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艷舅媽

飛機沿著跑道,慢慢前行,越來越快,機身挑起,直插雲霄,不一會消失在天的盡頭。

舅媽在推了我一下催促道:「走吧。」我怔怔著望著天際飛機的消逝處,許久許久沒有反應,舅媽用力的拉了我下,我才回過神來,忙擦了擦已經濕潤的眼睛,甩了甩頭,抬頭望了望天空,大喊一聲:「走。」拽著舅媽來到了車邊,舅媽打開車門,伸手整理下座墊,嬌好的圓臀盡展在我的眼前,我呼吸一窒,不由得探出手去。

舅媽玉腿輕抬,坐進了駕駛室的,看著我停在半空的手,媚笑道:「小壞蛋,想幹什麼?快上車!」我快速的坐到了另一個座位上,舅媽發動了車子,看著那嫻熟、優美的動作,蓮藕般的胳膊,以及剛才那豐滿的圓臀,心中不覺一蕩,呼吸為之一窒。

手不由的攀上那高聳的雙峰,包住球狀的半個圓頂,頓時整個手掌都充斥著豐乳盈韌質感的彈性和飽滿,不由使勁揉捏了幾把,滑膩柔和的手感引起陣陣的興奮,舅媽高聳的雙胸劇烈的起伏,舅媽杏目含春的撇了我一眼,「不要,我會叫的。」那聲音哪裡是不要呀,簡值是在催促快點,於是我的手更加用力,舅媽的呼吸明顯加速、變重了,「討厭。」車子拐下了高速路,行駛在靜寂的小路上,我的雙手更加的不客氣,放肆的揉搓著她的雙峰,舅媽嗯嗯的叫著。

我的手悄悄的下滑,溫柔地撩起她的短裙,欣賞著性感的丁字內褲根本無法遮掩無邊的春色。朝著那幽谷挺進,輕車熟路,一把探個正著,手瞬間濕露露的,中指稍用力,探進了密洞的深處,用力的扣了幾下,舅媽,啊啊的叫了幾聲。

突然一個緊急剎車,我的身體猛向前衝,手卻被夾在子雙腿間,舅媽在我的頭上重重的敲了兩下,打開車門,跳下車說:「你開車,一點也不老實。」那神情既似長者的輕斥,又似情人的嬌嗔。

我只有聽命,於是,我和舅媽換了個位置,車子繼續在春色中前進。

忽然屁股下透過一絲涼意,我嘿嘿一笑,「舅媽你尿褲子了呀,我說的呢,一向最愛開車的舅媽,怎麼今天突然不開車了呢。」我拿舅媽尋著開心。

眼角的餘光看到舅媽嬌嗔眼神傳瞬間變成玩世不恭的樣子:「沒有呀,我尿了嗎?嗯,我看看。」說著,手伸向我的屁股下。

我輕抬起屁股,好方便舅媽的檢查,我以舅媽要摸是不是濕了,突然間意識到自己犯了個低級錯誤,舅媽尿沒尿還用的著摸嗎?

屁股一陣劇痛,本能反應立刻跳了起來,頭砰的一聲,撞到了車頂,疼的我齜牙咧嘴,車子猛的一拐,我趕緊一打方向盤,還好沒有掉到路下邊,也幸虧是小路,要不剛才就是一起嚴重的車禍了。

「幹嘛,要謀殺親夫呀」舅媽開心的拍著手,放肆的大笑著,那一瞬間彷彿是個小女孩「該,報應,看你老實不」。「就是尿了嘛,還不讓說,你沒看我褲子都濕了" 「還說,你還說是不,看我不好好收識你。" 舅媽說著,就猛的撲了過來,順手把車鑰匙關了,車子頓時停在了小路的中間。

手立刻在我的身上活動起來,這次不是擰,而是瘋狂的撫摸,全然沒有順序,亂摸一片,間或輕擰下,我大笑不止,一邊咳嗽,一邊求饒到:「好舅媽,我不說了,我再也不說,饒了我吧。」

嘻鬧了一陣,舅媽把頭輕靠在我的胸部,靜靜的聽著我的心跳,用雙臂緊緊抱著我的腰。

一時間,靜極了,沒有了城市的喧囂,沒有了俗世的煩惱,只有流淌的愛,心與心在無聲的交流。

沒有了煩惱,也沒有了紛爭,更不必去躲避世俗的眼光,靜靜的想著,無聲的交流著。

許久,許久。【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宇兒,你老婆得去學習三年呢,你搬過來住吧。」舅媽首先打破了沉靜。

「過段時間再說吧,現在我的心好亂。」「不行,我就要你今天搬過來,你就今天搬嘛。」舅媽抬頭,用她那期盼的目光看著我。

我沒有言語,低下頭,用我的雙手開始探索。

「幹啥呢,宇兒!你到底搬還是不搬。」舅媽生氣的把我的手從衣服裡拽出來。

「……宇兒」舅媽晃了晃腿。

「嗯?」我睜開眼。

「你真不想搬過來和舅媽一起住?」

「不是不想,只是現在心裡亂,讓我過兩天適應適應。」「唉!」舅媽長歎口氣,拿過我的手,慢慢塞進自己衣服,嫩藍色的緊身上衣,把雙胸襯托的格外有形,我的手顫微微的就伏在了上面。

雖然這已不是第一次,但現在心裡絕對少了平時壓力,放鬆了許多,由於興奮心跳的厲害,手心裡滿是汗水,沾在高挺的聳起上,摸起來滑滑的。

舅媽的奶子軟軟的,摸起來舒服極了。我想抓得更實一些,又怕舅媽疼,只好用力的揉搓著,這時的衣服實在礙事,手有點施展不開,手又往下蹭了蹭,舅媽善解人意的褪出一隻胳膊,好方便我展開工作。

車裡的空間實在是太小了,一時也不知怎麼進展,舅媽看透了我的心思,用手輕觸了兩個按鈕,兩個前排的駕駛座靠背,同時緩緩向後倒。

我暗歎了一聲:真是好車,轉眼間一個雙人小床就鋪開了。

我把舅媽輕放在新床上,撩起她的衣襟,把胸衣向上推到一邊,露出兩個潔白玉兔,我忍不住的張開嘴,含住了舅媽的奶頭,奶頭圓潤飽滿,用舌頭去頂,掃來掃去,不一會便硬挺挺的了。

舅媽的身子不安的扭動著,嘴時也哼了出來。

「舅媽得奶子好麼………」我含唬不清說聲:「好」便繼續我的工作。

舅媽喘著,哼著,手也沒有閒著,悄悄的伸下去,摸到了那處堅硬,隔著褲子揉搓。我變得更加高漲,緊緊的抱住舅媽,輕叫著「舅媽,舅媽,我要。」舅媽摸了一會,手便離開了。

我正詫異著,舅媽一翻身把我壓在了身底下。

舅媽親了親我的臉,緩緩得向下爬,伸手解開我的腰帶,把我的褲子拽了下來,雙手褪下短褲,我那大鳥早已一豎擎天了,搖頭晃腦的向舅媽打著招呼。

舅媽一點也不客氣,直中我的要害,一把攥住,那硬硬的骨感,立刻就傳到了舅媽的心裡,這個棍子,咋就這麼硬呢,自己怎麼就愛他不夠呢,一想到他在裡面橫衝直撞,下身不由又水漣漣的了。

舅媽攥住那裡,輕輕地往下捋,露出嬌嫩的小頭,舅媽愛惜的伸出舌尖輕輕地舔。那神情,那專注,彷彿是在品味人間美味,輕輕的嘬著。

我就覺得下面一陣陣又麻又酥的傳過來,說不出舒服。

「宇兒,舒服麼?」舅媽柔聲地問我。

我「嗯」了一聲。

「舅媽也要舒服舒服。」「嗯。」我就要起來,舅媽又把我按下了,「別動。」起身調整了方向,把她的屁股壓在了我的頭部。

天啊!我日思夜夢的事情,馬上就要實現了?!

在我的內心中,無數次對我嚮往的女神用小弟向她致敬,為她鞠躬盡粹,但這也只能是存在意念中,睡夢中。

自從,前年舅舅去世之後,舅媽和我們的來往多了,彼此之間也更熟了,偶爾的也吃舅媽的一點豆腐,但並沒有更近一步的事了。

上個月,我老婆接到通知,到國外學習三年,舅媽看我的眼神變了,變的更加豐富了。我知道,今後的三年中,該發生總會發生,但沒想到來的這樣快。

離別的愁緒還沒有散盡,一個巨大的幸福便接踵而至,一時間我激動不已。

雖然不是第一次和女人近身內搏,但這時還是讓我手有些顫抖,我慌亂的把舅媽的丁字褲推到一邊,一股強烈的女人味向我湧來,這是春情萌發的味道,的確讓人提神,大鳥不由得在舅媽的口中擺了擺,頂在舅媽的深喉處,舅媽,趕緊吐了出來。

「就這樣了,還不老實。" 這次舅媽學乖了,就不吸的那麼深了。

這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看舅媽的下身,興奮地心幾乎跳出了嗓子眼,眼睛瞪得大大的,恨不得要跳出來。

兩條白皙豐腴的大腿跨在我的頭上,露出中間黑乎乎一叢毛,看那毛塊的外型,絕對是經過精細的修剪,晶瑩濕潤的兩片肉脹向兩邊,中間微微露出粉紅色佈滿褶皺的洞口,像張嘴一樣咧著,已經是水旺旺的了。

舅媽見我許久沒有動作,扭了扭屁股問:「好看麼?」「……好看。」舅媽把自己的下身放在我嘴邊,壓下身子,用兩手扒開,說:「別光顧著看呀,快幫舅媽舔舔。」我如奉玉旨,嘴便湊了上去,舌頭不斷龔擊那細嫩的小肉,不一會,我便滿臉水漣漣了。

舅媽那迷我的玉洞越開越大,我越吸越有力,舅媽那嬌嫩羞澀的珍珠也不懼人的露了出來,我一見,立刻就吸了上去。

舅媽,啊的一聲,身體一僵,把我的頭緊緊的夾住了,一股股泉水,從不幹,泉中,接連湧出,我只得用嘴接住,但也順著臉流的滿座全是,好半天舅媽才長出一口氣,鬆開了雙腿。

舅媽曠日孀居,三年不嘗肉味,稍有火星,就會自焚,哪受得了這個,一時之間,竟高潮了。

不一會,舅媽就恢復過來,轉過身子,抱著我的頭,拚命的親著,「好宇兒,你讓舅媽舒服了,舅媽今天全給你,舅媽今天也要讓你最舒服。」說著手探到下邊,握住我的硬挺,在洞口劃了幾下,把棒棒弄的濕潤些,稍一按,咕嘰一聲,便全根沒入,一場盤腸大戰馬上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