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一天

我的妻子是一個小學教師,有著高挑而豐滿的身材、秀麗端莊的面容。但是也許你沒有想到,當她站在講台上一本正經地講課時,那一身高雅合體的職業套裙下的曼妙身體,卻正在竭力夾緊著大腿——她的陰道和子宮裡裝滿了黏稠的精液,正在向外湧動。

一股精液已經突破了她黑色鏤空花內褲的包裹,順著大腿緩緩地流下來。這些精液是如此之多,以至於將她的小腹微微漲起,所產生的壓迫感和竭力收緊陰道壁的努力,使她產生一陣陣的快感,不斷的輕微顫抖從陰道出發,衝向大腦和全身。

妻子的臉和皮膚變得緋紅發燙,沒有戴乳罩的豐滿乳房上還殘留著被搓揉、吸吮的感覺,勃起的乳頭在外衣上頂起了明顯的兩點。她的聲音越來越嫵媚,還伴著輕微的喘息,可惜講台下那些小孩不解風情,只有窗外越來越多的來接孩子的家長們看得清清楚楚。

與別班來的家長大多是老人和婦女不同,我妻子班上來接孩子的家長都是清一色的壯年男人,甚至學校裡的男性教職工們也表現出了對這個班非同尋常的關心。他們清楚地知道,我妻子現在的媚態都得益於他們這一天在不同時間、不同地點的努力,而且他們也將繼續努力——我早就知道了,這麼多的精液不可能都是我的奉獻,雖然我也很厲害。

(第二章)

7:00

隨著臥室裡的光線逐漸明亮,妻子慢慢地從睡夢中醒來,正慵懶地伸展著四肢。我們昨晚那一場“大戰”的感覺還在身上縈繞,她不禁轉過頭來,看著還在沉睡的我,羞澀而幸福的笑容浮現在妻子那秀麗的臉龐上。

我們是同鄉,也是大學的同班同學。當時的我是全班年齡最小的,妻子要比我大一歲。我以前從來沒有談過戀愛,誰也沒有想到,有“系花”之稱的她會被我這樣一個“毛頭小子”追到手。

我的那些競爭者們多半是被妻子那端莊高雅、婉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氣質所難倒,他們連妻子的手也不曾有勇氣牽過,妻子在我之前連接吻也沒有過,而我憑著一股子愣頭愣腦的衝勁和中學時飽覽的那些“性自修教材”得來的半截子女性心理知識,逐漸佔據了她的心。我發現,其實妻子的心裡有著柔弱順從的一面,只要打開了她的心扉,她就會全身心地投入。

妻子的家教很嚴,她的性觀念也很保守,我們從大二開始戀愛,一直到大四最後一學期我的生日,她才把自己珍藏了二十多年的貞操作為禮物送給了我,那一刻,我覺得我就是天下最幸福的人。

畢業以後,妻子回到老家的縣城小學裡當了一名教師,她喜歡這個工作。我在機關上了半年的坐班就忍不住炒了“國家”的魷魚,自己做起了生意,幾年下來,也算有點小成。主要是各方面都上了軌道,空閒時間多了起來,我們就順理成章地舉辦了婚禮,兩個人的生活到現在已經是第五年了。

這五年來,我們的性生活過得非常充實,我的精力和慾望同樣旺盛,幾乎每天都要和妻子作愛,每次都想方設法變換著不同的方式。妻子在性生活中的表現卻猶如初夜一般,仍然保持著一種處女式的矜持和嬌羞。

她是這樣的溫柔羞澀,甚至使人有一種逆來順受的感覺。我愛怎麼做她都接受,這種逆來順受的樣子有時讓我都分不清她究竟是情願還是忍受,是高興還是痛苦。但無論是什麼,我都渴望她呈現出這種受難般的表情和呻吟,那表情和呻吟,每次都讓我產生征服的快感,令我高潮洶湧!

妻子作愛時,非常性感而不猥瑣,不論我把她的性慾挑弄到什麼地步,她自己又有多麼激動,都不會表現出淫蕩的樣子。我只有從她嬌媚的眼神、滾燙的肌膚、扭動的腰肢、極力控制的喘息和急速分泌的愛液,才能知道妻子其實也樂在其中。

妻子從來不會主動提出要求,只是用如水的眼神和紅暈的臉頰來溫柔地提醒我,而只要我需要,什麼時候她都願意接受,使我快樂好像成了她在性生活中的職責似的。不過她也有自己的原則,那就是我必須戴避孕套,因為我們現在還不想要孩子,就算我急不可耐,妻子也要溫和而堅持地為我戴上;另外,妻子也不喜歡口交和肛交,雖然我極力要求,她也勉強嘗試過一兩次,但是從來沒有成功過,她認為很“髒”,也很痛。

除此之外,妻子真的是一個絕佳的性伴侶,端莊而性感這兩種特質在她身上的奇妙混合,使我每當看見她都會產生抑制不住的慾望。

就如同昨晚,我們從10點鐘一直做到12點,從客廳到臥室,到處都留下我們的痕跡。我起碼變換了七、八個體位,從男上女下到老漢推車,妻子的喘息和呻吟越來越急促,陰道的收縮也越來越有力。

當我把她抱到大鏡子前面,讓她看著自己暈紅的臉頰和汗濕的肌膚時,妻子發出嬌嗔的鼻音,緊閉上眼睛,大腿卻把我夾得更緊了,我插在她陰道裡的陰莖也明顯地感覺到握力的加強,用盡全力捅進最深處的我忍不住射精了。

雖然隔了一層薄膜,這股熱流擊打在子宮裡還是讓她發出了一聲壓抑不住的嬌呼,愛液從陰道壁洶湧而出,我們同時達到了高潮。迷亂中的妻子一口咬住了我的肩頭,我們癱軟地倒在了床上,連汗水和愛液也無力擦拭,相擁著昏昏睡去了……

妻子從浮想中回過神來,俯下身用她那飽滿紅潤的唇親吻了一下我肩頭的齒痕,自失地笑了笑。她輕輕地揭起被子,我晨舉的陰莖赫然而立,昨晚的避孕套仍然還裹在上面,前端裝滿了白濁的精液。妻子的臉上飛起一片紅暈,她輕輕地咬了一下嘴唇,還是用左手把住陰莖的根部,白嫩纖細的右手手指輕柔緩慢地把套子往上捲,深怕弄醒了我。套子到了頭部,滿滿的精液好像就要溢出來了。

妻子一手握住陰莖,【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一手扯過放在枕頭邊的衛生紙包在龜頭上,輕輕一拉,手腕一轉,一袋精液一滴也不漏地接了下來。

這是妻子每天早上幾乎必做的“功課”,已近熟極而流,不過敏感處的刺激還是讓我的身體抽動了幾下,妻子輕輕地笑了笑,光裸的肩頭聳了聳,提著我那一袋“子子孫孫”下了床。原想穿上內褲再去衛生間,看看兩腿間已經被體溫烤乾而發亮的愛液,猶豫了一下,妻子還是光著身體輕手輕腳地出了臥室。

隨著妻子輕微的腳步聲消失在臥室門外,我忽地睜開眼睛。我早就醒了,每天我都是這一時間醒來,因為我知道,我那純潔端莊的妻子即將開始她這一天的性福生活。

而她的這一切都極力地隱瞞著我,極力地在我的眼裡保持著她的賢妻形象,因為她的心靈是純潔的,她愛我的心從來沒有任何改變,她的行為都是為了我的聲譽,都是為了維持這段她所珍愛的婚姻。不過妻子不知道的是,這一切都是我處心積慮一手造就的,一切也都操縱在我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