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情萬種

盼望著,東風來了,春天的腳步也近了。

正當冬去春來之時,熟透了的王美芳隨著季節的開始,也步入了風狂雨浪的季節。

美芳還是個純潔的少女,十八九歲,有著一付迷人的身材,蘋果似的面孔,看起來不高不矮,誘人的聲音再加上那股媚態,曾經也有很多男人為她而迷倒。

在家裡,美芳很孤獨,家中的一位女傭人林千惠,是一個二十五歲的女人,又是曾經訂過婚的少女,在美芳的家,她和千惠是最好的。

每當美芳有各種問題,她總是找千惠一塊兒研究解決問題的。

天氣雖然有點不正常,可是美芳最近也有點不正常。

趙正明是美芳的大表哥,二十六七歲,也是一個儀表很帥的男人。

千惠自從來到王家以後,因為人聰明又加上活潑美麗,正明早就有意把她弄到手,所以時時刻刻都在討好千惠。

千惠早已明白正明的意思了,因為剛來不久一切尚未習慣,經過了一段日子熟悉了人事及環境,千惠對他也有點意思了。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正明在客廳裡,千惠在一旁坐著看報。

正明說:「林千惠小姐,我要是一天看不到妳我就難過死了。」

千惠笑道:「別講得那麼嚴重好嗎? 是真心話還是違心論?」

正明說:「我講的完全是真心話。」

「你們男人的嘴最甜了。」

「你來吃一口試試我的嘴甜是不甜。」

千惠紅著臉說:「死人,你怎麼這樣? 誰要吃你的嘴? 」

正明也笑道:「妳不願意吃我的,那我吃妳的。」

「你少來,厚臉皮,小心你表妹回來看見了。」

「她回來最好,兩個人一起吃。」

「你吻過小姐是嗎? 」

「妳給我吻一下,再告訴妳。」

「算了,我不要知道也不要給你吻。」

正明一把抱住她,她先是推幾下,推不倒便倒在他懷裡了。

正明先是在千惠的臉上額上親吻著,千惠半推半就的讓正明吻,千惠的心裡一陣陣的舒服。忽然正明吻到她的唇上了,千惠正想避開但被他抱得緊緊的。

吻了很久,千惠才把舌尖送進正明的嘴裡,輕輕的吸吮著,正明把千惠吻得差一點喘不過氣來。

這時,千惠已經被正明吻得暈迷了。

正明的手在千惠的身上上下游動著,撫摸著千惠的乳房,千惠故意把胸脯挺了起來。

正明知道她現在很需要了,順著千惠的玉腿往上摸,摸得小腹下面一片濕濕的。

正明的手就向千惠的三角褲裡伸去。

千惠一把把正明的手按住了道:「不要摸,裡面好多水,會弄到你手上。」

正明也急了就向千惠道:「我們到妳的房裡去好嗎? 」

【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千惠道:「不行,晚上再來。」

於是正明把千惠抱住又吻又摸,把她摸得混身癢麻麻的,正明就拉著她的手摸自己的陽具。

千惠的手剛一碰到他的陽具,那根東西就翹起來了。

千惠隔著褲子,在上面摸了一摸,又捏了一把。

正明把陽具由褲子裡掏了出來。

千惠低頭一看臉也紅了。

紅嫩的大龜頭,圓圓的,頂端一個肉孔。

粗長的陽具硬得青筋暴跳,足有八寸長。

千惠用手去握一把抓不來,就道:「你這個怎麼這麼大?」

正明道:「妳不喜歡大的呀?」

「這麼大會弄死人的。」

「不會的,我會很小心的弄進去的。」

「你一定很花,你表妹你弄過嗎? 」

「她還未開苞呢!不過我摸過她的小嫩穴,很小!」

「妳怎麼不弄進去? 」

「沒等到機會,她和妳很好,有機會拜託妳幫忙。」

「幫什麼忙都可以,唯有這個我幫不上。」

「我有了妳就不想她了。」

「我們玩是可以,談其他的就不行了。」

夜已靜了,正明等待的時刻已經來了,偏偏千惠總在美芳房裡,心裡發急也不能去催她回來 。

正明躺在千惠的床上靜靜的等,也不知經過了多久才聽到腳步聲走了進來。

正明假裝睡著了,千惠走到床邊微微一笑道:「要是真的睡了就回去,別躺在我的床上,怪討厭的。」

正明睜開眼睛笑道:「我的小寶貝,我等得好難過,妳可回來了。」

「看你這副急色相,我又沒興趣。」

正明急了抱住她,把她的衣服脫了。

千惠嘴說沒興趣,心裡早想弄那種事了,就半推半就的脫掉了外衣,乳罩,剩下一條三角褲。

豐滿的乳房挺在胸前,正明用手輕輕的撫摸,紅嫩的乳頭突了出來,正明就去吸吮,吸吮得她全身癢起來。

「輕點吸呀!好癢!」

正明把她按倒在床上,千惠八字大開的躺在床上,正明用手去脫千惠的三角褲。

「你怎麼這樣急? 你的先脫了再來脫我的。」

正明急急的脫光了自己,大陽具翹得高高的,幾乎碰到了小腹。

千惠見正明脫掉了內褲,大陽具露了出來,好粗好長,千惠用手去摸,並且坐起來仔細的看 。

千惠一看,紅嫩的雞巴龜頭硬得青筋暴跳,捏在手裡硬邦邦的,小腹上密密麻麻的雞巴毛,下面兩個卵泡也墜得很長,比常人要大得多,配上那根堅硬大陽具,真是太妙了。

千惠忍不住握緊了大雞巴,笑嘻嘻的道:

「你這東西怎麼這麼大? 又硬得嚇壞人!」

「這個東西,它正想進入妳那個桃源洞去。」

「我那個小肉洞恐怕裝不下。」

「妳把三角褲脫下來讓我看看。」

「去看你表妹的!」

「別逗我了,好妹妹,我快被妳整瘋了,快脫!」

「脫下來是可以,不准你胡來,只准你看一看,最多摸摸就好,不准你的那根肉棒弄進去。」

正明點點頭,千惠就脫下了三角褲,正明睜大了兩隻眼睛直瞪著看,口中直流著口水。

千惠笑道:「看你這麼饞,吞什麼口水? 我那個就那麼好? 」

「當然啦!男人會被那個東西迷死的。」

千惠故意把腿叉開一點,又把白嫩的臀部搖了幾下。

正明仔細的欣賞著她,雪白細嫩的乳房,柳腰圓潤的大肥臀,小腹下面突出高高的陰戶上面,長了一片長長短短的陰毛,下面又露出那迷人的洞洞,肉縫中含有許多水。

正明抱著她的玉腿,用手輕輕摸那個洞穴。

越摸越想摸,她被摸得癢癢的,肉洞內的水也越來越多。

正明的大雞巴比先前又更硬了。

千惠看了正明的大雞巴又漲大了許多,道:「你這人是怎麼回事? 看我的東西而你的東西會越來越大,越來越粗? 」

「想死我了,讓我把這根肉棒插到妳的小洞裡去吧!」

「我不要,那麼大會痛死的,剛才已經講好的,只准看不准弄。」

「妳又不是沒玩過,怕什麼? 」

「我玩的都是小肉棒,那有你那麼大? 」

正明急得不講話了,提起大雞巴就要弄她的穴。

千惠一看正明起來,知道他要插穴,也就趕快把腿一夾身子歪過一邊,使正明弄不到。

「哎呀,妳怎麼搞的,讓我插進去啦!」

「你這人真不講理,沒有我的同意就想弄!」

「好妹妹,救救我,我實在硬的好痛,讓我輕輕插進去。」

「你這人和人家才第一次就急成這個樣子,一點耐心都沒有,我不喜歡。」

正明已看出對她硬上是行不通的,就改變了方式,這時就去吻千惠,千惠也吻著正明,他對著她的頸子,胸前,背上,把她吻得哎哎哼著,正明又往下吻,吻住她的柳腰,臍眼,千惠就翻過身子,背朝上胸向下伏著。

正明由她的腰吻到屁股上,又向著千惠的屁股溝裡吻了上去,吻到屁眼時,正明就用舌頭輕點屁眼,這樣一點一點,千惠的毛孔張開了。

千惠輕聲嬌喘:「哎呀!那個地方怎麼能親? 要命!」

正明不管她,又繼續點了一會,就用嘴去吸。

千惠的屁眼被吸住了,身子一顫一顫的,口中只是哎哎的哼著,他用力一吸,屁眼有一點翻出來了,他用舌尖去舔。

千惠的心一緊,全身發毛,小穴也有水流出來了。

「這怎麼能舔? 我的天啊!我快沒命了,又是舒服又是難過,我還是頭一回嘗到這種滋味 。」

千惠喘著,心裡又高興又緊張,心想: 他真會玩,玩得我舒服得上天了。

千惠又呻吟:「好哥哥,我的屁眼被吸出來了,怎麼舔呀,這舔得要命又舒服,哎呀,整個屁眼被翻出來了 。」

正明一面吸舔,一面撫摸她的乳房。

這時的千惠有點吃不消了,想讓他別舔了又有點捨不得。

千惠忍不住了,身子就猛的用力一翻,屁股朝下人翻過來平躺著,嘴裡還喘著長氣。

正明見她翻過來了,就對著小腹向下吻吻到陰戶上,柔軟熱熱的嫩肉突得很高,正明正吸吮著 。

千惠正在想著,他的吸吮功夫真到家,弄得我全身都麻了,忽然一下子,陰唇被吸住,吸得好美 。

「這地方怎麼能吸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