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迷情

「呼……呼……呼……」王若兒一邊喘著粗氣騎著她那個破舊的老式木蘭摩托,一邊在心裡默默的祈禱著。希望自己這一次絕對不會遲到的。因為好像是自己要是再遲到,就是第二十次。一個月裡遲到二十次,這絕對叫她的老闆——陳楓會發瘋的,就在她上一次遲到的時候,陳楓已經明確的告訴她了,如果她再遲到,自己好像就不用再來上班了。

天啊,聖母瑪利亞。這已經是我的第N份工作了。她想道:「可能如果這次再丟掉了話,自己的老媽非罵死自己不可。」

「都怪那個該死的王八蛋。」惡狠狠地在心裡罵著。因為今天早上她本來是起床的很早的,可是到樓下一看,自己的寶貝小摩托的車胎卻不知道怎麼的一點氣都沒有了。而且她家離公車站是很遠的,沒了摩托代步可能她每天非得5點鐘起床不可。這對於喜歡賴床的王若兒來說,真比殺了她還痛苦。

無奈之下,她只好東跑西串的好不容易找到一個修理部把車修好了。可是車是打足氣了,這時間可也差不多了。

「要是叫本姑娘抓到那個可恨的破壞者,哼!看我不把他打的遍體鱗傷。」

她一邊想著,一邊還故意的在臉上做出一種兇狠的表情,就好像真的是那個可恨的破壞者就站在面前一樣。

可是她卻不知道,自己真的是無論怎麼樣做出一種兇惡的樣子都有一種似是而非感覺,因為她長的實在是太可愛。圓圓的臉龐,彎彎的笑眼。這一切卻只會給她的表情帶來一種叫人更加憐愛的感覺。她的這種舉動惹的路上的行人都紛紛奇怪地看著眼前的這個俏麗可愛的小姑娘!

「嗚……天呀!我求求你,千萬千萬千萬千萬不要被發現!」終於是到了公司了。可是她拿著手裡的打卡器無奈的在哀號著,即使是她緊趕慢趕的,可是她還是遲到了二十分鐘。現在她最大的願望是——千萬千萬被別她那個萬惡的臭老板抓到。

王若兒站在辦公室門前,聽著裡面傳出來的一些嘈雜的聲音,她真的有一種腦袋快要搬家的恐怖感覺。因為一旦是有這種嘈雜的響動,那就代表著老闆今天肯定又不滿意了。大家正在忙前忙後的在整理自己的內務呢。

她抓著手中的手提包,雙手合什著站立在門前,閉著已經都快哭出來的一對星眸,嘴裡還喃喃自語的祈禱著什麼。

好半天,她大口地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就像是給自己壯膽一樣把氣緩緩地吐出來。伸出都已經有些顫抖的右手,輕輕地將辦公室的大門拉開一條夠她鑽入的小縫,然後使勁的收縮自己的身體,悄悄地鑽了進去。

她鑽進屋裡,她沒忘記自己應該有禮貌的順手將門關上。可當她蹲低身體,回轉頭部的時候,卻看見了坐在離門口最近的辦公室文員李大姐那疑惑的表情,在看清楚進門的是這個公司有名氣的遲到大王時,李姐突然瞪大了眼,吃驚地盯著她。

王若兒對著有些呆愣的李大姐吐吐自己紅紅的小舌頭,有些尷尬的笑了笑。

「又遲到哩?」李大姐有些疼愛的對她說。其實,在公司裡,誰不喜歡這個懂事又惹人喜歡的小姑娘呢。可就是她這個毛病啊!唉……

王若兒先和她點了一下頭,然後才跟做賊一樣的微微抬高一些視線,看清楚老闆的位置,然後又壓低身體,先和李大姐招了招手算是打了個招呼,就又偷偷摸摸的往自己的座位上前行。

「太好了!老闆依舊是在辦公室中間和大家訓話,沒發現我!嘿嘿——真太幸運,我可愛的老天爺果然是疼憨人的。」她自己有些自做多情的想著。

她很努力的低頭哈腰地在桌子邊緣上潛行著,卻不料樂極生悲,在馬上就到達自己的座位的時候,卻沒料到拐角的地方突然橫著多出來一塊兒桌角,她一個沒留神,「砰」地一聲磕到她的額頭。

「啊……」頓時,巨大疼痛讓她覺得眼冒金星,眼眶瞬間蓄滿圓圓的淚珠,可是她依舊是蹲在原地不敢喊出聲,只能無聲的在默默地哀嚎著。

「王若兒你早啊!」【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突然,會議室裡響起一聲並不大的聲音,但卻有一種那麼威力強大震懾力。

王若兒哀號的表情馬上地僵在嘴邊,聽到這個聲音,她覺得自己的頭皮都有些發麻。「看起來該來的怎麼也逃不掉啊!」她緩緩轉過頭,認命的面對青筋暴突、臉色鐵青、目光怒焰直向她掃射而來的老闆——陳楓。

陳楓左手壓著快速跳動的太陽穴,他努力的深深吸氣,像是要把自己幾乎抑制不住的怒火壓制下去。

「王若兒小姐,請問你是白癡嗎?」他好像是再也壓抑不了怒火,有些咬牙切齒的朝蹲在一邊正可憐巴巴的象一個小狗一樣的王若兒說道。聲音雖然不大,可是連白癡都能聽出來,這次他真的是生氣了。

「你的位子就在辦公室的最中間,也就是我站的位置右邊,你以為你這樣偷偷地溜進來,會沒有人發現嗎?」陳楓沒有等王若兒回答他關於白癡的問題,繼續對她說。

王若兒被老闆的冷嘲熱諷罵的閉上了眼睛,身子很沒骨氣地縮在地上,可愛的小臉都緊緊地皺在一起。好半天,她才有些怕怕地慢慢睜開左眼,偷偷瞄向陳楓,卻看見他還是那麼凶巴巴地看著自己,她忍不住縮著脖子,困難的吞咽一口口水,又把頭低下了。

「噗哧……」就在這個安靜的時候,卻不知道誰實在是忍不住了,被王若兒那狼狽的樣子給逗的笑了出來。

「誰膽子這麼大?竟敢偷笑我?」王若兒突然睜開雙眼,可以說是目露凶光的掃射全場。但是她自己還是不知道,她那甜甜憨憨的小臉,再怎麼裝樣子,也根本起不了恐嚇的作用,反而卻更有一種嬌嗔俏麗的可愛模樣。

陳楓將她所有的表情盡收眼底,他覺得自己的頭更痛了,自怨自艾的想著:「天,為何我那麼命苦啊?這個小丫頭,我……」

「王若兒小姐,請問一下,現在幾點啦?」陳楓不能再叫她這麼表演下去,他繼續板著臉,氣惱的用手指拍打著手錶問著眼前的這個小活寶。

「哦……」王若兒倒是很自覺的舉起左手腕看表,一秒過後,她伸手貼在腦後,摸著自己相當飄逸的長髮,有些憨憨的一笑,道,「我……我忘記戴……手表了……」

「噗……噗……哈哈……」這下子,一屋子的人實在是忍不住了。一個個笑的前仰後翻的。這小丫頭實在是太可愛了。

嗯——很過份哦!有人落井下石耶!看她被罵,很有趣嗎?

陳楓挑高左眉,他努力深吸氣,再吐氣,深深吸氣,再慢慢吐氣,深深深吸氣,可是他還是有些受不了了。真服她了,這麼嚴肅的事,她就能搞的滿堂大笑的,她還真厲害啊!

「你……你一會兒進我辦公室。」丟了一句話,他轉身就離開了。

王若兒站在他身後,癟著小嘴,含怒的瞪視著恥笑她的那些無良的同事們。

「行了,你放心,老闆是不會開了你的,公司裡有你這個活寶,絕對是離不開你得啊。」旁邊的幾個更加無良的office小姐笑著調侃她。

實在是和她們沒有共同語言了。王若兒乾脆不理這些無良的人了,自己一個人坐在椅子上。

「怎麼辦?可能這份工作又保不住了。」她擔心的想著。想自己考慮出來一個對策,可是急切之間,腦子裡卻一片空白。

突然,她的眼睛落在了桌子一角的那本《娛樂週刊》上。封面上,赫然的寫著——某女士因為被某老闆長期包養,鳳凰飛上枝頭!

「對呀,」她眼前一亮。好像自己長的也不錯,屬於是那種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大美人啊。要是叫自己那討厭的老闆——陳楓占些便宜,好像自己的工作就能保住了。

其實連她自己都沒有在意到,為什麼她會這麼在意這份工作,甚至到了寧可獻身都不肯丟棄的地步。這是為什麼呢?

想到做到,王若兒馬上就站起來,鼓足了勇氣朝老闆的房間走去。

「叩、叩、叩」她提心吊膽地在門上敲響了三聲,心裡對即將到來的事情充滿了擔心,雖然自己也是有一些性經驗的。可是對於勾引人這樣高難度的事情她還真沒試驗過,她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把事情越弄越糟。

「進來。」面傳來一聲低沉而又磁性的聲音。

進了門以後,她看見陳楓正坐在椅子上看著手裡的一份策劃案。從表情上來觀察,好像是這份策劃案寫的很不錯,老闆的嘴角正露出一絲微笑。

「看起來,時間選擇的不錯,在老闆心情好的時候,應該會忘記自己的錯誤吧?」她眨啊眨地眯著眼睛,星眸裡閃著計算的光芒。

「老闆早。」王若兒站在辦公桌邊,突然的學著日本的上班女郎,兩手交疊放在腿問,恭敬有活力的跟陳楓打了個招呼。

陳楓挑著眉,放下手裡的策劃案,有些好笑的看著這位突然變的這麼怪異的下屬。

「是啊,我是很早的,可是你卻不早了。」他諷刺嘲笑著王若兒。

王若兒甜美的笑容馬上的僵直了,她的臉上閃過一絲惱怒。切!她真的很認真的討好啊,還學習了日本最有名氣的AV女星的造型,可是老闆還這麼說她?

「老闆,呵呵……你真愛說笑。我也早,我也早……」王若兒馬上又想到了自己的來意,她一手貼靠在嘴邊,嘟嘟著嘴,有些假假的繼續呵呵笑著。

陳楓沒有再說什麼,就這麼坐直了身體,雙手交疊抱在胸前,一副看她能演到何時的表情。

王若兒的賠笑一直得不到老闆的回應,她假笑的嘴都快僵了。

「呃——老闆,讓我來幫你泡杯茶吧。」實在是沒有伎倆了,王若兒乾脆快速奔上前,伸手就把陳楓面前的杯子拿過來。

葉楓瞪大眼,不敢置信的張大嘴看著。

「如果你以為這樣,就會逃脫處罰,那你省省的好,而且……我的茶是剛泡的,還沒喝呢!」

王若兒捧著老闆那滿滿的茶杯,尷尬的呆立在那裡,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的不知道要幹些什麼好。

看著眼前的這個小丫頭那可愛的摸樣,陳楓雖然還想竭力忍住自己的笑意,可是他已經有些上翹的嘴角卻洩露了這一切。

看見老闆好像有些鬆動的意象,王若兒趕緊打蛇隨杆兒上,她走上前去,努力展現自己最甜美清純的微笑,然後開口說:「對不起……老闆,我真的不是故意遲到的!是……是有原因的。我發誓下次絕對不會!」王若兒舉起右手發誓,急切的想和陳楓表白自己的苦衷。

「原因?」陳楓看著她,繼續問著。

「是啊,因為今天我一起來,就發現車子沒氣了,其實,我起的是很早了。早到天還沒亮呢……」王若兒連忙和老闆說。

「繼續。」陳楓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然後我就打氣,還要找地方吃飯,還要……」

「哦……」陳楓冷冷地看著說到已經大口喘著氣的王若兒,他左手五根手指在桌面上輪流的敲著。不時地點點頭,一副很瞭解的樣子。

王若兒表演的更象了,她低垂著頭,兩手不停地扭絞,小聲的、真誠的道歉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