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辱女友!(16-20)

作者:胡作非

凌辱女友!(十六)迷幻舞會

每年的暑假我和女友都很甜蜜地渡過,尤其當我想起和她相處的時間多了,也就有更多的機會暗地裡凌辱她,滿足一下自己喜歡凌辱女友的心理。可是今年暑假的第一天,我就和她鬧翻了!那天晚上我和女友相約去看電影,雖然經濟繼續不景氣,但考完試之後,看一片電影減減壓也是理所當然的吧?女友出現在我眼前時,我頓時雙眼發亮,她本來很美的長秀髮突然改變了:本來整齊披肩的秀髮,現在剪齊了,剛好在兩個香肩上撫過,最特別的是那秀髮又直又亮,貼貼伏伏地垂了下來,加上淡妝,活脫脫像個小明星。她展開我熟悉的卻每次都令我神魂顛倒的笑容說:「非,你是不是覺得我很漂亮?很吸引你?」我笑笑說:「你頭髮很亮哦,用了新的洗髮水嗎?」她搖搖頭說:「我去做負離子直髮嘛,今年時髦的,你看不出來嗎?」說著嘟起嘴巴:「不過我也不知道要那麼貴,我做了之後才覺得心疼…」我問:「很貴嗎?」她「嗯」一聲說:「兩千五百…」我神經有點跳動起來,震驚地說:「甚麼?兩千五百?」還瞪大了眼睛看著她:「妳不是上理髮店,是上了黑店嗎?」我這樣的表現是完全失敗的案例,各位色友千萬不要學我,如果你的女友對你這樣說,你應該(裝得)很輕鬆地說:「兩千五百,哦,頭髮可以變得這麼漂亮,很值得嘛!」但我那晚卻說以上這種話出來,本來我女友自己已經有點心疼,又給我這麼大驚小怪這麼責怪,登時惱羞成怒,回過身頭也不回就走了,讓我呆呆自己一人站在電影院門口,她也走進如鯽的人流裡,消失了。之後幾天,我打電話去她家裡,她都不接我的電話。幹,真是…哎…

女友不理我了,我只好自己上去阿彪那裡玩。各位還記得阿彪這個小滑頭吧?他是我妹妹小思的男朋友。在凌辱女友(十三)那篇裡講我和女友去他家裡作客,他卻在衣櫃鏡裡放個隱敝攝錄機,偷拍我們做愛。當然這種小技魎逃不過我明亮的眼睛,但我卻偏偏喜歡凌辱女友,順瓜摸籐就把女友大刺刺地在大鏡前做起愛來,讓阿彪盡飽眼福。阿彪後來替我修理電腦時,發現我凌辱女友這些秘密記錄,也知道我喜好,還把那天我和女友做愛的片子製成VCD。有一次,我去阿彪那裡玩的時候,他正好要和我妹妹出去,就叫我自己去拿VCD,他和我很熟,當然很信任我。我上樓進去他的房子,房子的東西很亂,VCD到處都有,有些以前已經曾經「進貢」過給我和PAUL這兩個學長,就是那些日本美國真槍實彈的男女鬼混影片。我打開左邊第一個抽屜,在雜亂的VCD裡找到兩片寫『少霞』的VCD,一片寫COPY1,另一片寫COPY2,我想應該是相同的,他做成兩個拷貝而已,我就拿走其中一片,留下一片讓他繼續保存欣賞。其他VCD亂七八糟,上面也不知道他寫些甚麼,只寫一個編號。幹,這色魔傢伙,一定有不少珍藏,我就隨便拿他五、六張,我看他也不知道。

我回到租房裡看看從阿彪那裡取來的VCD,哇塞!重新看一遍自己和女友做愛的情景,果然是相當激烈,尤其是我把她弄得正對著鏡頭,把她兩腿抱起來然後向兩邊分開,女友兩腿之間的小穴全暴露我電腦的屏幕上,連暗紅的肉縫都能看見。我一邊看一邊也忍不住搓幾下雞巴,VCD的畫面能夠看到我把雞巴插進她的小穴裡。幹,我也是第一次這樣清楚看到自己的雞巴插在女友的小穴裡,簡直比日本美國那些超淫賤片還要淫賤,我想阿彪一定翻看這一幕好幾遍。看完之後我差一點要洩出精來,但卻有點悵然若失,想起女友現在還在惱怒我,算起了已經十天沒見過她,真是想念她,只是她總是不聽我的電話,哎,怎麼辦?妹妹突然打電話找我:「明天晚上有個RaveParty,阿彪的豬朋狗友搞的,我會去請少霞姐,哥哥,這是你認錯道歉的機會,我把入場券放在家裡。」妹妹對我真好,她知道我和女友鬧翻之後,就一直找機會讓我們復好。我的心情登時晴天萬里。我繼續看從阿彪那裡拿回來的其他VCD,原來有兩片VCD是美國的色情片,裡面男人那些雞巴足足有一尺長,又粗又大,但那些女人身裁也是很粗大,皮膚粗糙,雀斑又多,淫穴也有三吋寬,實在有點倒味,我只看幾分鐘就拿掉。

還好有一片VCD是阿彪偷拍的,阿彪這傢伙家裡有錢,就買了一些小巧攝錄機到處亂拍,我看到他進了大學圖書館理,有個樣貌娟好的女生正坐在桌邊溫習,他就在她對面坐下,鏡頭就移下來,哦,原來那女生穿裙子。一會兒,那女生稍微換個交叉腿的位置,裙底春光就給他拍下來。像這樣的鏡頭很多,裡面竟然還有我女友的裙底春光,幹,這傢伙竟然在和我和女友一起吃午飯時偷拍她,去他媽的!不過我女友的裙底確實不錯,兩條白嫩嫩的腿加上小小三角內褲,實在太誘人了。那片子裡偷拍了的女生不少,被拍的女生大多數有個男友陪伴左右,他還故意拍拍男女朋友甜甜蜜蜜在一起,然後再偷偷拍那女生裙底的風光,幹,阿彪也著實太變態,就是喜歡偷看別人的馬子。各位色友陪女友出去玩的時候可要小心像阿彪這種人噢,不然女友胯下的美景都給他拍去了。最後一片VCD,我看到是在阿彪家裡,阿彪對著鏡頭說:「PAUL兄,時間差不多了,來,跟我過來探險!」我看不到PAUL,他應該是拿著攝錄機,只聽他的聲音從鏡頭外傳出:「你真的不介意?」阿彪回頭說:「當然不會介意,兄弟有福同享嘛,你以後馬子也讓我看看就行。」鏡頭搖著晃著,阿彪輕輕推開房門,只見我妹妹小思和衣橫躺在床上,窗外的光線充足,看來是在午睡,阿彪和小思感情已經很深了,所以她在他家裡也像個女主人。鏡頭貼近小思的身體,先拍攝她的臉,好可愛睡得很熟,然後往下拍,拍到她的短裙上,然後拍到她兩條修長的嫩腿

阿彪對鏡頭說:「來,注意拍囉…」說完用手輕輕拉起他女友的裙腳,然後向上掀去,白晢晢的大腿越露越多,然後看到小小蕾絲內褲,很薄的,陰阜上墳起的部份,棕黑的陰毛都顯露出來。我聽到PAUL說:「哇塞,很漂亮呢!」然後我看到鏡頭後伸出一隻手出來,是PAUL的魔手,輕輕在小思的陰阜上摸了一下。「喂喂喂,小心,別吵醒她…」阿彪說:「過來這裡拍…」說完鏡頭就對向阿彪,他輕輕解開小思襯衫的鈕扣,然後把襯衫向兩邊翻開,兩個隆起圓圓的乳房給乳罩包著,但那乳罩只有半杯狀,兩團嫩肉都在鏡頭下暴露出來。PAUL的聲音:「幹,你馬子實在太辣了…」阿彪說:「嘿嘿,這件奶罩是我買給她的,你看,扣子在前面…」說完又伸手輕輕解開那扣子,但那扣子太緊了,小思給弄得翻個身子側睡過去,這樣那個扣子也就給阿彪解開了。他把兩個奶瞉展開,兩個圓圓的美乳都展現了出來,兩個淺棕帶紅的小乳頭也完全暴露出來,PAUL的手可能發顫,弄得鏡頭一晃一晃。PAUL說:「呀,我不行,一定要打手鎗才能解決,你自己來拿攝錄機。」一陣子搖晃,攝錄機遞給了阿彪,鏡頭對準PAUL。他拿出雞巴來,不算很長,但粗粗黑黑的,一邊看著躺在床上的小思,一邊搓弄著雞巴,打起手鎗來,越搓越快。突然一條白黏黏的精液射了出來,黏在小思赤裸裸的胸脯上,小思又給弄得翻個身子,恢復仰躺的姿勢,阿彪把鏡頭對準她的胸脯作個大特寫,看到兩個奶子上面黏著PAUL的精液。我看得差一點噴出鼻血來,幹!原來阿彪他在凌辱女友方面還比我更大膽,竟然趁著我妹妹午睡時,讓PAUL做出這種事來,我有點後悔把凌辱女友這種喜好告訴他,現在好像間接坑害了妹妹。

這個RaveParty租用了一個郊區空置的農物貨倉,阿彪也是搞手之一(就是因為這樣,我們才能得到入場券,一般的RaveParty入場券也是很昂貴的。)他用客貨車把家裡的兩個BOSS音響喇叭載來。我到達時,就看到他的車子就停在那貨倉外的草坪上。我當然是早到,眼巴巴看著那條小公路,等著女友出現。天色暗了下來,人越來越多,貨倉裡已經盡情開放著音樂,吵得翻天。來這種RaveParty的人,都是十幾、二十幾歲的年輕人,穿著很是前衛,很多女生都穿著今年時髦的TUB-TOP,只有一件寬布條圍著胸脯那種,露出小肚臍和小蠻腰,性感極了,但也不是每個都是辣妹類,還有不少是豬扒類、恐龍類的。只是每個人都要盡量狂歡一夜,甚麼類都無所謂了。當然也有一些三、四十歲色迷迷的中年人,他們跑來這裡當然是要想把幾個幼齒弄上手,反正各取所需吧。

女友原來和我妹妹一起來,我妹妹把她推到我面前說:「哥哥,你們好好聊聊,我要去找阿彪了。」說完就鑽進那喧鬧的貨倉裡。少霞站在我面前,又直又亮的長髮依然很是誘人,她今晚還穿一套新衣服出來。這套是仿古卻又很時髦的仿旗袍連衣裙,上身活鈕扣從左腋下扣到纖腰上,雖然把胸前包得密不透風,但卻是無袖的,露出她兩條像白筍般幼嫩的手臂,連衣裙遮到膝蓋上五寸的大腿上,本來是保守的樣式,但兩邊的開叉位的上方是用拉鏈控制的,她那晚把拉鏈拉得很高,那叉開位露出好長一段美腿,只要彎下腰就會看到內褲呢!嘿嘿,女友一定知道我喜歡她性感,我知道她嘴硬心軟,口中雖然不會討好我,但從她特意打扮也知道她那種愛慕我的心情。我笑嘻嘻地對她說:「小器的大小姐,妳生氣完了嗎?」女友說:「還沒生完氣呢,要看你今晚怎麼討好我才作結論。」聽到她說這種話,當然知道她已經怒氣全消了,於是我和她甜甜蜜蜜地十指緊扣著,走進喧鬧的RaveParty裡。

燈光閃爍不已,貨倉的頂部很高,所以燈光都顯得比較暗,放了暑假,使這個RaveParty的人數特別多。我和女友在大舞場裡興奮地跟著強勁的節奏亂跳一通,很快就吻在一起。我們已經十幾天沒見過面,沒有親吻過,這是我們開始戀愛以來第一次「離別」這麼久,所謂小別勝新婚,當我的舌頭捲弄著女友的舌頭時,她開始動情了,呼吸急促起來。我的手輕輕摟著她的纖腰,她把身體貼在我寬大的胸懷裡,使我感到她的溫柔和酥軟,我在耳邊問她:「妳的奶子很酥軟哦…」她也在我耳邊說:「我今晚特地穿你喜歡那種薄薄胸罩。」我的手往她胸脯一摸,果然是薄的,整個手掌都有真實感。女友軟軟地依在我懷裡,強勁的節奏對我們好像是催情劑,我半抱半扶著她到臨時搭建的小酒吧的座位上,叫了兩瓶啤酒,但酒不醉人人自醉,我們不久又纏綿在一起,親吻起來。我也發現酒吧這裡陰暗的角落裡,也有不少情侶開始動情起來,甚至動手動腳起來,嘿!酒至半晌,我去廁所方便,走回來時,突然聽見陰暗的角落裡傳來熟悉的吃笑聲。這裡燈光很陰暗,連碰到熟人沒有定睛看也不能認出來,雖然音樂聲吵得厲害,但心理學家講得對,熟悉的聲音是能夠從噪音裡分辨出來的。我朝那笑聲定睛一看,咦,是阿彪和我妹妹,PAUL也來了,他沒帶女友出來,旁邊還有一個三十來歲的男人,看來不是我們大學的同學,可能是剛剛認識的人吧?

我心頭一震:難道阿彪又想凌辱女友?我走去一個暗角,偷偷地看他們,只見小思夾在PAUL和那個陌生人之間,PAUL用手摟著她的肩,那陌生男人的手卻放在她的大腿上,還不停摸上摸下,把她那短裙都翻了上去,白嫩嫩的雙腿都露了出來。給他那粗手撫弄著,小思卻喝得半醉,只是嘻嘻地笑著,阿彪坐在對面,繼續若無其事地談笑著。幹!阿彪這小子實在太可惡了,女友被別人摸弄,竟然還笑嘻嘻的。我突然想回自己,自己也是一樣嘛,看著少霞被人凌辱,反而特別興奮!我回到女友身邊時,她已經有點不高興:「你怎麼去廁所去那麼久,拉肚子嗎?還是找到另一個漂亮女生?」她不無道理,因為這種RaveParty裡面確是容易認識一個女生,再多花些唇舌鼓動一下,很快就能來個One-nightStand。我當然向她賠罪,但心裡總是想著妹妹和阿彪那裡,到底他們會玩出甚麼花樣?我不久又藉口去廁所,又是跑到阿彪附近偷看他們。只見那陌生人把小思摟在懷裡,親吻她的臉,然後親吻她的嘴巴,粗手已經伸進她的短裙子摸弄著,良久才放開她,我聽見阿彪還厚顏地說:「我女友不錯吧?」真是豈有此理。

我再次回到少霞那裡時,她已經生氣了,自己叫了幾杯酒,悶悶不樂地喝起來,我知道她生氣我又去了這麼久,她說:「你這麼喜歡去廁所就去吧,不要回來了,我們各自尋開心吧!」說完站起來,走進偌大的舞池裡,我想要拉著她的手,她卻把我的手掙開,鑽進人群裡。我心想:「等一下再跟妳賠罪,我要去看看妹妹那裡的情況。」於是我又走向剛才阿彪和妹妹那裡,咦,他們不見了,是不是又回去跳舞嗎?我想要回到舞池裡的時候,突然看見阿彪他們四個人的背影,他們朝貨倉的後門走了出去,我看到那個陌生漢還是摟著我妹妹的腰,幹,他們要去哪裡?我就跟著他們走了出去。貨倉後面是個草坪,稀稀落落停了幾輛車,我見阿彪他們一起向遠處一輛客貨車踉踉蹌蹌地走過去,我知道那是阿彪他爸爸的車子,平時可以用來運些輕型貨物,阿彪今天要把音響器材搬來這裡,所以沒開他那部房車出來。我遠遠看著那四個人都登上那部客貨車,我還以為他們要到另外的地方去玩,但他們四個人上了客貨車的後箱,開了一盞小燈,車窗上有布簾遮住了光線,然後就沒有動靜了。幹,他們在做甚麼呢?

我回到舞池裡找女友,因為她的衣服比較特別,所以我還能在閃爍陰暗的燈光裡找到她的身影。兩個二、三十歲的男生正圍著她跳著很挑逗的舞步,粗腰前前後後搖動,很是淫褻,好像在姦淫女生那種姿勢,我女友卻在中間自己瞇著眼睛擺腿搖手地跳動著,她連衣裙側開叉的拉鏈不知甚麼時候拉得更上,已經是拉到腰上來,裙子開叉的部份把她美白的大腿全部顯露無遺,連她絲內褲也時隱時現。突然在她前面那個男人把她的身體一抱,繼續跳著辣身舞,挺著的粗腰緊緊貼在我女友的下腹上,幹,實在太淫褻了。我女友想要掙開他,卻給他緊緊地抱著,我女友要推開他的時候,突然看見我走過來,故意在我面前軟軟地伏在那男人身上,像是要向我示威,她伸手也摟住那男人,把自己酥軟的大胸脯貼在那男人的身上。幹,她可是穿著我喜歡的薄胸罩呢,這麼貼上去,那男人可不爽死?我咬咬牙,下了狠心不去管她,讓她被這些色魔般的男人凌辱吧,反正我看到她被人凌辱也是興奮無比呢!

我心裡還是記掛著我妹妹和阿彪他們上了那客貨車之後發生了甚麼事,我又走出貨倉,躡手躡腳走近那客貨車,我聽見阿彪的聲音:「你們不用客氣…」聲音外面聽來很小聲,但留心聽也能很清楚。然後是PAUL的聲音:「我們不會跟你客氣的。」不一會兒就傳來小思「哼嗯哼嗯」的喘息聲。我心裡其實已經猜到是甚麼回事,但古人說要聽到不足為信,親眼看到才能相信,所以我想從車窗偷看進去。車窗的布簾留下一個窄窄的小空隙,我偷看進去,角度太窄了,所以我只能看到近車頭部份的環境:小思兩條修長滑嫩的玉腿擺在車廂裡,被陌生漢長滿粗毛的粗手在上面來來回回撫摸著,阿彪背對著我,好像是拿著攝錄機在拍攝,我這個角度倒是看不到PAUL。我看到妹妹的裙子已經扔在車廂的角落,而那陌生男人這時雙手伸上去,一下子把她的小內褲扯了下來,從大腿扯到小腿,然後掛在她腳踝上。PAUL的聲音說:「來,打開她雙腿!」那陌生男人就把小思的那對玉腿向兩邊分開,三個男人都「哇」地發出驚嘆聲。陌生男人伸出食指和中指朝她兩腿中間插了過去,我這角度當然看不到甚麼,但緊接的是小思受到淫辱發出「啊噢…啊噢…」的聲音,我也能猜得到他們在幹甚麼!我看得心撲撲亂跳,這時阿彪的背後退過來,剛好把車窗完全遮住,可能他想要拍甚麼角度,倒把我視線全遮住了。我看不見,只好聽裡面的聲音,裡面靜了一會兒,我聽見妹妹的聲音:「…不要…不能給他們…噢…啊…」然後車廂就震動起來。阿彪的聲音說:「兩個一起來吧。」然後小思的呻吟聲由「哼嗯哼嗯」轉為「唔唔」的聲音。夏天這種鬼天氣真差,突然淅淅瀝瀝地下起雨來,阿彪那那布簾的小空隙遮住,我想也不能再看到甚麼,於是連忙跑回貨倉。這草坪給雨淋濕之後,本來乾爽的泥土變成了泥濘。

【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我回到貨倉裡再去找女友,這次舞池裡的中間找不到她的芳蹤,反而在旁邊一個較暗的地方才看到她。她的前後仍然是剛才那兩個男人,但這時候不是兩人貼在一起,而是三個人貼在一起,我女友身後那個男人也用粗腰貼在她的豐臀上搖擺著。我看得差一點口水鼻水都流出來,這樣弄法和小電影上玩3P有甚麼分別?女友像給夾三明治那樣夾在中間,任由兩個男人擠著她。我看見她前面那個男人用手挑起她的下巴,用手抓住我女友用負離子直髮後的秀髮,然後強吻她的嘴巴,我女友起初還想掙扎,給他強吻了一會之後就軟了下來,任由他輕佻地逗弄著。我正看得很興奮,突然一個壯漢走近我,把我強力地拉到一邊去,說:「小子,你要在這裡搗亂嗎?跳舞不跳舞,喝酒不喝酒,呆呆看著人家玩馬子,等一下打起架來,我這裡就給你砸了!」原來他是這裡的黑保安。幹!甚麼看著人家玩馬子?那馬子是我的!他們在玩我的馬子,我連看一下都不能嗎?豈有此理!當然大丈夫能曲能伸,看到這個壯漢當然要迴避一下,我不敢和他頂嘴,走開了,看到貨倉外的雨停了,我於是再向阿彪那客貨車跑去。

這邊的車窗簾給阿彪剛才頂住一下,現在全封了,完全不能看見甚麼,我突然想到車子的另一邊應該也有車窗,可能又有空隙讓我偷看,我就轉到車子的另一邊。果然那邊車窗的簾子也留著一個空隙,而且比剛才那個空隙更大,我伸頭偷偷從那個空隙看進去,一下子全身都呆住了!我妹妹小思趴在車廂上,給那陌生男人把她圓圓滑滑的屁股扶著,那個男人的雞巴已經從她後面盡沒入她的小穴裡,壓得淫水「唧唧」作響。他抽插時,抽出來雞巴的部份已經有半尺長,一下接一下重重地插進她的小穴裡,每插兩三下還連龜頭也拔出來,然後再幹進去,把小思的小穴弄得「嘖嘖」有聲。我妹妹的男友阿彪卻拿著攝錄機擠在車窗那角落拍攝著,還把鏡頭對準他自己女友的小穴口,拍下自己美貌的女友任人淫辱的情景!我妹妹這時已經是全身赤條條,陌生男人每一下都力戳到底,還用粗大的雞巴上下左右亂攪,把她插得浪汁四溢。她兩個沒有承托的奶子,跟著陌生男人的節奏,不停前後晃動著,陌生男人就伸手去摸捏她的奶子,還用手指去捏她的奶頭,弄得她全身扭來扭去。小思沒有發出多少淫聲,因為她的嘴巴這時正給PAUL的雞巴塞著,PAUL抱著她的頭,把雞巴一前一後地一下又一下塞進她的嘴巴裡,弄得她只能夠發出「唔唔」聲。阿彪卻是興奮得用攝錄機拍這個角度又拍那個角度,把女友被兩個男人一起強姦淫辱前後夾攻的情景全拍下來。

我在車外看得鼻血口水亂流,上次我偷看阿彪和我妹妹做愛的情景已經很興奮,這次我竟然看到我妹妹被她男友出賣,讓她脫得精光同時給兩個男人操幹。我本來以為我是凌辱女友的高手,腦裡總是想著甚麼時候把女友給別人幹,現在阿彪卻這麼純熟地實現了,看來他已是青出於藍勝於藍!裡面那個陌生漢把小思正面反過來,把她壓在車廂上,我看她嬌小的身軀給那男人粗大的身體壓了下去,一下接一下重重地抽插她,速度越來越快,小思嬌叫起來:「…不行了…插破了…」那陌生男人嘿嘿笑著對阿彪說:「你女友說雞邁給我插破了,我今天就幫你搞大她的肚子。」說完又是抽插十來下,然後把小思抱著,停了下來,我知道他在我妹妹的身體裡射精了。我在外面也看得差一點要射出精,我的心跳快得像高潮來了,鼻血和精血都像快要噴出來那樣。怎麼搞的,妹妹跟上了這個喜歡凌辱女友的男人!車裡面靜了下來,我妹妹坐起身來,嬌嗔地對阿彪說:「我真不明白你,為甚麼要把女友給別人姦淫才會高興?」我腦裡轟然一聲,原來剛才我妹妹一直不是給迷姦,而是很清醒地姦淫著,甚麼時候阿彪竟然把女友調教成這樣?只聽見阿彪說:「小思,先別問這問題,阿PAUL還沒幹妳的雞邁呢!」天啊,我妹妹甚麼時候變成阿彪的性奴了,任人淫辱?

我不敢再看下去,我怕再看下去會禁不住把精液射得滿地都是,於是我匆匆忙忙回來,地上的泥濘黏得我滿腳都是。我走過貨倉邊的草叢,聽見濕轆轆的草叢裡傳來陣陣誘人的呻吟聲,看來不少男女已經抑不住RaveParty這種狂熱的燃起慾火,來外面這草叢裡大幹一番。我心裡還擔心著女友,雖然我喜歡凌辱女友,但是剛才那兩個夾著她的男人好像來者不善,尤其他們這樣一前一後用粗腰擠著我女友,而女友那件旗袍式短裙也起不了甚麼作用,他們只要把她前後兩塊布一掀,那我女友今晚也報銷了。幹,越想越興奮,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已經把我女友上了?我腦裡面滿是我女友被那兩個脫得半裸的男人夾在中間的情況,同時交叉顯現著妹妹在阿彪車廂裡被那陌生漢肆意淫辱的樣子。突然草叢中傳來誘人的呻吟聲:「…哦…不要再來…不要在這裡…啊…」那種近乎求饒的叫床聲更是誘人,我心頭一顫,腦裡開始亂轟轟的:女友就在草叢裡被人強姦!我輕手輕腳走過去,稍微撥開一些草,草叢並不茂密,所以雖然光線很暗,我卻可以看見赤條條的少女用手撐著地上,一個男人從後面把他粗大的雞巴抽插著她,每一下的凌辱都使她發出像哭泣般的呻吟。我的天啊,女友竟然被幹成這樣!長髮雖然遮住她的臉,但髮質又秀麗又筆直亮麗,就是她用二千五換來的負離子直髮!

我看得心撲撲跳,各位色友,你們也知道我愛看女友被別人淫辱,這機會千載難縫,我當然靜靜地看著,不會去打斷那男人。那男人卻是很變態很粗暴,雙手抓著她可愛的肉臀,狠狠抽插二、三十下,我女友全身都軟了下去,他就把她按在又濕又髒的泥地上,他把自己的手放在泥地裡一抹,把她反轉過來,然後用滿是黏土的手去摸搓她的奶子,把她塗得滿身都是泥濘,我女友竟然一點也不在意,任他擺佈。男人騎著她,抱著她兩個圓屁股,再次把又黑又粗的雞巴插進她小穴,胡亂攪弄著,弄得她全身發抖,淫水漣漣,發出「嗯哼嗯哼」的叫床聲。我雖然被那男人遮住視線,但我想我女友一定給他幹爽了,所以任由他姦淫,沒有反抗。我心裡有點醋意,到底女友的心裡還有沒有我呢?那個變態的男人還不滿足,幹得她七葷八素時,手又撈起泥濘塗在她的奶子上,還抽出他的雞巴,竟然把泥濘塗在她的陰部上,然後再把雞巴狠狠插進去。我腦裡面頓時有點發昏,如果那些泥濘塗在她小穴口的話,那雞巴一定帶著泥濘直插到她的小穴裡,可能還直達子宮頭呢!天啊,女友被他這樣玩弄,明天不要看醫生才怪呢!

我喜歡凌辱女友,但並不想傷害女友啊,幹你媽的,簡直是太過份了!我吸一口氣,一步衝上前,拉開那男人的肩,那男人一呆,雞巴「噗」一聲從小穴裡拉出來,他「啊」了一聲,一股腥臭的精液頓時射了出來,那個躺在泥地上的少女掠一掠秀髮,見到我時,發出驚叫。幹!那個少女雖然很有姿色,但並不是我女友!原來我認錯了人!我忘了今年時髦負離子直髮,還以為看到直髮就是女友!這時那個男人暴怒地盯著我,他媽的,這時情況可危險呢,我可能被這粗壯的男人K一頓呢!我急中生智,立即假裝手舞足蹈,對著他們痴痴地說:「一起去跳舞吧…來…」那男人原來暴怒的臉色變成厭惡,把我推開說:「回家去幹你老母吧,迷幻呆子!」他們把我當成是RaveParty常見吃迷幻藥的痞子,把我趕走,我當然也樂於給他們趕走。我鑽進RaveParty的舞池裡,沒有看見女友,心頭也有點驚慌,莫非給那兩個男人帶走,用車子載到其他地方輪姦?那豈不是更危險?想到這裡,開始心浮浮,不踏實。所以在這裡奉勸各位色友,凌辱女友要有點節制,像我這樣丟下女友不管,到現在找不到才慌了神。

我走向酒吧那邊,陰暗的角落裡有個熟悉的身影在掙扎著,一個男人摟著她想灌她喝酒,她極力推開他。我看見那少女穿的衣服,是旗袍式的連衣裙,很特別的,一定是我女友,沒有錯!我心中的大石才放了下來。原來失去女友那種令人擔憂的滋味很不好受,現在看到,才如獲珍寶,心裡有種想要立即摟著她來親吻的感覺。但我面前很多人,我要努力推開跳舞跳得有點瘋狂的人才能擠過去,我看見那男人不是之前和她跳舞的男人,而是另一個比較年輕的男人,用力摟著她,見灌酒不成功,就放下酒杯,一手摟著她的纖腰把她壓得半躺在長椅上,另一手放在她短裙裡亂搞。我一個箭步走到他們的桌邊,怒視著他,那男人有點驚慌地抬頭看我,而我女友立即掙開他的摟抱說:「非…」但她也似乎有點醉,想要站起來,卻搖搖晃晃又坐了下去。那男人立即裝得很無奈的樣子說:「大兄,出來玩玩,逢場作興而已…」說完就站起來說:「這個位子還是讓給你吧!」當我坐下時,女友就熱情地摟著我說:「他們欺負我…」我也有種失而復得的感覺,緊緊地抱著她說:「霞,我很…」我大男人的心態總是放不下,我本來想說「我很愛你」,但卻沒說下去,就親吻著她,她也完全給我摟著親著,我們兩人完全融為一體。之前十幾天的冷戰和剛才的賭氣,一下子都煙消雲散,我才覺得,也不是每次都要凌辱女友才會興奮,這種深深的互愛也使我雞巴高高舉起。

很久我們四片嘴唇才分開,女友說:「我們回家吧,這裡很雜…」她嘴裡發出很香的酒味,使我也有點醉意。我也想和她立即回家,溫存一晚,比在這裡亂鬧要好得多。那時是凌晨兩點多,我和女友兩個呆呆地坐在路邊等著順風車,風把她負離子柔軟輕飄的直髮吹起來,撫在我的臉上。涼風,把我們的頭腦吹醒了…那一晚,我凌辱女友的計劃沒有得逞,阿彪卻成功凌辱了他的女友,也是我的妹妹。我心裡開始越來越矛盾,到底「凌辱女友」是應該還是不應該?元元情色網陪著我渡過大學生涯,現在靜靜消失了,我這些凌辱女友的經歷是不是也應該靜靜消失呢…(就這樣算是完結篇吧,好不好?日後有空再講其它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