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的顫抖

房間里有三名男女。這個房間很寬大,有沙發和音響也有足夠活動的空間。二個男人都很輕松自在的樣子。一個是目光短利的中年,穿睡袍坐在輪椅上吸煙。另外一個就年輕很多,也有英俊的面孔。這個人是坐在沙發上翹二郎腿,手拿玻璃杯。二個人有共同的眼神,很容易看出是父子。

「現在,開始吧。」

坐在輪椅的男人把煙蒂弄在煙灰缸里。

「舞子,到這里來。」:

一直悄悄坐在沙發上的女人站起來。穿年輕家常服的舞子活動時,會覺得房間里突然變華麗。

這個女人三十又半,是女人最熟的年齡。身材高佻,有非常好身體。淡妝的美貌會吸引任何男人的視線。可是,她現在的臉上充滿沉悶的表情。

「要和過去一樣的做。」

舞子用悲哀的眼光看一眼輪椅上的男人。

「老爺,求求你,今天就饒了我吧。」

舞子雖然這樣說,但她的口吻是已經完全認命,明知哀求也沒有用的樣子。

「我是沒有什麼關系,可是守知還年輕,大概不會答應吧。」

「沒有錯,我可不管你是不是累了。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而且你是守知在的時候會更狂亂啊!」

舞子看一眼守治,但什麼也沒有說,守治看到舞子悲哀的表情感到心煩。

「開始吧!爸爸,往常一樣給她弄吧。」

「老爺,拜托你……………. 」

「什麼事?想要我給你拉下拉鏈嗎?」

舞子已經完全沒有反抗的氣力,只有點點頭。輪椅無聲無息的來到佇立的舞子背後,後背的拉鏈被慢慢拉下去。

「其餘的,你自己弄吧。」

舞子點頭後,肩上脫下佯裝,然後慢慢落在腳下。再解開襯裙的肩帶,輕輕滑下去。拉絲襪的手稍許猶豫一下,那是因為男人像盯入肉里的眼光,使子產生羞恥心。

在這樣的男人們的面前,慢慢露出肌膚,無論做過多少次,還是無法習慣。狠心拉下絲襪的舞子,感覺出男人的眼光釘在她扭動身體。他們對舞子忍著羞恥自動暴露出美麗裸體的模樣,也是不論看過多少次,還是會感到很新鮮的性感。

舞子身上只剩下淺粉紅色的乳罩和三角褲,掩飾美麗美麗成熟的肉禮,然後用雙手擺出簡單的姿勢,慢慢轉一圈身體。再次面對守治時,舞子取下乳罩。當放在腳下時,沒有任何東西掩蓋的丰滿乳房,好像很重的搖擺。

舞子的手放在最後的一件三角褲上。二個男人同時 下口水,這個薄薄的三角褲,又小又透明,根本不能掩飾,但有沒有穿在身上,還是會有很大差異。

舞子為羞恥感不由得扭動身體,慢慢拉下去。因為拒絕脫光衣服,受到嚴厲處罰,從那次以後就強迫她自己脫。可是羞恥感還是一樣,一點也沒有變。

從細柔的腳下脫去變成一小塊布的三角褲,舞子就以出生時的赤裸模樣佇立丰滿的胸部和屁股散發成熟女人的性感,可是細小的脖子或修長的雙腿都顯示出弱女子的風味。

「再一次.慢慢的………. 」輪椅上的男人用低沉的聲音說。

舞子就是這樣伸長雙臂沒有掩蓋身體,開始慢慢旋轉,這一次是在背對著守治的位置停止。男人凝視舞子 髏,哺喃的說「胖一點了」。這句話使舞子的臉立刻紅潤,為了不用雙手掩飾裸體,舞子拿出最大的抑制力。

男人對舞子羞恥的模樣好像感到滿足,慢慢轉動輪椅停在她的面前。【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舞子雖然沒有受到任何催促,但立即跪下。能感覺出守治在背後看她,舞子雙手伸向面前的男人。

舞子慢慢拉開男人的睡 。手指伸到在面前軟綿綿無力垂下的東西。舞子的這種動作,使沒有任何支撐就向前挺出的美麗乳房發出微妙的搖動。就好像被那樣的情景吸引過去似的,男人粗糙的手伸了過去。男人的手指捏住乳頭就開始滾動乳頭。舞子感覺出這樣的愛撫和她的意志毫無無關連的,使肉體里火熱起來。

「不要只顧陶醉,快弄啊。還有守治..你」

男人的聲音使舞子嚇一跳,急忙把臉靠近手里的東西。先在龜頭吻一下,然後悄悄伸出舌頭。.

「把腿分開」

守治在舞子的屁股打一掌。他是從後面撫摸舞子的大腿,以輕柔的觸感在敏感的肌膚上移動。

「還是有好的敏感度。」

男人用手把舞子的頭發拉一下。舞子皺起眉頭,拚命的忍耐分不出是痛還是快感的感覺。

舞子把輪椅上的男人的東西完全含進嘴里,用舌尖在那里輕巧的摩擦,但始終沒有一點變化,使舞子感到急躁。

現在,她身上有四只手在撫摸,不知何時腿已經分開。雪白的屁股向守治的方向突出,還在輕輕顫動,當守治的手指摸到恥丘的淫毛和濕濕的花瓣時,舞子的身體忍不住向後微仰。可是他手指只是在花園的周邊游動。使舞子產生難以忍受的感覺。

「已經開了,澈底的盛開了。」

守治的手指像是圍繞花朵的蜜蜂,而舞子的肉禮像迫不及待的顫抖。

「這邊如何呢?」

守治拔出手指摸到舞子的肛門。在這剎那,舞子的身體猛烈顫抖想逃避,但守治手指繼續活動。沾滿舞子溢出淫汁的手指,慢慢插入肛門。那里受到刺激時,舞子感覺到全身都燃燒的強烈快感。

「這邊更舒服吧。」

守治愉快的看舞子的反應,輕輕轉動手指,在手指的操縱下舞子的屁股隨著搖動。每次也把守治的手指夾緊到快要折斷的程度。守治向前面的男人做一個信號,把自己的肉棒頂在屁股洞上,舞子的後背猛顫抖。但守治不理會這些慢慢插入。

舞子在喉嚨深處發出晤唔聲,扭動身體像掙扎,但下半身被固定的根本無法動彈。守治停止進侵時,舞子松一口氣,但輕微的動作也會帶來強烈的喇激,只有在急促的呼吸中,使冒出汗珠的身體靜止不動。

守治的手指又回到恥丘,玩弄盛開的花園。這樣的動作迫使舞子做出淫蕩的行為,又引起肛門的強烈快感。

「啊…. 受不了…. 」

不知何時舞子的嘴離開男人,發出沙啞的聲音。她如受到狼攻擊的小白兔,用手拚命的抓地毯。

「這里的感覺怎麼樣?」

守治用愉快的口吻說著,更用力的活動身體。

「求求你,饒了我吧!」

不只屁眼里被插入,手指又深深侵入花園里,這二種東西在體內摩擦的感覺,很快把舞子帶到高潮。當全身猛烈顫抖,眼前會暈眩的強烈快感把舞子包圍時,守治也發出野獸般的吼聲射精。

輪椅上的男人看著在眼前展開的淫蕩光景,沉入痛苦的回憶里。不著大雨。可是汽車里很舒服,伊東剛二舒舒服服的坐在助手席上。

開車的是舞子,自從她做剛二的妾還不到二個月。這個世界上只剩下亡夫的獨生女美加和舞子二個人。母女的生活已運窮途末路的程度,當時還想和女兒一起自殺,後來救她的就是剛二。

剛二雖然還是能工作的年齡,但對過去為發展事業犧牲一切的人生,突然感到很累,於是就退休。他的巨額財產養舞子和美加是太容易的事了。

剛二偷偷看一眼握住方向盤凝視前面的舞子有美麗氣質的側臉。車里是很舒適,但她高挺的鼻梁上冒出汗珠,從耳根到脖子是興奮的變成粉紅色。

「快要到了,你覺得怎麼樣呢?」

剛二用愉快的口吻問,可是沒有得到回答。他伸出手拉卷曲的柔軟美發。

「啊…. 不要這樣…. 太危險了…….. 」

舞子看著前面發出慌張的聲音,她的呼吸急促,有一點痛苦的樣子。剛二從衣服上享受丰滿乳房的觸感。在乳房的根部輕輕的揉搓時,舞子緊張的凝住氣,可是車左右搖擺,又急忙注意前方。對無法抗拒的舞子,剛二更得意的大膽愛撫。

「啊…. 求求你…. 不要摸了…… 」

從舞子的身上噴出冷汗,能感覺出衣服貼在身上。

「啊啊….. 不要這樣……. 」

從舞子的乳房傳出甜美的刺激到達全身,使大腿根麻痺了。

「你只要好好駕駛就行,怎麼!已經變成這樣了!」

剛二從汗濕的上衣揉搓突出的乳頭,這樣的刺激使舞子的呼吸零亂,在坐椅上扭動屁股。

「這邊的情形怎麼樣?」

乳房剛獲得解脫還來不及喘一口氣﹔剛二的手爭已伸到散發出濃厚女人味的下半身,舞子是穿寬松的白裙,剛二拉起裙子,露出可愛的膝頭,還有修長的大腿。

「啊…. 饒了我吧」

剛二不理會舞子的哀求,繼續拉高裙子。

舞子沒有穿三角褲。雪白大腿根不時的顫抖,黑色的草叢羞澀的搖擺。可是最惹眼的是有一條紅色的繩子,從舞子的下腰部剖開三角地帶,繼續向屁股延伸過去。繩子上有結扣,而且緊緊的陷入舞子的神 陰戶里。

「求求你….. 不要摸了…….. 」

剛二伸手過去時,舞子發出尖銳的聲音,剛二不理她的哀求,確定結扣部份凹入敏感的部份時,用指尖挖出來。只要稍許動到繩子,舞子就忍不住發出哼聲扭動屁股。剛二使繩子旋轉一圈,確認結扣上沾滿花蜜,舞子的花瓣還在涌出和蠕動。

「不要弄了。我沒有辦法開車了。」

剛二好像聽不到舞子的話,剛二只顧把手指插入花瓣插入到第二關節。突然,舞子發出很奇怪的喊叫聲,雙腿緊張的痙攣,剛二只顧玩弄舞子的身體,沒有看到車外的情形,但強烈的沖擊力,使他了解狀況,也在剎那間認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