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亂倫故事—窗

****************

此篇文章內容八成是事實,兩成是筆者幻想創作!

現實生活中,亂倫和威脅是刑事罪行,請網友務必分清幻想世界和現實之分歧。好了,應該是說故事的時間了,文章名字是窗,故事自然和窗有關連,一扇蔽開了的浴室窗戶帶出了這個真實亂倫故事。

****************

(一)

陳子文是一個中學四年級學生,他生於一個小康之家,父親陳彬四十八歲,是一個地盤管工,亦是家中經濟唯一支柱,母親蔡娟四十三歲,屬於一個典型的家庭主婦,每天生活千篇一律,朝早住菜市場購買菜餚預備晚餐之用,下午料理家務,傍晚在廚房中為晚膳忙碌,晚上吃完飯,洗過碗碟後,便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大約晚上十一點左右便沐浴睡覺。

陳子文還有一個妹妹,年齡少他三歲,正在學校唸中一課程,她的名字叫雯雯。由於只是一個十三歲的小妮子,思想性格還非常的單純,平時除了溫習功課外,就最愛看漫畫書和游泳。可能由於自少活潑好動,雯雯身體發育比平常女孩來得早熟,兩年前胸脯已高高隆起,豐滿成熟程度更勝許多成年女性,或者雯雯的身材或多或小受遺傳因子影響,事實上母親蔡娟亦擁有一雙豐腴大乳,只是歲月催人,蔡娟的雙乳現在像洩了氣的氣球一樣,軟軟掛在她的胸前,不復當年之美。

雯雯除了擁有一雙豐腴乳房外,她的樣貌亦屬娟好,湯碗的臉蛋不時流露出少女的稚氣。平時,雯雯最愛和哥哥子文玩耍,兩人經常拿著枕頭互想追打,在追逐過程中,不時大聲嘻笑,母親蔡娟性格溫純,從不阻止孩子的遊戲,但只要一到晚上,父親陳彬回家後,子文和雯雯便會噤若寒蟬。因為陳彬是一個嚴肅的父親,從少管教甚嚴,只要兩人犯了一點小錯,父親的臉色便會變得鐵青,令人不寒而慄。

隨著青春期的來臨,陳子文便非常煩惱,他像一般年青人一樣,開始對女性的胴體感覺興趣,當在街上看見一些衣著較為性感的女孩時,身體便會有一團火在體內焚燒,令他感覺非常難受。每次當子文有這種慾火燃燒感覺時,他都會躲在房中,從褲子中掏出早已興奮膨脹的陽具出來,用手上下快促地套弄,直到陽具低不住磨擦的興奮噴出精液為止,射精時的快感和洩精後那種暢快疲累滋味,令子文瘋狂沉迷於自瀆的行為中。

由於父親管教甚嚴,子文從不敢購買色情雜誌和A片回家欣賞,幸好子文身邊的損友還不少,其中尤以肥明更甚,肥明可算是一個小小色情狂,家中收藏了許多沒馬賽克的性交影片。子文經常在肥明家中觀賞,每次看完回家後,子文便會急不及待關上房門,勞煩自己的手掌來釋放慾念。

不知是否看得淫蕩影片太多,子文想看真實女性胴體的慾望越來越濃烈,但是苦於他「其貌不揚」,身邊還沒有親密異性朋友出現,要實踐這個願望便只能落在和她最好感情的妹妹身上。

看著雯雯從一個瘦小的黃毛丫頭,逐漸發育成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小饅頭似的乳房脫胎成大包包,子文便有一個衝動想一看妹妹飽滿的乳房盧山,尤其每當妹妹穿上校服時,這種慾念就更加熾烈,雯雯的校服是淺藍色的連身旗袍,飽滿的身軀在貼身的校包裹下,玲瓏浮突,呼之欲出。

雯雯和子文仍然樂此不疲的玩著互相用枕頭追打的遊戲,但子文已不熱衷打不打著雯雯,他只是藉著追打中尋找機會觸摸雯雯的身體,當手臂有意無意中觸踫到妹妹的胸脯時,雖然隔著乳罩和衣服,但那種軟綿綿的感覺,已令子文樂上半天,如果不是媽媽在家,子文真想伸進妹妹衣服內摸個痛快。

純潔天真的雯雯當然不知道子文佔她便宜的意圖,只是每次當子文揩踫到她雙乳時,女性的本能讓她有一種不安的感覺。

「哥哥,不玩了,你欺負人。」雯雯粉臉通紅嚷。

「沒有喔,你要打我,我站在這裏讓你用枕頭任打吧!」

「啍,打死你……」雯雯嘟起小咀用力的揮動枕頭拍打子文。

「痛喔……妹妹,饒命,哥哥投降唷……」子文假裝可憐兮兮求饒。

看見哥哥被自己打得求饒的樣子,雯雯忍不住嗤嗤的笑了出來,渾忘了剛才被觸踫胸部那種不安的感覺。

「不要玩了,等會兒爸爸回來見了準要罵你們,雯雯,來幫媽媽摘了這一堆荷蘭豆的根子,今晚有你們最喜愛吃的荷蘭豆炒牛肉。」蔡娟手拿著一包荷蘭豆從廚房出來道。

「好哇!我最喜歡吃荷蘭豆,媽媽你真好。」雯雯開心嚷。

****************

自從中午觸踫了妹妹豐腴的乳房後,那種快美感覺令子文戀戀不捨,初次接觸女孩子禁地那種刺激,令子文晚上自瀆了三次,平時每當洩精後,子文總會沉沉睡去,但今天晚上情況特別不同。雖然前後已洩精三次,但身體卻毫無倦意,慾念仍然充斥著身體每一細胞,對妹妹身體的好奇慾望燃燒至沸點。

子文知道雯雯有一個習慣,就是平常人都會在晚上沐浴,但雯雯最愛在早上起床後沐浴,由於雯雯喜歡空氣流通,所以浴室的窗戶只是半閉,浴室隔壁是廚房,只要他坐在廚房的窗台上,將身子鑽出窗外,便會從半閉的窗子縫隙空間,完全看見浴室的情況。

偷窺這個念頭其實很早前已在子文腦海浮現過,但因為當中涉及一些潛在危險,所以子文一直沒膽嘗試,首先早上父親雖然已離家上班,但媽媽還留在家,只要媽媽進入廚房,便會發現他的獸行,後果非常嚴重。還有,雖然他居住的大廈對面沒有建築物,但距離二百米處還是有兩幢大樓,雖然相距很遠,但還是有被大樓居民看見的風險。

但只要他甘冒這一個險,他便可以盡覽浴室內的情況,妹妹在浴室沐浴時必然一絲不掛,期待已久的妹妹胴體,將會讓他一覽無遺。那雙令他著迷的乳房究竟是何等豐滿?乳暈和乳頭的形狀是何等模樣?顏色是不是粉紅色?還有雙腿之間的三角地帶是什麼風光,萋萋芳草?寸草不生?還是亂草叢生?還有裂縫下的小屄!

慾念和理智不停在子文腦中交纏著……

(二)

經過了一整夜的思想鬥爭,慾念戰勝了理智,當晨曦的陽光透過窗戶照進床前,子文的心跳不期然加快起來。

他將房門悄悄推開了一線,透過縫隙望出廳外監視。如平日一樣,【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父親是第一個起床的人,他漱洗過後,便拿起公事包離家外出。聽見大門關上的聲音,子文的心更加咚咚咚的跳個不停,確定父親離開後,他連忙走至浴室,將緊閉的鋁窗打開了一半,然後返回自己的睡房,忐忑的等待雯雯起床。

「媽媽千萬不要起床唷!」子文心裏暗暗祈禱。

等待的時間總是像龜爬行般慢,子文盼了許久才看見帶著惺忪睡眼的妹妹從睡房出來。待見雯雯進入浴室後,子文迅速走出廳外,他先住父母的睡房門前,將耳朵緊貼在房門凝聽。

「真好,媽媽還在睡覺!」沒聽見任何聲音,子文心內大喜,他心情緊張地跑進廚房,躡手躡腳坐上窗台上,濃濃的犯罪興奮感覺令子文忘掉恐懼,他深呼吸了一下後,便將半個身軀越出廚房窗外,偷窺隔鄰浴室情況,由於浴室窗戶半閉,子文完全看得見浴室內的一切。

雯雯正在將牙膏醮在牙刷上,準備漱口,子文看見正本戲還未上映,連忙將身體縮回窗內,神經質地向後望著廚房門口,心恐媽媽突然出現。

良久沒有任何動靜,子文心焦地再次將半個身體越出窗外,他看見妹妹已經漱口完畢,正在戴上透明碎花浴帽在頭上,子文喉部不自覺顫動起來,頻頻吞嚥唾液。當戴上浴帽後,雯雯雙手握著米黃色小丸子圖案睡袍下襬,迅速地將睡袍向上掀起,當連身睡袍脫離雯雯身軀後,子文的心臟像失控般劇烈跳動著,他貪婪的目光凝固在妹妹半裸的身體上,只見雯雯一雙豐滿乳房被白色乳罩承托著,一道深深乳溝誘惑迷人,隨著雯雯解開背後的乳罩扣子,一對飽滿富彈力的乳房暴露在空氣中,兩粒淺粉紅色的乳頭傲立在乳房中央。

雯雯並沒察覺正被自己的哥哥偷窺出浴,他如往常般將淺藍色內衭脫掉,一絲不掛地拿起花灑沐浴,涼快的水柱噴在身體的感覺非常恣意,雯雯精神抖擻,殘餘的睡意洗卻一空,這是雯雯喜歡早上浴沐的最大原因。

看見了~~終於看見了~~妹妹的裸體真漂亮,真迷人,子文目不轉晴地瞪著妹妹裸露的身軀。天!十三歲的小女孩怎會長有一雙如此成熟的乳房,子文看過不少日本A片,許多知名女優的乳房亦沒有妹妹的豐滿,記憶中麻生早苗雙乳的型狀大小和妹妹差不多,但妹妹還是傲立迎風,比起早苗的微軟欲墜,真有天壤之別。

當看見雯雯兩腿之間飽滿的處女地時,子文恨不得從短衭內搊出早已充血膨漲的陽具出來,痛快地打手槍發洩熊熊慾火。雯雯的陰阜非常飽滿多肉,早熟的妹妹下體已長出一小撮的陰毛,柔順地鋪在陰戶之上,當看見花灑的水順著妹妹陰毛流落地下時,子文的心臟差點兒負荷不了。

慾火正熊熊的在子文體內焚燒,他忘形地享受著偷窺妹妹身體的興奮,已渾忘了可能被人發現罪行的危險!子文完全不知道,在距離他家遠處的大樓某單位內,有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正拿著一個四十五倍的望遠鏡看著他……

(三)

劉銘是一個好色男人,他的職業是人民入境事處職員,負責檢查從內地回港旅客行李,因工作利便,每當他下班時,便會順道往內地尋歡作樂,深圳許多髮廊和夜總會他都是熟客,但上得山多終遇虎,有一次他在髮廊內和一個四川妹子親熱時,恰巧踫上公安檢查,結果給逮捕,除了被判罰一萬塊錢人民幣外,還被判處監禁七天。

在派出所坐牢出來後,劉銘的生活便產生了巨大的轉變,和他相依十多載的妻子,不能忍受他在外拈花惹草的事實,毅然和他離婚,由於他尋歡被捕,嚴重違反了公務員之行為守則,結果被人民入境事務處革職。

面對感情和事業的重大挫敗,四十三歲的劉銘險些兒崩潰下來,他變賣了早年和妻子聯名購買的房屋,獨自一人租住了一間套房生活。

這間套房面積很少,擺下了一張單人床後已沒剩餘多少活動空間,但劉銘喜歡這間房子有窗,至少將窗戶打開,還可呼吸到新鮮的空氣。

失去了工作,劉銘只靠賣屋錢維持生活,他已經不能像以前般風花雪月,流連銷金窩,但好色貪淫性格還在,他只好偶爾住售賣舊書攤檔,購買一些過期色情雜誌觀賞洩慾。

一個炎熱的夏夜,氣溫實在太酷熱了,劉銘雖然將窗戶全打開,但還是給熱得進不了睡鄉,他行到窗前透涼,雙眼無聊地望出窗外,竟然給他看到了在遠處沐浴中的蔡娟。

由於居住大廈對面沒有任何建築物,蔡娟和雯雯一樣從沒想過會給人偷窺,為了空氣流通,她們沐浴時都喜歡將浴室窗戶輕微蔽開。

由於距離實在太遠,劉銘只能看到一個赤裸的軀體在浴室活動,至於樣貌、身材,是男抑或是女,劉銘根本不能看得真,他雙眼睜得大大,好想分辨究竟是男還是女。

「是女的喔!」劉銘凝神注視了許久,終於給他憑蔡娟的長髮確定性別,一團慾火隨即從丹田湧往大腦,褲襠內的雞巴迅即充血翹起,偷窺的感官刺激讓他獲得久違了的性興奮。

雖然根本沒法瞧得清清楚楚,但劉銘的大腦已自行構想了一幕幕裸女出浴的圖像出來,他伸手進短褲內,自行用手上下套弄興奮勃起的陽具,受到大腦的性幻想和自瀆的召集,精子紛紛住輸精管中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