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谷旅行團

倫叔參加旅行團去曼谷,吃過晚飯之後,領隊通知幾個單身漢,帶他們去找節目,倫叔亦跟著去了。到達浴室後,幾個後生仔急急忙忙地撲到金魚缸,挑個女孩子就進房了,只剩倫叔站在玻璃外面舉棋不定。浴室經理是華人,他走過來對倫叔說,有個泰妹懂得講幾句潮州話,可以介紹給倫叔。倫叔正是潮州人,聽見有泰妹懂得講家鄉話,覺得親切好多,最低限度都不必指手劃腳,好像做啞劇一樣。

經理帶泰妹入房,這泰妹芳名叫媚娘。開口就和倫叔講潮州話,都有幾成。媚娘寬衣解帶,脫得一絲不掛。只見她前拱後凸,身材都不錯,倫叔對她十分滿意。

媚娘同倫叔沖涼,稱讚倫叔那條肉棒的好巨大,她說甚少見到這樣的大傢伙。接著,媚娘就為他做人體按摩,搞到倫叔一柱擎天。要入媚娘的桃源肉洞一遊。可是媚娘說倫叔的肉棒太大,只怕自己會容納不了,閃閃縮縮之間,搞到倫叔不得其門而入。倫叔話加多貼士,媚娘才肯勉強就範。不過,倫叔的貼士,媚娘都不容易賺。她皺緊眉頭,咬實牙根,等到倫叔在她的肉體裡射精,媚娘連眼淚水都流出來了。

第二天晚上,倫叔又去找媚娘。媚娘只是規規矩矩替倫叔沖涼,不敢再做人體按摩了。倫叔要媚娘再續舊緣,媚娘只說有錢都不敢賺,因為今日痛到連走路都有困難。

媚娘想介紹一個同事升倫叔,但一聽說是個大肥婆,倫叔就不肯接受。媚娘沒有辦法,唯有施展她櫻桃小嘴以及一雙蘭花巧手,總算才幫倫叔出了火。回到香港,倫叔對媚娘仍然心思思。有一天,倫叔由家裡出來,在電梯上見到一個人,突然間幾乎叫出聲來,這個人當然就是媚娘。

倫叔問媚娘,怎麼會來到香港。媚娘說已經來了就快一個月了,是來作住家工做泰傭的。媚娘間倫叔,住在那一層樓﹖倫叔乃單身寡佬,當然不怕告訴她。媚娘說禮拜天放假時,就會去探倫叔。

倫叔開心極了,以為又可以同媚娘再續前緣。回到家裡就撕日曆,希望快點撕到禮拜天那張。可是到了禮拜六晚上,媚娘已經來探他了。倫叔非常高興,立刻對媚娘招呼慇勤,又請媚娘出去消夜。

回來之後,倫叔就忍不住向媚娘動手動腳。因為以前在曼谷有過交情,倫叔相信今晚一定能享溫柔艷福,就算媚娘講錢不講心,仍然會水到渠成的。那知媚娘一本正經地說她已經改邪歸正,今日的媚娘,已經不再是曼谷時候的媚娘。所以希望倫叔能夠尊重她,以後大家只能做個好朋友。

倫叔見媚娘講得義正詞嚴,也沒有辦法。自己也是個斯文人,斷不會對她霸王硬上弓的,唯有壓抑住意馬心猿,竭力讓自己的慾念平息下來。倫叔一個人住,將來當然亂七八糟。媚娘立刻幫他收拾。搞得她身水身汗,於是就在倫叔屋企沖涼。媚娘沖完涼出來,只穿著泰國傳統的底衫褲,分別了幾個月,倫叔覺得媚娘比以前還漂亮了,就好似泰國話的「水抹抹」。

媚娘說她想留下來在這裡過夜,明天才去找同鄉相敘。倫叔當然表示歡迎,他心想媚娘雖然現在態度強硬,說不定到半夜裡會回心轉意,那時自己就可以如願以償了。

倫叔家裡有兩間房,客房裡面,被褥冷氣機齊全。倫叔招呼媚娘入客房住,媚娘入房就關上門。倫叔試過起身兩次去推門,都拴住推不開。於是倫叔就好似寡母婆死了兒子,什麼希望都沒有了。

倫叔整個晚上思潮起伏,根本睡不著,第二早上卻睡到不知起身。媚娘進來叫他,因為倫叔應承今天早上和她去喝早茶。倫叔詐稱頭痛,不肯起身,媚娘沒有辦法。倫叔話吻他一下就可以醫頭痛,媚娘唯有在他額上輕輕一吻。飲茶的時候,媚娘叫倫叔要對她死心,不是她不歡喜倫叔,而是因為在曼谷是時候試過倫叔那條大肉棒苦頭,所以不敢再讓他玩。如果又被倫叔弄傷,做不得功夫,就難保不被解顧了。

倫叔說可以試試看,或者會今時不同往日。媚娘一味搖頭,搞到倫叔一點兒心情也沒,蝦餃燒賣都覺得沒有味道。媚娘忽然間眉開眼笑,倫叔以為她回心轉意。媚娘卻說是想到了一個好方法,可以幫倫叔成事。倫叔即刻問她,媚娘說倫叔一個人住,搞到屋企亂七八糟,應該請個一人來收拾。倫叔就問媚娘是不是想轉工來他這裡。

媚娘說她自己就不想轉工,而倫叔家裡也沒有多少工夫做,不需要請個長工,只須請個鐘點女傭就行了。她可以介紹個同鄉姐妹來幫倫叔做鐘點,還可以順便讓他玩玩。因為這個姐妹嫁過老公,而且她的老公是一個彪型大漢,既然可以承受她老公,沒理由承受不了倫叔。倫叔問那個同鄉姐妹長得怎樣﹖媚娘笑著說很難講,因為各花入各眼。不過可以先帶她來見見面,由倫叔親眼看過才決定。

到了下午,媚娘果然帶了一個泰妹來,她叫做莎莉。莎莉年紀和媚娘差不多,大大的雙眼,也大大的嘴唇,身材就很不錯。倫叔一看就知道,莎莉是個戰鬥格的女人,弱小的男人都怕被她踢落床下。倫叔人高碼大,認為和她幹那事是棋逢敵手,將遇良材。就間莎莉要多少錢人工,莎莉只懂得講泰國話,媚娘幫她做翻譯,說每個禮拜日都來幫倫叔做清潔工作,人工要一千。至於做兼職,莎莉就要兩百一次。倫叔認為沒有間題,只要做得好,人心肉做,他不會難為莎莉的。既然莎莉已經來到,倫叔就提議即刻上工。莎莉說沒有間題,反而問倫叔是先做正職還是先做兼職﹖莎莉這麼爽快,搞到幫她做翻譯的媚娘都笑起來了。

莎莉和倫叔入房,將媚娘冷落在廳中。媚娘悄悄湊到門口偷聽,但聽見莎莉口口聲聲稱讚倫叔利害,又說她在曼谷的那個老公是大個子,左右鄰居的女人都喜歡她老公,貪她老公是特大碼。但和倫叔比較起來,她老公就只系算系中碼。如果有一天她帶倫叔去曼谷,一定會有好多女人爭住搶。倫叔根本聽不懂她在講什麼,只顧埋頭抽插,搞到莎莉淫聲浪叫。在房間門口偷聽的媚娘,想像兩人的情景,雙腿都軟了,幾乎站不穩。

莎莉叫床聲,好耐至靜下來,媚娘趕快走過去梳化坐下來,以為倫叔和莎莉好快就會出來了。不料坐了好久,仍然未見開門,她就再走近門邊聽聽,殊不知莎莉的叫聲又起,媚娘知道倆人意猶未盡,又再做多一場。她在廳中等到悶,就睡著了。等到倫叔將她搖醒,媚娘睜開眼,問莎莉在那兒,倫叔說莎莉已經走了,現在他叫媚娘一齊出去吃晚飯。

好快又一個禮拜了,倫叔不出街,準備莎莉一到,又可以大快朵頤。可是等了半天都不見莎莉來,真是心急到極。倫叔連下午茶都不敢出去飲,吃個即食麵就算,等到兩三點的時候,聽到有人在按門鐘,倫叔即刻去開門,以為是莎莉來。因為他一個禮拜不近女色,已經週身興合合。

【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打開門一看,卻不是莎莉,而是媚娘。倫叔問為什麼不見莎莉﹖媚娘說莎莉有事不難來,剛才打電話通知她,所以才過來告訴倫叔知道。倫叔說,莎莉不能來,這裡的工夫則沒有人做了,媚娘說不要緊,反正今日放假,可以做莎莉的替工。

倫叔好似一隻鬥敗公雞,坐在梳化看媚娘事實房子。媚娘做到身水身汗,做完了就去沖涼。倫叔百無奈,坐著看報紙,看了一會兒竟睡著了。忽然,他打了個哈乞醒來,倫叔覺得鼻子好癢,睜大眼睛,原來系媚娘搓條紙撩他鼻孔。倫叔說她頑皮,一手把她捉住。雙手攬住媚娘,感覺嫩肉滑美,原來媚娘沖完涼之後,身上一絲不掛,就好似以前在曼谷幫倫叔做肉體按摩時一樣。

倫叔看得到眼睛大大的,因為媚娘比以前豐滿好多,應該大的地方比以前更大,應小的地方比以前更小,倫叔抱住她的肉體,就捨不得再放手了。倫叔親吻媚娘,媚娘亦嬌羞地回吻。倫叔說媚娘今日幫莎莉做替工,還有一件事未做,就要媚娘也要繼續做。媚娘也說有件事要講給倫叔知道,不過講出後,倫叔不能怪她。倫叔叫她放心,因為彼此坦白,朋友至做得長久。媚娘說今日並非莎莉不能來,而是自己叫她休息。倫叔問為什麼﹖媚娘面紅紅,唯有低聲說上次倫叔和莎莉一起時。她心裡好不自在。倫叔話,我不和莎莉一齊都行,但是莎莉做的事,媚娘就要幫她做齊。

媚娘說自己並不是不肯做那件事,而且也好喜歡和倫叔做,如果不是這樣,自己就不會吃莎莉的醋。不過,因為倫叔的東西太大了,她怕又弄傷了。倫叔說,莎莉都可以受落,媚娘沒有理由不行。以前弄傷,已經是很久的事了,今時不同往日,或者已經可以了都說不定。而且如果不試一下,又怎麼知道現在行不行﹖倫叔一輪嘴頭,講到媚娘也心動了,就點頭答應試一試。她千叮萬矚,要倫叔憐香惜玉。倫叔叫媚娘放心,因為他也好喜歡媚娘,一定會淺入輕出,不會將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媚娘痛苦之上。

倫叔本是風流老手,懂得點樣泡製女人。他讓媚娘寬衣解帶,脫得精赤溜光後,就把她滑美可愛的嬌軀抱在懷裡。先摸摸她一雙白嫩的小手,又捏捏兩隻小巧玲瓏的嫩腳兒。接著將媚娘的乳房摸捏撫玩,還用嘴唇吮吸她的奶頭。直把媚娘逗得小肉洞裡蜜汁氾濫,再把手指探入肉洞裡挖弄撩撥,直到媚娘好似一條抱在懷裡翻滾的大魚,才慢慢地將龜頭塞入她滋潤的洞穴。媚娘最初雖然覺得脹爆,但輪船逐漸泊入碼頭時,一動一動地就整條船泊進去了。她對住倫叔笑了笑,雖然有說什麼,但倫叔瞭解她的意思,也就是順風順水,媚娘終於笑納了他這條粗硬的大陽具。

倫叔是個老手大廚,知道這個時候還不能疾筆揮毫,他將一條大海參在媚娘的小肉洞裡面浸著不動,又和她甜言蜜語,減除她的緊張情緒,分散她的注意力。這種方法真是了得。因為倫叔暫時按兵不動,媚娘反而忍不住,做起主動來。於是倫叔仰躺在床,讓媚娘在上,由得她自己吃得多少就吞入多少。只樂得將她一對豐滿的乳房摸玩捏弄。媚娘終於也痛快淋漓了,她的肉洞淫液浪汁橫溢,風騷地對倫叔說,今晚早就有準備和他親熱,叫倫叔儘管放心地在她的體內發洩。倫叔聽了媚娘的淫聲浪語,心裡湧上一陣強烈的興奮。他雙手把媚娘的身體緊緊摟住,讓她的雙乳緊緊貼在他胸部,接著就毫不顧忌地在媚娘的肉體裡火山暴發了。完事後,媚娘不停地喘著大氣,她好開心,猶如完成了一件偉大任務。不過倫叔就覺得有點兒不足,因為缺少了一種衝鋒陷陣的刺激。

睡到半夜,倫叔覺得有一隻溫軟的手兒捉住他的肉莖,他很快就有了反應,見媚娘還在熟睡,乃輕輕一吻。媚娘醒來發現自己手裡握住倫叔的一柱擎天,就溫柔地問他是不是還想要。倫叔說想倒是想,只擔心媚娘受不了,要是這時莎莉也在床就好了。媚娘聽畢,就分開雙腿叫倫叔上馬。倫叔不放心地問她實在是行不行,他不想吃得太急而打破飯碗。媚娘叫他儘管放馬過來,她說她已經不再畏懼倫叔的大傢伙了。既然剛才可以笑納,現在也應該可以應付才對。倫叔見媚娘不但滿有把握,而且信心十足,於是高興地趴到她上面。媚娘也迅速將倫叔的長物對準自己的入口。這一回果然更加順利,可能是媚娘的肉洞裡裝滿了剛才那次肉博之後的精液和淫水,倫叔覺得她的陰道很潤滑。嘗試抽動一下,也覺得沒困難。於是他對媚娘說要開始抽送,如果媚娘抵受不住可以出聲喝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