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女教師

人物介紹︰

江美倫 25歲,面貌姣好,魔鬼身材,身兼四所高中的音樂老師。

洪治輝 東園高中校長,美倫之夫,做風獨裁,但「性無能」

李彥平 16歲高中生,第一章男主角。

楊修司 17歲高中生,第二章男主角。

曾翔太 16歲高中生,第三章男主角。

馬政形 35歲,超強的午夜牛郎。

@以上人物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第<1>集

下腹部還有一些不愉快的感覺。

在旁邊的床上,治輝睡得很熟,有骯髒的斑痕出現在頭皮上。

整個房間充滿老醜的氣味,加上沒有冷氣的關係,空氣顯得非常的悶熱。

美倫對出汗的身體感到不舒服,懶洋洋的起來向樓下的浴室走去。如果在走廊對面的管理員的房間紙門上沒有投影,美倫可能就那樣走進浴室,可是投影造成的動向引起注意,美倫悄悄向紙門走過去。

燈光的來源是手電筒,光圈很不安定的謠動。

(不會有小偷進來吧……)

覺得有人在裡面活動,好像在尋找東西,這一帶是別墅地區,聽說偶而家裡沒有人時流浪漢會隨便進入,使得美倫產生強烈的不安感。

美倫把口水沾在手指上,插入最靠邊的紙門,從小小破洞向裡面看的美倫,看到房間展開的光景,嚇得幾乎要昏倒,反而是有流浪漢或強盜進來,受驚程度會小一點。

管理員夫婦應該是四十多歲,這樣的兩個人赤裸裸的擁抱在一起,在仰的妻子臉上,有倒轉方向的丈夫的下腹部附蓋在上面,女人把丈夫的陰莖含在嘴裡。

「……」

勃起的陰莖塞滿妻子的嘴裡。而且,丈夫是手拿放大鏡,看妻子下腹部的裂縫,用手指撥開有很多鬈毛的陰唇,玩弄可能是有陰核的地方。

美倫遇到做夢也想不到的光景,臉也不由得變紅,可是短暫的驚慌過去後,全身產生血液到流般的異常興奮。和治輝性交未能得到滿足,也使得美倫的興奮更強烈。

在東園高中擔任校長的治輝,也以獨裁的做風出名,教職員和學生們都很怕他。可是在性生活上面完全沒有精神,勉強能達到半勃起的狀態。經常都是在愛人也是教師的美倫的嘴裡流出幾滴精液,就這樣單方面的結束。

事後的美倫只有等到治輝入睡,用自己的手指安撫仍在騷癢火熱的身體。今晚來到浴室,也想在這裡才能毫無顧忌的手淫。可是看到管理員夫妻的不輸給年輕人的熱情場面,使的下腹部的深處更加騷癢。

現在,睡衣下只穿一件三角褲,不知何時,粉紅色的小小三角褲已經緊緊貼在大腿跟的肉縫上。

「這個時候,不知那兩個人是不是也在干?妻子從嘴裡吐出粗大的陰莖,用沙啞的聲音說。

「那還用說嗎?就是為了這個目的,才老遠的來到這個沒有人的別墅。」

「可是那位校長先生能不能像你一樣,硬起來有這麼大!」

「這個嘛……對象是年輕的女老師,所以會硬起來吧,看她很老實的樣子,想不到也是個淫蕩的女人。」

「你是不是幻想那個女人的陰戶,才那麼興奮啊?」

「你不要胡說了,快繼續舔吧!」

「你還說我哪。不要一直那樣看,差不多該插進來了……我感到癢癢的……快點啦!」

「你想了嗎?」

「早就想了,還不快點!」【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就是年輕人也不會這樣大膽,彼此舔著對方的性器。唯有這時候,美倫由衷的羨慕管理員夫婦。

丈夫來到妻子分開的大腿間,妻子的身體也許沒有生過孩子,比想像的要年輕。丈夫的身體雖然小,但唯有勃起的老二驚人的充滿精神,黑紅色的龜頭高高挺起。

「啊……」美倫看到粗大的肉棍插入肉洞裡時,用食指與中指從三角褲的褲角插入自己的火熱肉洞裡,洞裡的陰壁好像等待已久的立刻包圍兩根手指。

「啊……你……深一點……對了……這樣才舒服!」妻子的表情已經興奮到極點,發出美麗的光澤。

大概這就是這一對夫妻的作風,丈夫以始終不變的節奏,慢慢繼續不斷的抽插。

不久後妻子的雙手抱緊丈夫的腰,「啊……親愛的!」聲音和動作完全與年輕女人相同︰「還要……用力……快啊……」

大概是接近高潮,聲音像哭泣。這時候活塞運動也加快,偷看的美倫也清楚地聽到兩個性器磨擦的聲音。

「親愛的……我要洩了……」

男人發出哼聲使身體僵硬時,女人的四肢拚命抱緊男人。

(啊……我也想這樣……)美倫深深的這樣希望著,用力在自己濕淋淋的肉洞裡挖弄。

*** *** ***

星期一的下午三點鐘,學校裡響起通知最後一節下課的鈴聲。

美倫留在已經沒有學生的音樂教室裡,為消除自星期六晚上以來的焦燥感,在鋼琴前坐下。

煩燥的心情完全留露於鋼琴的旋律中。這種症狀已經連續好幾個月了。這樣下去會患精神官能症,其實心裡早已有這樣的不安。也許這是拋棄那個男人的報應……

二年前的回憶沉重的壓在美倫的心上,對黑暗的過去很想早點忘記,但因結果很壞,反而無法忘懷。

*** *** ***

那個時期,美倫有一個叫謝紹憲的男朋友。

紹憲是音樂工作室的會計,個性很溫柔,可是缺乏男人的霸氣,以他做為情人好像缺少一點什麼東西。可是紹憲是完全地迷上美倫,常常暗示要和她結婚。自從父親在事業上失敗以後,對金錢開始非常執著的美倫,在生活方面也覺得紹憲不是適當的人選。

就在這時候因肺癌而病倒,須要做長期療養。獨生女的美倫,瞞著學校努力去打工。對開設在西門酊的俱樂部雖然有排斥感,但為了父親的醫藥費不得不在那種場合彈鋼琴。

可是不知何時這件事被校長洪治輝發現,它是定期的對教職員們的生活進行調查。

「你真的那麼需要錢嗎?」

「是的,為了父親。」

「好吧,需要錢我來出,代價是你的身體……」

看在放在眼前的支票,美倫就變成了治輝的愛人。

就在這不久之後,謝紹憲自殺了。美倫自以為和他完全是男朋友的關係,但還是感到心痛。為忘記謝紹憲,對治輝就更積極的投入自己。

半年、一年過去之後,她和治輝的關係沒有任何人發現,也愈來愈密切。但在這時,對美倫而言發生了不幸的狀況,治輝因為肥胖和糖尿病,陰莖已經無法勃起。可是不能完全勃起和性慾是兩回事,反而從性交困難以後,治輝更拚命與她同床。

二個人到週末時,一定會到治輝的別墅見面。如今,這件事對美倫而言,有如入地獄般的痛苦。而且每次這時都會想起紹憲°°他一定在墳墓中嘲笑我,說我活該……

良心上的苛責使精神官能症更嚴重,必須要趕快找到徹底結決的方法,不然美倫也開始有自殺的傾向。

*** *** ***

(有沒有辦法擺脫現在的狀況?……)最近的美倫甚至於想到,如果能擺脫校長的束縛,就是冒一點危險也願意。可是美倫的環境不容許她這樣做。

父親的病還是那樣拖下去,來自校長的援助,對美倫的生活而言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二十五歲的年齡,是過去以後結婚就會減少的關口,可是也有很多資格比美倫更老的老師,大學的同學們,也是未婚者多於已婚者。所以美倫三十歲前能過著單身的生活。

美倫開始想,一方面能接受洪校長的庇護,一方面能擺脫現在這種性飢渴狀態的方法,這樣到最近遇到一件可能會滿足性慾的事。

在美倫授課的四所高中裡,有一所叫成×高中。

在那裡的合唱團有一名很沉默的少年,名字叫李彥平。彥平在團裡並不很出色,可是美倫在他的面貌上發現留在回憶中一個年輕人的影子。

美倫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她在十六歲那年被一個陌生男子強姦,那個男人有點像彥平。那是將近十年前的事,彥平不可能是那個強姦者。

彥平是家中的獨生子。彥平沒有很好的音樂細胞,藉此理由美倫有好幾次個人性的給她指導。

彥平的個性很誠實,甚至有膽小的頃向。不論說什麼都會接受,但對美倫的說明卻不太能瞭解。

「這部分要大聲開朗的唱出來!」

「是!」

可是唱出來的聲音依舊沒改善。

曾經有一次美倫讓彥平單獨留下來,指導他練習發音。放學後關上窗門的音樂教室中,像蒸氣浴一樣悶熱。

美倫因為受不了那樣的熱,解開襯衫的第一個鈕扣。雖然這是無意做的事,但發覺彥平在練習發音時視線不向那裡偷看,才知道自己犯了一個小錯誤。

事後想起來,美倫對當時自己的心理狀況覺的可笑又不可思議。當時發覺後感到慌張,但仍繼續讓鈕扣開在那裡。

意識到彥平的火熱視線,除難為情以外,還產生一種虐待慾望的滿足感,所以要彥平更靠近鋼琴站好,故意彎下上身彈鋼琴。連自己都看到胸部,雪白的奶罩和少許露出的乳房。

彥平的聲音,開始超過美倫要求的高度。

「和我教的不一樣。」美倫用嚴肅的表情不斷的要求重覆練習。一面要求一面擦汗,使領口更擴大。

彥平的聲音仍是那樣。

「你的樣子有點不對勁,有什麼問題嗎?」這次是高高地翹起二郎腿。

「不,沒有……」彥平很明顯的對出現在面前的美麗雙腿感到狼狽。視線很不自然的不停移動。

「真奇怪……」美倫故意在彥平的身上上下打量。

他的襯衫滲出汗水,只有十七歲,長得很英俊,但有男人的體臭。

美倫在這個時候發覺自己沉溺在虐待狂的快感裡。心情有如貓在捉弄不敢動的老鼠。

「沒有辦法了,這一次就到這裡為止吧。」

美倫感到自己的體內無比的火熱和騷癢,所以等到彥平離開音樂教室以後,立刻跑到廁所裡手淫。

放學後留在學校裡手淫是擔任教職以來的第一次,明知不可這樣,可是手指忍不住地向自己的陰部掉去。

黃昏時走出校門,並沒有在每次手淫後感到的虛脫感和不快感,連她自己都感到奇怪。甚至有爽快感,身心都感到愉快。這種感受還是第一次……

這時美倫想到,把李彥平當作玩具玩弄,也許能挽救自己脫離經神官能症。

*** *** ***

在這兩天的星期二下課後,走向成×高中的美倫,心裡好像有什麼很大的期待,腳步顯得特別輕快。今天並不是成×高中合唱團全體等待美倫,而是以發音練習的名義約了兩名學生見面(彥平為其中之一)。

坐在鋼琴前的美倫,先讓一個學生做發音練習,約三十分後准他離去,這是有計劃的行動。

另一學生就是彥平了,教室中只剩下美倫和彥平,這時彥平顯然非常緊張。

美倫一面彈鋼琴,一面假裝無意的解開襯衫的鈕扣,這一次是從一開始就是有意的行為……在這剎那,彥平的聲音發生變化。美倫當然立刻聽得出來,但故意裝出不知道的樣子。

今天的目的當然不是練習發音,而另有目的。美倫比平常興奮,不只是天氣悶熱的關係。

讓彥平做簡單的發音練習,同時看彥平的嘴。發覺這種情形的彥平,故意看著天花板發音,因興奮而紅潤的臉頰和整齊的牙齒,顯得很美。

美倫的視線回到鍵盤上時,突然緊張的停止動作,正確的說,是驚訝的凝視彥平。成×高中的夏季制服是半衫的白上衣和黑色褲子,褲前異常的隆起。

彥平知道女教師發現他下腹部的異常狀況,急忙用雙手掩飾隆起部位,做出快要哭的表情低下頭。

美倫在這瞬間全身都感到一陣火熱,(現在是好時機……)因為事先已有計劃,所以美倫的舉動才能很自然。

「喲!彥平,你這個人!」美倫故意用開朗的口吻說,彥平的臉更紅。

「你不該這樣,練習時還胡思亂想。」美倫做一次深呼吸,避免讓對方發現自己的心機,用不在意的口吻說。

「彥平為什麼會變這樣!」

彥平用認真的表情看美倫,平時很老實的彥平,做出忿怒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