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幹了女友的同學

第一夜 也許不是我的錯

背包旅行近年來越來越火,從去年開始我也加入到這項活動中,並且從中得到不少的樂趣。

那是一次四天三夜的驢行,那條線路是我和女友都向往以久的,而且還有三晚的外宿……這更讓人激動不已。想想看,可以在野外一邊看星星,一邊聽蟲鳴,一邊做愛做的事,多麽難得的享受……

第一天早早的和女友趕到集合地點。這次的隊伍加領隊共23人,15男8女。很意外的,我女友發現她關系很好的高中同學也在這個隊中。

我女友叫陳依,通過介紹知道她同學叫徐悠。我可是仔細的打量了徐悠一下,爲什麽呢?因爲她長得挺象一個av女優,那個女優好像櫻田什麽的(Sakura Sakurada)。不過徐悠的氣質要好得多,畢竟人家是當老師的嘛。因爲是小學老師,所以徐悠還微微給人一個甜甜的感覺……總的來說是美女。

帶著:“徐悠、徐悠,從名字就知道你果然和女優有源。”這樣無聊的想法,踏上了這次旅途。這天乘車、進山、紮營、就餐。。。。。。通通略過。只是紮營時有個小插曲,我女友那個女優同學因爲領隊的失誤,無帳可混,而我們的是160CM的大雙人帳,勉強可以擠三人,于是……二人世界就這樣沒有了。

飯後本來該休息的,但因爲是第一天,大家精力都還比較旺盛,于是就開始搞那些傳統的遊戲,這些遊戲本來就是讓男女互相有機可乘的,再加上野外黑燈瞎火的,我乘機對女友上下其手,女友也不甘示弱的對我還擊,徐悠在遊戲中也和我們靠得比較近,嘿嘿我當然乘機吃了點豆腐,手感還不錯……反正搞得有點興奮了。

終于玩累了,各自入帳

很郁悶帳中多了一個人,強壓下剛才遊戲帶來的興奮,緩緩睡去,我女友睡中間……好像有個美女在帳中她也不自在哈。蒙蒙濃濃中感覺有只手在我小弟上來回撫摸,睜眼一看,不知什麽時候女友已經悄悄拉開了我的睡袋拉鏈,現在正用手在給我的小弟打氣。

我輕輕把女友拉在懷裏,在她耳邊輕聲說到:“小依,想要啊,帳篷裏面可有三個人喲。”

平時女友都比較害羞,這種有人在旁邊的情況下是不會有太親昵的舉動的。但今天不知道是怎麽這麽興奮,居然主動來撩撥我。

“我不管,人家就是想要嘛,而且……而且她好像已經睡著了……”

聽到小依主動的要求,我也不由得興奮起來,狠狠的吻了過去。當然,仔細的聽了聽徐悠的呼吸,沈穩而深長,確實是睡著了。馬上動手把我倆的睡袋拼起來(特地買的可對拼的睡袋),輕輕的除去彼此的衣物,然後用手向對方進攻過去。

“小依寶貝,你今天這麽想要啊,下面都這麽濕了……”

“討厭,你……你下面還不是硬得不象話。”女友被我模得有點激動了,聲音也大起來。

“噓……小聲點,不要把她吵醒了。”話雖這樣說,手卻加緊在小依身上遊走,在她的敏感地帶更是用力的照顧,不一會就讓她不能自已了。

“來嘛……快來嘛……我要你……”小依低聲要求道。

聽道小依這樣說,我馬上壓了上去,用已經漲大的陰莖在小依的桃源洞口和陰蒂上來回的磨著,讓她更是激動,陰道也能縮得更緊。小依的雙腿已經緊緊的纏住了我,呼吸也越來越急促。

感覺是時候了,我挺起我的武器狠狠的插了進去。

“啊……討厭……你怎麽這麽大……”

不給她踹息的機會,我馬上小聲但快速的抽插起來,真是緊啊。

由于不敢大聲的呻吟,小依只得用力的纏緊我,在我耳邊急促的嬌喘。

旁邊還睡著其他人,而我正用力幹著我心愛的女友,真是一種莫名的興奮,比平時刺激多了,驢行途中做起來真是爽啊。我用勁、我加快速度沖刺……小依的嬌喘聲也越來越沈重,她馬上要高潮了,我也要來了,又是一次完美的性愛。正在這個緊要關頭,我突然發現徐悠動了一下,好像是驚醒了。

“拜托,不要是現在吧!”我暗暗祈求道。【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好像老天開眼了,徐悠只是動了一下,似乎並沒有醒過來,我加緊沖刺,難得的刺激呀。

但不知道爲什麽,我忽然有被人注視的感覺,難道徐悠真的醒了?

下面雖然沒有停下來,但射精的感覺卻慢慢變淡了,不行,我要加快,用力。我緊緊的貼在小依身上,幾乎全部抽出再一查到底,用恥骨磨擦陰蒂,用身體磨擦小依的身體,慢慢的興奮的感覺又回來了,並且我也感覺到小依也到了高潮的邊緣。

“快……加油……加油……”小依緊緊的抓著我,手指象陷入了肉裏。

“小依,寶貝,舒服吧,我也要來了……”最後的沖刺。

突然,我下意識的扭過頭去看向徐悠,發現她睡袋中正輕輕的起伏著,她在動!她醒了!該死,這意外的發現把射精的感覺從我體內完全抽了出去,雖然身體沒有停下來,但已經完全不是那麽回事了。

這時,小依開始在我身下顫抖起來,她卻達到高潮了。怎麽辦?停下來嗎?

我不甘心,我也要一泄爲快。我還是不停的抽插著,卻不得不觀察徐悠的舉動,她在動個什麽勁啊?

不知道過了多久,反正小依又高潮了,而我卻越來越沒有感覺,都怪這個徐悠,壞了我的好事。

“老公,你今天怎麽這麽厲害,這麽久了還沒來,我不行了,我感覺要暈過去了……”小依有點吃不消了,向我討饒。

“我也不知道,唉,算了,那就不來了吧。”說著,我停止了抽動,慢慢的拔出仍然堅挺的老二。

“老公,對不起,沒讓你盡興,改天人家一定好好補償你。” 

又纏綿了一會兒,小依竟然沈沈睡去,還輕聲打起了鼾,大概也是累了吧。卻沒注意我和她換了位置,現在是我睡中間了。

我輕輕分開睡袋,讓小依睡得更舒服,我卻翻來覆去睡不著。聽著小依悠長的呼吸聲,想著徐悠到底睡沒睡,過了好久才又迷糊起來。

怎麽又來了?我感覺又有手隔著睡袋在撫摸我還半硬不硬的老二,小依又想要了?

我睜開眼卻發現那不是小依的手,竟然是徐悠的手!

“你….你….你,你幹什麽!”沒想到竟然是我有點慌。但老二已經不爭氣的硬了起來。

“我幹什麽?你們兩個討厭死了,有其他人還幹得熱火朝天的。還問我在幹什麽。”

“原來你真的醒了,那你剛才一直在旁邊偷聽!”

“還用偷聽麽?我不想聽都不行。” 徐悠一邊說著,手上卻一直沒停。我也越來越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