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亂倫故事—窗(續篇)

(一)

夜濛濛,星兒稀,天上月兒怕見人間亂倫事,羞澀匿藏雲霧中。在這個星渺月缺的深夜,子文緊緊地摟著肌膚勝雪的妹妹躺臥床上,雯雯仍在斷斷續續抽泣著。

隨著慾念發洩過後,罪疚和恐懼感驀然湧至全身,子文的心情由剛才亢奮高漲至頂點急促向下滑,心房彷彿被一塊重鉛繫纏著極之沉重,雖然得償大慾,徹底滿足感官刺激,但雯雯畢竟是自己的親妹妹,剛才操了雯雯的穴便是犯下亂倫罪行,假若給揭發定會身陷囹圄,如果事情讓父親知道,後果更是不堪設想……

他望向妹妹被自己蹂躪後的下體,只見適才被陽具強行撐開的屄口,隨著屌屌抽離後,已回復平時小孔模樣,混和了處女血的精液緩緩從小孔倒流而出,遺在床單上,這些污物就如一個肺結核病人吐出的血痰同等模樣,而兩片陰唇經抽插後,明顯腫脹起來。

「還痛嗎?」子文輕撫妹妹滑不溜手的背部,柔聲問。

「痛喔!鳴……真的很痛耶,鳴,哥哥,你欺負雯雯,鳴……雯雯很驚、很怕。」雯雯像一隻受了傷的羔羊,嬌弱無助瑟縮在子文懷內。

「沒事的,待過幾天便不會痛了,雯雯,你真漂亮,你剛才讓我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快樂,哥哥很感謝你耶。」子文知道雯雯性格善良,喜歡聽讚美的說話,遂以甜言蜜語哄她。

「真的?哥,你笑人!」女孩子聽見人家稱讚自己美麗時,通常都會有一種飄飄然的喜悅感覺,溫純可愛的雯雯亦不例外,她聽完子文讚美的說話後,悲愴情緒平復了許多。

「哥哥沒有欺騙雯雯唷,假如哥哥有說半句謊言,我便變成天線低低B,好不好?」

「嘻嘻,哥哥是低低B!」想到子文嘴歪了,手腳痙攣的弱智樣子,雯雯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

逗得妹妹破涕為笑,子文沉重的心情稍為紓緩,他千叮萬囑道:「妹妹,剛才發生的事情,你千萬不要向任何人提起,更絕對不能讓爸爸媽媽知道。」

「你不向爸媽提及化粧品公司的事,我便不和任何人說。」雯雯點了點頭,柔聲道。

「這是我們兩個的秘密,我們勾手指承諾要守秘耶。」子文尾指和雯雯尾指勾了一下。

「勾了手指,哥哥可不能撒賴耶。」雯雯嘟起小嘴道。

「雯雯守秘密,哥哥自然會守秘密,快兩點了,你回自己的房間睡吧,不然給媽媽發現便糟糕了。」雖然捨不得軟肉溫香的妹妹肉體,但為了安全起見,子文還是不敢擁著妹妹共渡一宵。

雯雯從床角撿回睡袍,默默從新穿上……

目送雯雯蹣跚地離開,子文帶著半憂半喜心情朦朧睡著了。

************************

翌晨,蔡娟如住常一般,兒子和女兒上學後不久,她便起床料理家務,照顧四口子的家,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許多瑣碎事情要她勞心,柴、米、油、鹽等不在話下,甚至子文穿的內褲、雯雯用的衛生巾、和丈夫親熱時必備的避孕袋都在她照顧範圍之內。

雖然家庭主婦的工作千篇一律,每天如常,但蔡娟不單沒有沉悶感覺,反有甘之如飴的滋味,看見子文和雯雯在自己照顧下健康成長,這種滿足感覺又豈有任何工作能夠給予。

忙了大半個上午,蔡娟總算將家中的雜物執拾妥當,【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她看一看掛在牆上的壁鐘,還剩十多分鐘便十一時正,可要趕住菜市場購買菜餚,不然再晚一點便購買不到新鮮貨品了。

挽著購物袋匆匆離家,甫踏出大廈門口,一個身裁健碩,頭髮半禿的中年男子趨前走向她。

「太太,等了你好久耶,我想和你做一宗買賣,嘿嘿。」劉銘淫邪目光恣無忌憚停留在蔡娟飽滿的胸脯上。

被這男子不懷好意注視,蔡娟心房不禁打了一個兀突,她不發一言回應,便朝相反方向急步離開。

劉銘一個箭步擋在蔡娟面前,恐嚇道:「如果你想你的寶貝兒子坐牢,女兒關禁在女童院,你便盡管離去吧,嘿……」

「你怎會知道我有一對兒女?」隱隱感覺一絲不祥徵兆,雖然對臉前的男子極度煩厭,但在母性驅使下,蔡娟不禁開口詢問。

劉銘從褲袋中搊出一盒V-8錄影帶出來,厲聲道:「你的禽獸兒子昨晚操了親妹妹的屄,犯了亂倫大罪,嘿,幸好老天有眼,讓老子將這亂倫一幕拍攝下來,如果我將這盒影帶交給執法人員,後果會是怎樣,嘿,你自己想一想。」

「不會的,子文和雯雯還是孩子,他們絕對不會如你所說……你騙人!」乍聽此唬人說話,蔡娟本能反應是不相信,不接受。

「是不是事實,你問一問你的兒女便一清二楚,不過我想你要在拘留所問他們了,嘿嘿。」劉銘將錄映帶放回褲袋內,冷笑數聲後便假裝離去。

積累了十數年當海關檢查員的經驗,劉銘掌握了許多人性的心態,例如一個攜帶違禁品入境的犯罪者,不管他多麼老煉精幹,但由於作賊心虛,眼神和動作總有一點不自然表現,這些行為反應純因心怯而成,正所謂「心有所怯,杯弓蛇影」,基於犯事的人總有一個虛怯心魔,只要抓住一點他們犯罪的資料,便能乘虛而入。

其實劉銘並沒有拍下子文和雯雯亂倫的情況,他根本沒有攝錄機,該盒錄影帶只是剛購買回來的空白帶而矣!

「先生,先生,請留步,萬事可商量……」蔡娟焦慮傍偟道。

劉銘知道蔡娟一定會叫他回頭,欲擒先縱,關乎兒女前途之事,身為母親又豈會坐視不理。

「嘿,嘿,開始有點兒相信我的說話吧。」劉銘像一個勝利者,恣意欣賞蔡娟傍偟失措的神情。

「我要待他們回來問清楚,先生,假如是真的,請你給一個機會孩子……」雖然蔡娟絕不相信子文和雯雯會做出亂倫獸行,但這廝卻煞有其事描述,令她深感不安,母親的天職就是保護幼雛,不想自己的兒女受到任何傷害。

「好,我現在就和你回家,等他們放學回來,你儘管問個明明白白,嘿……他們還這麼年青,我當然會給一個改過機會他們,但機會是自己爭取的,前面的路是一條生路還是死路,就要看看做娘的懂不懂得為兒女選擇了。」劉銘一臉輕挑,語帶要脅。

眼前中年漢神情越得意,蔡娟的心就越下沉,看著他有持無恐,胸有成竹的模樣,蔡娟相信自己兒女沒有犯錯的信心漸漸動搖起來。

「你上……我的家……似乎不……太……好……」和陌生人共處一室,始終是一件極度危險的事情,蔡娟呿嚅道。

「嘿嘿!沒相干,反正你兒女坐牢都不關我的事。」劉銘說完便欲離去。

「先生,請莫離開,我和你在家中等候吧。」顧不了危險,蔡娟惶恐地接受了劉銘在自己家中等待的要求。

劉銘尾隨蔡娟登上樓梯,望著前面的豐臀晃來晃去,褲襠內的陽物已硬梆梆的翹起來……

(二)

天涼好個秋,初秋的天氣儼如一個懷春少女心情,飄忽不定,朝早仍秋風瑟瑟,涼意泌人,下午則艷陽高熾,溫暖的陽光為人間灑下了遍地金箔作點綴,好不迷人。

子文和雯雯並肩坐在公園一隅喁喁細語,經過昨晚親密接觸後,兩人心情都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心坎深處隱隱有一絲男女之情融雜在兄妹感情當中。

「哥哥,我會不會有孩子?」雯雯低垂頭子,兩手無意識地搓揉校服裙角。

「不會吧……只要不是在排卵期便沒事了。」子文輕擁著妹妹纖腰,雯雯放輕身子依偎在哥哥懷內。

「什麼是排卵期喔?」對男女情事一知半解的雯雯,疑惑問。

「排卵期就是……」子文的性知識大多從色情雜誌上閱讀得來,但每次的注意力總是放在裸女圖片上,文字只是偶爾在打完手槍後才無聊翻閱,他竭力在腦海搜索,什麼是排卵期始終記不起,反而給他記起什麼是安全期。

「前四後四是安全期喔,只要在月經來之前四天,直至經期完了後四天,都不會有孩子,哎唷!雯雯你知不知道什麼叫月經,你來過月經沒有?」

雯雯粉臉腓紅,嬌羞嚷:「呸,哥哥,你壞死了,你取笑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