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師

每次看到師生類的成人文學,總是心裡難受,雖然知道有些不過是男孩對老師的性幻想,可是,每次都喚起回憶。因為我的第一次,是給了一個女老師,而且那段經歷,是我人生最戲劇性的一段。

有的時候,我總在夜裡想起她。和別的女人性交的時候,常常幻想我是在插她的陰道,不很緊、可是非常滑。揉著她的陰蒂,親她那微微下垂、可是又軟又熱的奶子。真的。

我第一次碰見她,是在大學入學的第一年。她是班主任,她自我介紹原來是跳舞的,後來傷了腿,到了大學來。

第一印象就是她的白,南方女人的那種露著血管的白皮膚;然後就是她的勻稱。她有些扭捏,按說這是挺奇怪的,她是一個已經結了婚的女人。後來我才明白,女人結了婚還扭捏,就是老公還沒把她操「開」。她快三十歲了,腰細、腳細,就顯得乳房和屁股格外凸出。可笑的是,見到她第一天,我晚上就夢著她遺精了,弄得臥具上都是。

她好像格外看顧我,後來她告訴我,是我的運動員的體形吸引了她,也因為我總是盯著她看。

第一次機會來得很突然,我們集體春遊,在一個水庫游泳。我游了會兒就累了,回到了樹林裡放衣服的地方。我突然聽到旁邊有動靜,是在一塊大石頭的後邊,就走了過去,一愣之下,看到的正是她。她正圍著浴巾換衣服,看到了我,她好像有些慌,不知道怎麼著,衣服一下子就掉了下來。說實話,我什麼也沒看清,只見到了白花花的一團,胸前有兩點紅、胯間有點黑,我就急忙轉過了身。她沒叫,也沒動。

晚上吃飯的時候,我挺怕。可是她見了我,倒好像什麼事都沒有,還直問我游泳累不累。

回到了學校,玩的照片洗了出來,大家圍著看照片。我到得晚,站在人堆的最後邊,她也是後來的,擠著看。突然,我覺得我背上有兩團熱呼呼的軟軟東西貼著我,還來回動。我開始沒意識到是什麼,後來一回頭,才意識到那是她的乳房。可是,她跟沒事似地說著話,還是貼在我身上,我有點明白了。

我們第一次接觸是我打了一架,因為踢球,她約我晚上到系辦公室談。到了辦公室,就她一個人,她先鎖了門,然後突然用手打我,邊打邊說:「你這個不懂事的孩子,你跟人打架,打壞了你,別人多心疼啊!」說著就哭。

我明白了,就摟住了她,忍不住親了她,我們就這樣胡里胡塗地親了起來。她的舌頭小而尖,涼嗖嗖的。我們親了半天,我的雞巴就開始硬了,可是,我從來沒幹過女的,不知道怎麼辦,就繼續親,親得舌頭都快痛了。

她突然推開了我,嘆了口氣說:「咱們怎麼這樣,咱們是師生啊!我知道你喜歡我,我也挺喜歡你的。可是,咱們的關係只能局限在脖子以上。」

我問:「什麼是脖子以上?」

她臉紅紅地說:「就是不能碰下頭。」

我一下子被點醒了,就抱住她,摸她的乳房。她嘆口氣,說:「輕點。」

我第一次親女人的乳房,她是奶過孩子的,有點下垂,可是,皮膚很嫩,藍色的血管都透出來。我叼著奶頭猛啃,她漸漸就站不住了,就說:「咱們到凳子上去吧!」她閉著眼哼哼了起來。

我就一直地舔,可是,還是不知道該怎麼辦。她好一陣子才醒過來,瞪著我說:「咱們只能到這兒了,我不能對不起我丈夫。」

我突然膽子大了起來,逗她說:「你女兒也親過你的奶子,可不算對不起他吧?」

她愣了,然後說:「那不能動下半身,那是我丈夫的。」這一下子又提醒了我,我就從她的腿摸了起來。

她的腿好看極了,我只是摸腿,她跟抽筋似地抖,然後顫聲地說:「不能碰那兒。」

我才想起來,我偷看過醫學書,總是想知一個漂亮的女人的屄是什麼樣的?這個時候,我就去扯她的內褲,可是,她拼死不讓。等我碰到了一手她胯間的濕水的時候,她又把內褲拉上了。就在這個時候,我忍不住射了,射在了褲子裡。

我又煩又羞,坐到了一邊。她看著我,突然也難受了起來。就跟我說:「要不,我就讓你碰一碰。」

她遲疑地後仰著,脫下了內褲,可是仍夾著腿。她陰毛不多,顏色也淡。我伸出了手,去摸她兩腿間,說實話,那已經濕得不成樣子了,我就覺得滑滑的。她又開始哼哼,還抖。可是,我還是不明白該幹什麼。

她掙扎著說:「只能手碰啊!那個不能進去。」

我這個時候雞巴突然硬了,就爬上她的身子,想往裡扎。她拼命反抗,說:「碰碰還不算對不起丈夫,但不能插進去。」

搏鬥了幾分鐘,【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她終於一個閃失,叉開了腿。說實話,我也不知道她屄的具體位置,可是,一來是她那裡滑死了;二來,她畢竟生育過,我一下子就插到了她陰道裡,頓時兩個人都愣住了。

她又哭,但是,很快就死死地抱著我。她的陰道不很緊,可是滑膩極了,水淋淋的。我也不太知道該怎麼抽送,就死死地頂著。

慢慢地,她笑了,壞壞地說:「你真是孩子,動一動啊!」我這才開始抽動起來。

我記得那時已經特晚了,辦公樓靜靜的,能聽到我的雞巴進出她小屄的「噗噗」的聲音。真的是因為剛射過,所以我就狠狠地插,一直插了好長時間才射。臨到射了,才想起生理衛生課上講過懷孕的事,想拔出來,可是,她卻緊緊地摟著我說:「沒事,我戴了環的,你可盡管往裡射吧!」

在下後來有個毛病,幹女的不愛戴套,真的,就因為這個。覺得帶套簡直跟手淫一樣,就喜歡雞巴上沾水,脫褲子就插。

那個時候年輕力壯,不吹牛,馬上就硬,然後就幹,越幹底下越麻木,沒完沒了。後來她說:「不行了,得回家了。」就推開了我,這個時候我們才發現,連她的淫水和我的精液,抹得沙發上一大塊,連她屁股上都濕了,我們忙著找紙擦。

我們抱在一起,她像個小女孩。她跟我說,她丈夫那個東西不太好,反正沒完全硬過,總是半軟不硬地就來,來幾下就洩。她見了我那天,不知道怎麼著,底下就濕了。我跟她說我晚上夢遺了,我們就都笑。

我們開始一找機會就幹,比方說在學校圖書館裡。她戴了環,所以很方便,只要拉下內褲就開始插。那個時候真瘋狂,腦袋裡什麼也放不進去,就想著她的紅紅的屄。

我們的蜜月是她丈夫到南方搞一個項目,她把女兒送回了娘家,我天天到她那兒。這個時候,她不知道從哪兒弄來了一盤不很清楚的錄像帶——黃帶,我們就照著學。她開始舔我雞巴,我也開始舔她的陰戶,經常弄得我們的臉上粘乎乎的。我開始仔細研究她,她的屄是那種外凸型的,撥開了,才能見到陰道口和小陰唇。陰道口粉粉的,特別軟,我特喜歡把舌頭一點點探進去,然後在陰道口慢慢攪。

我們有一天一整天都沒穿衣服,就那麼抱著,醒了就幹,幹累就睡。就是那一天,我創了自己的記錄——幹了七回!

她開始敢說髒話,我問她:「我操得你舒服嗎?」她就不停地嚷:「舒服死了。」我再問:「哪兒舒服?」她猶豫了一下,說:「屄舒服。你快操死我了!快點……使勁操我……把我操死……我要死了……你再幾下……操死我得了。」

我使勁地捏她的奶頭,底下使勁地操她,她就嚷:「使勁……操死我!你算是把我操開了……」

第二天洗澡的時候,她仰起身笑著讓我看,我也笑了,她的屄和胯間一大塊地方都紅紅地腫著、翻著,她說:「瞧你幹的好事,把我操傷了。」

我真心疼她,就俯身舔她的小肉洞,她哼了哼說:「再幹一次吧!」

我說:「你會痛吧?」她皺著眉頭說:「我處女的時候沒給你,生孩子前也沒給你,現在腫了可能挺緊的,你嚐嚐我緊的感覺。」

我就插了進去,果然特緊。她痛得皺眉頭,可是,還是摟住我說:「你使勁吧!別心疼我,使勁插。」

我的雞巴舒服了一會兒,就射在她裡頭了。精液流出來的時候,帶著血,明顯是弄破了她的陰道口。可是,她卻挺開心,邊拿毛巾擦邊說:「寶寶,你看見了,我可是個大處女,讓你操開了。你不能賴啊!這有血啊!」

我又來了情緒,就又插了進去,她這回卻苦著臉說:「別插了,我知道你厲害。就這麼在裡頭泡著好嗎?」我們就那麼泡了好長的時間。

現在想起來,我是真愛她的。她是我一生最懷念的女人,想插就插,又軟又濕,什麼姿勢她都願意幹,幹完了還總弄點好吃的給我。她也最依戀我,有的時候,我像大爺似地往凳子上一坐,招招手,她就能過來,解開褲子,把我的雞巴含在嘴裡,慢慢舔。

我有完美的性生活,可是,看到別的同學拉著小姑娘的手走來走去,我慢慢地又不滿足了。我突然覺得我其實是讓她給騙了,她一個那麼大年紀的女人,就想佔有我一生,我不幹!我開始折磨她,最壞的是愛在她身上狠狠地親印,尤其是在乳房下和屁股上。終於,給她丈夫知道了,當然是從她身上的印子上。

沒人想到她的姦夫竟然是一個學生,她又死不肯說,慢慢地,她在學校呆不住了。

最後一次我們在一起,是在學校的廣播室,我們約好了的,她這個時候很憔悴。我還記得我多壞,一上來就扒她褲子、看她的小肉洞,殘忍地問她:「你還讓你丈夫進這個洞嗎?」她不說話,只是舔我的雞雞,舔完了就湊上來,用肉洞把雞雞套住。

我按住她使勁地幹,幹完了,她哭著靠在我懷裡,跟我說讓我退學,說一起到南邊去,她就願意跟我,什麼名份也不要。到老了,我不願意幹她了,我就可以再找一個。她說她願意看著我結婚生孩子,還願意幫我帶孩子。我覺得這個女人瘋了,沒接話,然後又幹。

到最後,她終於絕望了,臨穿衣服時,她突然說:「我這輩子不會再愛別的人了,最愛的就是你,遺憾地是沒在女孩時代遇見你。我身上都被我丈夫碰過,我想讓你跟我肛交一次,那個地方還沒人動過。」

我一輩子就操過一回屁眼,就是那天晚上。她自己用吐沫把那兒弄得挺濕,然後撅著屁股等著。她的屁股特別白,是桃型的,小小的屁眼微微翻著,旁邊還有幾根毛。說實話,我猶豫了一下,然後才慢慢地插了進去。特別的緊,而且有點澀,她痛得直咧嘴。我發洩似地狠狠地幹了一陣,射完了就不再理她。

我還記得她失望地走的樣子,屁股好像有點痛,撇著腿走。後來她出國了,我還記得她給我寄過的一封信,信上說:「我這一輩子,再也找不到這麼和諧、這麼舒服的操屄了,你也找不到這麼舒服讓你操的女人了。」

這讓她說中了,我現在經常在和別的女人操屄的時候幻想著她,她漂亮的臉孔、軟軟滑滑的奶子、淺棕色的大奶頭、凸起的粉粉的屄,和渾身顫抖、扭來扭去的樣子。有的時候,覺得身邊的女人沒勁的時候,就更想她。想起把她按在底下,然後猛地把雞巴插進去時候她的「啊~~」的一聲尖叫。

不知道她能不能看到這篇東西?如果看到了,她會知道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