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埗劏房狩獵學生妹

深水埗是一個舊樓林立的地區,唐樓中又多套房間位,作為地產經紀的我,經常出入這些大廈,為客人介紹樓房,這位樓宇大多保安不善,自然成為我要品嚐清純學生妹那種特有柔細滑潤感的肌膚,穿著學生制服裙下硬要放入自己的肉棒,玷汙了她們乾淨的身體的陽台。

今天為一個新移民的客人睇套房,介紹完準備離開時,剛好隔離單位有一名稚氣末脫的少女回家。

架著眼鏡的她身穿當區的名女校寶血會上智英文書院的校服,上身為類似水手服,下身是高年班的制服藍裙 (高年班上身下身是兩段式,低年班是白色連身裙),由看著她回家到關門,整潔的黑色直髮上,走路時會露出膝蓋的制服裙,纖細白嫩的小腳上一雙黑色細帶子女學生鞋,一股青春健康的氣息瀰漫全身,笑起來的樣子更是動人,就認定是我多年來讓我敢大膽侵犯的學生妹之其中一個。

之後我每天都盡量找時間,例如多帶其他要找住房的客人上那單位,悄悄偷看她以了解她的日常作息,和出入狀況。那上智妹也習以為常,並自顧自的回入家門。

一個多月的觀察,時機終於成熟,實行我的行動。

那時我在套房等待著,聽著熟悉的腳步聲,那正妹在圖書館借了參考書回家了,這把那長得亭亭玉立的高中上智妹拉入其中一個套房單位中。

先給那上智妹用少許哥羅芳掩著鼻嘴,令她渾身無力,方便我拉她入房,但又不可把她弄暈,否則就在姦屍無異,無什麼樂趣了。

套房單位中已留有膠手索,那上智妹想也想不到,自己左手己被扣在床架上,自己渾身發不著力,根本無法抵抗陌生男人的雙手不斷在在自己身上遊走。

再看了看床上中嬌滴滴的學生美少女,心想終於到手了,可搶先把這朵清純誘人的嬌花採摘下來。

在她滿眼驚恐的臉下,我撫摸著她烏黑的長髮,嬌艷欲滴的臉蛋、高挺筆直的鼻樑,雪白的脖子、再到隔著上身熨得筆直的上智水手校服,撫弄她的胸部,她的胸部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彈性很好。

「嗯嗯……嗯……唔好呀…是初吻………」我吻住了她的香唇,她緊閉著雙唇抗拒,頭左右地搖晃著。我聽了更為滿足,是初吻下一步更會是處女之身!

在微弱的抗議聲下,被迫感受著男人雙手肆意在她胸前搓弄:我用手掌不斷的隔著那質地觸感極佳的校服捏著又捏著上下其手,淸楚感到校服底胸圍下有兩點突起,胸部不斷起伏,相信硬起的乳頭被胸圍頂得發痛吧?

「渣得你好爽呀?等我睇下先」我毫不思索地伸進少女的衣衫內,右手從她上身的水手制服穿了過去,從背後我把整個手掌都伸進了少女純白的胸圍裡,深入胸圍裡面用手指夾著乳頭時重時輕地捏了起來,粉嫩的乳頭慢慢變大了。

「你……你快停啦…………不要這樣……不要這樣啊……嗚……嗚……」在乳頭受到挑逗期間,上智妹不斷的顫抖著。

右肩上的胸圍吊帶已經滑到胳膊上,揉搓了一會再解開她的胸圍扣,被白色鏤花的胸圍緊緊包著的兩隻乳球就跳了出來。扯開她的少女吊帶內衣,撫摸有彈性極好的乳房,「啊!好香的少女氣息。」我深深的吸著帶著香味的胸圍,用嘴吸啜著粉紅色的乳頭。

「唔唔…………呀呀」眼看著自己的乳房在胸圍裡彈出並被握住用力揉搓,她發出細細震驚聲音,乳暈一陣陣輕微的疼痛和電擊一樣的感覺傳來,臉上更因羞愧而火紅一片,噙著淚任由色狼猥褻著她動人的少女雙峰。

一邊用牙輕輕突然咬她己經勃起的小乳頭,右手摸她的尖尖的乳房,左手就摸弄她制服藍裙下的大腿內側,用手指輕刮她內褲的邊緣。雙腿的手感和乳房一樣,好滑,柔軟的純棉內褲的手感也非常舒服,隔著內褲都感覺到陰戶的幼滑。

「鳴…………唔呀」抬高上智妹在我身邊的雙腿,我正埋首在制服藍裙下,在她的大腿輕輕爽著我的頭部,手指撥開那小白色內褲,雪白的大腿根部一對粉嫩的陰唇緊緊地合在一起,陰唇上還帶著幾根細細的陰毛,手指的一小節,插著薄紅色的肉壁,內壁夾我的手指。

「啊!……不要!……」在食指伸進腔內時,美少女發出仿若失陷心情的悲嗚。我把舌頭伸入他的他的秘洞探索,挺是清潔、鮮嫩和緊窄,明顯還是處女之地。

「不要看……不要看啊……」最秘密的地方也連自己沒有細看過,現在卻正被陌生男人把頭探到制服裙內裡仔細觀察並親吻著,男人呼出的熱氣讓她的陰部又癢又麻,羞恥得無地自容。

我還是一個好人嘛,幼嫩的肉縫剝開,開始用口舌為她服務,我的口水弄弄濕小裂縫,並不斷刺激她的小肉芽,當逗弄著少女的陰核,少女的喘息立即變成了驚呼,整個陰部被我的口水沾的到處都是。

「哎呀!那…那裡……不可以的……啊啊!…不……嗯嗯……」規矩的上智妹妹表現得盡量平靜,強忍自己下體所受的刺激。表情也變得比更凝重最終悲嗚了起來,產生一種坐立難安的強烈快感,她的腰漸漸抬起迎合我舌頭的抽送。

從未被男人看過開發過的整個陰部完完全全露在了我的面前,那最羞恥的部位,陰蒂被口吸吹著,是一種污辱,無垢的嫩粉色花園開始有點淫水流出,當看著像是從陰道裡拿出來似的濕透了我的手指,臉蛋紅到耳根後邊,少女羞恥得側頭不敢再看,引誘著強暴者進一步地侵犯她。

「小妹妹…你是很喜歡被我舔吧…嘿嘿…」

「唔…唔係呀…嗚……」上智妹雖然極力否認,想用腿推開埋在她雙腿間的頭卻顯得無力,【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但當我又舔了她的陰戶縫十分鐘,她的臉上還是露出欲拒還迎的表情,誰會想到老師眼中的乖乖女竟然在大白天的套房上享受著色魔的蹂躪,芳心又羞又怕,她苦苦哀求著,可是她已感到自己的身體已漸漸不屬於她自己了。

大約十五分鐘,我感覺上智妹的胴體扭動比之前強,知道藥力慢慢退去,是暗示我要加快侵犯的動作。 加上這小美女已經享受到快感,可以開始下一步的行動。

將女孩內褲拉下來,褪到大腿根部的位置。我退下褲子,露出令眾多少女哭泣多次的十吋長肉棍,眼神渙散的少女自然明白跟著來會發生何事,想到要接受男人的進攻,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承受,情緒開始緊張,心裡著急的淚水掉出來了。

「求你……我……比錢你唔好強姦我……鳴……」

上智妹感到一隻手已經抓住了她的內褲,正在拉拽。陣陣羞恥及想到色魔快將和自己做那件事,即將被侵犯但自己左手己被扣在床架上,眼淚已經不斷的滴了下來激烈扭動,紫紅的陽具在她夾緊白滑大腿上下撫弄。她用力的扭動著腰際作最後的努力,希望有奇跡出現。

「停手呀!啊……我求求你……不要……強姦我……」細心品味著這矜持的學生少女純潔貞操一寸寸攻陷,羞恥屈辱的表情。

「不要……千萬不要這樣……求求你饒了我吧!」看著眼前的可愛少女不斷的哀求我說不要,完成為她性交失身的前奏,我托起她渾圓雪白的屁股,將龜頭置於那處女的幽秘部位,找到秘道的入口,對正角度。

「……我要進去囉。可愛的學妹,有很多人和你同一命運呢。」 扣著制服底下的大腿,把初熟的女體拉向自己,站在床前的我,陰莖就朝著她最寶貴的私處-粉紅色的陰唇慢慢刺去。

「哎喲!啊嗚嗚…………痛啊!好痛啊,我,不要!」感覺到穴口有火熱的異物正要進入自己的體內,對準往那羞人的花園挺進,上智妹激動得將頭左搖右擺,開始不斷吸氣,暴漲的龜頭把新鮮的粉紅色陰唇頂開,被肉壁緊緊包圍著,緩緩地撐開她沒被開發過的祕道,滋味舒爽無比。

上智妹十分抗拒我的陽具,陰道被擴大的感覺,每一次呼吸都變得沉重而急促。「不要啦!住…住手……停……停止……痛……好痛啊……」禁地從大陰唇到處女膜都感受到了非法入侵者的刺激,如火燒般的強烈插入感,使制服下的嬌軀不停地向上蠕動。

「不要強姦…我……拔…出…來……呀……」扭動著腰身,想將龜頭從蜜穴中迫出,但是這種反彈只是適得其反,這樣的抵抗更加深我的興奮,更努力往內插。

「唔……啊……好痛……唔……嗯……嗯……好痛……啊……」她只好雙手握著拳頭,眉頭忍不住的皺在一起,感覺到陽具還在慢慢闖入了自己的身體之中,低頭眼睜睜看自己的下體死命在叫「痛」,兩腳不停的用力挺直,滿頭大汗的持續不斷地發出痛苦呻吟。

當鑽探中的肉棍頂在處女膜前,上智妹的手緊緊的握著拳頭推打我,修長的雙腿在空中一陣亂舞,全身都緊張及痛得不斷地抖動發抖著。

「啊……好痛!抽出來!……嗯……裏面真的很痛……我係處女……不要!嗚嗚!嗚嗚!!」拚命想夾緊雙腿,可是她修長結實的雙腿現在卻怎麼也幫不上忙。

「你……別動……我好痛嗚嗚!!」看著她邊掙扎邊嬌聽衰叫,真是太美太誘人了。

她看著我的屁股向後一退陰莖抽出少許,上智妹鬆口氣皺著的眉頭舒展開來的一刹那,「同學……你的第一次是我的了! 」話一說完,再猛挺腰部,整個人壓上去,下身和她兩半雪白的沒有一點瑕疵的屁股貼在一起,肉棍一下子勢如破足插穿了她的處女膜,直頂子宮頸。

「嗚嗚……哇……啊……嗚啊……痛……好痛救命啊……啊……啊……痛死我啦……哇……」瞬間她雙拳緊握得差點將手指插進手裏,拼命的搖頭,失身的羞愧及痛楚佔據了她的整個身心,雪白的脖子上冒出靜脈,發出了激烈、絕望的衰號。

她守了十七年的處女就在那刻被衝破,從來沒想像過自己會被人強姦,為什麼要接受這樣的凌辱,獻出了冰清玉潔的處子童貞,無法承受正正式式被奪走了昏暈過去。

她暈後就停下來,女生不動的姦淫我無興趣,不如好好躺下來,感受下親手摧毀這聖潔上智中學生美女最寶貴的第一次,學生制服下好溫暖的感覺,不斷嗅著被我剛破處的上智妹清新的體香,我輕輕的撥弄著她額頭的髮稍,我將嘴移到她的耳邊,一口含住小巧玲瓏的耳珠,再吻了她的右臉頰一下,然後再吻她的鼻子、再啜吻她她那動人的小嘴。上智妹年輕的肉體,十分的香甜可口。

上智妹好快甦醒,有一雙手在自己的制服裡蠕動,下身傳來的刺痛和看到白色制服底裙染了一大灘血,自己被強姦失身,真真正正的交合起來,又一次發出了痛苦與無奈的哭聲。

「嗚…衰人…你玩完了吧…快放開我呀…求你不要這樣我好痛啊……嗚嗚嗚嗚……」

當我的老二再抵在她的穴口,我發現小妹妹的大陰唇還是像破處前閉著的,「求你……好痛……輕力點……啊……啊……」她合上雙眼準備由我來對她進行更多的性侵犯。

她被長棍又一次的強迫進入,忍不住哭的哇哇大叫「啊……我受不了……退出去啦……啊……停啊……不要再動……啊……」

老二沾滿了上智妹第一次的血,在小穴進進出出的衝擊,她咬著牙痛苦的呻吟,掙扎的雙手轉為時而抓床單,時而不住地推拒我的胸膛,身體不停的擺來擺去,身上沒有完全褪下的水手制服和床單彼此摩擦產生「沙沙」的響聲。

「你……嗚嗚嗚……你放開我啦……啊……嗚嗚……好痛……好痛呀不要啊……」

溫順而秀氣瓜子臉上,明亮大眼睛滿是淚水,陰道裏的溫潤密肉,緊緊包裹著我的陰莖,我邊抽插邊發出舒服的叫聲,原來這就是我近日來朝思暮想的上智妹的處女陰道。

「舒不舒服?要不要我在大力點!」再開始用手撫摸她的小腹一直滑到乳房,把水手服掀到乳房上面,藍色帶子連鐵章留落在皮膚白皙乾淨的胸脯,不斷搓揉刺激上智妹胸圍下的乳頭和能把我手指彈回去的乳房。

「不要……好痛!求求你快放開我!…啊…啊…裡邊爆啦!……好痛……」上智妹纖細雪白的背像觸電般再激烈弓起,抬高那幼嫩的雪白屁股想甩開兩腿根部蹂躪自己的鐵通,解開的水手制服內幼嫩乳房激烈搖晃中。

抱著她校服裙下修長而雪白的大腿,慢慢的上下左右撫摸,細長的小腿架在我肩上,嗅著她潔白的學生白襪和新淨學生黑皮鞋,下身巨大肉棒品味著她的狹窄的小嫩穴裡來回穿插,緊貼著陰莖連根沒入,紫紅的龜頭每一下都戳進嬌嫩的花徑深處。

男女肉體碰撞拍打的啪啪聲,床板的吱吱聲不斷飄進被強姦的少女耳朵,那粗黑的陰莖正直直的插在自己雪白的屁股中間,還是身穿上智校服的美少女不願再眼見自己受辱糟蹋,兩眼無神沒有焦點望著套房的天花板,隨意地叉開著細緻的雙腿,被陌生人侵犯,不甘心的任由她的征服者徹底地享用、佔有、玩弄自己純潔的身軀,只希望這場丟臉不能說出來的噩夢趕快結束。

上智妹的兩腿從最初的用力夾住我的腰,不想讓我一直大力的搖動,理智上依然不想被人這樣羞辱,解開的手拼命地推,到後來已經半放棄無力的任我把雙腿掛在手臂上騰空搖啊搖晃啊晃的,雙手無力的垂在兩邊,少女初成熟的雙峰隨著被幹的節奏一上一下的晃動,雪白修長的大腿隨著陰莖的進出而一伸一縮,膣穴被抽動而不自禁地哼出微弱帶有少許哭腔的呻吟。

這樣太無趣了,要再給她恐懼,以增添我強姦她和狎玩她的樂趣:「你話我射入去,好唔好?」

「我求求你,千萬不要,會懷孕的!」 露出苦悶的表情的上智妹發出迫切的啜泣般聲音,急得玉臀猛搖急欲掙脫。

一幅楚楚可憐的樣子顯得更嬌美、更嫵媚迷人。少女驚慌地叫,愈是如此,就愈刺激男人去盡情踐踏美麗純真的上智妹的學生處女身。

絲毫不顧她的哀號,使出全力攻擊美麗清純的學生妹,按在床上進行徹底的蹂躪,開始使盡全身的力氣進行最後的衝刺,巨大的陰莖毫不留情的深深插入上智妹的蜜穴,每一下都頂到少女的子宮。

「不要,有BB我就慘啦!不要!不要!」

我正拚命地在少女身上發洩慾火異常舒爽,那會理會她的說話。在她不停地甩頭扭腰哭叫懇求下,把她落在床上的眼鏡重新掛在她臉,依然努力地把陰莖向水手制服妹妹正在收縮的陰道深處搗著,一對乳房像鐘擺一樣來回搖擺。

沒有聽到我的回應,受辱失身的少女知道壓在身上的男人就要膣內射精,給我看到她虛弱的抵抗,作出比令我飄飄欲仙的掙扎。

「啊……不要這樣大力……啊很痛……求你……很痛……」

上智學生妹那火燙緋紅的俏臉,腦後紮成了一條靈動可愛的馬尾,苗條修長的身段在洗得發白的制服顯得鮮嫩而柔軟,冰清玉潔的肌膚顯得溫潤光滑,白皙挺拔的酥胸上,雪白的椒乳點綴著兩點粉紅色的乳頭,輾轉反側渾身香汗淋漓。

「啊……啊,啊……饒了我吧,啊……不要! 求你千萬不要射在裡面啊!」

少女受到瘋狂侵犯,一根陽具在陰毛覆蓋的陰戶內進進出出,只能再以流淚來發洩悲傷。

「不要…拔出來…不行…射在…裡…面…別射…別…喔…嗚嗚………」上智妹頭惶恐地甩動著頭哀求我能停下來,她的陰道肉壁卻不斷吸吮我的大棒,好像不想我的陽具離開。

看著她的長髮不停的飄動,嬌柔的雙峰不斷的晃動,眼鏡仍歪歪斜斜的掛在她的臉蛋上,那雙黑色的學生鞋把她修長的雙腿襯出了她的清純,我興奮的重重壓在模樣長得既文靜又羞澀的上智妹身上,連著她沒有瑕疵的玉腿,陰部被陰莖堵住緊密的一點縫隙都沒有。

「呀……呼」

兩人身體纏攪在一起,在嗚咽亂叫「不要射到裡面,求你不要射到裡面……」

還在哀求的上智妹耳邊發出我的舒暢聲交相回應時,她已感到捅著自己嬌嫩陰道裡的肉棒深深抵在鬆開的子宮頸裡,裡頭之軟肉咬著摩擦著的龜頭正一震一跳噴射出濃濃的污液,深深的沒入她子宮最深處,她只能哭說「你…你…」十七年的處女地,就這樣被無情被炮火攻佔了。

深水埗有一間女子中學,德貞女子中學。不過對這間中學的女生完全無興趣,相信網上的同好也無興趣,無看過有人會偷影她們再放上網。

我這個在深水埗打滾,借套房地利之便姦淫無數學生妹的地產經紀,對德貞那班豬扒,小弟弟都不抬起頭過。

零六德貞搬到深旺道的新校舍,本來有宣傳原址會轉成小學校舍。到九月一日開學日,變成培道女子中學的臨時校舍,原校舍重建。

培道師生在港台及無線《星期一檔案》中表達對臨時校舍的不滿:社區空氣污濁、噪音嚴重、人流複雜、性工作者與嫖客充斥,十足一個污煙瘴氣的罪惡淵藪。

由其是尾那三句,老實說她們在深水埗必定受過不小淫邪目光。

上網見同好貼身穿旗袍校服的女生相,已相當吸引,到你可以見一大班旗袍妹返學,食中午飯,返學等,那種震撼……我見不少阿伯都眼金金目不轉晴的行注目禮。

對她們出手,自然有想過,但根本無機會,香港實行居住地校網制度,她們不是本區校網,是九龍城區的,極少有培道妹會可以住深水埗,跨區到九龍城區上學的。

不能像強姦上智,銘賢等學生妹那麼容易(她們太多居深水埗長沙灣等樓宇)。培道妹,只能學學阿伯那樣,只可視姦,而不可褻玩焉。

有次在攝氏八度的氣溫出火,向套房窗外向樓下看,正好有位藍裙培道旗袍妹經過。

下身就為身穿冬季交通安全隊制服,還穿著絲襪保暖的中二黃棣珊學生妹,以特別的方式來慶祝她生日。

「先生求你不要……我……」少女被架到我胸前的兩條纖長的腿,不安的扭動著。

被哄騙的少女正在屈辱地被迫服侍面前的男人,她的制服裙下穿著極薄貼身的褲襪絲襪大腿,緊緊夾住我肉棒身上來回拭擦套弄起來叫對方尋找快感。隔著褲襪撫摸她的下腹部,隔著絲襪和內褲兩層防護,撩玩未成熟的小肉縫,幼嫩的身體在男人的玩弄下顫抖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