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迷情之戀

傑,我男友,我知道他有SM的傾向,不過我沒什麼興趣,想不到那一天,他竟然在我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的情況下,對我做了這樣的事!

(第一天)

晚上十點過後,跟往常一樣,我從上班的地方走出來,那是一家大型的百貨公司,我在三樓的少女服飾櫃工作,他每晚都來接我下班,今晚當然也一樣,我遠遠就看到他的車停在對面。公司的制服穿在身上還未換下,白色公主袖襯衫、粉紅色的短背心、窄裙,雙腿套著米色透明絲襪,蹬著一雙白色高跟涼鞋,穿過來來往往的車陣,我進入了車內。跟往常一樣,閒聊了幾句話,他便加足油門往前駛去,車子很快的就穿過鬧市,進入產業道路。

「妮!今晚我想來點不一樣的,好嗎?」

我還沒意會出他的意思,他就將車子停在路邊,這兒車子不多,而且在昏暗的路燈下,一股不愉快的感覺油然而生。

「傑,我不懂你這句話的意思耶,你想做什麼?」

「很好玩的,來!你先跟我到後座你就知道了……」

一臉茫然的我,不知道他倒底想幹什麼?反正平常也是他拿主意,就依他吧!我到了後座。他見我低身進了車子,突然用力從背後抓住我的雙手,把我推倒在座椅上!

「妮!從現在起,你就當不認識我,我們玩點特別的羅!」一陣淫笑聲……「你要對我怎麼樣?我……」他不待我把話講完,就拿了一塊白布塞入我的嘴,並把我的雙手扭到背後,拿出一堆麻繩,挑出一條較長的,把我的雙手反綁起來,隨後並在手臂與身子上繞了幾圈,緊緊縛住我的手臂與身體,接下來他又挑一條短一點的,把我的雙腳併攏捆起來,為了避免口中的布條松落,他又拿出一塊長的白布條,繞過我的雙唇,讓我咬在嘴裡,用力拉往頸後結起,把口中的布塊固定住,我只感到喉嚨一陣陣的難受,但叫不出聲來……

「好了,你現在逃也逃不了,叫也叫不出來,我們就好好度過這幾天吧!」

我最後一次看了他那奇怪的眼神,之後我的眼睛也被他用布蒙了起來,我拼命搖著頭抵抗,但還是沒有用,只能任由他擺佈。在一片漆黑中,大約行駛了半小時,沿路上收音機一直播著歌曲,我也聽不見車外的聲音,只隱約聽的到他口中不時哼呀哼的,最後有一陣鐵門拉動的聲音,他把車停了進去!

我被反綁的雙手和雙腳,已經麻木的不聽指揮,他打開車門,把我拉出來時,我的雙腳不知覺的跪了下去,他索性把我扛在肩上,一陣開門、關門聲,我被放在地毯上。不知道是緊張、害怕還是不安,我竟覺得疲憊,意志漸漸模糊,終於我昏了過去。

被一陣講話聲喚醒,睜開雙眼,我眼睛的布已被解開,環顧四周,是一個陌生的房間,側耳一聽,傑正在隔壁房間打電話。

「是這樣的,她身體不太舒服,要連續請三天病假,不能上班了!」

啊?原來他私自幫我跟公司請了三天假,還假造我生病的理由,他到底要做什麼?我扭動著身驅,渾身的麻繩,已經緊縛在我身上一整夜了,我的手腳,麻木的似乎沒有感覺。「喔!妮,你醒了呀,睡的好嗎?」傑從門外走進來。

「嗚~~~唔~~~嗚嗯!」我想說話,但嘴巴被布塊塞著,另外咬在雙唇間,還綁著布條。

「喔!我差點忘了,你不能講話,來!我幫你解開,透透氣,我的乖寶貝兒!」我嘴上的布條被解開,口中塞著的布塊也被拿出來,早被口水浸的濕透了。

「傑!你想要幹什麼?不要這樣,快把我手腳解開,求求你……」

我哀求著。「嘿,你錯了,你身上的東西可要陪你度過這三天喔,還是早點習慣它吧!」

「什麼?你要我這樣過三天?手腳被綁著過三天?」

「當然羅,很好玩的,來!我給你弄吃的東西,你等會兒!」

望著他轉身的背影,我意會到我往後三天的情形,我淚流滿面。他用一隻大盤子,盛了一點澱粉類的東西,和著一些流質的汁液,感覺上像是狗食。

放在遠遠的地上,然後對我招換著。「來!這是你這三天的進食方式,自己想辦法爬過來吃,不吃可會餓死喔!」又是一陣淫笑聲。

隨著他揚長而去的身影,我不禁低聲啜泣,想像自己被當狗一樣的餵食,雖不想如此被糟蹋,但難忍饑渴,又不得不吃,我扭動著身子,緩緩的向那盤狗食爬去,吃了起來,再也顧不得形像了。由於手腳被反綁,只能用嘴貼近盤子進食,那個樣子,連狗都不如。突然,我想到早上他在打電話,對了!電話不就在房間外嗎?

我趕緊放開盤子,奮不顧身的往房門外爬去,只要我能撥出電話,給任何人都行,只要有人知道我不是生病請假,自然有人會來救我的。

但是手腳被綁著,實在無法站起來,勉強掙扎著站了起來,跳不到幾步又跌倒在地,只有匍伏前進,短短幾步路的距離,剎那間像無法到達般的遠,不過這是我唯一的希望。費了大半天的功夫,我終於爬到電話桌的前面,我用腳拌住電話線,用力扯了下來,電話機摔到地板上,我扭動身驅向後轉,用反綁著的雙手,按了熟記的朋友玲的電話號碼。「鈴~~~~~鈴~~~~~」隨著對方電話的震鈴聲,我心跳越來越快!

「快呀!快來接呀,任何人都好,只要有人知道我被綁在這兒。」忽然,一隻大手從背後抱住我,同時一個圓圓像球一樣的東西塞入我的嘴中,隨即用皮扣固定在頸後,在那同時,對方電話有人接聽了。

「喂,請問找哪位?」我聽出那是玲的聲音,當然,傑也知道那是玲。「喂,玲呀,我是傑,妮妮生病請假了,身體不太舒服,這三天公司就偏勞你了,不好意思!」

(天呀!連玲也被騙了,救命呀!玲!)【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當然這幾句話玲是聽不到的,那球塞住我的嘴巴,根本說不出話。

「啊!那要不要緊,她現在能說話嗎?我跟她講幾句話。」

「嗚~~~~嗯~~~~」我拼命想大聲叫!「喔!不太方便喔!她現在不方便說話!」

傑說這幾話的同時,一邊從頸後用力拉著皮帶,我嘴裡的球深陷入喉嚨中。

「喔!那不勉強羅!記得去看醫生,還有,今晚我去看她,你來接我好了!」

(啊~~~玲,你千萬不要來,你上當了!)

「好啊!那今晚我在你們公司前等你,再一起來看妮妮!」聽到玲允諾的答覆,我眼淚流了出來,我害了她!

「嘿嘿!不錯嘛,幫你找個伴兒,我也省的麻煩,呵……想打電話求救,看我怎麼修理你!」啪啪啪!幾下耳光,傑沒從罵過我,更別說把我手腳捆綁起來打我,這是第一遭。

「給你一點懲罰,中午沒飯吃,也不給水喝,看你還敢不聽話。」

我又被帶回房間,眼睛再度被蒙上,不同的,只是嘴裡的布變成了硬球,口水不停的自球上的洞流出來,乾的難受的喉嚨、麻痹無知覺的手腳,我無力的癱在地毯上。

再次被驚醒,是小腹內尿脹的感覺,遭糕,想小便,怎麼辦?從昨晚到現在都還沒如廁,終於無法忍耐想上廁所,可是現在怎麼解?

手腳被麻繩捆綁著,傑到哪兒去了,我縮著身子,強忍著!

「唔~~~~~~嗚~~~~~嗚!」

我盡力自喉嚨深處發出最大的呻吟聲,想讓傑聽到。

可是一分鐘、兩分鐘過去了,傑絲毫不見蹤跡,你到底去哪裡了?強忍著尿脹的壓力,我在地板上翻來覆去,急欲小便,卻無法掙脫繩索束縛,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救命呀!誰來幫我解開繩子,我快忍不住了,我要上廁所!)我仰著身子,企圖減輕那股腫脹的感覺,雙腿用力夾緊,下體私處也想盡辦法用力,我甚至把被捆綁的雙腿往胸前緊縮起來,我不要尿出來!

終於,我還是忍不住,尿液像洩洪般的噴灑而出,濕濕熱熱的感覺,從小褲底透過褲襪,經由雙臀間傾泄而出,隨著大腿內側,濕透短裙,流到地板上,大約流了近一分鐘,第一次感受到那種無地自容的羞愧,我竟然尿褲褲,而且是在這個模樣下,真是羞死了!啪!啪!幾聲,雖然眼睛被蒙住,但我也感覺得出來那是相機閃光燈的聲響,有人拿著相機對著我拍照,那是誰?是傑嗎?

「哈….終於受不了尿出來!我就是故意要讓你尿在這裡,怎樣,好不好玩?」

扯下蒙著我眼睛的布條,傑無情的繼續拍著照片,我拼命搖頭抵抗,可是無法阻擋他,只能任由他拍下我狼狽的樣子。原來這一切他早有預謀,剛剛我在地上翻覆、掙扎,他一定躲在角落看得一清二楚,傑!你為何要這樣折磨我?為何要這樣對待我?

「呵….真可愛,尿褲褲唷,來!我來幫你洗乾淨,乖喔!呵….」穿過長廊,我被抱到浴室,傑把我放在浴室地板上,用力把我的上衣、短裙、涼鞋都脫了下來,上衣由於手臂被緊縛著,所以傑用剪刀剪破,連同胸罩一併扯下,露出豐腴尖挺的雙乳,現在我身上只剩小褲褲、褲襪,當然還有那捆得像粽子般的繩、以及塞在口中的球。

拉下我的褲襪,接下來,傑用剪刀慢慢把我的小褲褲剪開,那被尿液濕透的小褲褲,拿起來還可見到尿液如雨般的滴下,轉過身,我口中的球被解開拿出來,正想清清喉嚨時,沒想到卻馬上又被塞入一團布塊,天呀!

我的小褲褲塞進我的嘴巴,那尿液的味道直嗆到我的喉嚨中,隨即被固定住,這回用的是我的褲襪,我難受的閉上眼睛,不過傑沒有就此放過我,他拿出水管往我身上沖,我全身濕透。

「呵….洗乾淨點,不然會有味道的!」

接下來是更殘酷的,傑拿出一架電扇,打開電源,冷風往我身上直灌,濕透的身體,在強風吹襲下,令我冷的直發抖,我全身蜷縮著,掙扎著躲到角落,無情的風不停的往我身上吹,我卻連喊叫也沒辦法,我一直流著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