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嬸嬸

我19歲那年,高中畢業,考入了上海一所名牌大學。開學之後,由於我叔叔家在上海,我就住在叔叔家裡,事情也就這樣發生了。我叔叔是個生意人,有時候經常外出,短則兩三天,長則十天半個月的。因此在家裡只有嬸嬸,我和表妹。

嬸嬸是個漂亮的女人,芳齡25,身高172CM,體重53KG,秀髮披肩,嬌麗的容貌,惹火的身段,外加時髦的打扮,讓人不僅幻想聯翩。怪不得我叔叔跟前一個嬸嬸離婚(主要原因是前任嬸嬸生的是個女兒),而娶了這個比他小12歲的大美女。

表妹剛5歲,一般嬸嬸都把她送到托兒所,所以家裡白天,特別是下午一般經常是沒人的。

記得當時我剛住入他家時,就發現嬸嬸在經常偷偷地注意著我(特別是叔叔不在家的時候),不是我自誇,在讀中學時,我在學校裡可算是有名的帥哥,不但人長得帥,而且學習成績也好,所以深受廣大女學生的注意。特別是當我洗澡時,只穿著三角褲,走進走出,她的目光告訴我,她心裡一定是心癢難耐。但說實在的,當時我可是個處男哦(因為在讀高中時,在學校裡我認為沒有我喜歡的女孩,要麼不漂亮,有兩個漂亮一點的比較開放,看她們身上的各個部分,就能斷定早被別人開苞了),嬸嬸她雖然美若天仙,可她必竟是我嬸嬸,再說叔叔對我又特別好,(可能是沒有兒子的關係吧)我可不敢逾越這道屏障。

1998年9月19日,我最難忘的日子,因為這天,我徹底告別了處男之身。那天是星期六,我早上很晚才起床,做完功課之後,已是中午時分,吃過午飯,我在客廳裡沙發上看電視,嬸嬸在廚房裡洗碗,表妹被她外婆接了去,叔叔已經外出兩天,說是去了濟南。由於在家裡,天氣又比較熱,所以我老習慣,上身赤膊,下身只穿著一條休閒短褲。這時嬸嬸從廚房裡出來,手裡拿著兩罐可樂(都已打開),遞給了我一罐,說:「小寧,熱吧,剛從冰箱裡拿出來的,喝吧」。當時我正口渴,所以嬸嬸遞過來,我就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哦,好舒服,謝謝嬸嬸」。她笑了笑,也坐在我右邊的沙發上和我一起看電視,並且有一搭沒一搭地跟我聊了起來。

「小寧,到這裡住來還習慣吧」?

「嗯,很好」。我邊看電視邊回答。

「在學校裡,有沒有相中哪個女孩子」?嬸嬸半開玩笑似的問我。

「沒呢,還早著呢。」我回答著。(其實,我此刻已覺身上有點發熱,心中有點衝動的感覺)

這時,電視劇剛結束,我轉過頭,面對嬸嬸和她聊了起來。

「哇,嬸嬸,你好漂亮,好像電視裡的那些漂亮的女明星」,只見嬸嬸身上穿著一件白色的,薄得幾乎透明的連衣裙,本來就十分漂亮的臉上也上了淡淡的妝,紅紅的櫻桃小嘴,彎彎的柳葉眉,白嫩的臉上稍有那麼一點點紅(就像是害羞時那樣),長長的秀髮披在肩上,裙中那三個黑點若隱若現。我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身體在慢慢地一點點向她靠近,嬸嬸也一步步向我這邊移過來,當我們坐在一起的時候,嬸嬸突然問我「小寧,你想不想我」,我興奮地說「想,我好想嬸嬸」,嘴裡說著,一手抱住嬸嬸,嬸嬸也回過來摟住我,我們四目相對,漸漸地,我把嘴向她那櫻桃小嘴吻過去,嬸嬸此時微閉著眼睛,俏臉泛春,迎合著我的吻,當兩片熱唇接觸的那一剎那,我把舌頭探入她那甜美的口中,她也用那美妙的舌頭熱烈的纏繞住我的舌頭,我們彼此熱烈的相吻著,吮吸著對方的舌頭,吞嚥著甜美的口水。

這一吻,吻了好長一段時間,才依依不捨的分開,「小寧,來,到裡邊來」,說著,嬸嬸起身,拉著我的手,向她的臥室走去,這時,我的褲襠上早就搭著一個大帳篷,嬸嬸回頭一看,掩面一笑,這一笑,真可謂是回眸一笑百媚生。令我跟著她迫不及待地進入了她的臥室。

來到臥室,走到那張漂亮的席夢思之後,嬸嬸將手伸向背後輕輕一拉,那件白色的連衣裙邊緩緩的滑落在腳邊,哇,只見她穿著更性感的內衣,如果說剛才那件白色的連衣裙幾乎是透明的,那麼現在她身上的內衣就簡直是透明的,而且是網狀的。裡面的各個部位清晰可見,看得我是血脈賁脹,兩腿間的那根肉棒硬得有點發痛。

嬸嬸輕移蓮步,緩緩躺在床上,兩眼滿含無限春光,我迅速除下身上的一切,我的肉棒一下子跳了出來,向上高高翹起,成60度,龜頭血紅,青筋暴漲。嬸嬸驚喜的看著我的大肉棒,「哇,好長,好粗,又白又硬,快過來,哦,我……我……」,此時我迅速爬到她的床上,三下五除二地扒光了她身上的一切遮掩之物,」哦,白嫩如脂的肌膚,高聳堅挺的雙乳,深深的乳溝,平滑的小腹,白晰豐滿的肥臀,微微凸起的陰阜上一片不算濃密的小森林,在中間,粉紅色的仙人洞中早已是蜜汁四溢,潺潺流出,滋潤著那片森林,展現在我面前的簡直是一幅美人春睡圖。而我比她也好不到哪裡去,可能由於是第一次,我的馬眼裡也已是汁水滴滴。

「噢,好軟,好滑,好香」,我趴在嬸嬸的身上,嘴裡含住她右邊的乳房,舌頭拔弄著她那頂端的小櫻桃,一會兒,那顆小櫻桃變得又紅又硬,一手握著她左邊的大乳房,輕輕的搓揉著,一手順著她那柔軟而平滑的小腹,滑向那令人嚮往的桃源小洞,探指洞口,嬸嬸的蜜汁馬上浸透了我的整隻手。

「哦,噢……」嬸嬸發出如夢囈般的呻吟,同時慢慢扭動著肥臀。

「嬸嬸,舒服嗎,嘻嘻,我抬起頭放開嘴裡那甜美的櫻桃,調皮地問道,說完又埋頭於她那深深的乳溝,又拱又舔,手上更是一刻不停,拇指和食指輕輕撥開那兩瓣粉紅鮮嫩的大陰唇,在她的陰核上緩緩地游動著,游動著,又慢慢轉入她那波光粼粼的陰道深處,和著大量的淫水,由輕則重,由慢則快地抽插著。

「好……耶……噢……好癢……使勁點……」此時的嬸嬸緊閉著雙眼,雙手抓著床單,嘴巴張得大大的,呻吟聲越來越大,身體像水蛇一樣劇烈地扭動著。

「嬸嬸,該你為我服務了,我好脹哦」,我見好就收,手指抽出她的陰道,放到自己的嘴裡舔乾淨手上的蜜汁。邊吮邊故意調皮地說。

「你這小壞蛋,你好會掌握時機喔」,嬸嬸半嗔半嬌地說:「轉過來,我給你吸吸,但是你也要幫我舔呀」。於是我們成69式,我將那話兒探入她的櫻桃小口,頓時一股溫暖濕潤的感覺刺激著我的中樞神經,又經她的美舌在我的龜頭上時而來回畫著圈;時而抵弄我的馬眼;時而整根吞入;搞得我差點射在她的嘴裡。我也不甘示弱,讓也把美腿分得大大的,小穴同時就張得開開的,兩片陰唇一張一翕,淫水也同時一滴滴溢向洞外的森林裡,「哇,這樣不是太浪費了」我說著低下頭,把溢出的蜜汁舔得乾乾淨淨,又探舌入洞,撩弄著陰唇,在她的陰核上抵弄著,舌尖上的味蕾磨擦著她陰核和陰道,目光又轉向她小穴處的那顆小豆豆–陰蒂,撥弄了幾下,嬸嬸不斷地呻吟著,並且壓在我身下的身子發出陣陣的顫抖。

「哦……呀……小親親……快……快把你的大傢伙放進去……喔……耶……好癢……好刺激……」嬸嬸終於忍不住了,「好,我來了」,我從她嘴裡抽出大肉棒,隨手抓了個枕頭墊在她的屁股下面,使得她的小穴更向上凸,將她的兩腿分開架在我肩上,將肉棒抵著洞口,由於蜜汁作潤滑液,所以在初入時很順利,但當還剩一半時,好像裡面很緊,我當時也不管那麼多,使勁一挺,嬸嬸發出「哇」的一聲,但我的整條肉棒已探入洞底,龜頭上的馬眼感覺好像頂在什麼東西上似的,她那裡好像還在一動一動,一吸一吸,弄得我好癢。

「快……快插……好老公……喔……呀……哎喲……好……好舒服……哦」,嬸嬸紅著臉催促著。

「呀……嘿……喔……」我嘴裡也哼哼,身體向前使勁挺著,以便插得更深,每插都插到底,又讓馬眼頂著她的花心左旋右轉一下,之後又快速抽出至龜頭剛不出小穴口,又快速插入,由慢至快,搞得嬸嬸呻吟震天(還好她家房間幾乎是全封閉的,又裝的是隔音玻璃),高潮迭起。

「快……喔……好癢……唷……爽……好哥哥……快插……插吧……使勁……哦……呀……爽死了……小親親……用力……噢……舒服……你……你好厲害…… 哦……呀……快……我不行了……我要洩了……洩了……」呻吟聲深深地刺激著我的大腦,於是我下身抽插得更賣力,時而頂著花心轉轉,時而讓肉棒在她的小穴裡一抖一抖跳動幾下,更深更快更猛的抽插,我感到自己好像身處雲端,全身,特別是肉棒,又麻又酥又癢,外加上嬸嬸剛才洩出的大量陰精把我的龜頭澆灌了個透,此刻我也狠命抽插了幾下,頂著花心,將大量熱乎乎的陽精,全射入她的花心裡。

「好燙,好爽」她嘴裡說著,身體隨著我射精時陰莖的跳動而劇烈地顫抖著。射完精之後,隨著快感的慢慢消失,我伏下身,摟著她,相擁休息了一會兒。

「小寧,你不會怪嬸嬸吧」?

「什麼呀,我怎麼會怪你呢,我讓你這個大美人破身是情願的」,我調皮的說著。【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其實剛才我在我們的可樂裡放了那麼一點……」,嬸嬸顫顫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