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情色生活(一)男上司的調戲

原著:上抓下兔 喝酒茫酥師

我有一個可愛的老婆–玲秀,我們夫妻感情一直很好,每天就像蜜月生活一樣如膠似漆,玲秀在大學時就是校花,生得高貴大方嬌媚之態不現於形,風姿萬千面如滿月,雍容華麗爽朗熱情,嬌媚之態現於眉目,姿容秀麗天生一副美人胚子,嬌嫵媚杏眼桃腮,皮膚雪白嬌嫩光滑柔細,乳房豐滿屬球型;乳頭呈紅色乳暈呈粉紅色,平坦的小腹上並無花紋,因其未生過小孩陰阜高突似饅頭,陰毛烏黑濃密長又多長滿小腹及兩胯間,玉腿修長臀部豐肥。

很多人都豔羨我娶了個美人嬌妻,而玲秀更是讓我在同事和朋友面前掙足了面子,每次看到玲秀那如花似玉的胴體,性感的豐乳腴臀,還有那芳草萋萋的方寸之地,我都會忍不住衝動抱住玲秀就是一陣狂攻猛衝,直搗得玲秀嬌喘不止。

在外,我從不拈花惹草、賭博喝酒,玲秀的姊妹親友們,為此都很羨慕說在這個『無男不花』的現代,玲秀嫁了個安分守已的好老公。

婚後,玲秀的胴體受我精液的滋補,乳房變得更挺更大,走起路來一步三顛,常常引來男人眼饞目光;玲秀肉滾的屁股也變得更翹更圓,讓人都擔心玲秀一不小心就會將褲縫繃破;身材略為嬌小玲瓏的玲秀,不知為什麼能有那麼豐滿的乳房和高翹屁股,不知有多少男人在暗中對玲秀的細腰肥臀著迷,卻恨不能把玲秀摟在懷裏;想歸想那些男人卻只有嚥口水的份。

婚後,我在XX社區裡買了間房子當愛巢,玲秀是我們社區男人心中的大眾情人及性幻想對象,同時也是社區裡公認,最美麗、身材最好的好太太,每次社區選美比賽玲秀都是第一名,在社區裡無論玲秀走到哪,社區裡頭的男人都會趁機主動跟玲秀搭訕,但那些男人眼睛卻只是盯著玲秀翹翹的奶子和肉滾的屁股猛看,我曾偷偷注意玲秀和搭訕的那些男人的過程,玲秀的胸脯總是鼓鼓的,那些男人向玲秀搭訕獻慇勤的時候總會有意無意地,不小心觸碰玲秀的酥胸,而玲秀總是得體地與對方保持距離,有時那些男人們會講很多露骨的黃色笑話給玲秀聽,無非是想看看玲秀那又羞又嗔的嬌豔模樣,要是能誘玲秀也講幾句,那更是那些男人的至樂享受了。

我家附近社區的公園裡有一座公共廁所,有一次我經過尿急入廁,無意中地看到牆上一些裸畫和淫圖淫字,好奇心驅使一瞧,畫裡面女主角的面孔和身材及名字,竟然是我玲秀;畫中玲秀趴在地上蹶著雪白的大屁股讓被幾個男人輪姦,玲秀的屁股被淫水淋濕而臉上則灑滿男人的精液,想必是那些男人吃不到葡萄藉以發洩的『傑作』吧!因為在玲秀畫像旁邊,總是留著一大灘精液。

此時,床上放著一件大膽而性感的內衣,玲秀走到床前拿起內衣,這件內衣的樣式我從沒見過,那是件小小的透明薄紗的內衣,有一塊小小的布加上幾條繩索而成的,布小的只能將乳頭和小穴遮住,內褲上還有個小洞。

玲秀將身上的內衣褲脫掉後,穿上那件大膽的內衣,將那小小的性感胸罩罩在自己柔軟的乳房將乳頭遮住,玲秀將胸罩的繩子往後綁後,拿起小小的一塊布加上三根繩子而做成的內褲穿上後,內褲上的繩子跑到玲秀肛門上,這讓玲秀有種奇怪的感覺,玲秀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但眼神兒卻似乎有點心不在焉。

『玲秀!妳穿這件真是好看而且淫蕩極了,什麼時候買的我怎麼都不知道?』想到老婆做愛時種種香豔的模樣兒,忍不住欲情大增。

『還不是上回陪小姑逛百貨公司買的。』玲秀一屁股坐在床上,目光瞇瞇的跟我對視。

『玲秀!妳果然有眼光,買這件睡衣真是有水準?』我摟住玲秀輕盈的嬌軀,火熱的嘴唇就貼在玲秀的小嘴上。

『呸!妳可別瞎說敷衍敷衍我呢?』玲秀掙扎一下張開柔軟的嘴唇,伸出溫暖而濕潤的舌頭回吻著我。

『我有妳這樣漂亮而又善解人意的玲秀,老公我真是豔福不淺!』我伸手握住玲秀豐滿的乳房。

『妳少說風涼話了。』玲秀躺在床上美目微合春意濃濃,長長的黑髮光滑的像緞子一樣。

『我說的是實話嘛!』我壓住玲秀聞著玲秀醉人的體香,嘴唇一路向下停留在玲秀高聳的胸脯上,把玲秀開始挺立的乳頭含在嘴裏輕輕的咬著。

於是,我把公共廁所的淫蕩圖畫告訴玲秀,玲秀聽我提公共廁所淫畫的事問:『老公!圖畫中都畫了些什麼?告訴人家,人家想聽嘛?』

我繼續不停地說:『玲秀!在淫畫中畫著妳被男人不停的操,特別是幾個男人同時插妳的場景,非常淫蕩,男人們將雞巴塞在妳嘴裏及陰道,還有肛門裏。』

玲秀羞紅著臉說:『呸!虧這些臭男人想得出來,這些臭男人真不是好東西,幾個男人同時操人家一個,難不成是想把人家操死,而且一次還好幾個人一起操人家,人家也知不知道受不受的了,萬一人家吃不消那該怎麼辦……?』

玲秀驚覺說錯了話,霎時不敢再說下去,一副撒嬌的樣子道:『討厭!人家不依……老公!妳要為玲秀做主才是。』

於是我逗弄玲秀說:『哇塞!玲秀妳的奶子很柔嫩,很好摸!妳的屁股又大又圓,這種屁股的女人很會生孩子呢?也難怪那些男人一副壞心眼的找機會,想在妳裏面播種?』

玲秀又害羞又激動又興奮,只能嬌嗔含含糊糊地說:『老公……妳很色……怎麼這樣說人家……人家好羞呢……不跟妳說了……』我把玲秀的睡衣解開,兩個白嫩嫩圓鼓鼓的奶子立即抖露了出來,我貪婪地又摸又搓故意挑逗玲秀,玲秀被我摸的嬌喘連連。

我故意挑逗玲秀:『哇塞!玲秀妳的奶子越來越大,比剛剛結婚時大很多呢?』

玲秀滿臉緋紅地說:『不要這樣說人家……人家……老公妳每次都是這樣搓弄人家的奶子……所以奶子才會大了起來……日漸有功嘛……』我就是喜歡玲秀那種羞澀嬌柔的樣子。

『我也不是每天都來搓弄妳,一星期才弄妳一二次,有時還只有一次。』突然在我心中泛起一種莫名的衝動。

我和玲秀新婚時那種纏綿,即使在上班的時候也常常會想起自己和玲秀纏綿的情形,有時甚至會想著玲秀現在到底在家裏做甚麼?有一次作了個夢,夢見自己心愛的玲秀被另一個男人騎著,我很快就醒了,當然知道那只是一個夢,可是這個夢卻使我興奮不已,我也不明白為甚麼自己想起玲秀讓其他男人騎就會很興奮。

那次之後,在潛意識裏漸漸凝成一種喜歡玲秀被別人淩辱的情結。【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我故意在玲秀面前說:『是不是其他男人每天搓弄過妳的奶子,才會摸得妳這麼大?』我是第一次在玲秀面前說出這種羞辱她的話,其實我剛說出口的時候,已經心跳不已,玲秀一聽我這麼說臉更紅了,好像也開始幻想,幻想自己一天到晚被不同男人幹,夾緊小穴開始摩擦,又嬌又嗔地說:『哎耶……老公……妳好壞……人家也不是……每天都被別人摸哪……都是那個上司上司……有幾次強要摸啦……人家差點拿他沒辦法……』

只不過是故意羞辱和挑逗玲秀的床邊話,沒想到會從玲秀口中套出一些事情來!自己又漂亮又賢淑的玲秀,竟然給她上司摸過!一陣子醋意妒嫉從心裏湧出來,但同時一陣莫名的興奮也隨之而來,我真的愛上了玲秀被人幹的情形。

我知道玲秀的上司早就心懷不軌,看樣子玲秀的上司可能不止一次調戲過玲秀。

我假裝生氣說:『妳那個壞上司敢這麼大膽?他到底怎麼怎麼摸妳的?』

玲秀連忙招供說:『有一天快要下班了,上司把玲秀叫進辦公室,要馬上加班趕一份文件,玲秀坐在電腦桌打文件時,上司從玲秀背後忽然出現,把手放在玲秀的肩上,上司的手放在玲秀的肩上,握住玲秀的手,玲秀嚇得不敢動也不敢叫,上司乘機又摸了玲秀乳房,但因為玲秀態度堅決死按著上司的手,上司的騷擾一直沒能再跨一步……但上司的手卻只放在玲秀高聳的乳房上撫摸,卻沒有再滑向玲秀其他部位。』

後來上司常約玲秀去跳舞,玲秀礙不過情面對上司總是有約必至,每次跳舞上司總是將玲秀抱得很緊,下身幾乎都頂在玲秀胯間,還曾多次摸過玲秀的屁股,但玲秀對上司的挑逗也只好裝著不知,我恍然明白了,怪不得有一段時間,玲秀總是打電話回家說要『加班』。

突然我靈機一動,無中生有說:『對了!在那些淫畫旁邊還有另一幅畫,畫的是妳正和妳上司在偷情,畫中妳蹶著大屁股跪在上司的雙腿間為他手淫,而妳上司則一會吻妳一會摸妳奶子還用手指抽插妳的陰道,而妳臉上則全是妳上司的精液。』我邊說話邊看著玲秀。

『什麼?什麼?老公妳說清楚點?是哪個缺德鬼什麼時候畫的?要是被我上司看到的話,那可真是羞死我人家……了!』玲秀聲音有點顫抖。

『玲秀!說實話妳上司有沒有藉機揩過妳的油,吃過妳的豆腐呀?』

『老公!人家不是已經告訴過妳了嗎!跟上司跳舞的時候,他只是講些黃色笑話來逗我笑,然後…有幾次隔著人家的裙子摸人家屁股而已。』玲秀溫柔地看著我,伸出白耦似的雙臂環住了我的脖子,一種少婦特有的成熟氣息在慾火的燃燒下使玲秀的神情越發嫵媚。

玲秀乳房尖鋌而富彈性,腰肢柔軟而纖細,小腹也潔白而平坦,陰道也鮮潤而窄小,只是原本豐腴過人的大屁股比往日更肉感了些。

『真的嗎?妳上司只摸過屁股?』我凝視著玲秀,有種絕對奇異的誘惑。

『當然了!人家才不會讓上司佔更多便宜呢!』玲秀主動地弓起大腿讓自己完全顯露在我眼前,柔軟黑亮的絨毛整齊的覆蓋在鼓鼓的陰阜上,中間一條嫩紅的肉縫微微向兩邊分開,小巧的陰蒂隱藏在兩片薄唇之間,如同冒出的一粒鮮豔欲滴的石榴籽兒。

『怎麼?太陽從西邊出來了?』我像是不敢置信,她以前在床上沒這麼大膽主動的。

『這樣不好嗎?』玲秀蓬鬆的黑髮在身後隨便的挽著,一雙勾魂的杏眼放射著水汪汪的春意。

我深吸了一口氣說:『嗯!我喜歡妳這種騷味!古云:『窗外輕風枕邊雨,雨聲驚破風聲。』今天就讓老公和妳好好雲雨一番。』說完我將雞巴移到玲秀手裏。

玲秀伸手捉住雞巴時,我腦海中浮現出一幅玲秀用手為上司套弄雞巴的情形,玲秀俏皮地瞪大眼睛咯咯笑著,不斷搓揉著我那根頂天立地的『雞巴』。

我親吻著玲秀嘴裡的舌頭,舌尖互相的舔動,玲秀的乳頭很快就挺立起來,而且比平時豔紅。

我的手指又伸到玲秀的陰部,用力搓動著玲秀陰蒂,在我的刺激下玲秀渾身劇烈的顫抖,下身已是一塌糊塗。

『老公……來……上來。』玲秀放棄自己的矜持,主動握著那堅挺的雞巴往陰道裏塞。

玲秀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整個下身都挺了起來,頭也用力的向後挺著,我那血紅的雞巴像失控的活塞噗啾噗啾的進出嫩穴,玲秀充血的粘膜和唇蒂被我的雞巴鼓搗得快速的捲入捲出,肉洞周圍已浮出白白的細沫。

『今天下面怎麼這麼濕?是不是幻想著剛剛淫畫裡被上司操的情景?』我故意問,淫畫裡玲秀被上司蹂躪陰戶的一幕在我眼前浮現。

『呸!瞎說八道!人家才沒有幻想跟上司做愛……。』玲秀漲紅了臉,大屁股在床上扭了扭。

『下回要是妳上司再騷擾妳,妳乾脆別反抗直接就範好了。』我一邊撫摸著玲秀柔軟豐滿的乳房,下身快速的抽送著,心中更感亢奮,當下雙手抓著玲秀的柳腰更賣力的猛幹起來。

『瞎說……人家是妳的……只有老公能操……嗚……咿……唔……呀……』玲秀被我插到整個身子都在扭動,豐滿的乳房和火燙的臉頰貼在我赤裸的胸膛揉動,揉得我好不舒服。

『世上有妳這樣的傻老公嗎?勸自己的玲秀讓別的男人輕薄,是不是我上司給了妳什麼好處,讓妳在枕邊當他的說客?』玲秀不停的晃動著滿頭的長髮,下身不斷的緊縮著,兩條腿都緊緊的盤著我的腰,似乎在等待我更猛烈的衝刺。

玲秀像半醉的聲音:『老公……用雞巴……把人家……塞滿……啊……』

我喘氣的聲音:『幹!妳樣子漂亮,奶子又大,屁股又圓當然會興奮起來,雞巴自然就會脹大,說不定妳上司的機巴比我還大還粗還長?』

『人家又沒看過……怎麼……知道……上司的機巴有多大……』玲秀搖著頭回答。

我又問:『別不承認,妳上司每次故意留妳加班趁機輕薄妳時,難道沒有掏出他的雞巴讓妳看,或讓妳摸?玲秀!妳就幻想一下妳上司再幹妳,或是把我當成事妳上司好了。』

『老公……好壞……這麼說人家……』玲秀知道是我逗弄她羞辱她。

玲秀開始說淫蕩話:『人家上司也很壞……每次都故意留下人家……就抱人家的腰……摸人家的胸脯……還要硬上人家……』

我發出嘿嘿淫笑聲說:『硬上妳?怎麼硬上妳?在那裡幹上妳?』

玲秀氣喘吁吁說:『就在辦公室裡扶手椅子上,像這樣……把人家的衣服都剝光了。』

我呼吸急促起來說:『剝光?那妳的奶子和雞邁,不就都給妳上司看得一清二楚?』

玲秀呻吟聲說:『哼嗯……不止是看……還又摸又捏……弄得人家淫水直流……然後把雞巴塞在嘴裏……害人家連叫也叫不出來……玩了好一陣子……才把雞巴就塞進小穴裡。』

我假裝吃驚地說:『玲秀!妳上司這樣幹妳,妳水雞爽不爽?』

玲秀說:『嗯……好爽……他把人家兩腿放在扶手上……然後就這樣把大雞巴……插進雞邁裏……差一點把人家的雞邁……都幹爛了……啊啊啊……上司一直幹不停……啊啊……不要停……幹破人家小穴……上司還說……還說……』玲秀嬌喘不停,在幻想中已經興奮的沒法子說下去。

『妳上司還說甚麼?』玲秀繼續嬌喘著說:『啊……上司還說……要把人家肚子搞大…還說人家是妓女……啊啊……還要叫其他同事來幹……所以把人家拖出去後樓梯……再來幾個男人一起幹……啊啊……人家快不行了……他們把精液都射在小穴裏……啊……子宮裏……啊……老公……男人幹死我了……』

我也像發狂那樣說:『幹死妳……幹死婊子……我愛妳淫蕩……我要妳被人幹……啊……』爽到不行,射的玲秀穴都裝不下了,玲秀也在腦中的雜交配對達到了高潮的顛峰。

『啊……老公……用力插……插死老婆……好深……啊………』玲秀拖著長聲的一聲呻吟,緊縮的陰道不停的蠕動著。

我已累倒在床上睡得和死豬一樣,玲秀下床收拾了一下,擦完保養品再穿好睡衣,便躺到床上睡覺,雖然玩得很累,玲秀卻沒有一點睏意,想著那些淫蕩畫及老公剛剛所講的話,玲秀的臉及身體覺得火熱火熱的發燒起來。

聖誕夜那一天晚上,玲秀的上司又約玲秀去喝酒跳舞,玲秀給我打了個電話說要陪上司和幾個台灣來的大客戶,所以可能會晚點回家,我告訴玲秀要她不用擔心我,便收了線掛上電話。

有了上次的淫畫事件,我相信玲秀肯定動心了,所以我不動聲色怕打草驚蛇,我們那裡地方不大,只有一間舞廳,因為我跟舞廳老闆是哥們兒,老闆破例讓我進了舞廳的絕密控制室,以便觀察玲秀的舉止。

舞廳和包廂的每個角落都安裝了微型監視器,從控制室的監視器裏,可以清楚地看到舞廳裏的一切。

不過,朋友有言在先,不論我看到什麼都不許輕舉妄動,為了摸清玲秀的情況,我沒考慮就爽快地答應了。

我很快發現上司–上司和玲秀像一對情侶似的貼面摟著,隨著音樂節奏穿梭舞池,兩人一邊跳一邊交談;玲秀臉紅紅的像似喝了不少酒,上司右手將玲秀越抱越緊,玲秀豐滿的乳房貼在上司的胸膛上,而上司的左手則不安分地在玲秀後背及豐滿的屁股間撫摸,上司的下身也硬邦邦地隆起一大塊刻意頂在玲秀的丹田位置。

玲秀顯然感覺到上司那不安份的舉動,隨著舞步向後退讓閃躲,誰知上司像口香糖似的緊粘著玲秀,並慢慢推著玲秀往一旁的包廂靠近。

玲秀可能是覺得,當著許多人的面前被上司刻意輕薄,覺得有點難堪,就半推半就地進了包廂,玲秀心想在包廂裏上司的動作可能會更出格,但總比在眾目睽睽之下被調戲要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