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老婆幫朋友重振雄風

我有一個非常要好的朋友,由於他比我大二十年,所以我和老婆敏琪都叫他做都契爺。雖然我們年紀相差很遠,但我們之間並沒有什麼隔膜,無所不談。

契爺本來一直獨身,由於年紀漸大,他在朋友的介紹下,在國內結識了一位女性,並打算結婚。照理契爺應該非常開心,但最近我卻發覺契爺悶悶不樂,於是便借意邀請他到我家裡吃飯,順道看看有什麼可以幫忙。

起初他還是不肯說出因由,經我和敏琪三番四次的詢問下,契爺才肯說出因由。

契爺低著頭的向我們傾訴著,但最近他發自己不能勃起,而且差不多為維持了個多月。他已嘗試了多種方法及看了幾個醫生,但情況依然沒有好轉,他恐怕未婚妻不能接受這性無能的丈夫,因此感到非常沮喪。

當我看到他這麼垂頭喪氣的樣子,我心裡也有點難過,性無能的確對他打擊很大。為了幫助這好朋友,第二天我便帶契爺到醫院再一次身體檢查,但據醫生的驗身報告,契爺的身體機能依然良好,照理是應該沒有勃起的障礙。

經多番研究後,我和敏琪都認為契爺的不舉是由於心理障礙的影響。契爺雖然還未到五十歲,但他卻把自己看成老人家一般,今次性無能的起因相信是由於契爺害怕婚後無法滿足他的妻子,在這壓力的影響下以至無法勃起。所以衹要能夠今契爺令相信自己仍然是活力充沛,那麼他便會不藥而癒。

其實最簡單的方法當然是找一個女人來刺激起契爺的性慾,但最大的問題是如何找來這麼一個女人。契爺日常的生活也很檢點,亦非常注重衛生,如果找來妓女的話幫忙的話,恐怕會弄巧反拙,但那裡能找到其他女性幫忙。

眼前除了我敏琪,似乎就沒有其他人選了。經我和敏琪再三思量後,最後都決定幫這「老」朋友重振雄風。其實那有人會自願把的老婆拱手讓人,我們都衹不過為了報恩而已。

記得早些日子,股票市場非常蓬勃,我和敏琪都斬獲不少。雖然契爺不停的告誡我們,既以嚐了點甜頭,應該及早收手。但那時我們財迷心竅,衹當他的說話是耳邊風。

結果股市下瀉,我們當然是焦頭爛額,而且還債臺高築。那時契爺知道我們周轉不靈,便義不容辭的把畢生積蓄借給我們,度過難關。就是為了這份恩情,我和敏琪都認為無論如何都要幫契爺重振雄風。

週末時,我們又再邀請契爺到我家裡吃飯。晚飯後,我和敏琪向他說出為他重振雄風的計畫。契爺當然拒絕我們的幫忙,並且顯得非常激動,不停地說朋友妻,不可欺,還說他情願不舉也不希望玷汙敏琪的身體。

我們都知道契爺的性格非常頑固,難得敏琪依然義無反顧,為避免再糾纏下去,敏琪索性脫光身上的衣服,然後緊緊的擁抱著契爺。

敏琪的美人計非常奏效,這時契爺已經抵受不住敏琪的溫柔香,開始安靜下來。再加上我在旁邊不斷遊說,契爺才應承我和敏琪嘗試為他重振雄風。

敏琪先把契爺的褲脫下,臉紅紅的看著契爺的肉捧,然後蹲下來,用手套弄起來。

敏琪大約玩弄了幾分鐘,契爺依然半軟不硬。於是敏琪向我打了個眼色,仿佛下了很大決心一樣,然後閉上眼睛,便一口含住契爺的肉捧。

其實敏琪並不喜愛口交,所以,開始她還閉著眼睛,臉上還露出了痛苦的神情。過了一會兒,敏琪已經開始習慣,努力地吞吐著契爺的肉捧,並把他的龜頭啜得乾凈發亮。

契爺被敏琪吸得不知不覺的在呻吟。

敏琪聽到契爺的呻吟聲,繼續含住肉捧說:「契爺,妳喜歡嗎?」

契爺口裡還喃喃地說:「啊……很喜歡,敏琪……妳的嘴吸得我很舒服啊!啊!……真的很舒服啊!」

敏琪抬頭看著我笑了一笑,又繼續埋頭苦幹。

敏琪的口技很是受用,契爺的肉捧漸漸地恢復生機,還老實不客氣的挺起胯部,把肉捧向著敏琪的嘴抽送起來。

敏琪專心的承受著契爺的肉捧在她嘴裡進出,契爺每一下的進入都差不多插致敏琪的喉嚨。因此敏琪有時不得不用手時擋著契爺進攻,嘴裡並發出嘔吐的聲音。

就這樣插了大約一分鐘的時間,契爺突然從敏琪口中撥出肉捧,喘著氣說:「不行了,先別動,我快要射精了。」

契爺略停了一會兒,才呼出一口氣地說:「差點來不及要出醜了!」

敏琪:「契爺,你看妳的肉捧這麼堅硬,還差點就射出了精,妳,還說不能嗎?」

契爺連聲說:「敏琪,有妳這麼一個漂亮的女孩子為我口交,世上那有男人受得了啊。」

受到契爺的讚賞,敏琪嬌俏地再次握起契爺的肉捧:「那麼,妳還想不想繼續?」

敏琪居然問契爺想不想繼續,我不知道應不應該讓敏琪和契爺繼續玩下去?如果讓他們繼續,那麼敏琪就真的要和契爺幹上了,這樣我就真的要預備一頂綠帽了!

【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這時契爺回答說:「敏琪,如果要繼續的話,可不可讓我這老人家嚐嚐妳年青的小穴,我已很久沒嚐過年青女人的滋味了!」

聽了契爺的話,敏琪轉過身體,把豐滿白晳的臀部對著契爺,然後伸手抓住契爺的肉捧說:「契爺插進來吧,盡情地品嚐吧!」

契爺見敏琪這麼主動,當然擋不住誘惑,立刻興奮地扶住敏琪的屁股,挺著堅硬的肉捧,向著敏琪的小穴一插而盡。

噢!敏琪真的讓契爺幹了!這是敏琪第一次被別的男人幹了。我居然覺得有點興奮,我的肉捧充滿了慾望。

可能是因為我自己親手造就我老婆和我的好朋友這姦情,這麼的有歪常理,才使我會覺得興奮吧。

契爺不急不緩地抽動著,每一次都插得很深入。敏琪正在發出那深沉的呻吟聲:「啊……哦……契爺,妳依然……依然……還這麼厲害,插得好……深啊,到……子宮了,好舒服……哇啊……哇契女……我……就……就受不了啊……哇啊!」

契爺聽了敏琪的話,心裡非常高興:「啊!敏琪……我的……好契女,想不到……我這種年紀還有這樣的……福氣,能幹到妳……真……真幸福啊!。」

敏琪似乎也契爺插爽了,她開始胡言亂語:「啊!契爺……我是第一次和其他男人做愛啊!啊……我真沒……有想過結婚後……還會讓別的男人幹自己了!啊……想不到契爺有這麼硬……這麼粗的……肉捧,早知道……一早就給契爺幹啊……!啊……契爺!妳是我第二個老公啊……啊!」

聽到這些淫聲浪語,我也想不到敏琪居然可以這麼淫蕩!

契爺一聽到敏琪叫他老公便更興奮了:「好啊好啊……我的年紀也和妳爸差不多呢?居然還可以做妳的老公……啊!敏……敏琪!」

契爺的動作愈來愈快,與敏琪的交合處發出響亮的「叭嘰」聲:「敏琪……我的好契女……我的好老婆,契爺就要射了,就……要射在妳的小穴裡,啊……哦……!」

與此同時,敏琪也真的被契爺幹到巔峰:「契爺……啊!我……也要……來了……啊……啊,好老公!射吧……盡情的射吧!把妳的……精液全部射給我,射呀……射呀……哇啊……呀……哇死我了……」

敏琪和契爺這麼淫亂的情景我看得目瞪口呆。

他們兩人累得不行了,都在不停地喘氣。

還是敏琪恢復得比較快,也沒有清理身體和穿好衣服,就很溫柔地對契爺說道:「契爺,妳的病好了,沒有不舉了!」

休息了會,契爺走到我面前含著淚說:「多謝妳和敏琪,我現在沒事了?」

能夠讓契爺重振雄風,我和敏琪都非常高興,雖然賠了夫人,但我們卻沒有折兵,契爺可依照原定的計畫回國娶妻。

不過契爺自從回國結婚後,就沒有再和我們聯絡,直到最近,才收到他的書信,他說和老婆生活得非常愉快,對於上次我們的幫忙仍銘記於心,他還說為了報答我,已經說服了太太和我大幹一場,並附了他太太的照片給我。

我和敏琪都非常高興收到契爺的書信,但當我看了他太太的照片後,我對敏琪說:「我們還是忘掉這位老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