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媽媽騷姊姊–第二部

發言人︰色情媽咪

第一回 騷姊姊

這是發生在我十五歲這年的事了。

「唉啊,怎麼又穿不下去了!上次才跟媽去百貨公司挑了幾件胸罩而已,怎麼才買不到兩個多月我就又穿不下了呢?」自從升上國三之後,不知怎麼搞的,原本胸圍只有A罩杯的我竟然在這三、四個月之內不停的發育脹大,上次與媽去買的B罩杯已經無法讓我穿上扣住胸罩後的扣子了。

(現在我的胸圍應該有C罩杯了吧?要是乳房再持續這樣脹大下去的話……那不就要脹大到F罩杯了嗎?那可怎麼辦呀?人家現在才十幾歲而已……)想到這裡,我不禁用手撫著早已泛紅的俏臉。

「唉……看這樣子胸罩是戴不上了,只好今天只穿著制服上衣去上課了,還好現在是冬天,制服外面再披一件外套應該就不會被別人發現……」於是我換好制服後便向飯廳走去。

通常我都是吃完早餐後就與弟弟俊生一同前往學校,但是由於弟弟俊生這學期當選班上的班長,需要比較早到學校,所以這學期早上都是我一個人去上學。早餐後,在媽叮嚀出門小心之後,我便一個人出門上課去了。

就在公車站等車時。

「嗨!盈美,早呀!」

「嗨!小敏。耶?你今天起得還蠻早的嘛,竟這麼早就在公車站等車了?」

「哎呀,盈美你就別笑人家了嘛,我可是下定決心,為了半年後的聯考,拚命早早起床要到學校用功耶,所以我以後都要早起不再遲到了的說……」

「是喔……我的大小姐,我看是因為怕遲到被我們黃導師再罰罰站吧!」

「討厭啦你,盈美,幹嘛把人家的真心話給說出來了,不過我再遲到,那個變態的老處女不知道要怎麼樣的來修理我了……」

就像一般學生少女一般,我與同學小敏互相打鬧著。

「哈……公車來了,小敏,我們上車吧!」

剛才與我對話的是我的同學,名叫白小敏,【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是我在學校中最好的死黨兼親密姊妹淘,我倆在學校就像親姊妹一樣,無話不說,幾乎在學校的時間就是跟小敏一起,對彼此都是形影不離。而她是我們鎮上最有錢的人──白萬金的獨生女,表面上看來小敏蠻像是個美麗又有氣質的千金小姐,其實呀,可是在我們班上出了名的小迷糊呢!

自從國中三年級我被分發到升學班與小敏同班,天天都見到她因為遲到而匆匆忙忙的糗樣,所以之前幾乎天天都因為遲到而被班導罰站;小盈與我們班上同學相處時,非常的親切友善,沒有一點有錢人家千金小姐的驕傲氣質,而她為了怕與我們班上的同學有隔閡,因此儘管家中有錢有能力叫人開車戴她上下學,她還是堅持自己搭公車上課。

而小敏口中剛才所說的「老處女」是我們的班導,因為三十多歲還未結婚,因此我們常在私下取笑班導是老處女。在我與小敏打鬧聊著一會後,公車已經開到我們的眼前,接著我就與小敏上了公車。

今天不知怎麼搞的,公車上乘客比往常擁擠,我與小敏上公車後因為擁擠,而被擠在不同的地方,我則是剛好被擠到公車後方的靠窗戶的地方。正當我覺得擁擠悶熱難受的時候,忽然間我感覺到我的臀部被人用手貼住了,我第一個直覺反應就是摸我的人是色狼。

過去在搭公車時,也有過幾次被色狼偷摸臀部的經驗,可是今天貼在我臀部的色狼卻是十分大膽,不像以往那些色狼只敢隔著我的裙子微微的撫摸著,而是明目張膽的隔著我的裙子用力搓捏著臀部。

我感到討厭及 心,想要移動身體到別的地方,卻因為擁擠的人潮卻使得我絲毫動彈不得,而小敏又在離我幾尺之處我也無法像她求救,在這種無法脫身又不想讓別人知道的情況下,所以我只好希望這個不要臉的色狼能趕緊下車,在這之前,我只有強忍被別人在我的肉體上輕薄的恥辱,任由我身後那個無恥的色狼淫猥的搓弄著我的臀部。

可是我卻想錯了,由於我因為女孩子遭人性侵害而不敢聲張的羞恥心,卻姑息養奸,反而給那個無恥的色狼以為我不敢反抗,可以任他魚肉的想法,結果那個色狼愈來愈過份,他竟然更大膽的伸進我的裙內,將手放置我大腿的中央,隔著我的內褲,輕輕的撫弄起我那從未讓任何人接觸摸弄過的幼嫩肉縫。

(啊……不要,不要摸那裡……啊……求求你……)我想要夾緊大腿根,不讓色狼得逞,但是一陣從未有過的舒爽及騷癢感從肉縫處慢慢的擴散至全身,使我的下半身用不上力。

(啊……哦……)就這樣,我的嫩 不停的被無恥的色狼猥褻著,我的幼嫩肉 才被淫猥的撫弄一下,我就已經感到全身無力,俏臉嬌紅,並且發出了微微的愉悅呻吟聲。

那個色狼看我對他的下流行為一直保持沒有什麼激烈的抵抗反應,加上我開始表現出紅暈舒爽的表情,並輕輕的呻吟出聲,更是激起他男人征服女人的野獸慾望,於是他就更是變本加厲,一隻手往上解開我上衣的扭扣,並伸入我的制服上衣內,一把就捉住了我那未戴胸罩且剛成長為33C的豐滿乳房。

(啊……別……別伸進去……我……我沒有穿胸罩呀……)我一發覺色狼的手伸進我的上衣內,不由得羞恥萬分並很是慌張,因為我沒戴胸罩。

「喔……原來沒有戴胸罩……小妞,你還只是個國中生吧!沒想到最近的女孩子發育的這麼好,你的奶奶好大呀,而且這乳房搓揉的觸感,真是柔軟、真是舒服呀,你這個小騷貨不帶胸罩,是不是想要在公車上被男人好好搓捏個夠呀?嘿嘿……」

一聽那個無恥的色狼開口貼在我的耳邊低聲說話,我不禁想回頭看是誰,可是人潮實在是太擁擠了,我無法回頭,只能靠聲音的蒼老及沙啞來判斷,這個無恥的色狼是個中年人。

接著這個色狼愈來愈過份,他撫在我下體的手愈撫弄愈快,有時還摸捏著我的肉縫,而在我上衣內的手也是用力的搓捏著我那未戴胸罩的肥乳,有時還捏弄著我那粉嫩的乳蒂。

漸漸的我愈來愈感到四肢無力、頭腦發暈,一陣陣我從未嘗過的高潮快感不停的從我的肉 處向全身擴散,而且我那陰毛尚未長齊不算茂密的肉 開始從肉內分秘出一股股火熱的汁液,從肉 口處流出,開始慢慢的沾濕了我的內褲,而我那上半身尚在發育的乳房也因強烈的愛撫而漸漸脹大,乳頭逐漸變硬。

到了此時,我無法站立,幾乎是躺靠在我背後那個色狼的懷中,但由於人潮擁擠的關係,加上我站立在公車窗邊,背對著人群,而那個色狼又是緊緊的貼在我身後,因此旁人也無法看出我現在被色狼猥褻性騷擾的困境。

(啊……這……這是什麼感覺呀?好舒服、好快活呀!……不……哦……放開我……不要,我不要這樣……快放開我呀……)潛意識上我很想享受著這從來沒有的愉悅感,但我的理智及道德觀念告訴我不可以讓這種無恥的色狼在我身上為所欲為,於是我想掙脫色狼在我身上的手,卻是全身發軟不聽使喚。

「嘿嘿……小騷貨舒服了嗎?你的肉 已經濕嗒嗒了喔……而且你還發出淫蕩的叫聲喔……是不是想要被男人被干了?……被不相識的男人這樣弄了一下,你就很爽啦?你真是個天生就愛被男人插干的小淫婦……嘿……」

「不……我不是……你快放開我……不然……不然我就要叫了喔……」我強忍著羞恥低聲說著。

想不到那個無恥的色狼一聽,不但不肯停止性騷擾我,反而用力的捏著我的乳房,猛烈地隔著我的內褲搓揉著我那幼嫩肉縫。

「嘿嘿……你叫呀,你叫呀,你這個小騷貨竟然沒戴胸罩,擺明就是要誘惑男人嘛,現在被人發現了,我就把你那沒穿胸罩的那兩顆粉嫩奶子給全公車的人看,看最後誰會丟臉……嘿嘿……」說完,那個色狼竟靠著我的俏臉,用 心黏滑的舌頭向我的臉頰舔了舔。

「嗯……你的臉真是粉滑,小騷貨妹妹你還真香嘛……嘿……」然後就一把掀上我那不算長的校裙,並脫下我的內褲至膝蓋處,接著我就感覺到我那幼嫩的肉縫被一隻粗硬灼熱的東西給頂住,並且不停的摩擦起我的肉 口處,同時那個色狼的兩隻手已經都伸入了我的上衣,用力的搓捏著我的豐乳及乳蒂。

(啊……不要……不要……啊……嗚……)由於無法掙脫色狼的侵犯,加上那從未嘗過的甜密肉體騷癢快感使我心慌,這時我已忍不住羞恥嗚咽微弱的哭泣起來,我的臉上已掛著兩排淚珠。

此時我幾乎是雙手向前提著我的書包勉強站立,而那個色狼卻是從背後抱著幾乎已經半裸的我,一邊用手捏弄著我那兩顆肥嫩的雪白豐乳,一邊用著骯髒不堪的肉棒頂在我的肉 口處,在我夾緊大腿根的中央處不停地穿梭摩蹭著,並且有時那色狼肉棒上的龜頭還差點插進了我那幼嫩的處女肉縫。這個無恥的色狼就在這人潮擁擠的公車上,毫無禁忌不停的玩弄著我那剛發育年輕美好的胴體。

「嘿……舒服了嗎?小騷貨,你的小 很癢了吧……你的騷 也已經好濕了唷,喔……真爽呀……年經的肉 ……喔……小騷貨妹妹……你肉 的陰毛摩擦的我好舒服喔……呀……要不是在公車上不方便……我就一把用我的大肉棒干進你的小騷 ……讓你舒服的哇哇叫……喔……」

(鳴……不要……不要再說了……快……快放開我,你這個無恥……無恥的禽獸……)

在背後用著肉棒摩蹭著我的色狼摩擦的速度愈來愈快,搓捏著我柔嫩乳房的手也愈來愈用力,雖然我心中是一千一百個不願,即使那色狼用力捏得我乳房已隱隱作痛,但是肉體上不停湧出的快感,不知不覺的令我沉醉在那色狼用肉棒摩擦著我的肉縫的綺麗春光景況中。同時,我的肉 也不斷的分秘出滑濕的液體,沾濕了我與那個色狼的性器,而我更感到下體肉縫內的嫩肉正激烈的互相夾縮摩蹭著,使我騷癢得很,此時在我的內心竟然期盼著那個色狼的肉棒能夠就這樣直接狠狠地插進我那幼嫩的肉 內,好像只有如此我才能止癢並獲得滿足。

最後,那個色狼抱著我的腰做了一次猛烈的摩蹭之後,我就感到連續有著一股又一股灼熱的液體射向我裙內的大腿上。

「喔……嘿……真是爽啊……謝謝你啦,不戴胸罩的漂亮小騷貨,下次再碰上你,就要玩真的了喔,我要用我的肉棒狠狠插進你的小 內,讓你爽翻天……然後干死你……嘿……再見羅,小騷貨妹妹……」

那個色狼低聲貼在我耳邊說完這些話,並用那濕黏 心的舌頭再次地舔了舔我臉頰之後,就在下一站下車了,留下一身狼藉不堪、衣衫不整且已淚流滿面的我在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