鷺江戀

鷺江戀 之一

九五初秋

輿台灣一水之隔的廈門市,的確是一個風景別緻的江南沿海城市,這裡有許許多多的遊覽勝地。但是關仁第一次來到這裡,卻沒有到處去遊玩。他來這裡的目的,是受香港商人劉武駿的太太所委託,為她查察丈夫是不是在內地有了外遇。

這時的武駿,並不知她那香港富豪之女的老婆,已經重金聘請私家偵探來她家族在大陸設廠的城市調查他的行為。此刻正在他的秘書靜虹的居所,盡情地享受著活色生香的人生樂趣。這是個新入伙的高層大廈裡的一個單位,除了不久之前落成的酒店遙遙相對,周圍都是三四層高的舊樓。所以倆人放心地在燈火通明的睡房裡,肆無忌憚地赤裸裸抱在一起,甚至連窗簾都沒有拉上。

換成平時,也的確沒有人可以看見這香艷的場面。然而偵探技術精湛,而且擁有先進攝影設備的關仁卻可以從遙遠的酒店窗口,把床上翻滾著的一對肉蟲顯示在酒店的電視機的螢光幕。並且錄影和拍懾下來。

關仁靜靜地操縱著遠距離攝影機,同時也欣賞著一個個精彩的鏡鏡頭。這是他特殊行業的額外樂趣。雖然有時也會遇上不堪入目的,但是這時的女主角靜虹才二十歲,是個絕對養眼的嬌娃。

在靜虹尚未寬衣解帶時,關仁已經覺得這位女子清麗脫俗。不僅容貌甜美,而且身材標青。脫光衣服後的靜虹更是曲線玲瓏,身段勻稱。那堅挺的雙乳,細白的藕臂及修長的嫩腿,配以嬌小玲瓏纖手肉腳,簡直是十全十美的組合。

可是,還來不及仔細觀賞,這美麗的胴體已經坐在床沿向後仰躺,把一對雪白的玉腿高高舉起,讓一個男人握住她的腳踝,把硬直的陽具塞入她毛茸茸的陰道裡。緊接著的就是一場雙人秘戲。那男人背向著窗口,只能見到他寬闊的肩膊遮住了女人的大部份身體。但是靜虹臉部的表情清晰可見。在武駿的男根輕扣玉門而入,她雙眉微皺。但是當男人的肉莖在她身體裡進出時,則流露著詳和充實的笑容。這種床上的風格,是關仁最為欣賞的。他尚未成家立室。由於職業的方便,時常可以看見偷情男女的肉博場面。往往見到女性的表現就像現在的靜虹。她的神態完全不像關仁偶然和夜總會的小姐上床時所見那種嬌柔造作的表情。而是一種正在享受男人的性器官和她肉體交合的興奮和快感。關仁從未有過和女子這樣做愛的經歷。他非常羨慕那個男人,覺得他實在有充份的理由背叛香港那個傲慢無禮的闊小姐。

那個顧請關仁的女人,在和他洽談的時候,傲漫的神氣就已經很令人反感了,如果不是看在報酬豐厚的份上,關仁根本不想受理這件事。

現在,關仁已經忘記了他正在工作。他完全被靜虹性交時的美態所吸引。透過電視螢光幕,關仁看到靜虹的俏臉上春意盎然。她媚目如絲,時而將她白嫩的手兒輕輕撫摸著武駿的胸肌。她的粉腿高高地舉起,腳踝上還帶著一條金腳鏈,使她一對白晰細嫩的腳丫看起來更加性感迷人。

武駿不停地扭腰擺臀,落力地把粗硬的肉莖往靜虹的陰戶狂抽猛插。然而沒多少時間,他臀部的肌肉劇烈地顫動著。看來正往靜虹的陰道裡輸入精液。而這時靜虹的四肢也像八爪魚似的緊緊將武駿環抱。

良久,武駿的肉體才和靜虹分開來,倆人並頭地躺著休息。本來關仁已經是功德完滿,可以收拾器材了。可是窗裡的燈光仍未熄滅,這時更加可以清楚地看到靜虹赤裸的嬌軀。所以關仁反而細心地調較鏡頭的放大倍數,把焦點集中在她一絲不掛的肉體上掃描。首先當然是看看她那個剛被男人的肉莖抽送過的陰戶。靜虹的陰毛稀疏,飽滿的大陰唇由於剛受過男人恥部的巾撞,顯得有點兒紅潤。小陰唇稍微凸出,遮蔽著陰道的入口。隨著她的大腿動了一動,她那盛滿精液的小肉洞隱約一露,可是又迅速讓閉合的陰唇遮蔽。關仁慢慢把鏡頭順著靜虹的大腿往下掃瞄,只見渾圓的粉腿白裡泛紅。勻稱得來仿如白玉的雕塑。兩隻玲瓏的肉腳更是晶瑩可愛,假如是實物擺在眼前,關仁一定會忍不住伸手去握住把玩。

這時,靜虹的腳兒忽然縮走。原來她起身下床,蓮步姍姍地走出房門。關仁仍然不肯關機,他期待著美人再回房間。

過了一會兒,靜虹果然又出現了。手裡還拿著一條熱氣騰騰的濕毛巾。她細心地替武駿揩抹了下體,然後把毛巾放到床頭櫃上。接著躺在他懷裡,把他軟下來的肉莖含入她的櫻桃小嘴裡吮吸起來。

在大特寫鏡頭裡,靜虹口交的技術很了得。她一會兒把肉莖整條含進小嘴,一會兒又吐出來用唇舌舔舐。眼見武駿的陽具又漸漸地硬起來,估計他又將和靜虹梅開二度。關仁把鏡頭放大倍數縮小,等著看全景。可是靜虹仍然津津有味地吸吮著粗硬的肉莖。又見她昂著雪白的粉臀對正著窗口。便又來過近鏡,從靜虹的背後欣賞她的陰部。靜虹剛才離開時,可能沖洗過,所以她的陰戶看來很潔淨。關仁又把鏡頭移向她的腳兒,正欣賞著靜虹粉紅的腳底,肥圓的腳後跟,還又那帶著那金光閃閃腳鏈的小腿。靜虹忽然移動了,她蹲在武駿的上面,扶著硬直的肉棒,把陰戶湊過去,套上他的龜頭。然後把白嫩的粉臀上下活動,使武駿的肉莖在她肉體裡出出入入。

在高倍數的鏡頭下,性器官交合的情形清晰地顯示在螢光幕上。靜虹套入時,雪白的大陰唇被武駿的硬物頂得向裡凹進去。當肉莖向外退出時,又把陰道裡的嫩肉帶出向外翻。套弄過一會兒,靜虹可能有些累了,就躺下來,依偎武駿的身邊。

房間裡的燈光熄了。因為關仁使用的是夜視鏡頭,螢光幕上仍然有影像顯出,只是由彩色變成了黑白,同時也比較模糊。可以看得見靜虹的手兒輕輕握住武駿的陽具,甜蜜地睡在他的臂彎裡。

關仁把器材拆卸收拾好,時間已經十一點了。他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這次來廈門的目的已經順利達到了,但是剛才看到男歡女愛的場面使他心情不能平靜下來。

如果在香港,他會去夜店消遣一下,順便找一個女人發洩身體的慾念。但是這裡人地生疏,關仁思來想去,不知如何是好。實在太悶了,最後還是決定下樓去走走。

關仁在樓下的咖啡廳找了個位置坐下來,沒多久,有一位剪著短髮,穿著漂亮的連衣裙的年青姑娘走過來對他說道︰「先生,請我喝杯咖啡好不好呢?」

關仁見到對方是一個青春玉女,想都沒有想甚麼就點了點頭說道︰「可以的,你想要點甚麼東西呢?我叫服務員過來,你直接對他說。」

「謝謝你!我只要一杯咖啡。我名叫彩妮,你是從香港來的吧!怎麼稱呼你呢?」

「我姓關,你叫我阿仁就行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服務員很快就把咖啡送來了,彩妮淡淡地喝了一口說道︰「關先生很豪爽,在香港做甚麼生意的呢?」

關仁回答道︰「談不上甚麼生意,小姐你又是做那一行呢?」

「我呀!」彩妮笑著說道︰「做不正經的生意,你聽了很失望吧!」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你可以說清楚一點兒嗎?」關仁雖然知道她指甚麼,還是故意的發問。

「很簡單嘛!我是出賣自己的女郎,假如你對我有興趣,就可以買我一個晚上。」

「我很喜歡你呀!為甚麼說我會失望呢?」

「你喜歡我就好了,我真怕把話說出來,你會趕我走哩!不過我還想問清楚你,到底你今晚要不要我呢?我想要三百,陪你到明天早上,只要你不打我罵我,一切由你處置,一定讓你滿意。」彩妮說著,用期待的眼光望著關仁。

關仁笑著說道︰「我很滿意你坦白的個性,你點些東西吃吧!然後我們上樓去。」

「我肚子不餓,現在就走吧!」

關仁付了帳單,就帶著彩妮乘搭電梯上樓。電梯裡只有他和彩妮。關仁拉起她的手兒,想不到彩妮卻牽著他的手摸她的胸部。關仁接觸到豐滿的軟肉,但是他立即機警地想到可能電梯裡可能有閉路電視。於是他把高大的身型貼緊了彩妮。

進房以後,彩妮笑著說道︰「讓我先沖洗一下,好嗎?」

關仁點了點頭,彩妮立即在他面前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接一件地脫下來,彩妮的容貌平凡,但是體格非常不錯,除了雙乳碩大,臀部也發達。一身古銅色的肌膚散發著健美的渭力。最難得的是她坦白的個性,她一派天真活潑。想做甚麼就做甚麼。沒有嬌柔造作,也不惺惺作態。

關仁笑著說道︰「我也要沖洗一下。一起來,好不好呢?」

「好哇!我來幫你脫衣服。」彩妮說著,就幫關仁寬衣解帶。

倆人解除了一切束縛,雙雙進入浴室。彩妮說道︰「我先洗一洗,然後幫你洗。」

彩妮沖洗的時候,關仁的雙手在她身體上到處撫摸。覺得她的肌肉很結實,就問她道︰「你的體格很好,是不是很喜歡運動呢?」

「是啊!我特別喜歡游泳,現在大學正放暑假,所以我白天多數都在沙灘上,晚上才來這裡賺點錢。我們有幾個同一個系的同學在這裡活動。平時每次可以賺兩百,過夜三百,我比較喜歡過夜,因為這裡有冷氣。」彩妮在說話的時候,仔細地洗擦著她的陰戶。她的陰毛很濃密,手掌摩擦時發出沙沙的聲響。彩妮還把手指伸入陰道,用花灑向裡面噴水。沖洗的時候,還抬起頭來對關仁說道︰「等一會兒,這裡要讓你享受的,所以要洗得特別乾淨。」

關仁見彩妮實在很惹人喜歡,就說道︰「我們現在就來一場水戰,好不好呢?」

彩妮笑著說道︰「好哇!我還沒有試過這樣玩哩!你想用甚麼姿勢呢?」

關仁坐在浴缸邊沿,然後讓彩妮騎在他的大腿上。彩妮乖巧地把毛茸茸陰戶向他的肉莖湊過去,讓龜頭慢慢擠進她的陰道。這時的關仁,覺得他的陰莖已經慢慢進入一個狹窄而溫軟的空間。除了覺得無比舒適,他還感受到彩妮的陰道裡傳來陣陣的顫抖。

「阿仁,舒服嗎?」彩妮在關仁的耳邊輕柔地發問。

「很好,你的身體太美妙了!」

「你的也很棒,我被你漲得滿滿的哩!」彩妮把豐滿的乳房貼著關仁的胸部,用她的乳尖拂掃他的胸肌。

「哇!三溫暖!真好享受!」關仁情不自禁地稱讚。

「甚麼是三溫暖呢?」

「下面一點,上面兩點,總共三個地方接觸嘛!」

「原來是這樣!其實我的陰道被你插進來也是很舒服哩!」彩妮把陰道接二連三地收縮著,使關仁插在裡面的肉莖覺得很有動感。他享受著龜頭和陰道腔肉觸磨的快感。嘴裡問道︰「怎麼個舒服法呢?可以形容出來嗎?」

「除了覺得很充實,其他的我就找不出甚麼言詞來表達了,這是我第六次和男人性交。你的陽具好像比其他男人大一點兒。」

「你的第一次是怎樣的呢?可以說出來嗎?」

「我都不知道怎麼說好,高中的時候我有一位男朋友,有一次他向我求愛,我覺得他人還不錯,就答應他了。接著他想和我性交,我一來好奇,二來認為遲早也是要給他的,於是就和他做了。他插入的時候很順利,完了之後我也沒有落紅。他認為我欺騙他一定是曾經和其他男人有過肉體關係。就疏遠我了。其實我真的是第一次,但是不知道為甚麼沒有落紅?」

「你喜歡運動,可能在運動的時候弄破處女膜了。」

「大概是這樣吧!不管他了。我想我反正已經不是處女了,就跟系裡要好的朋友利用暑假的機會偷偷來這裡賺些外快。才來過兩次,前天一次,今天一次。」

「那麼你剛才所說的六次又是怎麼一回事呢?」關仁奇怪地發問。

「幾天前我接過兩個客人,留我過夜的男人干了我三次。因為來月經,直到今天我才可以再接客。可是今晚我等了一個晚上,並沒有見到合適的。除非港客,否則我們寧可不做。剛要回去時,就遇上你了,所以現在我是第六次和男人做愛,不過除了我男朋友,你是第三個進入我肉體的男人哩!」

「可以把你和其他那兩個男人做愛的經過講出來嗎?」

「可以的,第一個很簡單,一進他的房間,我就脫光衣服讓他幹。他也很急,不到五分鐘就出了,比我那個男朋友還快。我下樓時在電梯裡遇到另一個男人,我稍微露骨的一句話,他就明白了。他帶我到他的房間,先要我沖洗一下,然後就和我在床上幹起來。頭一次,我還沒有興奮起來,他就出精了。但是他很快又硬起來,接著他讓我跪在沙發上,他從我背後插入。這次他弄了好久,我的腿都酸麻了,他才射精。他好像很累地睡著了。可是第二天早晨,他又龍精虎猛地在我的身體裡射出一次。不過她們的陰莖都沒有你那麼大,看你現在,把我下面塞得緊緊的,不知能不能拔出來哩!」

「不能拔出來,就讓它在你陰道裡射精。一出精就會軟下來呀!」

「你們男人的東西真有趣,我要是男人就好了,可以試試進攻的滋味。」

「你現在也可以進攻呀!你現在不是在上面嗎?」

「我進攻有甚麼用呢?來來回回還不是讓你侵入在我的肉體。」

「你一活動,就有可能使男人的陰莖射精而軟小,你不就贏了嗎?」

「好!我現在就套弄你,弄到你軟下來!」彩妮說話時隨即扭腰擺臀,讓關仁粗硬的肉莖在她陰道裡微微進出。彩妮的陰道本來非常緊窄,但是因為她興奮而分泌了大量的陰水,這時也比較潤滑了。兩個乳房在關仁雙手搓揉之下變軟了,奶頭卻變硬了。這些幀像證明彩妮在主動的過程中自己也動情了。

關仁的雙目欣賞著彩妮的媚態,雙手觸摸著她的身體,敏感的龜頭深入她的肉體。從各個感官紛紛傳來令人興奮的電波。在彩妮努力的催谷之下,關仁終於射精了,在他的精液噴向彩妮的子宮時,彩妮的小嘴張開,發出「啊!……啊!」的叫聲。

沖洗之後,倆人回到房間裡。關仁摟著彩妮躺在床上休息,彩妮的手兒握住他軟了的肉莖,親切地問︰「你剛才好勁呀!現在累不累呢?」

關仁撫摸著她的雙乳,笑著說道︰「不累,有你這麼好玩的小姐,怎會累呀!」

「你好像對女人的乳房很有興趣,從開始到現在都老是摸捏著不放。」

「你的乳房太漂亮,惹人愛不釋手嘛!」

「只要你喜歡,就儘管摸我吧!酒店的閉路電視有比較特別的節目,你有開出來看過嗎?」彩妮嫵媚地望著關仁說道。

「沒有呀!是甚麼特別節目呢?你開出來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