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的餐廳

公司後面巷子新開一間咖啡廳,是兩位姊妹惠玲及小惠合夥開的,另有一位大美女阿信在吧台幫忙。因為三各大美女的關系,所以生意好的不得了。當然我也是常客囉。有美食可吃,又有美色可看,我就幾乎每天都去吃午餐。沒多久就與她們混熟了。

一日早上起的太早,就先去餐廳吃早餐。店裏沒甚麼客人,小惠與阿信就坐著陪我吃早餐。剛好報紙寫一篇交換夫妻的文章,三人就討論起來。她們完全沒經驗,小惠還好,至少嫁過兩過老公。

而阿信因為老公是古意人,所以更是沒經驗。她兩聽的津津有味,聽到我與老婆的風流事,兩人都目瞪口呆了。尤其小惠更是離譜,雙腳夾緊不斷的磨櫬。真是淫蕩!

後來有客人進來了,他們就各自去忙了,我也進廁所小便。正在舒暢時,小惠探頭進來,剛好看到我還沒收進去的肉棒。她哇的一聲:「不小喔!難怪有那麼多的風流事。」看她兩眼盯著我的雞巴直看,好淫蕩!我接著問:「要不要試試?」

她說好,馬上進來也將門關好。兩人在廁所就熱吻起來。舌頭立刻就伸進她的口內挑逗她的香舌,我的雙手也大膽的完全伸入短褲內,大力的搓揉兩片細致的臀肉,小惠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略略掙紮了幾下後,大概也被吻的春心蕩漾吧,變成不停的在我身上蠕動,香舌也配合的跟我纏綿起來,胸前兩團軟肉磨的我心癢難耐…….吻了一陣之後,我們稍微分開一點,但我手上還是摸著她的小屁屁,她臉紅紅的趴在我胸前喘氣,我低聲問她:『小騷貨,又穿丁字褲ㄚ…』

哇~~好家夥,果然!是一條兩邊都是細帶子的淡紫色丁字褲,前面沒有任何花紋,而是完全透明的薄紗,而且小小的沒辦法完全覆蓋住她的陰毛褲頭還露出一小片呢,而再下面一點的陰唇也清清楚楚的顯現出來,還隱約看見小穴已泛濫成災,淫光閃閃ㄟ…。

我興奮的說:『還說妳不騷,穿著這種內褲是想讓男人興奮來幹妳吧!而且…濕答答了耶…』說完我就隔著內褲舔上她的陰唇,鼻子則頂在她的花叢裏聞著陣陣的芳香,小穴也從沒受過這種刺激,整個身體顫了一下,雙手抓著我的頭說:「哎喲~~你怎麼舔那裏ㄚ~~從來沒有人舔過那裏ㄟ~~啊~~好刺激喔~~好癢喔~~不要、不要啦~~」,小惠嘴裏說不要可手卻一直按著我的頭,陰戶也一直往上抬,雙腳也自動開的更開還把一只腳跨在我肩上,『還有更刺激的ㄟ』我說完把她的丁字褲撥到一邊,著肉的舔著可愛的小花瓣,然後找到早已挺起的小肉芽,不停用舌頭在肉芽上劃圈。

這時小惠低聲說:「不行啦~~~喔~~好刺激喔~~我不行了啦~~你好壞喔~~要到了啦~~~~啊~~~」接著小惠身體一抖,雙手大力的抱著我的頭,陰戶一股陰精狂泄。

這騷貨還真容易高潮ㄟ,噴的我滿嘴滿臉都是,我站起來對小惠說:「哇~~妳噴的還真多ㄟ,快幫我舔幹淨,小惠於是害羞的雙手環著我的脖子,輕輕的親著我的唇把我嘴上的淫水都吸掉,接著用小舌頭把我臉上剩餘的淫水都舔幹淨,舔完後,我問她:『好吃嗎?舒服嗎?』小惠臉紅的說:「討厭~~叫人家吃自己的東西,人家從沒吃過ㄟ~~阿雄~~你的舌頭好厲害喔~~我從來沒被舔過那裏,原來這麼舒服~~」然後躲在我胸口,我一邊搓著她的屁屁〈她的臀肉還真好摸!〉一邊說『這樣就舒服ㄚ,那等下妳不就會爽死掉』。

她一聽,疑惑的看著我:「等一下?什麼等一下啊?」我奸笑了兩聲把她身體轉成背向我,趴在門板上,將她的丁字褲扯下一腳,然後將我的褲子連內褲一起脫掉,露出已經蓄勢待發的大雞巴頂在她的陰唇上,然後在她耳邊輕聲說:『現在才是重頭戲呢!』小惠然知道我要幹麻,連忙說:「不行啦,我們進來太久了啦,要趕快出去啦,要不然被發現就完了。」

雖然嘴裏這麼說但屁股還是緩緩的搖著,用她的陰唇摩擦著我的龜頭,我不理會她的話,雖然我也很怕有人突然進來,但眼前的美肉比較重要,箭都已經在弦上了,豈有不發的道理,於是我將龜頭沾了沾她的淫水緩緩的擠進她已濕淋淋的小穴裏。

當龜頭剛擠進穴口時,小惠張大嘴巴驚呼:「啊~~~好大喔~~~慢點~~太大了會痛~~」於是我放慢速度,先抽出一點再進去,這樣來回幾次終於完全插到底了,但還有一小截露在外面。

喔~~好爽喔~~又暖又濕還很緊ㄟ!,我沒有立刻抽送,小聲問她:『還會痛嗎?』小惠:「嗯~~比較不會了~~但是很脹~~你的好大喔~~」我一邊緩緩的抽動一邊問說:『很大嗎?喜歡嗎?妳老公很小嗎?』小惠習慣了我的粗大,漸漸有了美感,一邊輕聲的呻吟一邊回答我:「我不知道他大不大,兩任老公都一樣大,但是肯定沒你的大,你的又粗又大」。

我一聽大為得意,心想:哈哈,我的雞巴自認打遍天下無敵手,用過的都說贊呢!你那個軟腳蝦老公怎麼比的上我呢!我得意的想著,跨下的肉棒漸漸的加快速度和力道,把鬱小惠的哀哀叫:「啊…啊….然~~好舒服喔~~怎麼會這麼舒服ㄚ~~啊~~啊~~原來大得真的比較好~~啊~~」。

我看著小惠因為彎著腰弓起的背,心想:上半身還沒玩ㄟ,於是我雙手伸到她胸前的奶子上大力的搓揉起來,哇~~還真不賴ㄟ,飽滿又柔軟,於是我把剛剛他身上一直沒脫的T往上拉到奶子上方,從背後解開他淡紫色的胸罩,兩粒奶子就這樣暴露在空氣中,因為小惠是彎著腰的,所以兩粒奶子就顯得更大了,我一手握著一粒大奶,一邊加快速度,還把剩下的一小截完全插進去了,似乎突破了第二層,頂入了她的子宮頸,一邊對她說:『小惠,妳的奶子也不小啊,有C吧,妳一定是常被妳老公摸才會這麼大吧!妳這麼騷,妳老公一定常常幹妳吧!』。小惠感到我更深入了馬上叫出聲:「啊~~誰說的~~人家才B而已~~啊~~~~~~~好深喔~~怎麼你剛剛沒完全插進來啊~~我….第一次…被…插的這麼…深….喔~~~~~我不行了~~喔~~要到了~~~~啊~~~~」話一說完小惠就高潮了,身體不停的抖,陣陣淫水狂噴,噴的我陰毛和小腹都濕了,心想這騷貨的淫水還真多ㄟ……。

我停下動作讓小惠喘口氣,小惠一邊喘著氣一邊回過頭對我說:「好舒服喔,然~~你好棒喔,我跟我老公做的時候最多才一次,你剛剛已經讓我泄了兩次耶,而且我們都很久才做一次,因為他太忙了,一個月才幹兩三次。」我笑說:『嘿嘿,這樣就滿足啦,我可還沒結束ㄟ………』。

說完就抽出我的雞巴,把小惠轉成正面先從腿彎處抬起她的左腳,把我的雞巴狠狠的一插到底,然後再把她的右腳依樣從腿彎處抬起來,然後雙手捧著她的屁股,抱著她快速的幹著她的小穴,小惠沒試過這樣幹,說:「啊~~你要幹嘛ㄚ~~~~啊…啊…啊….啊」這個姿勢完全由我主動,小惠只有挨插的份,被我幹到說不出話來,只能「啊、啊」的哼著。

接著我馬上風馳電擊的猛幹起來,因為時間有限,小惠也忍不住的叫出聲:「啊~~~啊~~~好快喔…..好爽喔…不行了又要泄了…….ㄚ然…你好猛喔….啊~~啊~~啊~~~~~~~」小惠第三次高潮又到了,這次小穴收縮的比前兩次都還要激烈,一縮一縮的咬著我的雞巴,終於我也快忍不住了『小惠~~要射了~~我要射了,要射在哪裏?』鬱敏:「不行射在裏面,我今天是危險期」『那射在你嘴裏好了』不等她回答我就將她放下來,將濕淋淋的雞巴插進她的小嘴,雙手抱著她的頭抽送起來,小惠也乖巧的吸吮著我的雞巴,小巧的舌頭還繞著我的龜頭舔,怪怪!沒想到小惠的口技也不錯,下次要叫她好好的含一含,不到幾秒我將一股濃精射到小惠的嘴裏,因為量太多了,怕會溢出來弄髒衣服,小惠只好乖乖的吞進喉嚨裏,然後還不停的吸,把我的精華都吸的一滴不剩。

喔~~~真是太爽了,人生的最高享受莫過於此ㄚ~~小惠用嘴將我雞巴清理幹淨,然侯抬頭看著我說:「你的….肉棒真的好大喔….我還含不到一半ㄟ….」我將小惠拉起來親了她一下說:『小親親,這次先這樣,下次再給妳更爽的!』小惠聽完打了我一下說:「討厭!」。

我們趕快整理了一下衣服出去,在外面碰到阿信,她用曖昧的眼神看著我與小惠說:「生小孩喔!上個廁所上那麼久?」我尷尬的邊離開邊說:「沒有啦!肚子不舒服。」我急速的離開時,小惠跟著出來,輕聲的說:「中午記得來吃飯,我煮東西幫你補一下!」我說好,就趕緊上班去了。這時候面卻傳來阿信的笑罵聲:「狗男女,騷貨!你叫了太大聲了。還好客人沒聽見。」真糗!阿信知道了。

中午我硬著頭皮去吃飯,小惠熱情的拿好吃的東西給我吃,而阿信站在櫃台裏曖昧的對我笑。我只好害羞著低頭吃飯了。

吃飽了,店裏也只剩我一個客人了。惠玲直接坐在我身邊,這時阿信端一杯咖啡過來放著,然後瞪著我說:「情聖!喝杯咖啡提提神吧!不然太累了,有人會心疼的。」說完就搖著屁股離開。惠玲一看,哈哈大笑的對我說:「你慘了!誰叫你早上在廁所將小惠幹的那麼爽,而害阿信在外面哈的要死。別說她要,我也要試試。小惠說你好棒,這輩子她沒那麼爽過。真的嗎?」我正支支ㄨㄨ的不曉得怎麼回答時,小惠剛好出來幫我說:「別欺負他了!不然待會妳們被他幹的爽死了,不要喊救命喔!」說完就進櫃台與阿信笑鬧著。這時惠玲又說:「反正沒客人了,我們去隔壁唱歌吧!」我也沒事了,四個人就高高興興的唱歌去。

四個人邊唱邊拼酒。小惠喝到躺在我懷裏,我的手當然就不安分的挑逗她。這時阿信正與惠玲在合唱,小惠就趁機拉我進廁所。我與她熱烈的親吻起來。接著我拉下她的內褲,蹲下來舔她的陰穴。經過我的舔、吸、插、小惠爽死了。

「哥…好舒服喔…喔….人家要飛上天了…喔…喔…受不了..我出來了..喔..喔…」

才舔幾下,小惠竟然高潮了。我回頭一看,哇!門沒關好,被看光了。這時外面的情景更讓我嚇一跳。惠玲將阿信壓著,兩人也熱吻著。只見惠玲白淨淨的屁股對著我搖擺著。我忍不住了,走出廁所,抱住惠玲的肥臀撫摸起來。接著我也將她的內褲拉下來,掏出我的雞巴,用力的插進她那淫水泛濫的陰穴裏。

「喔!…好大…好粗….哥…用力點…我裏面癢死了…喔….喔…..」惠玲呻吟著。

我開始展開功力,拼命的抽插。而惠玲亦配合著我努力的搖。

「啊……啊……輕一點……啊……哦……好舒服哦……天啊……唉喲……真好……啊呀……輕……哦……好好……我……又……啊……來了……來了……」

她淫水不斷的噴出,陰道陣陣緊縮,渾身大顫不停,又高潮了。

「好深……好深……插死人了……好……啊……啊……」

她越來越聲音越高,回蕩在房間當中,也不理是不是會傳音到外面,只管舒服的浪叫。

「啊……親哥……親老公……插妹妹……妹妹好……舒服……好……爽……啊……啊……我又……完了……啊……啊……」

她不曉得是泄了第幾次,「噗!噗!」的浪水又沖出穴來,我的下身也被她噴得一片狼籍,雞巴插在穴裏頭,覺得越包越緊,雞巴深插的時候,下腹被肥白的屁股反彈得非常舒服,於是更努力的插進抽出,兩手按住肥臀,腰杆直送,刺得惠玲又是「老公、親哥」的滿口胡亂叫春。

這時我看到仍壓在下面的阿信,看到她的美唇,我毫不猶疑地親下去了。這時我雞巴插著惠玲的肥穴,嘴巴卻與阿信熱吻著,真是好爽啊!

忽然我發覺龜頭暴脹,每一抽插穴肉滑過龜頭的感覺都十分受用,知道來到射精的關頭,急忙撥翻開惠玲的屁股,讓雞巴插的更深,又送了幾十下之後,終於忍受不住,趕快抵緊花心,叫道:「惠玲……要射了……射了……」

一下子精液全噴進惠玲子宮之中,【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惠玲承受了熱燙的陽精,美得直哆嗦,「啊……!」的一聲長叫,忍不住跟著又泄了一次。

我無力的趴到惠玲背上,但嘴巴仍親著阿信。三人滿身大汗,酣暢無比,都不停的喘氣。過了好一會兒,才坐起身來。

「好哥哥,你弄得我好舒服,你舒服嗎?」

這時小惠也從廁所出來了,她對著惠玲說:「姊!怎樣?不錯吧!」

四人整理一下衣服,就又回餐廳了。小惠進廚房煮飯,惠玲家裏有事先離開。這時聽裏就剩我與阿信兩人,看著她那美麗的臉孔,我忍不住又與她熱吻起來了。

當然我的雙手亦不安分的撫摸她的全身。突然阿信推開我,喘息著說「哥..我要..」

接著就拉我上閣樓。

一上床我便放膽的解開她的腰帶,褪下牛仔褲,看見阿信內裏是一件小巧的淡藍三角褲,絲質的布面有著明顯的濕漬,我用食中兩指一探一按,果然黏滑膩稠,淫水早泛濫成災。

我嘴上沒停止對雙乳的吸吮舔弄,兩手從容的解除自己身上的衣物,剝了精光,再除掉阿信僅存的那條小內褲,兩人便赤裸裸的相擁在一起。阿信鼻中嗅著男人的體味,身上的要害以經全部落入男人的掌握,只有無助的發著囈語:「唔……嗯……啊呀……」

我接著抬高她的腿,用力的將雞巴插進去。

「好痛啊!一點也不心疼我,我好痛啊……」阿信緊皺著眉頭,驚呼了一下。

我很抱歉,我說:「對不起……,我怎麼會不疼妳,真的,馬上就好了,小親親。」

「誰是你親親,你就只會欺負我。」

我聽她又嗔又嬌的,忍不住去親吻她的唇,阿信自動的用小舌回應我,倆人摟得死緊,兩條蛇一樣的纏在一起。

不知道甚麼時候開始,大雞巴慢慢地在輕輕抽送,阿信已經沒了痛苦,反倒美了起來,臉上又浮現舒服的表情。哥哥……哦……哦……」

我逐漸加快抽插的速度,她也都已承受得了。

「哎呀……好舒服……天吶……怎麼會……這麼舒服……這下子……又頂到心……裏去了……啊……啊……哥啊……」

又插幾下,我再也無法溫柔下去,運起大陽具,狠抽猛插起來,回回盡底。阿信被插得高呼低喚,浪水四濺,一波波的快感襲上心頭,承受不了大陽具的進攻,花心猛抖,終於被推上了最高峰。

「啊……啊……天哪……這……這是怎麼……了……不好了……要死了……啊……啊……我快死掉了……哥……哥啊……抱緊妹……妹……啊……好……好美啊……啊……啊……」

我從龜頭頂端感覺阿信小穴兒花心陣陣發顫,騷水不停的沖出,臉上所有的表情都凝滯了,她已經登上了這輩子第一次的高潮。她跟她老公從沒高潮過,真可憐!

我停下動作,雞巴仍然繼續泡在小穴裏頭,輕咬吻著阿信的耳垂,問:「妹妹,美不美啊?」

阿信全身乏力,勉強伸臂環抱著我,卻回答不出聲音來了。

我讓她稍作休息,屁股悄悄的上下挺動,雞巴又抽插起來。這回阿信要浪卻也浪不起來,只是輕聲的求饒。「哥哥……慢……點兒……」

小穴畢竟還有一點兒痛,我就時快時慢的調整著速度,雙手也到處撫弄來轉移阿信痛楚的注意力。阿信漸漸體力恢複,騷勁又上來了,主動擺起屁股挺扭,口中「嗯……哼……」呻吟著。

「哦……哦……深點兒……啊……好哥哥……」

我知到她這時候要的是什麼,猛的大起大落,雞巴毫不留情的進出。

阿信不自主的收縮起小穴,我哪裏忍受的了,她的小穴本來就又緊湊又狹小,這時候夾縮的更為美妙,我停不住自己,大龜頭傳來酸痲的警告訊號,我已經顧不得持久逞強了,雞巴忽然暴漲,來到了緊要的關口。

阿信不知道我已經快要完蛋了,只覺得穴兒中的雞巴像根火熱的鐵棒一樣,而且不住的膨脹長大,插的自己是舒美難言,恨不得情郎幹脆把穴心插穿,口中浪哼起來:「好哥……真舒服……你……插死妹……啊……算了……啊……哦……我……又來了……啊……哦……又要飛……了……哦……」

這叫聲更要了我的命,精關一松,大股大股的陽精疾噴而出,全射進阿信的身體深處。阿信被這陽精一燙一沖,花心又被大龜頭死命的抵住,一陣暈眩,騷水又紛紛灑出,同時到達高潮,精水流滿了床。

倆人心滿意足,互相摟著又親又吻的,難分難舍。阿信第一次的外遇,將芳心嬌軀都給了我,更是不願離開我厚實的懷抱。許久許久,我們才又分開來。這時剛好小惠也煮好飯了,三人非常恩愛的用餐了。吃飽才各自回家。

昨天從早上在公司後面的餐廳,幹了小惠後,接著又到KTV幹了惠玲,回到餐廳又與的夢中情人阿信瘋狂的做愛,餐廳的三姊妹花全被我幹了,她們全爽到了,可是我卻累歪了。還好後來阿信老公來接她,還有小惠亦要回家照顧小孩,才結束活動救了我一命。

_回家睡了一各好覺,隔天是假日,老婆又與姊姊去日本玩不在家,所以我睡得比較久,醒來已是中午了。簡單弄一些東西吃,正坐在客廳看報紙時,惠玲來電。兩人就在電話裏打情罵俏起來。

她說她昨天才被我插一次,不是很過癮,但是還很滿意,因為我太厲害了,把她插了兩次高潮。要不是今天她家裏有事,她一定會找我出去玩的。我問她現在在幹嘛?她說在房間等她媽媽,待回要與她媽媽出去。兩人聊著聊著,竟然電交起來。「惠玲!我現在要親妳了。從嘴巴,慢慢的親到妳的大胸部,接著分開妳的雙腿,讓我好好的舔妳的美穴…..」我用言語挑逗她。

「喔…哥!…舔用力一點….舔深一點…嗯..嗯…我好舒服啊….」

「惠玲!爽不爽!將腿分開點….我來幹妳….插妳…幹死妳…好不好…..」

「哥…親哥哥…我要…我要你來插我….快來幹死我啦!」

「妳將手指頭插進去….假裝我在插妳…快…快…..」

「親哥哥…我早就插進去了….喔….喔….好爽啊….大雞巴哥哥…快來幹我…..喔..喔…我出來了….我高潮了….嗯…嗯….嗯…」

惠玲沒兩下就高潮了,接著她馬上說:「哥….謝謝你…我媽來了…晚一點再找你….掰掰….」

哇!死女人,自己好了不管我了,我硬梆梆的雞巴怎麼辦?正在煩惱時,小惠也來電說她在餐廳裏等阿信要去買東西,她提早來,要我去陪她。

我當然沒問題囉,用最快的速度沖去餐廳了。

一進餐廳,我當然是不放棄我雞巴的福利,半拉半推的把小惠帶進餐廳樓上的小房間裏,好好的來上「愛情一發」。

現在的小惠已經沒有剛認識時的羞澀了,一上床她就會主動壓在我身上,捧著我的臉親嘴,香舌吐出津液要我把她全吃掉,我把她的口紅舔得歪七扭八的好過癮。

小惠拉開我的領帶跟胸扣,手就撫著我胸膛,挑逗地看著我的眼睛說︰「阿雄,你好強壯ㄛ!見了面就拉人家上來,是不是在想我那邊ㄚ?」

「好妹子ㄚ,我有天天在想你ㄛ,不信的話……你看下面的弟弟,頭都抬起來跟你打招呼了!你快安慰它說。」

果然小惠很配合的幫我解開褲腰帶,我拍著她的肩膀,示意她轉過身來讓我玩她的屁股。今天小惠穿著淺藍色小套裝,我掀開她的裙子,手抱著她豐滿的肥臀,仰頭在欣賞她美麗的陰部,隔著絲襪內褲撫摸她的陰戶,手指有技巧的撥弄她的褲底最敏感的地方,在那裏挖啊挖。

小惠把我的長褲跟內褲褪到腳邊,雙手就玩起我的卵蛋,在上面壓一壓,然後豎起半軟的陰莖,把龜頭含了進去。小惠的技巧很棒,吸含之間還「吱吱吱」的發出聲響。

我們彼此用69姿勢幫對方服務,玩得我都快出火啦!小會同樣的陰戶也分泌出淫水來,把她的內褲絲襪都給沾濕掉。是她自己受不了我的戲弄,癱在我腳上求饒︰「阿雄……ㄛ……快進來吧……人家受不了啦……幫人家弄弄嘛……」

「嘻嘻嘻……想要我的雞巴進去了吧?好ㄚ!但是你壓在我身上不下來,我哪兒爬得起來?」小惠一聽,趕緊爬下來,自己快速地脫得精光,躺在床上張著大腿等我「臨幸」。我笑著把她拉下床,讓她扶著牆壁背對著我,把她的右腳搭在椅子上,屁股向後抬高凸出,讓她濕漉漉的陰道口露出來。我扶著她的嫩屁股,略為屈著雙腿,把一支漲得發紫的雞巴對著她屁股溝的裂縫插進去,龜頭沾著淫水稍為在洞口磨一下,就將整支陰莖都給頂進去抽插。

小惠扶著牆配合著我的律動,一前一後搖晃自己的屁股,胸前兩顆小肉球吊在半空中晃動。我抓她著渾圓雪白的乳房,用力地揉捏她的乳頭,小惠乳頭被我一夾,陰道猛然一抽搐,子宮口噴出一團熱精,按摩著我的雞巴好爽ㄛ!

「哦……哦……嗯哦……嗯啊……啊……哦……會來的……喔……啊啊……啊啊……喔……噴了……啊……我去了……啊啊……啊……啊啊……」

我在她背後看著她雪白的肌膚,因為高潮而泛著細紅色班,還有她因興奮而甩著頭發,撲鼻的發香,不禁色心又起。我把窗簾拉開,讓刺眼的陽光照進來,

然後把她推向窗前,讓她赤裸裸的身體面向車水馬龍的大路邊,她原本瞇在一起的雙眼突然看到窗外的人車,一種不安全感襲上心頭,「啊」的一聲叫了起來。

「啊……別這樣啊……會……會被人看到啊……啊……哦哦……啊啊……」

小惠的陰道把我的雞巴夾得更緊,她前後擺動臀部的距離也拉長,想要快點結束這麼尷尬的遊戲。我趁機把龜頭刺向子宮深處,用龜頭去磨著陰道壁,忍精不動作,捏著她的雙乳,趴在窗上,在小惠耳邊調情。「小惠快往外看啊!看看會不會被人發現看到?反正你身材那麼好,只有我知道太可惜了!小惠,小惠啊……啊哦……真是爽啊……」

小惠羞得滿臉通紅,趁我一個不注意,居然讓她給跑到床上去了,我馬上撲到她身上,架高她的大腿,用正常位的姿勢作最後的快速沖刺。

龜頭的肉磨擦著陰道內的皺折,讓我們的體溫升到最高點,我把小惠噴潮出來的淫水給用力刮出來,等到沖刺到了最極限,全身毛細孔都紓張開來,我大吼一聲,把積蓄在體內的精液全部發射出去,噴向小惠子宮內部。

我與小惠共享著高潮的愉悅,我們一同泡在大浴缸裏,兩個人的舌頭還一直糾纏在一起分不開來。

突然們被打開,是阿信進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