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態父女

「只有單親的父親,就是容易過份嬌縱,這種情形很多,不要太罵她,看樣子她的本性是很好的。」
那種像可憐又同情,其實是輕蔑的口吻。年輕刑警說的話始終留在耳朵裡。

所謂恩將仇報就是這種事。已經四十多歲,為什麼還要受那種年輕小子的輕蔑,想到這裡,握方向盤的手因氣忿哆嗦。

這一切都是這ㄚ頭害的。芳彥瞄一眼坐在助手席上毫無表情的向車窗外看街景的雅子。

身穿水兵式的學生制服,學生書包放在腿上,那種樣子,那種氣氛,再怎麼看也是青純的高中女生,確實,就連父親的芳彥,在不久前還這樣深信不疑。

刪刪才十六歲,臉形還幼稚,放在眼裡也不會覺得痛的女兒,竟然加入飆車族,還學會吸安非他命。

他是完全被女兒欺騙了。

芳彥在心裡對自己嘲笑,忍受從心底冒出的怒火,也可以說是極度的遺憾。

一直到郊外清靜的住宅區,芳彥和雅子始終沒有說一句話。

走進房裡,芳彥使一再忍耐的感情爆發出來。他突然的向雅子臉上用力掌摑。

過去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打可愛的女兒。但此時的芳彥是除此以外沒有辦法表達自己的心情。

「痛!要幹什麼!」

身體微微晃一下,用一隻手握住臉的雅子,竟然說出使芳彥不敢相信的反抗話。

「妳這是什麼話,快向爸爸道歉,跪下來道歉。」

芳彥一面怒叫,一面抓住雅子的脖子想讓雅子跪下。

「不要這樣,真可惡!」

對發出罵聲拼命反抗的雅子,芳彥的心已經超過憤怒而感到悲哀。

這就是十多年來,靠自己一個人養育的成果嗎?

心裡這樣想著,芳彥不知何時已經忘記下手不能太重,不顧一切的毆打。

當恢復理智時,雅子已經昏倒在沙發上。嘴唇大概破了。從嘴角流出一條血絲,芳彥急忙用衛生紙擦。

雅子天使般的純真面孔,不像說那種話和粗魯的舉止。芳彥不知道該怎麼辦。如雅子很快清醒過來,必然還會演出一場全武行。

就在這剎那,芳彥的腦海裡想起一件快要忘記的一件事,當時的繩子應該還在。

有一條整理過的麻繩裝在一個手提皮包裡,皮包是放在壁櫃的最深處。那裡除麻繩以外還有幾樣會引起芳彥痛苦的,或許應該說是甜酸回憶的東西。

芳彥只拿出麻繩,像斷絕回憶似的用力關好皮包放回原來的地方。

雅子應露出天真的表情昏倒在沙發上,芳彥的心裡很複雜,可是除此之外是沒有方法了。

轉動雅子的身體,使她的背對著芳彥,芳彥用以熟練的動作將雙手捆在背後,從學生制

服上綁胸部,雙腿彎曲用繩尾確實捆在一起,這樣就不能反抗,連站也不可能了。

長嘆一口氣,正在想用手背擦額頭上的汗味,雅子醒過來,扭動被綁的身體發出怒叫聲。

「可惡啊,痛啊!渾蛋,我要大聲叫喊!」

這時候芳彥像條件反射般的解下領帶,【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套在雅子的嘴上,使她發不出聲音。

雖然如此,雅子還是拼命的掙扎。

芳彥滿臉無奈的表情看著雅子的這種樣子。等到雅子知道反抗無用,不再掙扎時,芳彥才冷酷的說。

「就這樣好好反省吧。你做的事是多麼使爸爸傷心,慢慢反省吧。」

芳彥說完就走出客廳。他實在不能不喝酒,自然的走向熟習常去的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