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今晚我加班

『寶貝,下班了嗎?我可都等著急了。』電話裡老公急切的問到。

今天老公出差剛回來,說好我們晚上要好好瘋狂一下。

我有些無奈的回答:『真對不起,今天有個客戶著急要一些數據,所以我一會還要加班,可能要晚些回去了。』『哦,這樣呀,那好吧,你趕緊忙吧,我等你就是了。』老公有些沮喪的接著說:『寶貝,我又給你帶回了很多性感的內衣和絲襪,一會回來一定要穿給我看呀。』我的臉立刻紅了,小聲的說道:『討厭啦,你最壞了,好吧,我回去一定穿給你看,讓你看個夠。』放下電話,我來到了更衣室。

其實今天晚上公司是要舉行一個酒會。

因為前幾天外地的總公司的領導過來考察了,所以公司打算舉行個酒會。

一來是和總公司的領導加強感情,一來也為自己的升職鋪路,所以我們各個部門的經理和主管都要求留了下來,一起參加。

我也只好說自己要加班了。

脫掉自己的襯衫和緊身的套裙,然後是乳罩和T字內褲和褲襪,拿出了准備好了的一條晚禮裙。

我沒有穿內衣,直接穿了一條黑色的無襠褲襪,然後穿上了晚禮裙。

我有些緊張,雖然我經常不穿內衣的參加酒會聚會的,但每次還是有些莫名的緊張和興奮。

來到酒店,進入酒會的大廳。

已經來了很多人了,公司和總公司的領導,同事,還有一些和公司合作的其它公司的領導,很是熱鬧。

我端了杯紅酒,走入了人群中,深V字領口的吊帶晚禮裙,露著我深深的乳溝,加上沒有帶乳罩,兩個乳房隨我的走動而上下顫動著。

下身的裙子一側有一條高高的開叉,在我走動或坐下的時候,一條裹著褲襪的大腿會完全的展示出來,一直到大腿跟。

身邊的男人立刻都注意到了我,立刻都興奮的盯著我的一舉一動,圍著我和我親熱的攀談起來。

其中一個姓喬的最熱情,他是總公司的一個經理,負責這次考察的日常安排。

他邊和我攀談邊興奮的盯著我的乳溝。

這時,一個中年男人笑呵呵的走了過來。

喬經理看到後立刻滿臉歡笑的向我引見起來:『這位是總公司的王總。』王總點點頭,看了一眼喬經理。

他立刻知趣的說道:『哦,王總,那你們聊吧,我還有事。』說完有些不情願的走開了。

王總和我坐在一個角落的沙發裡聊了起來。

由於是坐著,深V字領口暴露出來的乳溝更多了,而且已經可以看到兩個乳房的邊緣了。

下身的開叉也是大大的被撐開了,裹著褲襪的大腿全展現在王總的面前,一直露到了髖部。

王總興奮的盯著我,一邊沒有邊際的聊著。

這時,音樂響了起來,燈光也暗了下來。

王總拉著我來到舞池,和其它人一起開始跳起了舞。

開始還沒什麼,但隨著燈光進一步的變暗以後,我感覺王總把我摟的越來越緊了。

我的兩個乳房緊緊的帖在王總的胸前,兩個乳房受到擠壓,幾乎要從V字領口跳出來了。

王總的手摸著我的後背,小聲的說到:『好光滑的後背,你好性感,是不是沒有帶乳罩呀?』我的臉立刻紅了。

王總見我沒有回答,知道自己猜對了,手繼續向下摸去,很快摸到了我的屁股上。

被裙子緊緊包裹的屁股,被他忽輕忽重的摸著。【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你的屁股好有彈性,好光滑,一定也沒有穿內褲吧,你好風騷呀,沒想到會在分公司遇到你這麼風騷的小少婦。』王總邊摸著我的屁股邊小聲的說到。

我更害羞了,低聲說道:『不要,別摸了,會被別人看到的,您好壞。』王總笑了笑,放開了我。

但隨即拉著我的手離開了大廳,我發現那個喬經理在一旁也緊緊的盯著我,看著我被王總拉走。

王總拉著我來到一個偏僻走廊的拐角處,這裡有一個衛生間。

王總擁著我進入了女衛生間,空間不大,我們進入了最裡面的一個隔斷。

王總把隔斷的小門鎖上,然後猛的抱住我,開始瘋狂的親吻起我來。

邊親邊一手隔著吊帶揉著我的乳房,一手則伸進開叉,摸著我的大腿。

我緊張而興奮的說到:『啊……不……王總……不要……不可以……您好壞……』雖然嘴上反抗著,但身體卻完全忍王總擺布了,享受著王總的親吻和撫摸。

王總用自己的一只大手緊握住我的一雙小手,另一只手緊摟住我嬌軟纖細的腰肢,開始輕柔地親吻我的脖頸,時而用舌頭輕輕地舔,時而用嘴唇在我小耳朵上輕輕地吹,酥酥地挑逗著我地性欲。

我的掙扎一直是無力的,我心中明明想要反抗,但全身卻酥酥軟軟,一絲力量都使不出來。

我的腰肢扭動起來,似乎在抵抗,又似乎在迎合著,嘴裡喃喃地嬌喘著:『啊……嗯……不……不要……王總……快……快放開我……啊……啊……。』

沒想到,王總居然放開了我。

雖然我有些納悶,但還是很自然的開始整理被弄亂的長發。

但王總突然趁著我整理飄柔發際的時候握住我的脖項,使我的頭無法掙扎。

在我還來不及呻吟出聲的時候,嘴唇緊貼上去,吻住了我嬌艷的嘴兒,我嬌柔地逸出『啊……』的一聲。

而在我開口的同時,王總狡猾的舌頭乘機鑽入我的嘴裡,急切地汲取我檀口中的蜜汁。

在王總持續的舔吮熱吻之下,我漸漸棄守,一面乘著接吻的空隙不斷呼出絲絲誘人的呻吟:『啊……啊……嗯……』一面把白嫩的手臂環上王總粗壯的頸脖,王總的強吻漸漸變成兩人間親密膠合的互吻,舌頭在互相追逐,津液在互相吞吐……

淫靡的氣氛頓時迷漫整個狹小的隔斷!

王總看我開始配合,欣喜若狂,猝然伸出右手朝我高聳的乳峰摸去,瞬間一只誘人的聳乳便已在王總大手的掌握之中……

我全身一麻,嬌唇間吐的嬌喘已是相當急迫:『啊……不要……那裡……那裡不行……不要摸那……那裡……啊……啊……。』王總恣意地揉弄著我高聳的乳峰。

真是誘人的少婦,王總能感覺出那嫩乳的驚人彈性!

另一只手也不甘落後,滑落在我豐滿的臀丘上按擠揉捏,逼出懷中嬌麗的聲聲嬌吟。

王總興奮的扯掉我的吊帶,兩只手直接握住了我柔嫩的乳房。

當敏感的乳房被男人溫熱的手掌直接握住的剎那,我『啊……』地驚叫了出來,瞬間感覺自己的乳尖翹立勃起,硬硬地頂在王總的掌中,似乎在迎接他的揉弄。

全身像電流擊打般傳過陣陣的酥麻,並直達雙腿間的私秘處,被婉禮裙緊緊束住的豐潤大腿不停地廝磨扭動。

我的掙扎對王總更加起了催情的作用,他赤紅的雙眼緊盯著我從開叉處露出的被褲襪包裹著的大腿,平素雪白的肌膚已然漲紅潔潤,一手從我絞扭的大腿間穿擠而上,強硬地朝我最誘人的中心進發。

王總的大手順利捂住了我的私處,手指上下滑動挑動我豐腴鼓凸的陰唇,炙熱潮濕的觸覺令他雄風大起。

『啊……嗯……不……要……』我的嬌叫助長了王總的欲望。

右手瘋狂地揉弄乳房的同時,左手手指開始緊密磨擦我的陰唇。

『不要……不要啊……王……王總……求求你……啊……』我聲聲嬌喘著,全身誘人地掙扎扭動。

王總輕易地將我推倒身旁的坐便上,脫掉了我身上的晚禮裙,在我的『啊……啊……』的驚叫聲中,兩只聳挺白嫩的乳房彈跳而出,乳頭早已是充血勃起,羞怯地不停顫動。

大腿在黑色無襠褲襪的包裹下更加的性感,黑色的陰毛整齊的展現著。

王總重重地壓在我柔軟的胴體上,一手揉弄乳房的同時,嘴唇已緊緊含住另一只嫩乳的尖峰。

我俏臉暈紅,嬌喘吁吁,情不自禁地摟住王總在自己胸前拱動頭頸,修長的玉腿也纏繞上他的雄腰,嬌軀不由自主地扭曲擺動,也許是想擺脫……也許是想獲得更多的溫柔……

王總的手指靈活地撫捏著我大腿中間兩片濡濕粉嫩的陰唇,在一次上下滑動間突然往泥濘滑膩的小穴口一頂,在我『啊……』的一聲長長的蕩人心魂的呻吟聲中,粗壯頎長的手指應聲而沒,全部沒入了緊窄溫潤的陰道深處。

我的雙手猛地摟緊還在自己胸前肆虐的頭頸,隨後無力地攤開,在王總手指的抽插下,櫻唇一聲聲地嬌喘不已,雙腿不停地踢蹬著,下身發出一陣又一陣的攪動水井般的聲音。

王總一邊視奸著我赤裸的胴體,一邊迅速扒掉自己身上衣服。

我微睜著眼,赫然發現已經是中年男人的王總竟然還有有一身強勁的體魄,虎背熊腰,手臂和胸前肌肉虯結,發達的胸肌,粗壯的大腿間高挺出一條長長的黑褐色肉棒,殺氣騰騰的樣子,太駭人了……

我嬌弱地驚呼出聲:『啊……』逐漸消褪的紅暈驟然又逼上俏臉,又羞又怕,緊緊地閉上眼,不敢再看。

王總騰地壓上去,托住我渾圓白嫩的屁股,將翹起的陽具對准早已濕淋淋的陰戶。

火熱碩大的龜頭緊抵嫩穴口顫栗抖動,我只覺穴內如有蟻爬,空虛難過。

『求求你……不……要……』渾身癱軟的我無力抵抗,艱難地說出求饒的嬌語。

『剛才很爽了吧?接下來還會更爽喲……』王總用輕佻的言語在我耳邊挑逗著。

動作卻不再調戲,畢竟自己也漲得太難過。

陽具劃開薄唇,順著滑溜的淫水強勁地直達我陰道深處。

『啊……哎唷……痛……啊……』一股充實而痛楚的感覺傳來,嬌艷的檀口驚喘出聲,我雙手不由自主地死死摟抱住王總的雄腰,大腿緊緊夾住,試圖阻止他的抽動。

臉孔因而慘白,全身顫抖。

肉棒直達我穴心的時候,王總的喉頭也吼出一聲:『啊……』,太舒服了,神仙般的感覺,王總感覺著自己的肉棒好像被什麼東西緊緊的包圍住,灼熱緊窄、溫潤滑膩,肉壁還在微微蠕動著,吸吮著自己的龜頭,又麻又酥。

結婚幾年了,小穴還是很緊,肉棒插在裡面很舒服。

王總小聲的罵了一句:『他媽的,便宜了你老公了,整天都有這樣的小穴插。你真是太風騷了,今天我也要好好干你一次。』

我只覺侵入自己體內的肉棒,火熱、粗大、堅硬、刁鑽,它似乎自具生命,不待主人發號施令,自個就蠢動了起來,自己緊緊夾住也無具於事,令我無法控制地發出聲聲嬌喘。

於是,王總開始快速抽插,陽具次次抽出穴口,又次次頂至穴底,愈發火熱粗大。

幾百次抽出頂入,我原本的淫聲浪叫,已化作哭喊連連。

『哎……喲……王……王總……你……哦……太硬了……』

『啊……啊……好爽……頂得好深啊……美……好美……我……我要死了。』

王總看著沉迷浪叫的我,狡猾地笑了,功夫不負有心,真是美翻天了!

他依然沉穩而有力地鞭撻著婦人敏感的花心,頭一低,含住了婦人在迎合扭動間晃顫跳脫的一只乳尖。

『啊……啊……要泄……泄出來了……我要死了……』

王總突然的一個配合,龜頭深刺猛撞我的子宮口,牙齒輕輕在咬在我翹挺的乳尖上。

我的穴兒突地緊縮,子宮口刮擦緊吸住男人粗碩的龜頭,王總感覺滾滾熱浪衝擊龜頭,麻癢舒美,精關難守,他快意地將龜頭死死頂在小穴深處,低吼一聲,濃稠的精液急射而出。

我只覺緊抵花心的龜頭猛地射出強勁熱流,那股酥麻歡暢直達心坎,『啊……』地大叫一聲,整個人兒似乎輕飄飄的飛了起來,然後癱軟下來,嬌喘吁吁,目澀神迷。

王總喘著氣,欣賞著我被干完以後的樣子。

精液還在不斷的從我的陰道裡流出來,王總滿意的穿好衣服,再次在我的乳房和大腿還有屁股上框吻親舔了一遍,才戀戀不舍的離開了衛生間。

我無力的站起來,擦干淨自己的下身,穿好衣服,在衛生間的鏡子前仔細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樣子,才放心的回到了酒會的大廳裡。

此時的酒會已經進入了尾聲,剛才還在瘋狂的干我的王總,此時正在一個臨時的主席台上講著話。

讓我突然覺得有些可笑。

『美女,你終於出現了,剛才去哪裡了,我一直都在找你。』

我被嚇了一跳,不知什麼時候,喬經理已經站在了我的身後,還是興奮的盯著我,不過我感覺那眼神有些奇怪。

酒會結束了,我和幾個女孩子正商量著如何回去,這時喬經理和幾個男同事走了過來。

他說『剛才有領導在,大家是不是都有些拘謹,沒有盡興呀,不如我們自己再開個私人聚會吧,就到我的公寓去好了。』

邊說邊期待著看著我,雖然我還是想早點回家,但還是被女孩子拉著一起去了。

我看到喬經理滿意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