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足的鄭阿姨

當我打電話給鄭阿姨時,心中又緊張又興奮,因為我曾聽說鄭阿姨是位小有明氣的高級妓女,因為他不但身材好,口才更棒,而且你有錢還不一定能上得了她,還要看她能不能對你看得順眼。所以我在夢想︰有一天鄭阿姨會搖著她的屁股叫我幹她……

「喂……」突然傳來的鄭阿姨聲音,讓我從我的綺夢中醒來,我連忙向鄭阿姨解釋我的狀況to my surprice。

鄭阿姨很快的答應了我的請求,並說她門不會鎖,叫我自己開門進去。聽到這消息,我心中的興奮是無法形容的,掛了電話,我四步並做二步的往鄭阿姨的住宅區跑去,但這是我第一次來這,所以浪費了十幾分鐘(其實我發現了一大秘密,但那是題外話,all will be review in《老師的秘密》)。

就如鄭阿姨所說,她沒有鎖門,所以那厚重的鐵門在我轉動把手下便應聲而開,但入眼所見,讓我那奔騰的心熄了火,因為入眼所見樣樣都平凡如常,就像平常人家一樣不起眼的客廳、廚房,真讓我以為我進錯房子。

但這時鄭阿姨的聲音從那房間傳出來說道︰「景升,先進來喝杯茶,阿姨我換完衣服馬上出來。」我只好脫了鞋跨進門。

這時我才發現,洗衣間就在門邊,我失望的心又燒了起來,但很快的又失望了,因為那洗衣間除了洗衣機以外什麼都沒有,屋外曬衣物的地方也空無一物,我只能垂頭喪氣的找水喝,並埋怨道︰「傳說都是假的。」

當我喝水到一半,並想著要找什麼理由離開時,我身後傳來鄭阿姨的聲音︰「哇!景生,這麼久不見,你如今已長大成人了。」

我連忙回頭,但不看還好,一看的我是連杯子都掉了。天!鄭阿姨只穿了一件薄上衣,所以她裡面穿的那件黑蕾絲胸罩也可一覽無遺,但我最驚訝的是鄭阿姨只穿了一件黑色透明內褲,所以那陰戶也被我看光。

鄭阿姨看到我的驚訝,也只是輕笑道︰「你們男人都一樣。」便蹲下來。

我本以為鄭阿姨要讓我發一炮,所以緊張的不得了,但鄭阿姨只是將她那薄上衣脫掉,將我剛才打翻的水吸乾,只是這麼一來,她只穿著那內衣褲的身體,性感得只能用「幹」字來形容。

我結結巴巴的問鄭阿姨︰「要不要去多穿一點衣服?」

鄭阿姨卻說,她還想再多脫一件哩,說著,做勢要把胸罩脫掉。我「ㄚ」的一聲,只見鄭阿姨伸手到背後,「啪」的一聲,鄭阿姨美麗的乳房已呈現在我面前。

我不敢光明的看,只好眯著眼偷看,眼睛所見是一個雖下垂、但形狀還算完美的乳房,那乳房顏色潔白,但那乳頭卻有一點黑,雖然我偷看過四嫂裸體,但這是我懂性以來第一次有女人裸體在眼前,我不禁臉紅耳赤。

鄭阿姨看到我這樣,微笑的走到我面前說︰「好久沒玩過像你這悶純的男的了。」她一面說,還一面頂著我那輕輕磨著。

【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我興奮地享受著這快感時,門鈴響起來,鄭阿姨這時才想到什麼,連忙抓著我跑進房間,把我塞到一個櫥櫃裡,並丟給我一支手電筒,就將櫥櫃門關起來。

我眼前一片黑暗,我連忙打開手電筒,但我卻被我眼所見嚇到,因為在手電筒的微弱燈光照射下,所見是我曾聽說、但第一次見過的性虐待工具。從有我大拇指粗的麻繩、帶、有勾的鞭子、亦有亦有……

這時突然聽到鄭阿姨和另一個男的聲音,我連忙將手電筒熄了。這時只聽到鄭阿姨用十分嬌嗲的聲音說道︰「老公,快一點嘛!人家下麵已經癢得受不了,快一點幫人家止癢嘛!」

我聽到這十分懷疑,怎麼從沒聽四嫂說過鄭阿姨結過婚?於是鼓起勇氣,小心奕奕的將櫥櫃門推開了一條小縫,從縫中望出去,心中撲通跳一下,因為這時我所看到的鄭阿姨已全身光溜溜,而她那飽滿的陰部完完全全的呈現在我面前。而且因為她是半躺在床上,所以她陰部也微微打開,但已足夠我欣賞到那粒小珍珠般的陰核。

正當我在懷疑那男的在哪時,他已出現在我眼前,也是光溜溜的。他走到鄭阿姨前面跪了下來,毫不猶豫的直搗阿姨要害,只見他頭埋在阿姨的大腿間,不斷的磨搓著(from my angle),而他的手也不甘示弱的玩弄著阿姨的山丘。

阿姨在那男的攻擊下,叫聲也越來越大聲,她不停的叫著︰「喔……喔……我好爽呀……啊……我好爽……再幹……再用力的幹……喔……天!我的小哥哥……快點插進來……快點幫人家止癢……」

只聽那男的說道︰「止癢可以,但是你要先替我吹一吹。」

我起先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但當我看到那男的坐在床上,而阿姨跪在他面前,我便瞭解到他要鄭阿姨幫他吹蕭。這時我心中一把無名火熊熊的燒了起來,因為現在看到那男的正面,我才知道他是一位地方上有名的市議員。他的有名是因為他是一位公認的色鬼,如我沒記錯,他目前還因為一件強暴案而弄得滿城風雨,沒想到他竟然還敢嫖妓!但我最氣的是憑他那禿頭又肥胖的身材,他竟然有這狗屎運讓鄭阿姨替他服務,而我只能躲在這櫥櫃中。

突然那男的行動電話響了起來,他粗魯的把鄭阿姨推到一旁,而鄭阿姨經這一推,頭也撞到床邊的櫥櫃,我費了好大力氣才忍住沒沖出去將那男的殺了。從我躲的櫥櫃,我是看不到那男的表情,但從他講話聲音,我可以猜出HE IS NOTHAPPY。

過了一會,那男的又出現在我眼前,但他竟然已經穿上衣服,我只聽到他對阿姨說,家裡出了一點事,他要先回去,而錢先記下來,下次再付,說完它就走了。

我這時仍躲在櫥櫃裡不敢出來,躺臥在地上的鄭阿姨這時也從地下爬到了床上,我本以為阿姨累了想休息,但我驚訝的看見阿姨竟不停的搓揉自己的小穴、玩弄自己的胸部,我腦裡一片空白I do not believe what I see,阿姨經過剛才的奮戰,竟還可以自慰!

我會神的看下去,只見鄭阿姨已停止搓揉小穴,她現在已改用手指插,每插一次,她就「啊」的一聲,不知有多爽!我看到這,再也忍不住了,便推開櫥櫃門走到床邊,對鄭阿姨說道︰「阿姨,讓我來滿足你吧!」

本沉醉在自己快感裡的阿姨聽到我的聲音,嚇了一跳,但很快就恢復回過神來,並問道︰「你是處男吧?」我害羞得臉紅紅地回答說︰「是。」鄭阿姨說︰「好!好久沒喂過我的寶貝了,處男精今天就讓她吃個夠。」說完就伸腿朝我一勾,我就倒在阿姨身上。