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戀人妻

發言人:OCR

深夜一時,三十歲的周通將他所駕駛的計程車停在酒店門外等客。今晚生意淡泊,他點上一支煙、想起了一些開車同行家的艷遇來。

他一向癡戀著鄰居的一個少婦黃太太,可惜她已名花有主,祗能夠和她在夢中做情人。黃太太大約三十歲了,她不算很美,但也不醜,她大概有五尺六寸高,大胸脯、大屁股,笑起來有兩個酒窩,一對△眼看人時斜視而半閉著,就像會發電似的。

每次看見她,他就會發狂,有一種抱她求歡的衝動。可是他也祗是瞎想,並不敢輕舉妄動。但現在他的機會來了,因為她丈夫在半個月前急症死了。

周通背靠坐位,不覺睡著了。迷迷糊糊的時候,好像有人叫醒他,回頭一看,竟是那個黃太太她身穿緊身恤衫,兩支大肉球幾乎要裂衣而出。她一臉桃紅、含情帶笑,美麗的酒窩使他神魂顛倒,會放電的桃花眼使他十分衝動。

她開門上車,坐到他身後邊說道「周通哥,不記得我了嗎開車吧去郊外無人的地方,我好悶,想散一下心」

他狂喜駕著車向郊外進發,在途中,黃太太說起了丈夫死亡的事,不禁飲泣起來。周通停車在水塘一個露天停車場。汽車雖多、但連鬼影也沒有一個。他熄了火,大膽地坐進後座,想安慰黃太太。

當他嗅到她濃烈的體香、髮香和花一股香水的氣味時,不自覺地將手放在她肩上,手指的震動使黃太太凝視著他笑。

周通再也控制不了白己了,他擁吻她的臉和小嘴,黃太太竭力掙扎著,一對桃花眼驚恐地彷彿閃爍著兩點鬼火。

「黃太太,其實我苦戀你已很久了,以前你有丈夫,我不敢有非份之想,但現在你是自己一個人了,讓我親親你吧」

她笑了,笑得格外迷人,而且淫蕩。於是他邊吻邊解她的衣鈕,剝下恤衫,扯脫了胸圍,兩手急切地摸捏她一對脹大得快要爆炸的豪乳。黃太太全身發冷似地震動了,她低叫著。他便伸手入她裙子內扯脫了內褲。

這時她已成為俘擄了,主動面向他,坐在他大腿上,張開兩腿。在他大力抱緊她的屁股時,黃太太身向後仰,下身卻向前滑,一對大白奶向天高聳亂搖,頭髮散亂地落在前排座位上,他的陽具早已挺進她陰道之內。她像跌倒,又像大吃一驚似的,臉紅如喝醉,笑得酒窩更迷人了。

她那對電眼,閃閃生光,發出強大電流、也噴出火來。她的小嘴半閉,兩片朱唇潮濕,像一條赤裸的肉蟲在抖動著。然後,她上半身騷動,一雙大球型的奶子亂搖。她的頭靠在椅背上,身體像蛇一般游動,一下又一下緊壓向他,陰核磨著他的陰莖,很快便氣喘地呻吟了。

淫笑聲刺破郊外的寂靜和蓋過了周圍的蟲,周通也興奮到極點,兩手力抓她的豪乳拉向自己,再放手讓她彈回,他緊抱著她的纖腰、狂吻著她的櫻桃小嘴,在她的騷動和低叫中發洩在她的陰道裡。

一下汽車的響號聲嚇醒了他,周通仍停車在酒店門外,時間是深夜兩點多了。原來他睡著了,發了一個甜美的夢。夢醒之時,他難免有點兒落漠,但仍滿懷希望,他認為還是有機會得到黃太太的。

這時,一個相熟的行家來到,他們下車閒談,那人也是他的鄰居。他告訴周通一個不幸的消息黃太太因思念丈夫,在兩天前自殺死了

「真的嗎」他十分震驚。

同行走後,周通非常失落,他無心營業,於是駕車回家。他進浴室洗了澡,又想起了黃太太,獨自喝著啤酒。深夜三時,他心有不甘,出門行向黃太太的門外徘徊。突然間,門開了,黃太太走出來,疑惑而害怕地看他。

「黃太太,你不認得我了嗎我是周通、你的鄰居呀」

少婦微笑點頭,【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請他入內。當他進入她屋內,關上門時、他突然想起剛才鄰居所說的話,大驚失色問「你不是自殺死了嗎」

她微笑現出兩個酒窩道「你認為我是鬼」

她一身酒氣,艷如桃李,在透明睡袍內,兩支大奶挺立如竹筍她的確是黃太太黃太太不理他,心事重重的,繼續喝著啤酒,有幾點啤酒滴在她胸脯上,一對大竹筍奶便完全浮現出來,緊貼睡袍,份外動人

他上前,她站起來,害怕又羞愧,大奶子微微抖動、跳躍他不顧一切擁吻她,她驚惶掙扎,卻沒有叫。她的睡袍被他剝下時,黃太太推開了他逃走,一對大奶子波濤洶湧地震撼著他的心弦他追上,抓住她的內褲扯了出來,她也跌伏地上。

周通急速地剝光了自己,壓在她的背上。她的大屁股又圓又大,又結實又滑,使他的陽具堅硬如鐵,使她全身抖動不已。她仰起頭,掙扎著,反而被他一手力握住一支竹筍奶、亂吻她的頸。

「放開我」她掙扎著。周通右手放開了她的一支豪乳,扯住她的秀髮,使她側著頭,然後吻向她的臉、而右手則在兩支豪乳上撫摸亂捏,下身也在她多肉的屁股上用力磨著。她忽然將小嘴迎上來,讓他熱吻。

好一會,黃太太全身軟了,歎著氣、低叫著。他起來,抱她入房,放在床上,壓向她身上。她雖然自動張開了腿,卻極害怕,像見了鬼一樣,全身發冷般抖動他對準目標,一下便佔有了她。

黃太太像跌下十八層地獄似的、痛苦而又後悔,甚至流淚了。

「你哭啦黃太太,我太愛你了,祗是以前不敢向你表示。現在你巳沒有丈夫,難道你不愛我嗎」

黃太太疑惑地看了他約十秒,忽然笑了。這一笑,才使周通深信,黃太太已將整個心連她的肉體交給他了。於是他一下又一下地抽插她的陰道,她的兩支大肉球由於搖動而跳躍和狂拋著,他抱住她的腰、向上抬起她的胸脯、大力吸吮她的乳房、在她的嬌喘中向她射了精。

周通擁抱黃太太睡覺,在他醒來時,已是早上十時,他睡在黃家,身旁的黃太太卻不見了,找遍屋內也沒有。他十分疑惑,走出屋外,拍門問了兩三戶鄰居,都說黃太太在兩三大前自殺身亡了。她的屋內已沒有人。

他大吃一驚,懷疑自己被鬼迷住了。一個鄰居告訴他,說黃太太的屍身可能仍在醫院的停屍房,因她和丈夫都沒有親人。

於是他去醫院查問,冒認是黃太太的親人。工人拉開一個雪櫃,冰冷的屍體果然是黃太太,她似乎在看著他

他不安地回家,惶惶不安地駕駛著計程車。當深夜來臨,載著女乘客時,他便疑心她就是黃太太的鬼□,有幾次幾乎撞了車

在一個深夜的一點鐘時,他的無線電話突然響起,是女人打來的,是死去的黃太太的聲音,她也直認是鬼□,說他侵犯了她,要他將五萬元塞入她的門底,若深夜二時前不照做,就會取他性命已是一時了,周通嚇破膽之餘,馬上去怠行提款機提款,用了幾間怠行提款卡,加上家中的錢,湊足了五萬元,塞入黃太太門內,再回自己的家裡大被蒙頭。

但他在被窩內心有不甘,他想難道鬼也用人間的錢嗎

於是他在黃太太門外近樓梯處躲起來,時間是深夜二時半。他等了半小時,看見一個人影自電梯出來,在開黃太太的門。她是女人,大奶子、大屁股,好像黃太太。當她回頭時,周通真的看見了女鬼了,他不禁毛骨束然。

但是,黃太太實在太動人了即使是鬼,他也不怕。假如她是人,他的五萬元也要取回。於是他在女人入屋時撲出,推她入屋,自己也進入,關上門,開了燈。一個少婦被推跌地上,帶點恐懼,她就是咋夜和他做愛的黃太太。

「你究竟是人還是鬼」他略帶生氣地問。

「我三天前自殺死了,你不知道嗎」她爬起來,恢復了鎮定,露出陰森的冷笑。這雖然可以嚇倒不少人,何況周通還目睹她的屍體,但她已經露出了破綻,就是被他推跌地上時,手肘破損了,以及剛才亮燈時露出害怕的表情

黃太太見他似乎不怕,還自己在脫衣服,便彎腰拾起地上的五萬元準備離開。

周通用腳一踢,錢散得滿天飛,他自後攔腰抱住她,兩手大力一扯,將她的恤衫撕了出來,再連奶罩也扯斷了。兩手亂握她一對狂跳閃避的大竹筍奶子,又迅速扯下她的裙子,拉破了她的內褲

「我不要你的錢了,你不要侵犯我」她大叫。

周通放了她,兩人赤裸相對,對看了一會。

女人坐下說「黃太太是我的姐姐,我是來為她辨理喪事的。我因被一個沒良心的男人騙了,並懷了孩子,所以借酒消愁。昨夜你告訴我,對我姐姐的癡心,使我一時受感動,和你做愛,本來我希望你能夠和我結婚,使孩子將來有爸爸。但今天我又改變主意了,我想你不會肯要一個二手貨。所以我就扮鬼,勒索你五萬元。」

「哦原來是這樣」周通凝視著她,覺得她比黃太太更美更動人。她們都有一對大豪乳和一個大屁股,兩個人的乳房也充滿彈力。這女子有一對大竹筍奶,他昨夜已經享受過了,而死去的黃太太,卻是一對球型奶,他在一星期前也偷摸過了。那晚黃太太思念亡夫、在家喝醉了酒,門沒關,躺到地上,他扶起了她,解了她的腰帶,握過她的球型奶

他坐進她身旁,突然雙龍出海,兩手握住她一對大竹筍奶道「我應該早就知道你不是黃太太了。」

她極力掙扎,咬他的手臂,大叫救命

他用手掩住她的口,大聲說「我喜歡你,你肯嫁給我嗎」

她驚疑地搖頭,不相信地冷笑。周通拉起她的身子,坐進自己腿上,將陽具迅速塞入她陰道內,兩手力抱起她的屁股一壓,大炮便深深捅了入去,他兩手摸捏著她一對豪乳說道「我祗是個司機,你配得起我有餘,但你肚內的孩子要打掉。」

她不肯,突然極力反抗,卻被他緊抱、強吻、握奶,繼而狂抽猛插,直至在她的肉體裡射精,她終於屈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