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豔少婦的婚外情

我這段婚外情以及迷離的偷歡是發生在三年前的四月,剛好也是這個月份,一個屬於早春的日子。

我是麗莎,先生叫做包柏。

為了讓自己有個誘人的曲線、曼妙的身材,平日我可是非常重視身材與肌膚的保養與維持的。

每當包柏的好朋友以忌妒的語氣跟他說……羨慕他能擁有像我這樣漂亮又性感地老婆的時候,我聽在耳裡真是感覺到驕傲,全身也都會輕飄飄的。

大多數的人認為,我那漂亮的臉蛋特別會吸引四周的目光。其實我那34D的大胸腑,以及平坦無痕的小腹、結實且彈性十足的屁股,還有那勻稱修長、肌理分明的一雙美腿,才是真正引起人們私下視線的地方。

其實,這些讚美的話,僅僅是我平日的模樣,我還沒有刻意去妝扮呢!

我猜想,一定有很多人看到我那種南方保守女子的穿著,會認為我是個老古板。

說實在,我不是一個走在時代前端、追趕流行的女子,但我也絕非像一般人所想的那樣古板。

我們在大學時代就開始約會、熱戀,畢業之後很快就步上紅毯,共譜連理。婚前我一直保持著處子之身,這都是源自於他的南方古舊思想在克制著我們。

新婚之夜,我成為一個真正的女人了。

他是一個成功的商人,所以不需要我外出工作來補貼家裡的開銷。

說是這麼說,我偶爾還是會到他的公司裡面去打點零工,一方面學以致用,另外也可以打發無聊的時間。

這樣持續了好幾年,一直到我們兩人認為需要有個真正的家庭、這個家需要開始增加新的成員之後,我這才整天留在家中,沒有再繼續出外工作。

我們兩人都是天主教徒,所以我們拒絕使用藥物來協助,都是採用自然週期的方式掌控生育、用上蒼所賜予的神聖天賦來達成人類綿延的使命。

經過兩年不斷地努力,都沒有任何成果,而我們兩人在房事與性功能及配合方面也沒有特殊的異常狀況,所以我們認為是該去找這方面的專業人士來替我們診斷看看,聽聽他們的意見。

那兩年不斷的再接再厲,讓我對自己的生理週期非常瞭解,可以很精準地抓住自己排卵的日期,知道自己最容易的受孕區間﹔包柏--我的先生,他也非常地配合一起合作,可是……年復一年。

經過幾個專業人士檢定結果顯示,我的部分是毫無問題,可能問題是出在我先生的那方面。

可能是因為他的精子數量有些低落,比一般常態的數量要少一些。

在經過多位專業人士的檢定與建議之後,因為我先生的老觀念與男性自尊,【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那種類似於種馬心態的自我繁殖優越感,加上可能時間的耗擲、後續問題的錯縱複雜,終於導致我們婉拒了這些有關人工授精方面的作為與建議。我們只好繼續地不斷努力、嘗試……。

終於,我們從那些有著同樣受孕問題的熟識友人裡,找到那為讓他們達到心願的醫生。

經過檢驗之後,他跟我們說,如果我們夫妻兩人能夠重新調整房事的頻率與週期,要懷孕並非難事,我們夫妻雙方的生理狀況都沒有問題,只是過從太密導致每次射精的精蟲含量偏低。

他隨後又說到,太多夫妻像我們一樣犯了這種錯誤,太心急、太過於努力播種而發生這種精子稀薄的狀況。

他建議我們至少先禁慾六週,讓先生的精蟲數量增加到正常比值,而且這段時間我也要服用提高受孕率的藥物,然後在最適當的受胎期間行房、努力施為。

他的建議非常中肯,我們決定按照他所說的方法去執行。

我們核對了一下行事曆,剛好在稍後的第六週有個婚宴,包柏的一個大學時代的同學要結婚,我們都覺得該一起出去走走,而且也該需要有個浪漫的歡樂之夜。

我們用筆在行事曆上將那個日期劃個圓圈,把它給圈了起來,那是我們夫妻倆一致期待的「約會之夜」。

*** *** *** *** *** ***

我先生是一個精明幹練的商務人士,他的一個要好朋友也是商場上的競爭對手,同樣也會參加這場婚宴,他的名字叫做史蒂夫。

他們曾經是對非常要好的朋友,彼此間相互競爭,總是想盡辦法想要贏過對方。他們似乎彼此間總是擁有對方所想要、最渴望的東西與事物。

總體說來,這兩個男人在人生中都可以說是成功的。

幾年前,他們兩人發生嚴重的爭執,不再來往。

包柏希望能夠利用這次婚宴的機會,讓兩人在喜慶氣氛下彼此相聚,能夠順利地化解掉兩人當年的不愉快,進而可以恢復彼此間的友誼。

儘管我以前見過他幾次,多少也認識,但是,我對那兩個男人間的談話其實並沒有興趣,誰想去管它是好是壞。那些不是我想要關心的。最起碼,現在我心理所想的並不是那件事情。

包柏前些時候為了避免我們夫妻之間過從甚密,因為慾念的禁錮進而會產生沮喪與懊惱導致兩人的不愉快與摩擦,總是在夜間投身工作之中,而且一做就是很長的時間。漫長的六週,我們之間沒有房事……,那可是段很漫長的時間呀!

這個婚宴的晚上,就是我們夫妻期盼六個星期的約會之夜,也是寄以期望的「D-DAY」,因為那剛好是我最容易受孕的日子。

為了這個特殊、具有重大決戰因素的日子,我特別去購買了全新的裝扮--除了外面的性感服飾,我還特別選了一套誘惑力十足的情趣內衣,決心讓自己不同於以往那個保守古板、舊女子的形象,使自己展現出完美又性感的浮凸誘人身材。

那是讓包柏見了的確會大吃一驚,而會……「反應」強烈的一種打扮。

我知道,他會非常喜歡我做這種裝扮,因為他老早就希望我做這種形式的妝扮。那時候,他絕對會很興奮地帶著我在宴會裡轉過來繞過去,不時就把我介紹與他的舊時夥伴、同窗好友認識。男人總喜歡誇耀自己所擁有的財富與女人,他當然也會有同樣心態的。

人造亮絲般地水綠色低背式連身短裙,緊緊裹住我高翹、凹凸分明的胴體,展露出我白皙玉嫩的肌膚。這種衣服使我暴露出大半的身體,而且,後背開的很低很低,一直開到腰部,腰部下有截拉鍊用來緊束著我肥凸的大屁股。

這個拉鍊還真的僅僅是用來做束腰用的……穿脫的時候根本用不著它。

為了搭配這件亮麗的低胸露背連身短裙,我還特地去挑選了件非常撩人的性感三角褲,更為了考量連身短裙本身的透光性,所以,我選擇同樣顏色的縷花透明三角褲來搭配﹔至於胸罩嗎?我決定不穿。

我本身的奶型很好,奶子也很堅鋌而且有些上翹,再加上,低胸露背式的服裝原本就不容易決定胸罩的樣式,所以這種真空搭配特別能吸引身邊的男伴,只要他打我領口望過去,便可以看到我大半個雪白的乳房。如果貼的夠近,他由上往下俯瞰,還可以大略看到那個鮮紅的奶頭。

氣溫過低的時候,我很清楚自己的身體特性,我的奶頭肯定會凸的很出來,那時候,從正面一看就會看到那兩粒紅紅的櫻桃。

想到這種情況,我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像是個頭一次偷東西的孩子,又怕又興奮,還有無限的刺激……。

當那天的夜晚悄悄地來臨時,我七早八早就準備妥當,早在一個小時前我就已梳妝打扮好,心情雀躍地滿心歡喜地迎接這個盼望已久地夜晚。我已經做過溫度測定,那個數值所顯示的結果令我相當高興,也正如我所所預期的,是一個樣樣,確認我正處於排卵的日子。一切無誤、無瑕。

為了受用這個歡愉的日子,我破例讓自己在換裝前先喝些少許的酒,一來鬆弛自己過於緊繃的神經,二來給自己壯壯膽。畢竟,我從來沒有穿著如此露骨與性感的服裝出現在大庭廣眾下過,需要藉著酒精的力量來增加自己的膽量。

臨到該好準備出門的時候,包柏卻還沒有回到家、仍然不見終影,而且連個電話也沒有。

於是,我開始急燥起來,再度給自己斟上另一杯酒,讓自己緩和一下情緒,換上晚宴要穿的衣服。

穿衣鏡前,我看著鏡面反射回來的影像,直覺的反應是---這,真的是我嗎!

我很驚訝鏡子裡面那個被貼身性感服飾所顯現出來的凹凸有秩、嫵媚動人的美嬌娘,那……真的是我嗎?

我相信,我這個裝扮肯定很火辣、很撩人。我等不急想要看到包柏見到我地瞬間,臉上所發出來的那種驚訝表情。

當我一想到,包柏見到我穿得如此撩人,如此火辣又性感的裝扮,那種又騷又媚的的體態,可能甚至會打消赴宴的念頭………,臉上就露出微笑,而且耳垂也覺得熱烘烘的,竟然連底褲內的幽處也受到這個念頭影響,開始有些癢癢、潮潮的。

正當我體受那種感覺時,電話鈴響了起來,是包柏打來跟我說,他正在處理新的電腦系統裡的嚴重問題,他可能走不開。

話筒裡傳來的聲音,我聽的出來他很著急也很懸念……,他無奈地直向我道歉,說可能我必須單獨地去參加那場婚宴了。

你們可以想像得到,我心中確實是很失望、很掃興。我很體諒地回答他,我願意在家中等他回來。他隨後又繼續說,他可能要很晚才能趕的回來,說我單獨去參加喜宴應該同樣地會非常愉快,也一定會有個歡愉的夜晚。

我們不需要為了這些小許的壞點去破壞了兩人今夜的心情,更何況,等到我們都回到家裡的時候,還是可以如期地照著計劃去……,去實施我們兩人之間的〔約會〕。

如果是平常的時後,我很可能會拒絕他的提議﹔但是理智在酒精的覆蓋下,實在無法像往日般在等候中熬過那段夜晚時光,所以最後我答應他,代表他去參加這場婚宴。

我心中有一些擔憂,擔心婚宴裡沒有我所認識的朋友,但是包柏語氣堅定地告訴我,史蒂夫一定會出席這場盛宴,會在婚宴裡幫忙照顧我,而且也會介紹我跟大家認識的。

最後,包柏還要我盛情地對待史蒂夫,並且藉這個機會邀請他下個星期到家裡來坐坐,一起吃個晚餐。

我對史蒂夫並不是很熟悉,印象中也只是概略記得他的身高是六呎四吋,有著婦女所幻想地夢中情人的外型。

因為他擁有非常受到女人歡迎的條件,所以我猜想這時候他應該早已經結過婚,或許還會有兒有女。所以這次我去參加這場婚宴,剛好有他老婆可以來作個陪伴。

原先想要把服裝換過,可是,一來時間上已經太晚,再來宴會裡面也沒幾個認識我的……,沒甚麼會讓我不好意思,所以我就乾脆照這個樣子直接出席了這場婚宴。

當我緩緩地將車子從車道中往外退的時候,我發現打膝蓋的地方望向自己坐姿下裙襬的地方,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腿叉處的透明性感內褲,因為熨貼的連身裙在彎腰與坐下的時候,衣服會整個被往上牽引,短裙擺就會很自然地洩露出自己的裙下風光,更何況今天自己又是穿的透明小內褲,如果稍不留心,一定會被人給看光光的。這點,宴會的時候我一定要小心留意才是。

想著包柏催促我參加宴會………,我的嘴兒微張、嘴角微微往上揚著。

心理在想,如果他知道我現在是做甚麼樣子的打扮,又是穿著甚麼樣式的衣服,他可會有怎麼的反應哦?

………………

當我抵達婚宴場所的時候,熙來攘往的賓客之中,竟然沒有半個是我所熟識的朋友,一種遺世孤單的感覺湧上心頭,讓我覺得很不自在。尤其,當我自門廊走入大廳之時的霎那無聲,一雙雙異樣的眼光將焦點聚集在我的身上時那種詭異地寧靜著實讓我很不舒服。

縱然是互不熟識,也不至於……。

我很清楚、也相當篤定,無聲與目光,都是因為我阿娜的身材與這一身的貼切打扮。

史帝夫的外型似乎比我記憶中的影像還要來得高大與強健,我告訴他,我非常高興在這種場合能夠遇見他,他也微笑地回答著說,說在他的感覺裡,我是這裡面所有女士中最嫵媚與最性感的。

他移步向前,禮貌性貼吻著我並順口問到今天晚上包柏在哪裡,為甚麼不能一同參加這個難得的宴會呢!!

我將概略情況婉轉告訴了他,他的眼神中充斥著皎潔亮光、嘴角微微浮動,絲毫看不出婉息的意思。

他很熟練地,馬上就出口問我是否願意與他一起聊聊,一起喝些甚麼的。

史帝夫慇勤的帶領我找了張桌子,禮貌地拉開椅子讓我坐下。他柔順地等我坐好,緊接著彎身從背後在我耳邊徵詢我的同意,他說他今天也是單獨一人來參加這場結婚喜宴,希望有這個榮性能能獲得我的同意做他今夜的舞伴。

他的翩翩君子風度、令人舒爽的穿著,尤其是在他偉岸身材的吸引下,我不太可能去拒絕,去將這種呵寵的溫柔拒絕在外的,更何況今夜我也是孤單一人,在這裡又沒有其他所熟悉的男伴可以讓我依藉。

於是我面露笑容地回答他說,「這樣很好。」

臨出門前的那通電話,湯姆不也是交代我,叫我好好地、和悅地與史帝夫相處嗎?。這種場合,包柏不能親自招待他的朋友,要由我這做妻子代表他來款待朋友,我這樣接受史帝夫的邀請,做他的舞伴、做他的女伴,不是剛好正合乎先生的意思嗎??!!

史帝夫很自然地走侍者那裡取過兩杯艷紅色的雞尾酒將其中的一杯放在我的前面,然後坐在小酒桌的另一端。

當他坐下之後,我為了不影響過往的賓客與一直忙碌穿梭的侍者通行,於是稍稍將椅子往前靠,彎著上身把位子調整一下,整理整理裙襬然後坐好。

開著車前來赴宴的途中,我模擬過在宴會場合的舉止,避免這種穿著造成春光外洩,因而造成與人一種風騷的低俗感覺。所以,這時候我緊夾雙腿背靠著椅子……。

在我做這種細微的調整動作時,女性直覺的第六感告訴我,一道灼熱的輻射正在碰觸我乳房的上緣……,而我身體與心理相對應的是--乳頭的顫抖與耳根的充血。

畢竟,平日保守的我,在面臨這種關注地目光時,這是一種害羞又自然的反應。

身體上的微妙變化,多半是受自己整日期待的心情所影響,而有一些則是來自這個環境的氣氛與酒精所醞釀的結果。

筵席中,美妙的旋律襯托之下,我們兩人娓娓而談,談著我與包柏兩人的種種,史帝夫也說到他最近離婚方面的事情。說到離婚的時候,他也羨慕地說到我們夫妻是多麼的幸運與幸福……。

當他羨慕地讚許我們夫妻幸福的同時我也概略的說出了我與包柏兩人所面臨的遺憾,隱約說出了我們有關懷孕、受胎方面的一些不如意。

史帝夫不愧是個商場高手、是個受女性歡迎的男子。在我們兩人一面喝著雞尾酒一面聊天的時候,他總是很巧妙地將話題兜在我們夫妻的題材之上,他又能夠勾起我一吐為盡的快感。

於是,談著談著,我也將原本我們夫妻今晚所期待的約會、以及這些不期的變化種種,與稍後我將會提早離席去實行我們夫妻的原定計畫……,那個我與包柏已經期待了六個星期的約定都告訴了他。

事後我發覺是自己透露了太多自己的私密,將我們夫妻間的私密情事告訴史帝夫多,讓他知道我內心當時正在期盼著些甚麼,知道我已經有六周沒有……,這或許就是他們在商場上能夠勝出的原因。能夠讓對方傾吐,能夠由傾聽中瞭解對方,進而抓住最適當的時機,採取最有效的行動,達成自己的目的。

隨後史帝夫又說到,他自己也認為是該與包柏重修舊好,畢竟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他也早已釋懷。

我知道,包柏如果聽到史帝夫說的這些話,一定會非常高興,這是他期盼很久的事了。

這個婚宴的夜晚裡,我們兩人一曲接一曲的跳著,跳累了或是舞曲結束的時候我們就相攜著回座,喝些雞尾酒、聊著天,鬆緩一下跳舞過後的起伏心跳,等到舞曲再度揚起,或是休息夠了,我與史帝夫又繼續進入舞池,融入優美的旋律之中。

時間在愉悅中飛逝,我逐漸感覺史帝夫是如此令人歡喜、是如此吸引著我,雖然我心中私下是這麼想著,可是我本能上還是很自然會保持著謹惕戒慎的心,雖然他只是出自於紳士風範在慢舞步時將我輕輕攬靠過去……,我也是儘量與他保持著一定的適當距離。

久了久了,我逐漸將將警戒的心鬆弛了下來,慢慢地習慣他的雙手攬在自己的身上,甚至發現自己已經開始喜歡、企盼他的雙手停留在自己的胸側,滑動、引力在自己高翹地臀部之上。

那種兩人舞動在優美旋律中的感覺,讓我覺得緊密的摟擁是如此地美好、如此地令人心神盪漾……,我的內心開始等待,期盼著那每一首慢步舞曲的撥放。

唉!很多事情是很美好,可是也有些地方真的很令我難為情。

問題就是在於史帝夫摟著我跳舞地時候,他那一身結實雄健的肌肉每每隔著薄薄地衣服隨著旋律的搖擺,摩擦我衣服底下敏感地嬌軀、直接刺激到我那個沒有胸罩可以遮擋的奶頭,因而間接撩動到那個我隱匿在深處地琴弦。

第一次在衣服裡面不穿奶罩就碰上這種情形,還產生如此令我性慾高漲與痕癢的要命感覺。

包柏他總會逗弄我地奶頭、觸摸我的乳珠,讓我很快速地提升慾念,讓我很自動地開始索求他雄性的分尊,讓我在他長驅直入之時就已備妥潮水恭候他的光臨。我的奶頭是我的性感帶之一,而且也是最敏感最敏感的地方。

我老公很清楚我的底細,可是,現在撥弄我的乳珠、讓我奶頭挺立的卻是另一個男人。一個相互追逐的對手,一個自己先生想要老婆幫忙拉攏的男人。

我的腦袋是怎麼了,怎麼會想到這種措辭--一個自己先生想要老婆幫忙拉攏的男人。

許許多多次,幾乎是每一次在舞曲結束回座的時候,史帝夫總是將眼光飄向我那一身貼切的服裝之上,有意無意停留在我的背後服侍著我,讓我安穩地坐在椅子。

這些舉動,帶著欣賞與驚嘆眼光的巡禮,讓我渾身火熱,我真怕他在注視著我下腹隆起處的時候,會從半透明性感服裝的地方,看到我那早已經春潮氾濫的私處。挺立的乳珠是不可能隱藏的了,現在只希望他不要發現到我已經分泌好愛液在等候匱違已久的充填。

好想、好想,好想趕緊衝到老公的身邊……,我好想呀!!

美妙的旋律再度奏起,一對對親密的伴侶相攜步入舞池。史帝夫該死的眼光又再度輻射在我的奶頭上面,本來稍微平坦下來的前胸衣服又再度被呼喚起來,那個要命的眼神總是讓我保持在敏感的狀態,大腦也總是恍恍惚惚地。

我環視著四周的賓客,我驚訝地察覺到、發現一件事情,這件事頓時讓我耳根充血,一下子整個臉都紅了起來。

天啦~~,四周圍的男性也正以直射的眼光投注在我傲人上翹的胸脯,死盯在兩粒撐起的衣服上。這些其實並不為過,算不上甚麼,可是,壞就壞在他們都有一種共通現象,那就是光鮮的西裝褲都已經隆起。史帝夫也是一樣,我當然知道西褲下隆起的是甚麼東西。

一個睡著了是天使,醒來卻是惡魔的東西。如同嬰兒,它沉睡的時候有如天使般安祥,可是在它醒後生龍活虎的煞那之時,的確是讓人既愛又疼、又恨又歡喜。

我紅著臉,趕緊順著史帝夫的牽引,投入他寬闊地胸膛,將自己隱匿在曼妙的節奏之中。

唉!今天晚上我是怎麼了!!??

我從來也沒想到我會被先生以外的男人給吸引,我會被其他的男人給挑起強烈的慾念嗎?或許是受到六星期以來長期服食助孕用的賀爾蒙片的原因,才會導致我今天晚上頻頻上休息室,去擦拭自己陰道裡面所淌出來地黏滑滑的液體吧?

或許酒精也會導致血液循環的加速,因而讓自己最內裡的微血管發熱而產生汗液吧?

曼妙的舞姿令我陶醉,優雅的迴旋讓我暈蘇蘇地倚靠在史帝夫那寬闊地胸膛裡。腦海裡已經替自己找好了最適當的原因,這些都只是很自然的狀況,沒有甚麼也不是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