豔娘

父親是個愛「玩」的人,所以這個新娘必定是愛漂亮型的美女,但事實就是如此,她的一言一行,總之她的舉止一切都很有女人味,而且非常理智。她的黑髮不長不短,光亮而充滿光澤。她的一身冰肌玉膚,白澈如雲。眼睛是丹鳳眼型而非常熱情似的。她那種美麗,愈看愈有深度,扣人心弦。

芳彥甚至在剎那間吃了父親的醋。後來聽說,她原來是電影明星。後來由於在演藝界並不很適合,後來乾脆就宣布退休了。父親是由同樣屬於名貴汽車玩作的電視公司的一個製作人。當時父親對芳子,竟然一見鍾情,立即展開猛攻,硬是把她追到手。

芳子今年才二十九歲,與芳彥的父親結婚之後更加嫵媚。看了一下那部紅色的進口車,穿過後院,到裡面去了。他在與事物所同樣的建地內,看到了有屋頂屋瓦的瀟灑的二樓建築。

他想:「既然來了,順便看看阿姨再走。」走過院子時,看到那兒曬著一些衣物。那裡面有白色的乳罩、三角褲,還有一些粉紅色、黑色的內衣。他的一顆心怦怦跳起來。

「原來這些都是阿姨的」他想伸出手去,摸摸那黑色的三角褲。忽然他感覺到自己突然完全清醒了。

「不行!我這個人怎麼搞的?」走到了後面的邊門,那邊門都是半開著,她可能到鄰近地方去買些東西。

「阿姨在家嗎?沒在嗎?我是芳彥。我要上來了。」他一面喊著,一面脫鞋上去。可是沒人回答。屋子很大,可能即使有人在,也不一定聽得到。走進長長的走廊,走了幾步,卻微微聽到了一點有人說話的聲音。於是他窺探了一下客廳;卻看到阿姨芳子,背對著這門外在電話裡不知與誰在聊天

「那不行。唉請別這麼說」芳彥聽到與往常大不相同,話裡還帶有些媚氣?這到底又是為什麼?對方到底是誰呢?芳彥感到自己忽然產生一種不該有的慾望,本來他對這位年輕的阿姨,也就是自己的阿姨,印像很好而自然抱著好感,卻從末意識到她為自己的性的對象。可是剛才在院子後面的曬衣架上,看到許多阿姨的內衣褲的時候,卻突然產生了不該有的非份之想──非份之慾望。

現在看到阿姨,又好似與她從前的男友什麼的在聊天,他又難免勾起了一種非份的衝動。芳彥竟然感到自己長褲下面股間跨下的那根肉棒,又像剛才在曬衣架下面時那樣,忽然膨脹起來,壓也壓不住了。芳彥不免重新看看穿著一襲緊身黑色洋裝,簡直令人流涎三尺似的她那一身美妙身材。一方面他將偷窺到她的半裸模樣,因而感到有點怪怪的;另一方面他也感到興奮非常,興奮的是或許他能就近看到她的裸體。她萬萬不知道芳彥躲在窗簾後面,面對著芳彥,脫掉了洋裝,她先露出了肩膀。他的肉棒子開始作怪!

現在已經是一柱擎天被長褲擋住而已。她的雙乳聳起,清楚可見,只有一雙乳罩遮住而已。她看來瘦瘦的,脫掉外衣,方知她有一身好身材,他貪婪地盡收眼底。現在她外面只剩下一襲襯衣而已。

「喔!我的阿姨啊!奶好性感哦」芳彥心裡念著。他注意到了她有一雙豐滿又修長的玉腿,還有漂亮、肥美的屁股聳起。她收拾了洋裝,開始脫掉乳罩。芳彥受不了,咽下了一口口水。記得是在那天夜裡,芳彥洗完了澡,走過阿姨的房間。突然!

「嗯,嗯」傳來了阿姨的呻吟聲。芳彥本來以為是阿姨生病了,想進去安慰,然而又傳來了一聲:

「你今天的雞巴特別大我可要好好的舒服一下了。」芳彥本能的把伸出的手,收了回來,好奇的往門縫望去。

「啊!」芳彥嚇了一跳,差點叫出聲音來。只見阿姨脫得精光光的,一對肥奶在顫,跪伏在床上,手上握著一根又粗又硬的大雞巴在抽動著,抽得那根大雞巴青筋暴漲。黑黑的大龜頭,真有小雞蛋那麼大。父親,阿姨的並頭,仰臥在床上,一隻手止在挖阿姨的穴。只兒阿姨肥大的屁股一扭一扭的,像是很舒服的樣子。

接著父親便把阿姨一拉,睡倒在床上,阿姨自動的把兩腿打開,急叫道:「快,快肉我的穴吧,芳子快癢死了。」只見那父親一翻身,便壓了上去,用手握著那根大雞巴,對準穴口,便用力的往裡頂,直抵花心。

「哼嗯,好!好!我樂死了,嗯嗯」阿姨舒服的浪哼叫著。那父親是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快的肉著署阿姨的穴。而阿姨卻舒服的咪著眼睛,春風滿面的淫哼著:

「──使勁──用力──的插,我快舒服死了。」那父親果真似雷雨交加般,又狠又快的猛抽著。「嗯,哼,大雞巴肉死我了,再深一點。」阿姨真的丟了,她全身顫抖的浪哼著。她大聲地叫了出來。

「快!快來啊!」一聲劃破天際般的尖叫後,【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她突然到達了高潮。他知道女人可以達到好幾次高潮,他站起身,走到她的腳跟部位,將她的雙足扛放在肩膀。此時,他目光所及,阿姨的陰戶整個暴露在他跟前。他不禁咽了一下囗水。

阿姨知道女人最隱密的部分,正彼他一覽無遺。

「不要看!請你不要看!」但是由於雙足被對方緊緊抱著,扛在肩上,她一點辦法也沒有。他用舌尖撥開兩枚花瓣,交互地吸吮著蜜汁。偶而,用牙齒輕輕咬著,用舌尖撫弄陰核,來回地仔細舐過。

「不要!太骯髒了呀!」她不停地叫著,想阻止他這麼做。阿姨自為人婦後,從來沒被男人這麼做過,包括那位平凡的丈夫。父親仍舊自顧自地用口含住陰核,舌尖靈巧地來回反覆舔舐。甚至深入內層,啜飲著她分泌的愛液。因為父親的盡情愛撫,她初次有了愛情的體會。對於那麼骯髒的小穴,他什麼也不說的,只是用舌尖輕舐,用力吸吮花瓣間的蜜汁。

別人從來不做的事,父親默默地為她做了,這麼想著的她,第一次感受父親對她的無限愛意,由於父親持續不斷地撫弄陰道,身體受到刺激,體內的淫液一直流瀉出來。

她不克自製地抬起腰部,將裂開的花瓣對準男人的人中伸去。他毫不在乎張口啜吸著流溢出來的愛液,前庭潤滑的蜜汁幾乎被他吸光了。父親啜飲愛液發出「嘖!嘖!」的聲音,阿姨的陰戶也發出「咻!咻!」流瀉蜜汁的聲音應和著,而且,在她咬緊牙關的口中,斷續地喊出:

「怎麼會這樣?我受不了了!」她左右手緊緊抓住床單,後背幾乎拱成弓型地挺了起來。同時,頭用力向後一仰。

父親知道她又到達高潮頂端。他用二根手指,撥開潤濕的花瓣,緩緩的伸進陰道口攪弄,舌尖不住地舔舐陰核。又是一次高潮。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只知道自己被一次又一次襲卷而來的欲潮淹沒。

好幾次,她茫然不知所措的大叫,悲鳴的呻吟聲斷斷續續,雙手朝空中亂抓。「進來吧!快進來吧!」她謙卑地要求著。

父親抬高扛在雙肩的腿,立起上半身,將旱已膨脹紅黑髮亮的肉棒,一鼓作氣往裂縫中的小穴貫穿進去。龜頭直搗子宮,她嘶喊道:「太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