一個人,只是男主角不同而已。

此時,黃總摟抱著這個幾乎全裸的飢渴少婦,心中別提有多興奮了,一種長久已來的嚮往,今天終於就要完全實現了。

「你……你……幹什麼……不行……不要……」玲秀在黃總費力地脫她身上這件性趣睡衣時才徹底地驚醒過來。

好在黃總根本不知道關鍵所在解不開這套睡衣的,雖然玲秀掙扎著不停地扭動身軀,可是玲秀身體的反應正好相反,玲秀覺得自己被越摟越緊,雙乳被撫摸得早已翹起乳頭。在玲秀扭動屁股時才知上當,因為那裡正有一個殺手早已潛伏在那,直搞得玲秀心頭癢癢的反而饒是舒服。

一不做而不休,黃總覺得自己的衣服礙事,鬆開摟著的玲秀,三七二十一自己就脫了個精光,因為黃總已決心好好幹幹這個小娘們,不管採用什麼手段都在所不惜。

黃總挺著一根二十多公分長、又黑又粗又醜陋的大雞巴慢慢靠近玲秀,玲秀眼睜睜看著黃總胯下那根雄壯威武的雞巴,不由得心中遲疑了,已經有一個多月沒有嘗到肉棒的味道,眼前黃總的大肉棒看起來格外顯得粗壯。

快到沙發邊時,黃總一步衝上去將玲秀推倒在大沙發上,隔著睡衣就開始吸玲秀的乳頭,雙手也不閒著從上到下撫愛著玲秀,「噢……不要……快鬆手……快鬆口……噢……呀……」玲秀邊呻吟邊掙扎著。

但玲秀的掙扎只是象徵性的並未使上全力,黃總當然知道,於是更加賣力地連吸帶摸,搞得玲秀的下體淫水連連。最後玲秀竟主動配合著黃總的撫摸,自己將睡衣脫了下來,把美好身段完完全全地暴露在一個陌生男人面前,而這個男人不是別人,正是我的上司--黃總經理。

此時,兩個赤身全裸的男女早已像八爪魚般緊纏著、交口濕吻著、輾轉滾動著,真正是久旱逢甘露,乾柴遇烈火,玲秀腦海中全是「真實的雄壯的男人的肉體」所帶給她的極樂快感與享受。

看來玲秀已受不了黃總的不斷刺激,伸手去摸他的大肉棒,可是黃總偏不讓玲秀如意,一味地親吻撫摸著玲秀,將肉棒夾在玲秀的雙腿之間上下移動卻並未真正進入玲秀的領地,因為黃總要好好折磨折磨玲秀,以報復這些日子來對玲秀的思念所引起的憂鬱不快。

接著黃總又開始用手愛撫玲秀的乳房,一會兒大力捧起、一會兒輕扣乳頭,令玲秀閉目享受不已:「黃總,你摸乳的技術真是舒服,人家的乳房快被你擠出乳汁來了!」

黃總此時抬起玲秀的頭說:「寶貝,讓我親一下吧!」這對姦夫淫婦正火熱地四唇交接,黃總的毛手不時摸左乳再搓右乳,玲秀下體也扭來扭去似乎淫癢難忍。

「寶貝,你的下面好像很癢,讓哥哥來幫你止癢吧!」黃總說著已伸手進入玲秀的下體。

「你下面的淫水流了濕答答的,騷穴是不是欠幹才會流出這麼多淫水?」

「討厭!人家的小穴就是讓你這大色狼摸的舒服,所以才會淫水流不停。」玲秀輕聲回答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