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婦人的遊戲

我是三十歲那年結婚的,如今已整整七年了。太太沒有為我生下一男半女,所以家中始終是那麼寧靜、那麼地一成不變。

婚前,我和我太太交往了三年多。這樣算起來,我們夫妻已認識十年整整了。目前我已在服務的銀行昇任經理。

對於太太和寧靜不變的家,我己起了一種不如該如何形容的厭惡感。

「罪惡!不該有的罪惡!」

我時常如此警愓自己。但是每天下班後,我又徬徨了。「家?」一點兒朝氣也沒有。對了,去喝兩杯酒,在微醉之中同去,才不至於感到太無聊。

這天晚上,因為招待台北來的朋友,我喝得有些過了量,而每次喝過量時,我都會再溜到夜市旁的「蘭花酒館」,又喝。

蘭花酒館的主持人是我太太的同學,長得很美,氣質又好,叫做李玉蘭

「當初要是討到像玉蘭這樣的女人該多好!」

我時常望著她的臉沈思著,事實上我已在內心暗戀玉蘭好久了。

當我醉酒陶然地坐上吧檯時,李玉蘭已綻開那迷人的笑容,招呼著:

「陳先生,你已喝得差不多了,今晚就泡杯濃茶紿你好了。」

「誰說我喝得差不多了?呃。」我摸摸發燙的臉頰說:「如果不來看看妳的話,我會睡不著覺的。」

「又說笑了,看我這種老太婆有什麼用。讓你那如花似玉的太太在家裡空等,你心安嗎?」

她的眼睛很迷人,像是埋怨,又似撒嬌……我如何能抗拒她的美麗呢!

想起暮氣沈沈的家,還有相處了十年的太太。「太平淡了!沒有味道!」我敲著桌面說:

「倒酒來啊,玉蘭,呵呵,漂亮的老板娘,倒酒啊。」

「真拿你沒辦法。」玉蘭用她柔細雪白的手,倒了一杯威士忌,斜拋著

媚眼對我說:「只能喝一杯哦!」

我慢慢地品嚐著。這幾個月來,我每天和太太談不到三句話,太太總是那副鬱鬱寡歡和幽怨的臉孔,她並沒有做錯什麼事,而我只是毫無情由地對她冷淡著。

「怎麼可以對太太這樣呢?」

我暗地裡罵著自己。可是沒有效用的,我對太太居然一點兒興趣也沒有,大概一個多月沒有敦倫了吧!

正沈思間。玉蘭又走過來,這次她端看一大杯熱騰騰的茶,放在我面前,同時將我喝完的酒杯收回。

「剛泡的熱茶,喝了可以醒酒的。」她說。【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我藉著玻璃杯冒起的水氣,又偷偷瞄著玉蘭那高突的胸脯。心中起了一陣興奮,默默地唸著:

「真動人!」

片刻之後我推開座椅,搖搖晃晃地站起身,那杯熱茶已喝光了。我走向門口。

「小心呀!」玉蘭在背後叮嚀。

深夜的街道,有點兒矇矓凄涼。我將衣領翻起來雙手插在褲袋中,慢慢地走看。不知何時。我身旁突然出現了一個女人。

「你好!」

那女人向我招呼著,同時輕輕挽住我的手臂。微微的香水味撲鼻而來。我直覺這是流鶯在街上拉客,所以就輕鬆地同答:

「嗯,小姐。」

「走快點吧!」女人催促著說:「人家在等你呢!」

「人家?妳說的是誰?」

「一位貴婦人。」

我停住腳,轉過身來仔細打量她。這個女人其實才十八、九歲,眉目清秀,巧笑倩兮,並不像私娼呀!

「哦!」我終於明白過來:「這麼說,妳是貴婦人的使者,哈,哈……我明白了。妳說貴婦人?是那一位大官的太太出來偷野食呢?哈,哈……要多少錢呢?」

少女退了一步。用嚴肅的表情瞪看我說:

「你別妄下猜測。貴婦人給你機會,是你的幸運,她指定要你去安慰他,並不是要伽的錢。」

「咦,會有這種好事?哈哈……我可是在作夢?」

「不是作夢,陳茂田先生。」

「什麼」我吃了一驚:「妳怎麼知道我的名字?妳……妳到底是誰?」

「嘻嘻。你是銀行經理陳茂田,沒錯吧!你不必問我或貴婦人是誰。我只是奉命來邀請你而已,如果你不領情的話,再見,早點回家去陪你太太吧!」她說完就走。

不,我不回去。想到太太那庸俗的模樣,我急急地追上那少女的身邊,叫著:

「小姐,我去,我要去。不管是什麼樣的女人,對於妳這種新的帶路方式,我很喜歡。」

「別以為是不三不四的女人。」她又說:「我告訴你,貴婦人就是貴婦人。」

我一句話也不說地跟她走看。夜風吹襲著,使我清醒了不少。

在這麼更深人靜的時刻,又正當我從「蘭花酒館」走出門來,就碰到了這件事情,我很容易地就聯想到,這是李玉蘭的手段。

不會錯的!玉蘭未婚。而正當三十歲的女人,原來她利用這種方法來解決生理需要。真是聰明。

我非常慶幸,玉蘭曾挑選了我。只有她才知道我的姓名,也只有他才知道我這麼晚了,還在街上流連。

「上車吧!」少女攔了一部計程車。

我和她一起坐在後座。少女附嘴到我的耳畔,悄悄地說:

「現在起,請你將臉部伏在椅背上,不要偷看,這是貴婦人的命令。」

我聽話地照她的意思做了。計程車左轉右彎地開了近半個鐘頭,終於停下了。

「好了,現在你可以睜開眼睛了。」少女拍著我的肩膀說。

我跨出汽車,抬頭一看,這是一座陌生而豪華的私人別墅,十分寧靜,而且一點兒燈光也沒有。、

「跟我走,附近很暗,小心點。」

她牽住我的手,沿著別墅的圍牆來到了一座小門,她將小門推開,吩附著說:

「請在這兒稍候,不要亂走動。」

少女說完後,轉身就走,消失在黑暗中。我摸了摸囗袋;找出火柴,先點燃了香煙,然後藉著微亮的火光,觀察著周遭。只見遍地碎石,草地齊整。少女又出現在我身旁,她有點埋怨的囗氣說:

「陳先生,我們這襄嚴禁亮光。如果你想要知道這房子的狀況,那妳就不是貴賓,不受歡迎了。」

「對不起,對不起,我只想抽煙,其實妳也不用這樣神祕,我不會講出去的。」

「可是,遊戲是秘密色彩越濃,刺激性越大。而且這樣彼此都比較安全。」

少女又開始牽看我的手走著。說也奇怪,偌大的宅內,一點燈光也沒有。我像夢遊病者一樣,耳朵聽著腳邊的碎石聲,一面前進。

「到了。」

少女站住。此時我的雙眼已經習慣了黑暗,我看到兩根門柱。這褢是這房屋的玄關。門柱是使用西式門廊常用的石材。

「請進。」

這時,我感到一陣不安。究竟是誰在這黑暗的屋裏等待?在驚險影片中有過的兇殺場面.迅速穿過我的腦海;鮮血?手槍?透明帶路人的哄笑?我呆立了了。

「呵呵呵……怎麼啦?想家了?要回去?那我帶你到出囗去。」

這小女孩實在令人討厭,她完全看透我的心。我明知對方是激將法,還偏要上對方的圈套。

「當然要進去。事到如今;即使地獄也要下去。」

「咦!這裏是天堂的入囗呢!」

我聽著她的話,心裡怦怦地跳。

「陳先生,我的任務到此為止,請你從玄關上去,一直往前走,去敲盡頭的房門。貴婦人在那裏等你。啊!還有,進去以後,絕對不要開口,這裏是嚴禁談話的。萭一有必要,那就請筆談吧!筆紙都準備好了。」

「還有,絕對不讓你看見她的面孔,她的臉上帶看美麗的面具。請你不要去碰她的面具,只要你不去碰她的面具,你就完全安全了。如果你硬要看她的真面目,那你的生命就會有危險,現在,請你慢慢享樂。為了逭求七彩的美夢,這些條件請你記住。陳先生,我先告辭了。」

*** *** *** *** *** ***

少女輕輕推我一下,走出了玄關。

「喂!小姐!」

卡嚓一響,好像從外面上了鎖。少女的聲音從外面傳進來:

「請不必耽心,時間一到,我就會來接你。」

我站在黑暗中。我要進去前面十幾公尺處的房間,是踏入天堂,或是打開地獄之門!

戴上面具的女人?禁止談話的規定?我突然想像到妖里妖氣、百病纏身的醜惡女性追求美少年。唉!希望這是老板娘玉蘭開的玩笑……

我一敲門,門就開了,隨著衣裳磨擦的聲音,香味輕飄飄地圍繞著我。柔軟的指尖踫到我的手,把我帶入房內。沒說一句話。前進幾步,便聽到隔扇打開的聲音,我們進入第二個房間。

卡噠一聲,電燈亮了,我這才在微亮的燈光中看見一切的情景。

房間大約十個榻榻米大小,四面的隔扇上,畫著海底圖。

華麗的色彩和絢爛的構圖,繪出海中的神秘,搖曳的海藻、奇形怪狀的珊瑚、游泳的海魚,實在美極了。在房間的淺藍色照明之下,這些東西好像有生命似的活動著。

女人靜靜坐在那邊。女人,對!她確實是女人。正如海邊的居民,她穿著淺藍色的衣服,貼身襯衣所包住的豐滿肩膀,隨著呼吸而微微抖動。我禁不住跪在女人背後,捉住豐滿的雙肩,把他的上身扭轉過來,把他的面頰貼在我的面頰上。我感到一陣冰冷,我吸了一大口氣。

關於面具,我懂得不多。可是這面具太精巧了。

「妳到底是誰?」

女人只是搖頭。

「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要我在這玩什麼遊戲?」

女人再度默默搖著頭,然後從房間角落的小桌子上拿了幾張紙和鉛筆。她在一張紙上流利地寫了字之後,交給我看。上面寫著:

「不要講話。如果不遵守約定,只好請你回去。」

我苦笑了,然後拿起鉛筆來,再另外一張紙上寫著:

「為什麼要請我來?」

「為了陪我。」

「妳是誰?」

「海女。」

「別開玩笑。我喜歡這齣戲,可是有點不安。現在我身上只有兩千元現金。」

「你是被邀請到龍宮來的貴賓,不必付錢。」

「今晚我可以跟妳這位龍宮仙女親熱嗎?」

「請便。妳要怎樣就怎樣,不過我要先款待你。」

「我什麼都不要,只要來一點酒就好。」

女人站的起來。小玻璃杯擺在我的面前,杯裡倒了綠色液體。

唉!我從未喝過那麼甜美芳香的酒。

女人熟練地勸我喝了幾杯。不,女人自己也喝了好幾杯。滲透體內的香醇使我覺得飄飄然。

女人伸出柔軟的胳膊,把玻璃杯拿到我的嘴前來,我閉著眼睛喝下去。那少女說的一點也不錯,這根本不必講話,一切盡在不言中。

女人站了起來。我搖搖晃晃跟在她的背後,她拉開隔壁房間的隔扇,熄了燈,同時,兩個身體踉踉蹌蹌地倒下來抱在一起。

我的手伸進她的衣服底下,女人有點怕癢地縮著身子,我發現她那衣服裡面是完全真空的。

我的手停在她的陰戶之上,女人的陰毛濃密而柔細,發出輕微的「沙、沙」聲音。

「哦,好細嫩的肌膚。」我輕聲讚美著。

我用力抱緊著女人。她只搖動了幾下,身上的衣服就全脫光了。我急忙將挺硬的陽具從褲襠掏出來。

她軟綿綿地躺著,我用舌頭去舔她的乳房,雙手從底下分開她的腿,我感覺到她的陰戶已經潮濕了。

我的陽具在她的陰戶口頂了幾下,藉著她那潮濕的春水,很快地就塞了進去。

「哇!」我在心裡叫著:「又緊又溫暖!」

女人的雙手柔若無骨地圈住我的頸項,我開始上上下下地抽插起來。

她的反應十分強烈,那擺動的腰枝,使我的陽具能夠刺到她的整個陰戶內壁。

這樣抽送了二十多分鐘,女人的淫水越流越多了,當她全身抖顫地抱緊我時,我也忍不住地射出精水。

「嗯,喔……。」我萬分滿意地發出聲音。

女人還是緊抱著我。她的陰戶內壁有力地一收一緊,恰似一張小嘴巴吸允著我的龜頭。這時何等爽快的感覺啊!我驚喜地叫著說:

「你是誰?告訴我吧……我會保密。啊!我愛妳……我要妳……。」

女人沒有讓我說完,突然推開我的身體。我驚慌而抱歉地要求她: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該問,對不起……」

屋外傳來了「叮噹噹」的鈴聲。女人輕輕嘆了口氣,立刻離開房間。

「喂,等一等。」我一面整理衣服,一面叫著:「等一等……。」

我正摸索著要站起來時,電燈卻亮了。帶面具的女人已不見蹤影。那原先帶我來的少女在門口笑著說:

「陳先生,怎麼樣?」

「小姐,請妳幫忙,我要那位……我絕不在多問……。」

「好了,陳先生,該回去了。貴婦人是有一定的時間的。」

我傻傻地怔在一旁,真想不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